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八旦!你们不得好死!”

    一个激动的声音突然叫道。

    “啪!”

    刑鞭一炸,啪的落下,皮肉撕裂,血水蜂涌而出,那个激动的声音突然痛苦的惨嚎起来,声音撕心裂肺。

    “哼!武道不是最讲究精神和意志吗?你们的意志呢?小小一鞭就受不了了?一群没用的废物!”

    光头壮汉冷嘲热讽的骂道。

    周围顿时一片哄笑。

    “那个混蛋,鞭子上有倒剌!”

    赵滑躲在一块凸起的岩石后面,瞧了一会儿,突然骂道。宗派弟子是不可能那么脆弱的,但是鞭子上带着倒剌就是另一回事了。

    每一鞭子抽下来,不止是皮肉撕裂,而且还会有肌肉被扯下来。这已经不是鞭刑了,而是活生生慢慢撕扯光一个人的肌肉。

    这样的痛苦,就算是武道意志强悍的人也难以承受。

    “不止如此,他还制住了他们的穴道,折磨他们的同时,还在放他们的血。”

    杨纪冷静道。

    顺着杨纪的目光,赵滑才注意到青铜的地面上“沟沟壑壑”,所有血一滴不剩,全部顺着这些沟壑,汇聚到了一个青铜的鼎器里面。

    “这些家伙,在收集他们的精血。”

    杨纪想着疤脸邪道高手他们的话,开口道。

    “咝!”

    赵滑倒吸了一口气,被杨纪提醒,他突然响到了什么:

    “……不止是如此,他们故意折磨他们,是用来练功的。”

    “啊?”

    杨纪终于回过头来,诧异的看着赵滑。

    “唉。我也是听说。”

    赵滑小声道:

    “邪道武者和我们不一样,他们最需要利用那种戾气、怨气、凶气。所以有时候,一些厉害的邪道高手就会折磨活人,利用他们怨念、愤怒和憎恨的灵魂来修练。——我也是被你提醒才想起来。”

    杨纪心中微微震撼。他只是看到光头壮观在折磨那些人,根本没有想到,他是故意这么做。等到他们虚弱、愤怒、怨恨的时候,做为另一种“练功材料”。

    “真正是天怒人怨,这些邪道武者真正是肆无忌惮、毫无顾忌啊。”

    杨纪死死的盯着那个光头大汉,心中打定注意,等到正式行动的时候,绝对饶不了他。

    “畜生!你们不是人,是畜生——”

    石房中,一个颠狂的声音突然疯叫道。

    “嘿嘿,那又怎么样?你们拿凶兽炼丹。我们拿你们炼丹。还不都是一样?”

    一名邪道武者阴笑道。

    周围又是一片哄笑。

    “畜生!畜生!你们一定会遭报应的——”

    那声音怒叫道。

    “啪!”

    一根鞭子重重的抽下来,怒叫声立即变成了凄厉的惨嚎。周围的哄笑声顿时更大了。

    杨纪心中一片不忍,不过石房中聚集了大量的邪道武者,这个时候就算是救也是不可能的。

    赵滑没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示以安慰。

    两人孤军深入,进来之前就商量好了。这一趟,是以尽量不惊动那些邪道武者为前提的。

    等查探清楚这里的地形和人员分布后,再动手的。

    “再等一等吧。等到我们准备妥当。再把他们一起救出来。”

    赵滑轻声道。

    杨纪默然,知道赵滑说的是对的。

    远处。光头大汉的折磨渐渐接近尾声。抽了这么久,似乎也有些累了,骂道:

    “你们这些废物,就让你们再活几天。”

    一转身,对着身后众邪道武者道:

    “今天差不多够数了,明天再来吧。”

    “嘿嘿。师兄,别啊!那里面还剩下一个给你呢!收拾完了再一起走啊!”

    一名邪道武者突然笑道。

    “滚!”

    光头壮汉怒骂:

    “你以为老子不想动啊?那小娘皮是右使大人带回来的,没有右使大人的命令,谁敢动她?”

    “嗡!”

    杨纪心中猛的一震,猛然拉长了耳朵。仔细谛听。

    “嘿嘿,什么敢不敢动的?你当右使大人带她回来是拿她当神供的?最后还不是得杀掉?”

    一名邪道武者满是不屑道。

    “嘿,那你厉害。你去!”

    光头壮汉翻了个白眼,将手里带血的长鞭递了过去。

    似乎是那人躲开了,周围一片哄笑。

    “对了,师兄,那小娘皮口口声声叫着右使的名字?嚷着要见他。而右使又不让我们对她动粗,你说,她会不会真的和小使有什么关系?”

    一个声音小心翼翼道。

    “嘿,关系?能有什么关系?连我们梁右使的名字都叫不对。我问你,右使叫原涧吗?——嘿,女人见了多了,没见过这么愚蠢的!这又是一个被右使外貌骗住的女人。”

    光头大汉失笑道。

    “轰!”

    就像一道雷霆在脑海里炸开,杨纪浑身剧震:

    “是她!苏红还活着!”

    刹那间,杨纪心中此起彼伏,一片波涛汹涌。猜测不幸言中了,“原涧”居然真的是那个“梁右使”!

    而不幸中的万幸是,从这些人的谈话来看,“苏红”显然还活着,而且就在这里。

    “不管怎么样,苏红还活着,蔺师妹可以暂时放心。”

    赵滑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他也知道“原涧”的事情,所以一听就知道,这些邪道武者口中的“小娘皮”,其实就是“苏红”。

    只是有一点赵滑也不明白。邪道中人向来心狠手辣,对于宗派弟子向来是不假情面的。

    但是从这些人说的话来看,苏红显然相对来说受到了优待。难道说,那个原涧,或者说是“梁右使”,真的心生不忍。怜香惜玉了吗?

    赵滑心中摇摇头,他总是觉得这个借口难有说服力。邪道一脉要是真的这么“心慈手软”也就不是邪道了。

    “……等这里的行动结束,我们就回去找蔺师妹吧。差不多,可以行动了。”

    赵滑道。

    杨纪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远处,石房里的人待了一会儿后。很快陆陆续续走光了,似乎是下去休息去了。

    “走!”

    两人发现周围没人,立即朝着石房走去。

    “这下麻烦了。”

    走到一半,杨纪突然停下了脚步。在远处的时候,有东西阻挡,加上距离远,看不清楚。

    但是走到近处杨纪才发现,石房中竖着一个个木制的“十字架”,这些十字架上绑着一个个伤痕累累的宗派弟子。

    杨纪心中先入为主。觉得这里靠近铁冠派,关押的都是铁冠派的弟子。但是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

    除了铁冠派的弟子,十字架上还绑着其他派的弟子。杨纪只是瞧了一眼,就分辨出了北山派、九宫派、铁剑派、铜衣派等各个宗派的弟子。

    很显然,这股邪道势力掳掠的并不止是铁冠派的弟子,连其他派的弟子也在其中。

    “他们居然连其他派的弟子也掳掠了!而且数量还不少。”

    杨纪皱起了眉头。

    “怎么办?他们一发现我们,就会向我们大声求救。到时候,肯定会惊动那些邪道弟子。”

    赵滑也发现了这种情况。一脸担忧道。

    这些邪道弟子的活动范围远比想像的大,目标也不仅仅是铁冠派。他们在这里受尽了折磨。人在逆境之中,一旦发现救命的东西,都会不顾一切的抱住的。

    问题是,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两人不旦救不了人。同时还要行踪败露,死在这里。

    但是石房又不可能避过。除非两人打退鼓,现在返回地面。否则的话,就必须得从里面经过。

    “让我想想。”

    杨纪揉了揉眉心。就这样退是不行的,什么也没探查清楚,那样相当于白来一趟。白冒了一次风险。

    两人本来是来救人的,但现在这种情况,这反而成了他们的负赘。

    “你跟我来。我知道怎么做了。”

    杨纪沉吟片刻,忽然在赵滑耳边附耳低语几句。

    时间紧迫,那些离开的邪道武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杨纪心知自己必须加快行动。

    “哒!”

    杨纪昂起胸,挺起腹,毫不掩饰行藏的踱着步子,向着石房中走了过去。在他身后,赵滑紧跟了过来。

    石房中充斥浓烈的血腥味和腥臭味。然而当杨纪和赵滑踏进去,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果不其然,整个石房都安静了几分,几乎是针落可闻。

    木制十字架上,一名名绑在上面,备受折磨,形神憔悴的宗派弟子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两人。

    “铁冠派弟子!”

    杨纪知道他们认出了自己。赶在他们开口呼救之前,杨纪开口了:

    “真是一群废物!连我们邪道弟子潜伏进了宗门都不知道。还以为我们是救他们的!”

    杨纪说话的时候,一脸的不屑和轻屑。

    “嗡!”

    短暂的寂静之后,一张张张大着的嘴巴,由无比的激动,变成了破口大骂:

    “王八旦!”

    “你不得好死!”

    “总有一天,你们这些邪道弟子也会受到我们所受的折磨!”

    “等老子逃出来,扒光你们的皮!”

    ……

    众人群情激愤,一个个破口大骂。

    赵滑在后面看着,暗暗佩服。他本来以为的难关,杨纪只是一句话,就无声无息的化解了。

    其他的邪道弟子就算是听到,此刻只怕也以为他们是在泄愤。

    ——这种情况他们显然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先忍一忍,最迟今晚,我们很快就会来救你们。”

    杨纪走近几个铁冠派弟子,压低声音,飞快的说道。杨纪心知肚明,他的这几话骗得过其他人。但骗不过那些对他熟悉的铁冠派弟子。

    果然,听到杨纪的话,那些铁冠派弟子就像打了一剂强行针一样,神情舒缓了许多。

    杨纪和赵滑有惊无险的穿过石房,往后面走去。

    地洞似乎是蜿蜒着朝地底伸去,一路过来。杨纪见到了好几个这样的石房,都是有惊无险。

    “这个地方建造起来,绝对不止三个月。”

    杨纪道,一边迈着步子,一边记忆着这里的地形。

    “嗯,他们一定是早就开始行动了。山下的小镇上,以前还会有些其他宗派的弟子过来采购东西。但现在越来越少了,大家都没有注意。现在想在,只怕那时候他们已经开始东西了。”

    “铁冠派离琅琊城也不算远。相对其他宗派算是最近的。那里必定也是他们的行动目标。掳掠了之后,统统带来这里。”

    赵滑道。

    耳边的惨叫声相当的凄厉,令人心生不忍。两人加快了脚步,在通道的最深处,杨纪终于找到了“苏红”。

    在一间石栅栏相隔的地方,苏的衣衫破烂,被离地挂在一面红褐的石壁上,手脚绑起来。头发也被打散了。垂落下来,遮住了面庞。

    尽管看不真切。不过看到那熟悉的身形,杨纪还是一眼认了出来,正是“苏红”。

    “找到了。”

    杨纪藏在一处凸出岩石的暗影里,伸出一个头,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很久不见,苏红看起来憔悴了很多。整个都瘦了一圈。杨纪看着心中有些自责。苏红是他最早认识的朋友之一。

    自己最近忙着各种事情,倒是有些忽略她了。如果多去关心一下,多去小镇转转,接触一下那个“原涧”,说不定就能看出他的身份了。

    不过。有些东西发生了,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

    “杨纪,那些看守不走。我们很难救她啊。”

    赵滑担忧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杨纪没有说话,看着前方也是皱眉不语。

    “两名小周天,四名血炉……,这样的阵容,我们恐怕很难得手。”

    杨纪心中暗暗道。

    足足有六名邪道高手在那间石栅栏后的刑房里,就好像守着什么非常重要的“大人物”一样。

    这些人不走,杨纪和赵滑很难去营救苏红。

    而且地面都是坚硬、致密的岩石,“地行舟”在这里是使用不了的。仅仅凭他和赵滑,强行动手,还并不一定打得过。而且有很大机率,会惊动这里其他的邪道高手。

    一般人不怕,若是那个什么“梁右使”出来了。两个人恐怕都得死在这里。

    “再等一等。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们就走了。”

    杨纪压低声音道。

    “可是,你别忘了。我们后面那几间石房里,那些邪道高手可是随时会回来啊。”

    赵滑提醒道:

    “我们想回去,就必须得经过那间石房。若是他们回来,我们可就回不去了。而且随时都有被发现的风险。”

    赵滑提醒的是实实在在的危胁,这不是山水福地,而是危险重重的邪道巢穴,分分钟都有被发现的风险。

    那时候真的想走,可就走不了了。

    杨纪沉默不语,眼中光芒闪动。赵滑说的他又何尝不知道。只是刑房里“苏红”现在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两人都已经摸到这里了,又怎么可能就这么回去。

    “再等一等。若是实在没有机会,我们再想办法离开。”

    杨纪道。

    赵滑心中叹息一声。这种地方是不宜久留的,他心中其实是不赞成杨纪这种做法。

    不过,杨纪已经表明了态度,他也就不好反对了。

    地下通道中,静悄悄的。苏红挂在墙壁上一动不动,似乎是昏迷了过去。在她对面,六名邪道高手正在喝着酒。

    不幸中的万幸是,六人的注意力似乎都在里面的苏红身上。而且后面的石房至今都还没有动静,似乎那些邪道高手还没有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