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黑sè的木屋之后,很快就看到屋子zhōng yāng的空地上,有一个冒着黑气的洞口。

    那洞口四周的土壁倒是很干燥结实,没有塌陷的可能。

    洞口进去之后,是一条斜向下通的土质坑道。坑道的地面已经被踩爬地非常坚硬平滑,这一点,足以证明那些猎尸人确实是每天都会在这条坑道里面,上上下下爬上无数回的。

    坑道的高度不足一人高,我只能是半蹲下来往前走,冷瞳倒是正好可以站直身体,但是因为坡度的原因,她也是微微蹲了下来,和我一起挪动着脚步,一点点地向下滑了下去。

    向下滑动的过程中,我从背包里面取出了一盏手电筒,打了开来。

    见到那手电筒,冷瞳禁不住满心的好奇,问我那是什么。

    我微微笑了一下,挽着她的小手,一边向下滑动,一边细细地给她讲解手电筒的原理。

    冷瞳天xìng聪慧,一听就懂,很快就明白了我的话。当然,说她明白了,她也只是大概理解了手电筒的发光原理而已,而对于“电流、电子”之类的概念,她还是不太明白的,因为我也讲不明白。

    倾斜的土质坑道,有些深,足足有数十米的高度。

    我们一路滑到最低端,从坑道里面跌飞了出去,进到了一处yīn风刺骨的地下洞穴之中。

    那地下洞穴的空间广阔巨大,四下看去,除了我们背后的土质峭壁,其他地方,压根就看不到边际。

    我们打着手电筒,沿着地面上的一条被人脚踩出来的硬茬土路,向前走着,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完全由漆黑sè的石头构成的峭壁之前。

    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原来那地下洞穴并非是无边无际的。

    它之所以看不着边际。只是因为它的四周,都是这种黑sè的石壁而已。

    来到石壁底下,我们这才发现。那峭壁底下,又有一个黑漆sè的洞口。

    这个时候,由于那峭壁也完全是黑sè的,所以。那个洞口极为隐蔽,如果不是仔细看的话,压根就看不出来。

    我和冷瞳对望了一眼,互相拉着手,走进了那黑洞之中。

    一走进那黑洞之中。我们两人不觉都是同时一凛,一阵yīn冷森寒的黑风袭来,使得我们不自觉就各自打了一个寒颤,然后禁不住有些紧张地互相看了看。

    眼神相互对了一下之后,我们都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向前走。

    就这样,我们又向前走了大约七八丈的距离之后,却只觉眼前突然间豁然开朗。空间放大。黑sè的石洞到了尽头,我们又进入了一处极为宽阔旷达的地下空间之中,只是,这一次,我们抬起手电筒,向那地下空间看去的时候。却是完全愣在了当地,连大气都没法喘出来一口了。

    这个时候。我们四周的地面并非是一马平川,坦荡如砥的。相反,它不但不平整,而且是高高低低,峰壑沟峦纵横,非常崎岖不平的。

    而且,通过手电筒那昏黄的光芒,我们也看清楚了,构成那些丘陵地形的东西,并非是岩石,也不是泥土,而是尸骨!

    劈面的yīn风,氤氲盘旋的腐臭气息弥漫整个空间,无数的白骨累累,莹莹的磷火,一片森白惨绿。

    火萤乱飞,碎发飘舞,这是一处名副其实的尸山骨海。

    手里的手电筒光芒,非常缓慢地扫shè了一圈,入眼所见,都是那些白sè的骨渣,碎乱的毛发,破烂的布屑。

    时而,那些成堆的白骨之中,还有一个个完整的骷髅头,张着一双黑洞的大眼窝,紧咬着两排狰狞的牙齿,面带嘲弄的笑容看着你,那感觉,就好比在欢迎你的到来,又好似在嘲笑你的异类一般。

    很显然,在进入这个地方之前,我们并没有想到这里是这个样子的。

    这个“壮观”的场面,让我有些始料未及,也让天xìng纯净如水的冷瞳,有些紧张地攥紧了我的手。

    小丫头虽然见惯了腐尸,但是,现在猛然面对那山峦起伏的白骨死尸堆,也禁不住有些暗暗地感到惊悚了。

    “冷瞳别怕,”这个时候,虽然我自己心里也非常紧张,但是我依旧是轻轻握住了冷瞳的小手,用力捏了捏,安慰她道:“想必是那九yīn之泉,一开始的时候,并不具备完善的吸收和复制功能,所以,这些人被吸收过来之后,就直接死在了这里。然后年月rì久,就堆积了这么多的尸骨。按照这个情况看来,这九yīn之泉想必是从很久远的年代就已经存在了,而且它的位置也一直在轻微地变动着。”

    说到这里,我心里一动,联想到那辐shè场范围经常会发生改变的事情,不觉在心中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推论。

    “大哥哥,我不怕,”冷瞳声音有些低沉地说道。

    听到冷瞳的话,我这才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接着不觉点了点头,轻捏着她的小手,沿着那尸山骨海zhōng yāng被人脚踩出来的,布满了细白sè的腐朽骨渣的小道,一路向前走了过去。

    “这里再向前去,应该就是那九yīn之泉了,”这个时候,我一边向前走着,一边低声地说着,心情禁不住充满了紧张。

    终于要见到那传说中的九yīn之泉了。

    我真的很好奇,它会是个什么样子。

    按照那些猎尸人的说法,九yīn之泉的水是黑sè的,里面漂浮着一块块鲜红的血肉,那些血肉会慢慢地长成完整的人体,而且,到了一定的时间,那些人体,甚至可以活过来。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神奇和古怪的东西?

    我一直无法相信那些猎尸人的话是真的,但是,就在我心里这样想着的时候,我们走到了尸山骨海的最zhōng yāng。

    那里,果然有一池漆黑如墨的巨大的泉水。

    只是,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那泉水居然是如此的深奥,根本就不是与地面平齐的,而是呈巨大的漏斗状的。

    这个时候,我们正好站在那巨大的漏斗边缘。

    我简单地目测了一下,很快就发现那巨大的漏斗,直径足足有四五十米长,深度同样也有接近五十米的样子。

    我们站在漏斗的边缘,放眼望去,视线所及处,所看到的景象,完全是一处万人坑脏之地。

    我们进入这黑sè的地下空间,所见到的那些尸山骨海,一直延伸到了漏斗的边缘,而且还蔓延了进了漏斗之中。

    这样一来,那漏斗的四壁之上,就爬满了累累的白骨,那情状,乍一看去,倒不像是那些尸骨正在往漏斗里面滑落,反而是正在一点点往外爬动了。

    看到这些状况之后,我们不觉都是倒抽一口冷气,真心觉得,这九yīn之泉,果真是一处直通幽冥的恐怖去处,不然的话,它的四周断然不会是这样的一种“壮观”景象。

    站在漏斗的边上,将那个巨大的漏斗看了个大概之后,我们低头看脚下,这才发现,脚下的尸骨堆中,同样是被清出了一条小型的阶梯,一路通到了那漏斗的最低端。

    我们手拉着手,沿着那窄小的阶梯,一路来到了最低端,这才真正见到了期盼已久的九yīn鬼泉。

    只是,可惜的是,真正见到那九yīn鬼泉之后,我们却都是难以掩饰心中的失望之感。

    因为,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那九yīn鬼泉是非常小的,整个水面也就两米见方,而且水面是非常平静的,完全没有什么泉水的样子。

    同时,我们也发现,那九yīn鬼泉之中,并没有飘荡着什么血肉和人体。

    这个状况,让我陷入了疑惑之中。

    当下,我有些好奇地拿起旁边地上的一条长约半米的大腿骨,伸进了那黑sè的泉水之中,搅动了一下,想要看看那水下去,是不是藏着什么。

    但是却不想,这么一搅之下,那水面,居然是如同拥有知觉的人类躯体一般,黑sè的表皮之上,竟然是裸肉生寒一般,一阵阵地颤动了起来,而不是如同普通的泉水一般,溅出水花,发出了水波声响。

    这个情况,让我和冷瞳都是心里一阵讶异,但是随即,就在我们的压抑还没有结束的时候,突然之间,我手里的大腿骨一滞,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

    当下,觉察到那股迟滞感之后,我连忙弯腰蹲下来,用那大腿骨,把水里的那个东西,拨弄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则是将手电卡到旁边的尸骨堆中,让手电光芒正好照着那片黑sè的池水,然后则是又捡起了一根大腿骨,一边示意冷瞳退后,一边则是用两根大腿骨,小心翼翼地把水里的那个东西夹了上来。

    “噗——”

    一声轻响,一大团被黑水包裹着的,软软的东西,被我扔到了脚边的尸骨堆上。

    接着,我们走了过去,着那团东西,静待着那上面的黑水一点点地退去,这才看清,那团东西,不是别的,却是一大团完全由红sè的肉丝组成的肉球。

    再紧接着,我们就发现,那肉球虽然只有十几斤重,但是却已经是初具人形,大约长出了一个圆形的肉头,以及五指模糊的软体四肢,而且,那肉球的zhōng yāng位置,还有一条黑sè的纽带,一直伸到了那黑sè的泉水一种,如同婴儿的脐带一般,正在“汩汩——”地向那肉球里面输送着血水。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