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就在此时,原本关闭的钢铁大门再次打开,几道狭长的阴影从门口投了进来。大门处,一名衣着考究,打扮的仿佛管家一样的“老者”走了进来。

    在他身后,两名千锤百炼,散发着血与火的气息,仿佛修罗一般的强大甲士左右相随,护送着他走了进来。

    这两人浑身冰冷,仿佛木雕泥塑一般,但是那种风暴一般的气息,却令得整个大殿瞬间安静下来。

    “小周天的武者!”

    杨纪眼皮跳了跳,暗暗吃惊。

    这两名护卫打扮的“甲士”赫然是武道五重的修为,而气息强大之处,甚至犹有过之。

    如此强大的甲士,在军中可以做“都尉”的级别,而且还不是普通的都尉。但是在这个管家模样的人身边,似乎仅仅是个护卫而已。

    用“小周天”以上的强者做护卫,这样的事情仅仅流传于某些出身极显赫的“名门”中。

    “这些人恐怕就是……”

    杨纪心中此起彼伏,立即猜到了这些人的来历。也为这位新来的将军出身之显赫而暗暗震惊。

    “诸位!”

    衣着考究的“管家”目光扫过全场,刻板的脸上毫无表情:

    “奉我家将军大人的命令,老朽先行一步,抵达琅琊郡府,传达我家将军大人的命令!”

    轰!

    此言一出,整个大殿内立即一片哄哄。

    居然真的是新任将军的人!

    这一次的“朝廷征令”终于要开始了。

    杨纪望了一眼老管家和那两名实力强大的护卫,心中若有所思。

    “管家,你说吧。将军大人有什么吩咐?”

    混乱中,大殿中有人高声叫道。

    老管家扫了一眼诸众人,也不多说。哗的一下从袖子里掏出一封布皂的信:

    “将军大人有令,今日琅琊郡内发起凶杀案,一名朝廷的官吏被杀。此事影响极坏,着各门各派的弟子在三日之内,缉捕这名凶手归案。”

    此言一出,大殿内立即一片嗡嗡。

    “就这种事?追缉一名凶手?”

    “还以为多大点事。”

    “让我们这么多高手去。有点大材小用了啊。”

    ……

    众人一片慵懒,眼神也不像之前那么紧崩了。新官上任三把火,还以为这位新任将军要闹出多大的动作。

    就这么一起凶杀案,实在是用不了那么多的宗派弟子。

    “师弟,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处理吧。我写封信,通知长老这里的情况。”

    人群里,一名宗派的“大师兄”直接就随意把这件事情推给了手下的一名“血炉”境弟子。

    以“小周天”强者的地位,确实没有必要大材小用,负责这种追缉任何。

    杨纪皱了皱眉。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在路上的时候,他也跟大师兄“陈石恩”了解过,历年的“朝廷征令”任务或大或小,并不相同。

    但是即便是普通的追捕任务,也是追捕的邪道高手,或者至少,也是臭名昭著,影响极坏的汪洋大盗。

    “朝廷征令”征的就是宗派弟子那种“强大的战力”。目的就是借用他们的力量,解决一些朝廷难以解决的问题。

    如果仅仅是追捕一名杀害官吏的凶手。这种事情朝廷完全可以自己处理,用不到使用宗派每年一次的征令名额。

    这是一种严重的浪费。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老管家”负着双手,目光严肃,缓缓说道:

    “我家将军还有令谕传下来,三日之内如果抓捕不到凶手,所有失败的宗派将被逐回宗门。并且将此事将录入朝廷的卷宗。另外,各派招录的弟子名额,也将被剥去三成,以示征罚!”

    “轰!”

    此言一落,除了北海巨人阿驽不懂。全部全部都是一脸震惊。就连杨纪也是浑身一震,露出凝重的神色。

    将失败的事情录入朝廷的卷宗,这等于是永远降低宗派的朝廷中的评价,这个影响不管哪一位将军上任,都会影响下去。

    而削减招收弟子名额,更是要命!

    朝廷对于宗派招收的弟子名额和规模有严格的限制,招收名额的多少,将会严重影响宗派未来的实力。

    削减三成的名额,等于人数少了三分之一。这么大的削减足以拉低整个宗派的实力和水平,日后和其他的宗派距离越来越大。

    “怎么回是这样?”

    “任务失败就要降低评价,还要削减名额,这是不是太严重了?”

    “仅仅为了一个凶杀案,就要如此重罚,……这在以前可从来没有过啊!”

    ……

    所有的懈怠,慵懒全部消失,人群沸沸扬扬,各门各派所有的“大师兄”都露出凝重的神色。

    涉及到宗门的命脉,就连这些“大师兄”也感觉到了一股沉重的压力。虽然知道新官上任三把火,但是这把火也未免太大了,简直令人窒息。

    如果任务失败,没有人敢想像回到宗门后,长老们的怒火,那将是万劫不复。

    大殿门口,相比起人群的躁动,和压抑的怒火,衣着考究的老管家和两名无动于衷的小周天护卫始终是异常的平静。

    “我家将军大人不喜欢失败者,特别是,连这么一件小事都无法办成的失败者。这样的宗派,没有资格享受朝廷的优待。就这样吧。——这不是商量,而是通知!回去好好思量吧。”

    老管家说着,看都没看殿内,直接转过身扬长而去。

    “阿驽!阿驽!混蛋,你还不快给我过来——”

    一阵怒喝声从人群中传来,北山派的“大师兄”从人群中露出一张脸,远远的冲着杨纪身畔的北海巨人叫道。

    “我该走了。谢谢你。”

    北海巨人阿驽温和一笑,轰隆隆站起身来,一步一颤。往人群中走去。

    无瑕理会北海巨人和北山派的人,杨纪心中此起彼伏,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说实话,杨纪也没有料到,一个任何的惩罚会如此严重。虽然出了事情,主要负责任的还是陈石恩。

    但是杨纪、江剑青、孟申蓟、方白一个也别想逃掉。

    这种失败的惩罚。完全可以毁掉四人在宗内的前途。

    “师弟,我赶快通知宗内。这种责任不是我们承担得起的。”

    陈石恩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孟申蓟、方白、江剑青也一起回来了,出了这种事情,没有人再有闲情去瞎逛。

    “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极力向长老推辞,推掉这次的任务。”

    方白看起来后悔不迭。

    “说实话,这个任务确实不是很难。但是要想在整个城池中寻找一个人的踪迹,谈何容易。且不说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单单是他现在在城内还是在城外。我们都不知道。”

    江剑青一脸凝重。

    “他们需要的根本不是强大的高手,而是一个擅长跟踪追查之术的人。陈师兄,这件事情还得请你去联系宗派。利用宗派在琅琊城内的势力来搜查目标。”

    孟申蓟也收起了那种傲慢不羁,不合群的态度。眼下这种情况,和每个人都息息相关,不是可以耍性子的时候。

    “大师兄,我感觉这件事情有古怪。可能……并像我们想的那样,仅仅是追查一件凶杀案那么简单。”

    杨纪犹豫了一下道。他低垂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这件事情从刚刚他就在想了,新任将军派来的管家出场的方式。以及任务的内容和严重惩罚……,他总感觉这里面有些什么东西。

    “哦?”

    杨纪这一开口,顿时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就连已经转身向外走的陈石恩也停了下来。

    “小师弟,你有什么想法?”

    陈石恩开口道。

    看杨纪的样子,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像是信口胡诌的样子。而且经过天阴教的夜袭。陈石恩对于这个小师弟也非常的看重,知道他并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

    “仅仅是抓捕一个凶手,就要开出这么严重的惩罚。你们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杨纪道。

    “哼!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新官上任三把火,说不定他是想借此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树立自己的威望罢了。”

    孟申蓟一脸讥讽道。只要是杨纪说的。他似乎就非常乐意去反驳。

    “树立自己的威望是不错,但是这种方式你觉得有人会信服吗?会心服口服吗?这样岂非显得过于儿戏?”

    杨纪道。

    宗派和朝廷的关系是几十,上百年,甚至从立朝之初,就已经约定成俗,一代代沿袭下来的。

    大的宗派是如此,小的宗派也是一样。

    “说实话,我也觉得这个惩罚有些轻率了。”

    一旁,江剑青直言道。

    听到那位老管家的话,江剑青和所有人一样,都觉得有些不妥。但是话语权不在自己这边,就算有什么想法,也无济于事。

    “这位新任将军看起来并不是一个轻率的人。你们想想那个老管家,还有那两名小周天级的护卫。如果他真的很轻率,将这件事情看做儿戏,就不是派两名重量级的护卫护送老管家过来了,而应该是直接派个奴仆过来。”

    杨纪道。

    众人想起那名老管家和两名护卫的样子,不由纷纷皱起了眉头。不得不承认,杨纪确实说的有理。

    这位新任将军如果真的是那种心性轻率、轻挑的人,他应该做的更加彻底一点。派一名贱奴过来,无疑比重兵派一名贴身的管家过来效果更好。

    “……而且,能做到将军级别的人,我总感觉不是那么简单的人。”

    杨纪一脸思忖道。

    最后一句话发挥了作用。即便是孟申蓟,虽然依旧不可能让他同意杨纪,但这个时候不再辨驳。

    “杨纪,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陈石恩一脸认真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