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如簇,古木参天。连绵起伏的山背脊上,一条人影急速飞掠。

    “终于回来了,也不知道段刚、蔺师姐他们怎么样了。”

    杨纪站在山顶上,眺望远处,心中一片欣喜。

    几日几夜的奔驰,终于要返回宗门了。远远的望去,只见铁冠山云蒸雾绕,耸立在群山之中,魁巍壮大。

    时隔大半月,再回到这里,杨纪的心情却是截然不同。

    “嗖!”

    身形一晃,杨纪扯开大步,加快往铁冠山所在的位置掠去。

    数千丈的距离一越而过,沿着蜿蜒的山路从山脚一路往山顶而去,只见两侧无数的铁冠派弟子腾转跳跃,在铁冠山的峭壁两侧上下攀岩。

    而一名名武者级的弟子挑着巨大的千斤铁担,在窄小的石道上健步如飞。

    整座山门详和而宁静,与杨纪刚刚抵达这里的情景一模一样。

    “真是恍如一梦啊!”

    杨纪想起这次的经历,心中慨然一叹,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只有真正回到自己的宗门,杨纪才有一种稍微放松的感觉。

    深吸了一口气,杨纪加快脚步,往上而去。

    “师弟!哈哈哈,欢迎回来!——”

    远远的,一阵熟悉的大笑声传来。

    杨纪正沿着石阶而上,乍然听到,心中一跳,猛然抬起头来。远远的,只见铁冠山第一层广场边缘,几道山岳一般的身影一字排开,正望着自己展颜微笑。

    “赵师兄、潘师兄、田师兄、卢师兄、蔺师兄!……”

    杨纪先是一怔,继而大喜,只觉得一股暖流涌过全身,心中暖暖的。

    “小师弟。发什么愣,还不快上来?”

    “就是,看这样子,该不会还以为在梦里吧?哈哈哈!”

    ……

    众人远远看着杨纪,一个个放声大笑。

    杨纪失笑,摇了摇头。大步赶了上去。

    “赵师兄!”

    “卢师兄!”

    “潘师兄!”

    ……

    杨纪和每个人都来了个大熊抱。在经历了天阴教的九死一生后,再见到这些“自己人”,杨纪感到一种由衷的亲切。

    “小师弟,欢迎回来了。”

    “嗯。不管怎么说,平安就好。”

    “是呀,当初听到琅琊城的事,真是替你捏了把汗啊……”

    ……

    赵滑、潘辰、田俊文等人纷纷收敛了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从他们的声音中杨纪能听到一份发自内心的关心和真诚。

    经历了和孟申蓟、方白、宋礼等人的尔虞我诈。才会感觉这份“关心和真诚”特别珍贵。

    “这次回来,就在宗里好好待一段时间吧。”

    相对于赵滑等人的热情,蔺青嫣就显得娴静、温婉的多了。

    “呵呵,谢谢。”

    杨纪看着蔺青嫣微皱的眉头,突然笑道:

    “蔺师兄,看你愁眉不展的,难道是有什么心事吧?”

    “呵,小师弟。看你说到哪里去了。看到你平安回来,师姐心里只有高兴。还能有什么心事?”

    蔺青嫣怔了怔,一双黛眉很快舒展开来,扫了一眼众人道:

    “呵呵,大家也别站在这里了。有什么话,还是去小师弟的住处聊吧。”

    “也好。”

    杨纪点了点头,也没有在意:“师兄。师姐,我们里面说话。”

    一行人穿过广场,往杨纪栖居的宫殿走去。

    “让开,让开!——”

    正走着的时候,突然人群骚动。一阵不耐烦的声音从人群前方传动。

    杨纪还没有反应过来,耳中就听到了一阵清越的长吟。

    “唳!——”

    狂风浩浩,一只洁白如雪的巨大仙鹤,双翅伸展,以一种极其优雅的姿态掠过了杨纪的头顶。

    “这是……”

    杨纪心中一动,仰起头颅,跟随仙鹤望了过去。

    “唳!——”

    就在杨纪抬头张望的时候,又是一只仙鹤飞了出来,腾空而起。一只,两只,三只……,四五只仙鹤接连掠过杨纪头顶,惶急的消失在了白云深处。

    “这些仙鹤……好奇怪。”

    杨纪皱了皱眉。按照他的了解,要想驱动这些仙鹤代价高昂,必须得一枚“大力丹”才行。

    一般如果不是有重要的急事,这些仙鹤是不会出动的。

    “难道是出什么事了吗?”

    杨纪心中诧异道。看这几个人离去的样子,不是一般的匆忙。而四、五个人一起离开,更是少见。

    杨纪心中只是觉得奇怪,也没在意。不过下一刻,当杨纪的目光掠过广场上的莲花、水池时,目光立即一变。

    广场上分布着许多的水池,水池里种着莲花。

    这些仙鹤平时没事的时候就三五成群的在水池里吃吃莲子、戏戏水。杨纪出发前的时候,还看到了许多的仙鹤。

    但是现在,只有寥寥几只仙鹤站在水池里,百无聊赖的寻觅着食物。

    “不对。”

    杨纪眉头一跳,立即从这些仙鹤上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

    “我不在的时候,宗里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呵呵,发现了?西北万坟岭最近出了点事,宗里的大师兄们已经前去调查了。长老们也好像去了一个。”

    赵滑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他负着双手,站在杨纪旁边,目光顺着杨纪的视线看向了那些仙鹤。

    才刚刚回来铁冠山,就感觉到了问题。这份细心,就连赵滑也暗暗佩服。

    “哦?”

    杨纪眉头一挑,有些诧异道:“出什么事了?”

    “呵呵,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最近好像有宗派弟子死在万坟岭的边缘。万坟岭是凶地,这种事情本来是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不过这两个弟子有点不一样,好像是被‘恶鬼’所杀。”

    赵滑摆了摆手,笑着解释道。

    “恶鬼?”

    杨纪心中好奇心更甚。这种东西他从未听闻。

    “恶鬼是一种冥界的生物。好像是尸体复活的,身体瘦小,但力量很大,好像小狗一样。”

    “冥界危险重重,是一个距离我们很远的至凶至恶之地,我们一般是进去不了的。只有邪道弟子才会冒险进入那种地方祭炼一两具冥界的生物。万坟岭虽然凶恶。但一码事归一码事,恶鬼杀人这种事情以前还从没听说过。”

    “冥界恶鬼只是冥界最低等的生物,如果它们能够穿越时空屏障,进入万坟岭,那么其他更强大的冥界生物也有可能会出现在我们的世界。这种事情非同小可。”

    “不过现在还没有办法确定那两名宗派弟子是被恶鬼所杀,所以大家都去调查了。”

    ……

    潘辰在一旁解释道。他经常出入万坟岭,因此对这些事情的了解,比众人都要了解的深一些。

    “冥界恶鬼……难道是因为那个吗?”

    杨纪眉头蹙起,若有所思。

    “万坟岭”。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潘辰应该说过那是“骷髅鬼王”的领地。杨纪想起天阴教的总坛的那一战,骷髅鬼王突然出现掳走了“邪灵”死亡后的能量。

    杨纪也不知道两者之前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现在事情还没有确定……,希望只是我多想了。”

    杨纪心中暗暗道,很快定下了心神。

    即来之则安之,回来铁冠派之后,杨纪不想再理解这些事情了。

    经过一座座的水池、鼎炉,赵滑等人一起到了杨纪的住处。

    段刚不在。也不知道去哪里。但房子里打扫的很干净。看起来,段刚离开的时间似乎并不长。

    双方分宾主坐下。杨纪都一一奉了香茶。

    “小师,这次你们九死一生。陈石恩,孟申蓟他们都死了,听说孟申蓟还是绿林的奸细,只余下你一个人回来,甚至还出现了邪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滑刚一坐下,立即问道。

    琅琊城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朝廷四千的精锐几乎全军覆没。而宗派的弟子也是损失惨重,有的宗派甚至全军覆没。

    铁冠派出去五个,回来就一个。

    这样的结果不能不说冷酷而惨烈。让听到的人暗暗心惊,大大的出乎人们预料。也因为这个原因,能够活着回来的人,特别的受到关注。

    只可惜如此惨烈的战斗,除了当事人,居然根本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杨纪也没有瞒隐,就把这件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的叙述了一遍。当然涉及到一些敏感的地方,杨纪都一一略而不谈。

    “……大概情况就是这样子了。”

    杨纪最后道。

    一席话说完,房间里静悄悄的。

    杨纪的话朴实平淡,但听到的人却都有惊心动魄之感。当初杨纪离开的时候,赵滑等人可是提前送过行。

    本来只以为是一场普通的征令任务,最多冒点险,追捕一两个邪道凶徒。没想到最后演变成这样的一场九死一生的激战。

    “可惜陈石恩,我对他印象挺不错。居然死在孟申蓟手里!”

    “要不是你提起,真不敢相信这小子是绿林的奸细。”

    “不止,还有方白。想不到我们铁冠派的情况居然如此严重。”

    “邪灵虽然厉害,但最危险的还是这些人啊。”

    ……

    赵滑等人的感慨不已。

    早就知道杨纪九死一生,能够回来非常不易。但是真正听到他说起,众人才知道这种存活有多么不易。

    众人都是经验丰富的武道强者,深知相比起面临的危险,这种来自背后的“剌刀”要危险了千百倍。

    杨纪在跟随朝廷对抗“邪灵”的同时,一边还要防止宋礼他们的危胁,同时还要暗地里预防孟申蓟、方白的“剌刀”。

    在这种环境下要想存活下来,真的非常不容易。

    众人深深明白,孟申蓟之所以选择陈石恩下手,而不选择杨纪。绝不是因为他没有考虑过杨纪,只是因为他没有找到机会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