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先别急。”

    杨纪想了想,蔺青嫣去的肯定不远。只要知道她的大致方向,应该还是可以找到。

    “唰!”

    杨纪捋起袖子,露出了缠在手腕上小纪。

    “啊!这是什么?”

    一声惊呼,“兰师姐”倒退数步,差点从树梢上掉下去。女性天性是比较怕蛇。她和杨纪接触也有一段时间了,但从来不知道他手上缠了一条蛇。

    “这个以后再跟你解释。”

    杨纪淡淡道,很快看向了手腕:

    “小纪,你还记得蔺师姐的气味吗?就是喜欢穿白衣的那个?你试一试,看能不能感觉到她的位置?”

    “小纪”智慧非凡,它见过的人,吃过的东西,气味基本上都能记住。蔺青嫣曾经来过杨纪的住处,所以她的气味小纪是知道的。

    杨纪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小纪身上。只要能闻到蔺青嫣的气味,小纪基本上就能追踪到。

    动物的感知远比人类厉害,一滴血水掉在海里,鲨鱼隔了几海里都能“闻”得到。

    小纪的感知有些不一样,但却更加厉害。

    只是,时间已经过去几天,而且蔺青嫣她们并没有到这边来。所以杨纪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咝!”

    听到杨纪的话,小纪昂起头来,吐出分叉的,细小的舌头在空气中仔细的嗅着。杨纪一动不动,仔细的看着。

    和小纪相处这么长的时间,杨纪已经知道,小纪正是通过这种方式用舌头从空气中搜索各种气味粒子。

    “咝!”

    一连尝试了十多次,小纪终于扭过头来,冲着杨纪摇了摇头。

    “唉!”

    杨纪看到这一幕。心中叹息一声。知道时间过去太久,再加上是寒冬,影响很大,所以小纪也感觉不到。

    只是如果没有蔺青嫣他们,单凭杨纪自己是完全没有把握能够救出苏红的。

    “只能去向宗派求兵了。”

    杨纪眼中难掩失望。

    宗派的长老们轻易不会出动。而且已经派出了宗派里的高层弟子,在搜救没有结果之前。更加不会轻易出动了。

    杨纪不知道如果自己把得到的消息告诉派里,长老们到底会不会出动,又或者多久才会出动。

    时间紧迫,苏红根本等不起。

    但是没有蔺青嫣他们的帮助,杨纪也毫不办法。

    “呼!”

    就在杨纪心中失望,准备和兰师姐返回宗派求救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阵寒风吹过,满山的树叶立即籁籁的抖动起来。

    “嗡!”

    突然之间。原本已经软趴趴垂下的小纪,突然之间一个激灵,身体猛的竖起,在空中嗅了两下,身体一弹,猛的从杨纪手腕上跳了下来,落在树梢上。

    “咝!”

    小纪回头嘶叫着,身体指着一个方向。好像在冲杨纪说着什么。

    这突然的变故瞬间吸引了两个的注意。

    “杨纪,它这是什么意思?”

    兰师姐道。好奇压过了恐惧。

    “这……”

    杨纪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大喜过望。小纪这幅样子分明是发现了蔺师姐的下落。

    只是,开始不是感觉不到吗?

    杨纪抬起头来,四周寒风还在吹,也就在这个时候,杨纪才发现。这股寒风是从小镇的方向刮过来的。

    “我明白了。”

    杨纪身躯一震,眼中迸射出夺目的亮光。

    小纪之所以能发现蔺师姐的踪迹,原因显然就在这阵风里。很明显,这股风里有蔺青嫣的气味。

    风从远处吹来,同时也把她的气息从小镇那边吹过来了。

    “我知道蔺师姐在哪里了。兰师姐。你先回宗里找长老们帮忙,我去找蔺师姐。”

    杨纪在树梢上一踏,整个人如同一头猎豹飞纵而出:

    “告诉长老们,我们发现了邪道的剿穴,就在宗派西北的……,记住了,让长老们尽快行动,越快越后。”

    声音未落,杨纪和小纪一前一后,兔起鹘落,迅速的消失在远方。

    …………

    杨纪并没有花上太多的时间。就在小镇南面二十多里外,凭借着小纪的追踪能力,杨纪顺利的碰到了正打道回府的蔺青嫣等人。

    连日的搜寻,徒劳无功,让蔺青嫣看起来有些悴憔。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杨纪,你怎么会在这里?”

    光秃秃的一座小山丘上,碎石嶙峋,看到杨纪出现,蔺青嫣、潘辰等人显得很惊讶。

    “没有时间多说了。你们跟我来,我知道苏红的下落。”

    杨纪迎步上去,开门见山道。

    “什么?!”

    听到杨纪的话,蔺青嫣、赵滑、潘辰、田俊文、卢武齐齐一惊,随即大喜,一个个精神大振。

    就连蔺青嫣也仿佛连日搜罗的疲惫一扫而空,整个人精神不少。

    “杨纪,你不是在宗里修练吗?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赵滑惊讶道。

    “是啊!苏红的消息你确定吗?”

    潘辰也跟着道。

    杨纪的出现实在是太让人惊讶,看起来他完全就是直接冲着他来的。更令人惊讶的是,杨纪居然说他知道苏红的下落。

    要知道,他们这几天完全是大海捞针一样,几乎就要气馁了。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们一边赶路一边说吧。”

    一路过来的时候,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杨纪不敢再多耽搁。

    “呼!”

    杨纪转过身来,体内血炉轰鸣一声,顿时飞纵而出。他在前面在路,蔺青嫣、赵滑、潘辰等人在后面跟上。

    众人心中又是惊喜,又是惊讶,更多的却是好奇。

    杨纪也没隐瞒。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至于“守门人”的事,杨纪就隐了过去。

    只说是自己外出练功,碰到这些人不长眼睛,打起了自己的注意。

    一翻经历徐徐道来,听得众人都心惊不已。

    几人都是阅历和经验极为丰富的人,心知碰到杨纪这种情况。遇到两名小周天的邪道高手,同时又有“地行舟”这种遁地法器,基本上是九死一生。

    而杨纪不但逃得一条性命,还反过来斩杀两人,夺取了“地行舟”!

    这种急智、谋略、手段、毅力和决心,在场几人都自问难以做到。不知不觉,杨纪居然已经变得这么厉害了。

    “小师弟,我很少服人。不过这次真的是佩服你了。”

    田俊文看着杨纪,由衷感慨道。

    “不过。还是太冒险了。小师弟,邪道一脉各种手段防不胜防,以后若是遇到寡不敌众的情况,能逃尽量逃。千万别再这么冒险了。”

    潘辰紧紧跟在后面,突然开口道。

    在“万坟岭”出事之前,潘辰等人一向六人同出,一起行动。闯荡天下,几乎没有遇到太大危险。

    但是就是在那一次。一行人六去其三,只剩下现在三个人。这是众人心中永远的痛。

    虽然对于杨纪击杀两名邪道高手感到痛快。也感到佩服。但是潘辰觉得有些东西,自己还是必须告诉他。

    “嗯。我会注意的。”

    杨纪点点头,知道潘辰是为了自己好。

    就在杨纪和潘辰交谈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

    “小师弟,你那个地行舟能让我看一下吗?”

    “赵师兄?”

    杨纪侧过头,微微惊讶。不过还是很快将“地行舟”拿了出来。砰!脚下在树梢上一踏,借着弹出的刹那,杨纪将“地行舟”抛了出去。

    赵滑五指在空中一伸,干净利落的抓到了手中。拿起“地行舟”翻来覆去的仔细查看了一遍,随即点了点头: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地行舟’。和传说中的一样,应该是没错的。这种邪器练制方法非常邪恶,需要用到大量的死尸和灵魂,所以数量都不会很多,并不是什么邪道中人都能有的。”

    赵滑当初向杨纪提起“地行舟”,确实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遇到会使用“地行舟”的强者。

    “这种级别的邪道高手轻易不会出动,更不会随便靠近我们宗派。——看来小师弟说的没错,这附近确实有个邪道的剿穴。或者说是据点。没有意外,苏红很可能就在那里。”

    声音一落,众人沉默不少,一个个心中沉甸甸的。

    杨纪的消息不得不说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从搜罗苏红,搜猎零散的邪道武者,到现在需要直面一个邪道剿穴。

    每个人心中都沉甸甸的,像压了一块石头一样。

    杨纪遇以的两名邪道高手就已经有“地行舟”这种犀利的邪器了,没有人知道那个邪道巢穴里面会有什么。

    特别是,杨纪分明提到里面还有个坐镇巢穴的,更强大的“梁右使”。

    “杨纪,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不知道那里是不是真的有一个巢穴。”

    赵滑沉吟片刻,突然道:

    “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这些人手恐怕不够。”

    没有人说话,每个人都明白赵滑的意思。能够镇压“小周天”级别的强者,这个梁右使很可能是极其厉害的武道六重的高手。

    这种级别的强者左手阳符,右手阴火,不管是赵滑还是蔺青嫣,没有人抵挡得住。

    “赵师兄,要不这样,让我和杨纪先去探一探虚实,你们留下。”

    蔺青嫣突然道。

    她虽然表面平静,其实五内如焚。小红跟了她多年,人都是有感情的。这么多年下来,她已经把她们当成了姐妹一样。

    如今小红身陷险境,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她哪里能够冷静得了。

    “蔺师妹,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赵滑连忙道。他只是理智的就事论事,哪里料到蔺青嫣会这么敏感。

    “师兄,师姐。其实,如果那个梁右使仅仅只是阴火阳符的高手的话,我们还真未必就对付不了他。”

    杨纪越过一块岩石,突然道。

    一句话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就连潘辰、卢武等人也看了过去。武道六重阴火阳符的强者非同小可,这个级别的人号称“武将”,也就是武者中的将军、将领。

    就连蔺青嫣也知道,虽然对于赵滑颇有意见,但也自己一行人确实和阴火阳符的强者差距不少。

    没有人知道,杨纪哪来这么大的自信。居然说可以对付阴火阳符的强者。

    前方是一片山坡,草木茂盛,藏着几块磨盘大的山石。

    杨纪一个飞跃落到上面,然后停了下来,转身面对众人:

    “阴火阳符的强者最厉害的是他的火焰,抛去那种可以焚烧血气的可怕火焰,其实我们未必对付不了他。”

    “阴火阳符的强者再厉害也是一个人,如果只论真气的浑厚度,他未必会比我们六个人加起来还强。”

    杨纪道。

    此时,众人也纷纷飞身上去,落在了杨纪左右。涉及到了这次行动的细节,没有人敢大意。

    “理论上是这么说没错。不过,操作起来有很大的难度。这就像五根竹子加起来和一棵大树一样高,但是强度那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阴火、阳符怎么对付?”

    潘辰道。

    杨纪的话理论是没错,但是战斗根本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

    “的确。如果解决不了阴火阳符。我们恐怕连靠都没法靠近。”

    赵滑也道。

    蔺青嫣沉吟不语,秀眉皱起。她虽然心中焦急,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如果没有准备,万一撞上,只是送死而已。

    “实际操作的事情我很难说。不过,如果只是阴火阳符,我确实有件东西可以抵挡。”

    杨纪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件东西来,当火红的光芒从宝珠里散发出来的时候,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其中的奇异力量,不由得都是眉头一跳:

    “避火珠!”

    “嗯。我已经试验过,避火珠可以抑制异度空间的深渊魔物的火焰。那种火焰阴火阳符有些相适,同样可以焚烧武者的血气。避火珠可以抑制那种火焰,应该可以抑制这种火焰。”

    杨纪道。

    他是经历过琅琊之战那些深渊魔物火焰的厉害的。许多人都被那种魔物的可怕火焰焚烧而死。

    不过避火珠恰恰可以克制这种火焰。

    “而且,我们的任务并不是一定要消灭那个梁右使。而是要救出苏红和那些本门弟子。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并不见得就一定要和阴火阳符的强者拼死相搏。能剿灭那些邪道武者那是最好不过。如果不能,那最起码我们也问心无愧。”

    杨纪道。

    一句话,茅塞顿开。不错,众人只是要救出苏红等人而已。要达到这个目标,未必就要拿性命相搏。

    有避火珠,众人再鼎力合作,未必就不能成功。至于其他的,交给宗派里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不管蔺青嫣还是赵滑都轻松了许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