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需要考虑的是你,一旦开始就无法后退,如果想反悔的话,你现在还来得及。”

    杨纪大袖一振,哂然道。

    “哼!”

    孙绝眼睛一眯,目中闪过一丝犀利的光芒:

    “希望你手底下教出的人也有你嘴巴上说的那么厉害!”

    哗啦啦,人群鱼贯而入,一东一西互相对峙。周围的铁冠派弟子早就避开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边的情况不太正常。

    孙绝和杨纪的约斗,当日是早就传开的。孙绝带人闹事的时候,双方的人也早就见过。

    杨纪和孙绝面面相对,一言不发。两边的“记名弟子”们却是大眼瞪小眼,首先闹腾起来:

    “看什么看?没见过大爷吗?”

    “哼!被揍得满地找牙的大爷吗?”

    “那也是你大爷!”

    “滚!敢不敢出来练练?”

    “怕你啊,来就来!”

    “别拉我,我揍死这混蛋!”

    ……

    两边的人一个个起劲的破口大骂,现在一片嘈杂。要不是碍着杨纪和孙绝早就打起来了。他们之间虽然并没有直接冲突,但是记名弟子和传功弟子紧紧相连。

    不管孙绝和杨纪谁赢了,最后另一方的人必定都输的抬不起头来。而且这种时候,显然是向两边的传功师兄讨好献媚的时候。

    “够了!”

    杨纪摆了摆手,阻止了众人的喝骂。他答应孙绝的约斗,可不是为了和他吵架。

    “孙绝,想好了吗?派哪几个出手?”

    杨纪望着对面,淡淡道。

    “五局三胜,有问题吗?”

    孙绝平静道。

    “你发起的挑战。你决定就可以了。”

    杨纪挑了挑眉头道。

    “哼!好!刘赡,你出来!”

    孙绝也不客气,回过身,伸指点了点道。

    “是,师兄!”

    随着这句话,一名气息昂扬。目光锋利的年轻人从孙绝身后走了出来。杨纪瞥了他一眼,只见他五指修指,手腹上都有厚厚的茧子,显然剑道的修为不低。

    “杨纪,你决定好了你的人选了吗?”

    孙绝望着杨纪道。

    “我这里十多个人,每个人都可以。孙绝,让你的人挑一个吧。”

    杨纪笑道。

    话声一落,孙绝一侧众人神色骤变。这一场关系重大,杨纪要是输了。以后遇到青川县的人都要抬不起头来。谁也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做大。

    “杨纪,你可想清楚了。不要反悔!”

    孙绝身后,另一名同样来自青川县的武童生道。

    “我说过的话,自然不会反悔。——大家有信心吗?”

    杨纪对着身后大声道。

    “有!——”

    回应杨纪的是一声整整齐齐,惊天动地的怒吼。然后便是一阵哈哈大笑。

    孙绝等人脸色瞬间一沉。只不过短短的一段时间,他感觉杨纪手下的这些记名弟子都有“脱胎换骨”的变化,一个自信扬溢,就连孙绝都搞不懂。这些人的自信到底从何而来。

    “师兄,有点奇怪啊。”

    一个细若蚊呐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是那名青川县的武童生。眼前的这种情况让他有些不安。

    今天的事情如果只是杨纪和孙绝的私事倒无所谓,反正他们也没什么可失去。

    不过涉及到青川县和平川县平日的恩怨,这就不是那么回事啊。真要输了,就连派内那些出身青川县的“大师兄”也会连上无光。

    孙绝眉头一皱,扫了一眼笑吟吟杨纪,以及他身后的记名弟子。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别担心!他们的实力基本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十几天的时间,应该搞不了鬼。”

    孙绝沉着道。

    身后两名青川县的武童生点了点头。杨纪表现的太反常,他们心中也有怀疑。

    不过最后的结果,三人的判断都是一致的——杨纪的人力量没有发生大的变化!

    只要杨纪没有作弊。给下面的人疯狂吞食丹药,提升他们的力量。这局约斗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记名弟子就是记名弟子,虽然没有人傻到自己不用,而把珍贵的丹药赐给下面的记名弟子,但这种情况也不得不防。

    “刘赡,你自己挑一个吧!”

    孙绝看了一眼刘赡。

    “是,师兄!”

    刘赡会意,大步上前,目光扫了一眼,从十几个对手身上扫过。这种时候有便宜不占王八旦,竟然对方主动授人以柄,这种时候就不用客气了。

    很快,刘赡就挑好了对手。

    “你,对,就是你!——”

    刘赡指着杨纪身后的一名“记名弟子”道!

    轰!

    看到刘赡挑选的对手,众人哄然大笑。

    “章师兄,上吧!”

    “人家瞧上你了。”

    “看来你是最弱的哦!”

    ……

    众人嘻嘻哈哈,一脸的戏谑。

    “我?”

    章熊一脸的惊讶,怎么也没想到,对面的家伙挑中自己。难道就因为自己站在杨师兄后面,脸色平静了一点,和其他跃跃欲试的家伙相比淡定了一点,难道他就以为自己害怕了,以致于得出自己是最弱的结论吗?

    “你真的确定吗?要不要我跟你推荐一个,这个家伙其实是最弱,你要是挑他,肯定有很大机会。”

    章熊玩笑似的拉过旁边的李孱冠,戏谑似的望着对面道。

    李孱冠闹了个大脸红,在所有十多个人里面,他确实是最弱的。不过,自从得到杨纪的帮助之后,他已经脱胎换骨,再也不复以前那种懦懦、胆怯的样子。

    这第一局比赛,他本来也是跃跃欲试的。想要替杨纪师兄挣了面子。没想到对方没选自己。反而选了实力最强的章熊。

    “好了,章熊,不要戏弄他了。上去吧!”

    杨纪这个时候一捶定音道。

    刘赡脸色铁青,他反应再迟钝也知道自己闹了个大乌龙。

    “要上来就快点上来,废什么话!”

    刘赡冷声道。

    “哈,那我就满足你。”

    章熊撩了撩青衣下摆。一脸笑容的从人群中走了出去。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劝他都不听!

    “准备好了吗?”

    章熊神情自信道。

    “准备好——”

    刘赡话还没说完,童熊就出手了。

    “唰!——”

    青影一闪,一道闪电卷着狂风瞬间电射而出。这一剑精准、快速、利落、干脆!所有剑法的特点,尽数融入其中。

    刘赡脸色一变,长剑一抖,厉啸一声,卷起涛涛血气电射而出。

    “嗤!”

    没有惊天的打斗,也没有震天的轰鸣。一柄铁剑抵着刘赡的脖子,几乎是瞬间就结束了战斗!

    广场上一片死寂,孙绝一侧的众人看着这一幕,几乎连呼吸都要停滞了。

    “还要打吗?”

    章熊淡淡道,打破了寂静。他手中的长剑轻轻前伸,就有一点血红从刘赡的脖子上渗出来。

    刘赡面如死灰,仰着气得浑身颤抖,却又无话可说。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败的这么容易。

    那一击,对方的长剑就像一条活蛇一样。从自己的剑势之中剌了进去。

    刘赡甚至自己都明白,就已经落败了。

    “没用的东西!”

    孙绝恨恨道。在他身后,其他两名青川县的武童生脸色也不太好看。

    这一局输的太快了,输得三人都脸上无光。刚刚的豪言还在耳光,这小子就算多坚持一会儿,三人都不会像现在这么尴尬。

    “还不快回来!”

    孙绝恨恨道。

    唰!

    章熊不为己堪。长剑一收,就走了回去。

    “杨师兄,幸不辱命。”

    章熊嘿嘿道。

    “下去吧。别让人家太难堪。”

    杨纪拍了拍章熊的肩膀道。众人闻言哈哈大笑。

    “章师兄,别吓到人家。”

    “记住了,你可是最弱的!”

    “哈哈哈……”

    众人纷纷戏谑。没有人对这个结果表示意外。刘赡挑中章熊真是了眼。

    孙绝一侧,众人脸上火辣辣。

    “张振!你出来!”

    孙绝沉声道。

    随着这阵声音,人群中一个个高高大大,看起来实力比刘赡更强的人走了出来。

    这一次张振没犯了上一局的错误,目光只是扫了一圈,就选中了一个人。

    “就你吧。”

    张振道。

    这一次张振明显花了心思,挑选的对象明显力量比他差了一小截。比赛还没开始,至少在这一方,他就占据了优势。

    众人稍微安静了一些,谁都看得出来,对面的挑选的人都是很讲究的。明显都是实力最拔尖的那些人。

    看到杨纪那边的方应,孙绝一侧的众人的立即兴趣大起。“赵阐,有信心吗?”

    杨纪望着身后走出来的那名白净少年道。

    张振这局挑选的对手,不是“章熊”,也不是“李孱冠”,而是一个力量比李孱冠稍高,但也高不了多少的“赵阐”。

    显然,这个叫张振的非常谨慎。

    “放心吧,师兄。如果是以前,我还真的不是他的对手。不过,现在,——力量并不是绝对的,不是吗?”

    赵阐昂着头,神情傲然,一点都没有畏惧的样子。

    跟着杨纪修练的时间其实并不是很长,但是修练一段时间后,每个人都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这并不只是一种剑法上的上升,还是一种眼界、思路上的上升。武道的世界,弱肉强食,谁的拳头厉害,谁就是老大。

    赵阐从没有想过,原来就算力量不如对方,也一样可以“以弱胜强”,战而胜之!

    这是杨纪带领他进入的世界。

    这个张振虽然看起来绝不好惹,不过只要还没有踏入武道二重,赵阐就有信心战而胜之。

    “很好!”

    杨纪微微一笑,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上去吧!”

    孙绝等人脸色凝重,张振的实力已经达到一重巅峰。如果连他都还胜不了,那就只有让“墨龙”出场了!

    “请吧!”

    赵阐走到张振面前,微微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