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正在疾驰,忽然,本来平滑的后脑部的装甲裂开了,一个像是眼睛一般的传感器略微探出,在扫描着什么。

    “怎么了,爱丽丝?”古伦。加斯特看着忽然投影出来的各种数据和图形有些纳闷。

    “有个程序自己启动了,异常能量爆观测程序,”爱丽丝的形象撅着嘴出现在驾驶舱里,拼命的把那些图形投影往自己的围裙口袋里塞,“真是讨厌死了。”

    “异常能量爆观测程序?什么东西?”古伦也有点纳闷。

    “简单的来说,就是观测像是核爆反应,强电磁反应,耀斑爆,太阳风暴等等这些异常但是又无关大碍的能量反应,不过有点奇怪哪,违抗我的意志自我启动,我看看,”这时候爱丽丝的面前只剩下一张图表,小小的人形将图形投影抓过来仔细的看着,“唉?et……反物质爆炸?”

    “……这样啊,我大概知道了,继续归航,另外,爱丽丝,把你这次的观测记录彻底删除。”

    下达了这样的命令之后,古伦。加斯特释然的笑了,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一切都按照预定运转更让他舒心了,至少在他作为执行者的时候是这样。

    阿斯兰,真,以及残存的村雨看着那一切最初诞生时的光芒先是膨胀,然后收缩,最后猛的扩散开来,能承受4oo毫米战舰主炮级别光束炮直击的积层装甲被最纯粹的能量湮灭从内部撕裂开来,化作万千的钢铁碎片向四周激射,但是随即又被湮灭的光芒化为无;两战术级的反物质炮弹将参加过两次大战的奥布宇宙军旗舰彻底毁灭,连给船员化为冻肉一般的宇宙尸骸的机会都未留下。

    “不知道那留给我自己的战略级弹头的威力会有多大。”本。伊卡鲁斯出如此的算不上感叹的感叹。

    “第一阶段完成,第二阶段展开,山脊2号以及3号的进击模式进入预想状态。”aI荷鲁斯的声音依旧机械冰冷,提醒着已然因为草薙被击沉而进入爆状态的真和阿斯兰已经冲了过来。

    “山脊1号的动向如何?”

    “跟随在山脊2号中,已经开始跟踪,能源危险区域演算进行中。”

    全景座舱的屏幕上,一个圆环牢牢的套住跟随着真一同突进的露娜玛利亚。

    一起同甘共苦了几年的人瞬间消失,阿瑟此时心如刀绞,他强行压制着自己的情绪指挥着战舰向黑色的全力射击,为己方的提供尽可能多的火力掩护。

    可是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屋漏偏逢连夜雨,舰桥再次捕捉到了一个高接近的级别的热源,阿瑟顿时心沉到了冰点,他也期待着这会是援军,不过他又觉得自己的运气真的是没那么好,无论是在密涅瓦上作二把手的时候还是现在作一把手都应该差不多。

    很快,那个热源就以极快的度突进到战斗宙域,此时正在纠缠的敌我两方也都捕捉到了。

    “敌机?增援?”阿斯兰一边操纵着残破的流星一边分出手去调节对新的未知机体的扫描。

    和他敌对的一方却是完全不同的反应。

    “喂,喂,喂,这是开什么玩笑,雇主亲自登场么,搞什么名堂?”本。伊卡鲁斯看着套着突入战场的的圆圈变成绿色之后放大出来的图像皱起了眉头。

    2o多米高的的脚步被牢牢的固定在武装飞行器上,看上去就好像踩在战斗机上一般,的全身几乎都被灰白色的斗篷盖住,只露出完全闭合的头部,微微分开的双脚,还有从右手一侧露出斗篷外面的棍状物。

    “突入战斗宙域,解除战区投送喷射。”来袭的座舱里,不愠不火的女声提醒着驾驶员。

    “伊西斯,命令,攻击行动开始。”

    本来闭合的有着y字形缝隙的脸部装甲打开,露出里面流动的红光,巨大的钢铁手臂从胸前一探,将本来护住全身的斗篷向着两边分开,露出里面赤红涂装的躯体,右手持握的棍状物体向前一指的同时,战斗机一般的飞行器的两侧腹部和下腹部的装甲同时打开,4门射光束炮和宇宙战用的高火箭舱便开始喷吐弹雨。

    这下三舰同盟一侧也知道这台来袭的未知不是友军了,因为密集的弹雨扑向了正向毒刃展开突袭的命运。

    “这个女人,开什么捣乱的玩笑。”本放弃了进行中的攻击行为,操纵转向迎着应该和他是友军的飞去。

    两机很默契的划出两个圆形的轨迹之后开始拉进距离向着一个方向前进,这对于两机的子母aI来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你到底想干什么?”本觉得有些头疼的问道。

    “我想要1oo%的成功几率,而不是5o%了,抱歉这么干,但是必须把他带回地球,牢笼就快要关起来了,不能让他留在宇宙里,绝对不能。”

    “随便你了,那么就由你实施攻击行动,我来确保次要目标的沉默,也只能这么干了,你干的好事,我的雇主小姐,您剪了头见识好像也没长多少。”

    “我有我的理由。”

    阿瑟也在心里激烈的都争着,要不要把人交出去,交了就是违反命令,不交的话,凭借现在的战力,有很大的可能所有的人都要死在这,变成宇宙尘埃,怎么办……拉克丝大人的命令,唉……

    战士们却没这么多顾虑,趁着新突入的和毒刃交流的时候,阿斯兰已经切离了残破的流星系统,对接了原本属于挚友的流星,真和露娜玛利亚通过光束送电系统补充了消耗的机体能源,重新集结了起来。

    本来混乱的战斗变成了4台和一台像是对阵一样的凝滞了起来。

    “敌机,光学影像捕捉最大化!”

    新突入战场的的影像终于呈现在阿瑟的眼前,他看了几秒钟,注意力立刻被那机体的姿态还有斗篷上一个像是圆形里面有一个“y”字的标示吸引住了。

    “不……不……不会吧?!”阿瑟张大了嘴巴。

    毒刃和让阿瑟下巴已经快掉到地板上的已经起了突击。

    基因中的种子炸裂不等于失去理智,相反的,会让人冷静的可怕,阿斯兰也终于认清了来袭的,他急忙通过救难频道在纠缠的距离上接通了通信:

    “总裁大人,您这是要干什么?!”

    没有回话,命运和换装了剑装的脉冲已经从两个方向向着新来的扑去,两把对舰刀以近乎同步的步调斩了过去。

    “真,露娜,不要,回来!!!!!!!!!!”阿斯兰心急的大喊,不过毒刃已经再度向着战舰靠拢,他只得改变方向堵截过去。

    赤红的后空翻的向后跃起,躲开第一次斩击,飞行器从两把对舰刀的下方飞了过去的同时将一条由柔性合金包裹着的缆绳牵引的利爪射出去,扎在躲避不及的脉冲的背上。

    “怎么回事?!”露娜看着机体的能源急的下降着,然后她也看到了围着她开始绕圈的飞行器和那条缆绳,急忙用对舰刀把那条缆绳砍断。

    不过能源已经被吸走大半,飞行器中的aI程序按照伊西斯的指令忠实的动了进一步的攻击,火箭弹向着脉冲扑去,进一步的冲击上脉冲的能源很快就见了底。

    真趁机用对舰刀横斩,他看到对方已经举起了那个棍状的武器,不过就算是再强悍的金属,在出力到了极限的对舰刀面前也应该……

    他如此想着,然后就现自己错的很离谱。

    那根看上去“灰突突”的棍子的一头忽然冒出密密麻麻的光刃。

    赤红抡起12个开口全开而变成“狼牙棒”的武器狠狠的向着命运的对舰刀砸拍过去。

    只能维持2o秒攻击的武器没有辜负它的能源消耗,密集的光刃粉碎了单薄的对舰刀,然后在赤红的喷射口猛的两侧逆向喷射带来的机体转动中在o.8秒内抡了一个圈。

    两机交错,残破的对舰刀将赤红的斗篷划开,在肋部留下一道痕迹;而命运的头部,脖子,肩膀像是被大锤击中一样,碎成无数的金属碎片。

    “真!!!!!!!!!!!!!”

    看着大破的命运翻滚着滑向虚空,已经快要被灾祸生吸干的脉冲抛开两把对舰刀,急忙冲过去拉住残破的命运。

    赤红色的又抡起那根大棒向两机砸了过去。

    一击粉碎命运的武器并没将两机要腰斩,而是从背后扫中脉冲的腿部;干完这件事之后,赤红便转身飞走去支援毒刃了。

    “命运,脉冲,大破!正在返航!”

    不管怎么样,没死就好,阿瑟松了口气,下达了命令:

    “紧急着舰系统准备!”

    永恒的腹部的气密锁开始作动,准备打开舱门用钢缆抓住受损的。

    而几十个在宇航服外包裹了联邦最新的d型热屏蔽光学迷彩的“马哈特”部队成员也开始移动手掌中的吸盘,向着舱口附近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