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师兄!——”

    擂台下,一名和陈勃交好的蓝田郡考生睁着眼睛,望着从虹光上坠下仿佛烂泥一般的陈勃,忍不住大叫起来,似乎希望这样的叫声能够把他唤醒了。

    但是希望只是希望,陈勃瘫软在地上根本毫无反应。

    “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失败?”

    ……

    台下,人群终于一片嗡嗡。打击打大了,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低声议论。

    “哼,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我就知道他有今天,果然不出我所料。”

    人群中,一名蓝衫的蓝田郡大龄青年神色冷冷。在许多人对这个结果感到意外的时候,只有他毫不意外。

    没错,这个人就是蓝田郡的大师兄!

    自从败给了陈勃之后,蓝田郡的这位武秀才第一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拉低了姿态,低眉顺目,甚至当着众人的面在酒楼中给陈勃斟酒,侍伺,简直如同随从小弟一样,还要忍受陈勃的各种孤傲、羞辱和讽剌。

    陈勃对于自已没有获得种子选手的资格一直愤愤不平,认为埋没了他的天赋和能力。对此蓝田郡的大师兄却从不反驳,反而极力阿谀,壮大他的自信、孤傲和狂妄!

    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蓝田郡的大师兄是参加过苟芒殿傀儡测试的,也见识过本届武科举那些最顶尖的强者。

    当陈勃自信心膨胀的时候,只要他知道,陈勃和那些种子选手还有巨大的差距。如今果不其其然,自已预想中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你也有今天!”

    多日的郁结一扫而空,蓝田郡大师兄目光恨恨,心中一片快意。

    “第23号。杨纪胜!”

    擂台上,震惊的将官终于反应过来,宣布了杨纪的胜利。

    “自信是好事,可惜没有过硬的实力,只是笑话!”

    擂台上,杨纪居高临下。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冷冷的望着陈勃烂泥般倒下的身体,宣告了自已的胜利。

    陈勃的失败或许有人震惊,有人惊奇。但对于杨纪来说,只不过是意料中的事情。“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当”,现在的杨纪吸收了大阿修罗精血的力量,炼成了血气金身,有木系能量护身,又打破了五道周天大穴,一身的实力强大的不可思议。

    单论力量上陈勃就是杨纪的对手。更别说是一身丰富的实战技巧。

    高手过招,胜败只在一瞬。境界不在一个层次的对手,只是一个疏忽,一个不为人注意的细节就足以改变战斗的结果。

    在这种细节方面和微观技巧方面,陈勃和真正的高手还差得很远。

    砰砰砰!

    一步步的踏着沉重的步伐,杨纪从容不迫的离开了比赛的擂台。

    “嗡!”

    大殿里,人群一片嗡嗡,还在消化杨纪一招击败夺冠大热门陈勃的事实。片刻之后。嗡嗡声终于转化为一片喝彩和鼓掌声。

    “杨纪!”

    “杨纪!”

    “杨纪!”

    ……

    人群中也渐渐响起了杨纪的名字。虽然还有很多人难以从陈勃的惨败中走出来。但是杨纪神秘而强大的实力还是迅速为他赢得了不少的拥趸,——尽管不是全部!

    “看起来。比上次在长庆楼,他的实力又增加了许多!”

    人群里,张道一目视着人群中杨纪的身影,目光闪烁了一下。对于那个狂妄自大,当着所有人的面号称要成为武解元的人,张道一对他的结局是毫不意外。

    用张道一的评价就是“一介跳梁小丑而已”。

    真正让他在意的还是杨纪。百尺竿头再进一步谈何容易?别说一步。就是一寸都难上加难。

    但是这个出身琅琊郡小势力铁冠派的杨纪,好像每一天都有长足进步。每一次见他都有不同的感觉。

    距离长庆楼的冲突不过数月,杨纪给他的感觉就已经完全不同。这让张道一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

    ……

    “师兄,这个杨纪看起来很厉害啊。巨鹿师弟输给他,看起来并不冤啊!”

    关注杨纪的远不止一个张道一。人群中,另一个位置,一名白衣青年望着杨纪的方向若有所思。

    五大圣地出身的弟子,很少会给外人很高的评价。但是这个杨纪却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

    并不是白头山对他特别的青睐,而是这个人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让人无法忽略的地步。

    一个郡县小势力弟子,没什么背景居然也能成长到这种地步,和世家、豪门的天才子弟平起平坐,实在是不可思议。

    就算他是白头山的弟子,也不能不心中服气!

    “嘿,他是在向我们示威啊!”

    白宗道望着杨纪的方向,突然笑了起来。

    “示威?”

    白衣青年一脸诧异。

    “有野心染指武解元的又何止一个陈勃。这个小子不过是在以这种方式,向所有人宣示他的存在。”

    白宗道笑道。虽然如此,但白宗道却并没有多少生气的味道。杨纪和白头山的关系有些特殊。

    按道理双言应该是敌对的,毕竟,杨纪曾经坏了圆圆师妹的事,又在秀才试中击败了巨鹿师弟,破坏了宗内的安排。

    但事实上,圆圆师妹很喜欢他,白巨鹿对他没有什么敌意。而他,虽然嘴上没说,但长庆楼里又何偿不是替杨纪解了围呢?

    白头山和这小子的关系还真的是很难说。

    “那个陈勃据说每次出手,再厉害的对手都不会超出三招。大部分都是一招解决。那小子同样以一招解决他,你说不是在立威是在做什么?”

    白宗道道。

    白衣青年怔了怔,说不出话来。他从来没有想过还有这层。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次的武科举涉及到宗内的大事。关系到宗门在朝廷里的布局。就算圆圆师妹再叮嘱。遇上这小子的时候,该出手时还是得出手,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白宗道道。最后一句话却是曝露了白头山此行的沉重任务。

    五大圣地不分高下,其中只有白头山、黑水崖同在太渊洲。两派一直是死对头。但现在,黑水崖门派旺盛,渐渐有压过白头山的趋势。

    白头山如果再不想想办法从这次武科举的契机着手,恐怕将来真的就要被黑水崖彻底的压下去,从此抬不起头来了。

    涉及到这种门派未来的布局,白头山上上下下,不管是高高在上的山门长老,还是白宗道之类的下层弟子,谁都不敢懈怠。

    对杨纪虎视眈眈,觊觎着这场比赛的远不止白头山和黑水崖,藏剑宫、射阳宫,还有洲内洲外的世家、豪门无不关注。

    一个琅琊郡的武秀才第一的名头还不值得这么多人关注。但是经过了苟芒殿的混乱之后,杨纪这个名字已经一跃进入许多人的视线。

    即便许多对杨纪原本不了解的人,在那日之后也开始搜集相关的资料。

    “嘿,想不到这个太渊洲的炼丹师居然还有这等实力!”

    在许多人目光注意不到的角落里,一名穿着军绿色衣服,腰杆挺直,有着军人铁血作风的年轻人抚掌轻笑,目中颇有种玩味的意思:

    “烈火,刚刚那个家伙如果换作是你的,有几成把握可以将他一招击败?”

    身边,一名有着同样气质、作范,但看起来明显是亲随的年轻人皱了皱眉,立即露出思索的神色。

    军部拥有庞大的势力,也培养出了大大小小无数的军方世家。军方世家和地方世家、豪门不同的是,家族的弟子从小就会给他们挑选一个一起长大的玩伴,一起长大,一起读书,一起练功,什么都在一起,什么都是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每一个军方世家的玩伴从诞生的那刻起,都肩负着一刻使用,——随时为自已的主子奔赴前线,随时做好牺牲一切的准备,包括生命!

    “不好说,那个陈勃虽然狂妄了一点,但是他的实力绝对不错。特别是那招大力魔龙的绝学,更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挡。——我有把握击败,但却没有办法做到像他那么干净利索,也没有办法把他伤成这个样子!”

    看起来像是亲随的年轻人有些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说,杨纪的力量其实是超过他的。

    “这就是实战经验了。这两个人意识、反应速度和技巧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我只是好奇,琅琊郡那种小地方真的能诞生实战经验这么丰富的武者?而且,那还不仅仅是实战。”

    有着军人铁血作风的年轻人一只手摩挲着下巴,笑嘻嘻道。但是他的眼睛里却并没有丝毫的笑意。

    军方的人对于杀气和血腥气味实在是太敏感。特别是对于他们这种军方世家的杰出子弟来说。

    杨纪身上那根本不是简单的实力而已,而是**裸的杀意。即便隔得很远,他也能闻到杨纪手上的“血腥味道”。

    不同于那些“比武切磋”的考生,这个杨纪是杀过人的。而且还不在少数。虽然还没办法跟战场上的厮杀相媲美,但在太渊洲这个地方已经是相当惊人了。

    他只是有些好奇,在太渊洲哪里有这么多人供他炼刀,又做了他的刀下亡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