“唐总想要和我谈什么?还是这只是一个借口,想帮我赶走他?”

    刘菲自有她的骄傲,现在说话可不像刚才那么客气了。

    她心里还有气呢。

    唐小宝讪讪一笑,说:“我来找你,主要是给你道谢。”

    “道谢?”

    刘菲一愣。

    唐小宝说:“上次你拒演《京华旧梦》也算是声援了我,这份人情我记下了,将来若是有机会,我一定会还这个人情的。”

    “不用了。”

    刘菲赶紧说。

    唐小宝笑道:“反正你记住我今天的话吧,听说你还是三栖大明星,将来若是有机会,要是能有机会和你合作,那是我的荣幸。”

    “真的?”

    刘菲惊喜的问。

    唐小宝笑道:“我说话当然是认真的。”

    “好,那我可记住你今天的话了,正好,要是有机会,我想与你合作一首歌怎么样?”

    啊?

    唐小宝倒是有些受宠若惊了,惊喜的问:“真的可以吗?”

    “那是我的荣幸。”

    “不不不,那是我的荣幸才对,你可是华语乐坛,唯一拿过奥斯卡金曲关的歌手,能和你合作,那真是我的荣幸,好,这件事情我可是记下来了,到是候可不许耍赖。”

    接着,他又说:“不对啊,我这不是更欠了你的人情了吗,好吧,我欠你两个人情了。”

    刘菲被搞懵了。

    她还觉得和唐小宝合唱,是她的荣幸呢。

    什么奖不奖的,她还真不在乎,就是虚名而己。

    可对于唐小宝,她是真心佩服。

    上次唐小宝发新歌,直接把她轰下了榜首神坛,她也是输得心服口服的。

    “唐总你太客气了。”

    她笑道。

    有些话,她是不会讲的。

    唐小宝要这么认为,她自然也不会说什么,欠两闪人情,这可是好事。

    她对音不的态度很淡然,出专辑也像是玩票一样,可她的歌后地位,她还是很看重的,那是对她这么多年努力的肯定嘛。

    唐小宝又说:“还有,我要给你道歉,说实话,我虽然现在也算是这个圈子的人了,但我以前真的不太了解这个圈子,更是不追星,所以不认识你,刚才对你的态度太冷淡了,你千万别放在心上,要是认识你,我拍马屁讨好你还来不及呢,绝对不会那么冷淡。”

    这话半开玩笑半认真吧。

    这倒是让刘菲有些不好意思了。

    两人聊得挺投缘。

    突然,唐小宝看到不远处一个熟人。

    他赶紧和刘菲告辞:“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先就这样吧,我的电话你也有了,回头没事也多联系,我觉得你这个人很特别,也很有意思,很投缘,我们做个朋友挺好的。”

    “好啊,那是我的荣幸,而且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

    “对对对,是朋友了,那我先走了啊。”

    “好你去忙你的吧。”

    严老正在和几个老艺术家聊天,看到唐小宝走过来,她立即和几位老友招呼了一句,就走了过来。

    “小宝。”

    她笑眯眯的喊了一声。

    对这个学生,她是太满意了,十分的器重和疼爱。

    “严老。”

    唐小宝笑眯眯的问:“严老身体还好吧,我给您提前拜年了,祝您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我健康与否,还取决于你啊。”

    严老笑道。

    唐小宝一愣。

    “你是神医,有你保驾护航,我才能健康长寿嘛。”

    严老笑道。

    唐小宝才醒悟过来,忙说:“我肯定给老师您保驾护航啊。”

    “一会儿的演出准备得怎么样了?”

    严老问。

    唐小宝连忙说:“没问题的,老师,您怎么也来了?”

    “你不知道每年的春晚结束的那首歌都是我唱吗?”

    唐小宝这才醒悟过来。

    “对了,老师,我有件事情想求求您。”

    唐小宝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严老笑道:“什么求不求的,你说就是了。”

    唐小宝咳嗽一声,压低声音说:“听说你在给白师姐介绍男朋友?”

    “啊,你怎么知道?”

    “刚才我去接她,在车上听到你打电话了。”

    唐小宝尴尬的说。

    “啊,是这样啊,咋的了?”

    严老有些疑惑的问。

    唐小宝讪讪一笑:“老师您以后能不能别给她介绍了。”

    严老理糊涂了。

    “为什么啊?你师姐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而且她这么优秀,不该单着啊,咦?”

    她突然停了下来,她发现唐小宝的表情不正常。

    “你,你不会?”

    她想到某种可能了,而且接端的接近事实真相。

    唐小宝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脸,点点头。

    “你,你们?”

    严老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唐小宝不说话,但沉默就是承认。

    他都准备好被老师骂了。

    骂可以,但让他放弃白丽,她绝不答应。

    他其实看出来了,白丽也是喜欢他的,或许是碍于名声,也是碍于自己比他大了十多岁,这才一直拒绝。

    但年龄在唐小宝这里根本就不是问题。

    只要白丽不怕他已经有这么多红颜知己,他就一定会为那晚上的事情负责。

    就算白丽将来不跟他,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白丽不高兴。

    很显然,白丽现在不想去相亲。

    严老叹了一口气:“好好好,我以后再不提这事儿了,你们都是我最心爱的学生,手心手背都是肉,按理说,这种事情是你们的私事,我不该插手,但我都把你们当我的亲生孩子一般看待,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还是要说几句,你们可一定要处理好啊。”

    “老师,我知道了。”

    唐小宝连忙说,他是如释重负啊。

    “好了,去忙你的吧,我还要和几个老朋友聊聊天。”

    严老其实也觉得挺尴尬,索性走开。

    唐小宝四处望了望,看到白丽和陈惠敏正在聊天,他赶紧过去。

    “敏姐。”

    陈惠敏一转头,看到唐小宝,笑着点点头。

    白丽对唐小宝说:“你是怎么办事的啊,你让我去你家过年,为什么不把你敏姐也叫去啊,她和琳琳母女俩在燕京过年,你就真放心?”

    唐小宝汗颜,趁机又开始做陈惠敏的工作。

    可陈惠敏却是打死也不同意,最后索性找个借口说过了年,正月会去巴中旅游,到时候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