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群最后一击确实蹊跷,那绝对不是一个小周天的武者能够发挥出来的。

    他本来感觉周群那一击和杨玄览隐隐有些相似,但是做为同僚,王泰本能的不愿这样去想。

    现在听杨玄览提起,倒是自己多疑了。

    这个“周狂人”王泰听说过,如果周群真的是他的弟子,倒也可以解释了。

    “大人,这件事情我可以证实!”

    出乎意料,另一个声音响起。不知什么时候,一名重甲“都尉”低着头,出现在杨玄览身侧不远的地方。

    “哦?”

    王泰眉头微动,随即目光缓和下来。琅琊郡的都尉他并不认识几个,不过即然有这些都尉出面,那这件事情应该假不了。

    在这件事情上,军伍内的军官还没那么大的胆子说谎。

    “王将军,说起来这也是我的失职。”

    杨玄览道,带着一丝遗憾:

    “身为琅琊镇守,又是本次武科举的主考官,筛选掉那些心术不正,别有用心的考生本是我份内的事情。没想到却让这样的考生混了进来。”

    “这个周群,本来身份我也有些怀疑。可惜终究没有证据。直到刚刚,才得到手下消息,证明了他的出身。这实在是我的失职啊!”

    杨玄览道。

    听到杨玄览的声音,周群猛然清醒了几分,一股悲愤的感觉涌上心来。周群猛然挣扎了几下,嘴唇一张正要开口就看到了一双冰冷的眼眸。

    一刹那,就像一盆冰水从头顶浇下,周群浑身一颤,立即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师父……”

    周群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成王败寇,这场比赛他失败了。怨不得别人。现在,周群唯一的希望,就是杨玄览看在自己没有供出他的份上,放过自己的师父。

    “杨将军,周群刚刚那一拳的气息,和他自己的血气并不相同。在我看来。恐怕并不见得是他师父所授吧?”

    擂台上,杨纪突然开口一道。一句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杨纪!”

    陈竺心中一跳,虽然知道杨纪和杨玄览关系不睦,但陈竺也没有想到,杨纪居然敢在擂台上公开质疑杨玄览。

    “不妙啊!武科举中考生挑衅、质疑主考官是绝对不利的。”

    陈竺心中暗暗着急。

    虽然知道杨纪心中愤怒,但这样的公开场合质疑,对他在武科举中的排名极其不利。弄不好,要是记载到朝廷的履历、档案之中,那就真的麻烦了。

    “杨纪。你什么意思?”

    杨玄览目光一寒,沉声道。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虽然明白这样公开质疑杨玄览极其不智,但杨纪终究还是看不过去杨玄览这样刚刚利用完周群,就推他一把,将他丢入深渊。

    出手的周群故然可恨。但隐身在背后的杨玄览才是真正可恨的人。在这场针对自己的阴谋中,周群只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傀儡。是另一个受害者而已!

    “师徒之间,功法绝学一脉相承。不存在功法相同,弟子和师父修练的血气却截然不同的情况。”

    杨纪瞥了一眼杨玄览手中毫无反手之力的周群,接着道:

    “而且,周群的师父虽然是周狂人,但师父是师父。徒弟是徒弟。莫非罪恶也可以传承吗?武科举一路过来,他也几乎是凭的自己的能力。更何况,他身负这样的强大力量,如果真的心术不正,早就使用了。又何必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受伤又如此之重?”

    人群一片嗡嗡。谁也没有想到杨纪居然会为对手周群说话。但不得不承认,杨纪说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

    周群如果真的心术不正,碰上杨纪,一开始直接使用这样的能力,杨纪早就落败了。又哪里还会伤成这样。

    很显然,在他内心深处其实也是并不想使用这种力量。

    杨玄览手上,周群艰难的睁开眼睛,望着擂台上的杨纪,感激的投以一瞥。他没有想到,杨纪这个时候还会替他说话。

    “我白钟很少服人,但这次我是真的服他了!”

    人群中,一名白头山弟子感慨不已。几天之前,他在大门口和杨纪发生冲突,被杨纪打败羞辱一顿,一直耿耿于怀。

    但是这一刻,白钟也不得不承认,同样的事情换了自己绝对做不来。

    能在一名武科举的主考官面前替自己的对手说话,只是这一点,就已经值得人敬佩了。

    人群中,另一个位置,曹甸衣黑如墨,一语不发,不过眼神中却有一丝异样的神色掠过。

    “杨纪,注意你的语气。朝廷自有朝廷的调查方法,你现在是在怀疑朝廷调查的结果吗?又或者,你以为你比朝廷更高明吗?”

    杨玄览抬起头,眯着眼睛,寒声道。

    杨纪嘴唇一张,下意识就要说话,但最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杨玄览这种话是绝对不能接的,接下去就成了藐视朝廷。

    这可以比挑衅武科举的主考官都要严重的多。

    说到底,这里毕竟是杨玄览的主场。杨纪和杨玄览之间的身份差距太大了,能做的也只能这么多。

    “够了!“

    老将军王泰终于站了出来:

    “杨纪,你想帮周群我可以理解。不过,杨将军身为镇郡将军,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有错的。——杨将军,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做吧。”

    王泰虽然对杨纪有好感,但为人处事一向以公正为先。周群在武科举中借用他人的力量作弊,这件事情证据确凿,是绝对不会有半点冤枉他的。

    现在唯一值得庆幸是,周群的举动并没有造成巨大的人员损伤。这一点又不得不感谢杨纪。

    如果不是杨纪请他过来,他也不会正好出现在看台,避免了这场危机。

    听到王泰的话。杨纪深深叹息一声。说到底他的实力还是太弱了。

    在这件事上,人微言轻,也只能帮到这么多了。

    “把他带下去!”

    杨玄览把周群丢给一旁的那名都尉,几个人带着周群分开人群,迅速的离去,一眨眼就消失在内殿深处。

    “杨将军。这张比武擂台是不能再用了。应该有备用的擂台吧?”

    王泰看着杨玄览道。

    “这是自然,不过需一点时间。”

    杨玄览负着手道。

    “这样是最好了。——现在宣布结果吧!”

    王泰衣袖一拂,离开现场。

    负责淘汰赛的高阶都尉会意,再次踏上了擂台。

    “杨纪获胜!——”

    “轰!”

    寂静的人群再次爆发出山崩地裂般的欢呼声,虽然出现了不少波折,甚至还牵涉到了一位朝廷的通缉犯,但总的来说,恰恰也因为如此,这场比赛才是一场精彩的视觉的盛宴。

    这场比赛之后。朝廷的“武秀才”又多出了一名。

    “终于成功了!”

    擂台上,杨纪心中长长的舒了口气。虽然历经波折,但最终,他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先考中武秀才,再博取武举人,最后是武进士,武状元……,如今第一步算是实现了。”

    杨纪脑海中此起彼伏。

    没有人会在意一个武童生。只有博取武秀才,才算是获取了一张跨过大汉皇朝仕途门槛的门票。

    “万里之行起于跬步”。如今这第一步的“跬步”算是踏出去了。

    深吸了一口气,杨纪向台下跨去。

    “嗯?”

    突然,杨纪眉角一动,望向擂台的边缘,那里两只不起眼的金黄色小人卡在擂台扭曲的精铁缝隙中。

    “金刚傀儡!”

    杨纪脑海中闪过一道电光,他认出这是周群随身携带的两只佛宗的“金刚傀儡”。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那两只力大无穷,可以媲拟小周天强者,连炎魔之火也无法耐何的金刚傀儡,在失去精气之后居然会变成这样小的两个玩偶。被周群丢在在了擂台上。

    这样珍贵的东西本来不应该被人这样丢弃的,只是可惜,杨玄览翻脸的太快。以致于周群没有机会拣回这两件重要的东西。

    “嗖!”

    杨纪袖袍一张,立即发出一股吸力,将这两只金刚傀儡纳入手中。这翻动作微不可察,混乱中谁也没有注意到。

    周群这个时候已经被带走了。杨纪目光扫了一圈,正要交给主持比赛的高阶都尉,让他转交给周群。但心念一转,又改变注意了。

    “杨玄览现在是琅琊郡的将军,统揽军中的大权。我把这两个金刚傀儡交给军伍中人,就等于交给了他。是绝对回不了周群手里的。”

    杨纪心中沉吟不语。

    整个琅琊郡都在杨玄览的控制之中,环顾全场,杨纪居然找不到一个可以信任、托付了。

    “罢了,求人不如求己,还是我自己亲自转交给他吧。”

    杨纪心中暗道。

    衣袍一荡,杨纪很快走下了擂台。

    “杨师兄,恭喜!武秀才,你现在是真正的武秀才啊!哈哈……”

    “杨师弟,恭喜!”

    ……

    杨纪刚一走下擂台,欧阳子实和陈竺带着黑剑派的弟子便纷纷迎了上来。一声声道喜从四面八方传来。

    “谢谢。”

    杨纪微笑着向众人一一道谢。虽然历经波折,但最后的结果还是好的。

    在武殿盘桓片刻,杨纪很快离开了。

    “什么,不能接见?”

    武殿深处,当杨纪去找周群的时候,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答复。

    “上面有令。周群涉及到朝廷的通缉要犯。除了杨大人,谁也无权接近。”

    把守大门的甲士面无表情道。

    “连我这个都尉都不可以吗?”

    杨纪举着手中的“都尉行走令牌”。

    “不可以!”

    甲士的回答斩钉截铁,没有留下丝毫的转寰的余地。

    杨纪沉默不语,眉宇间掠过一丝浓浓的阴云。

    周群虽然考场作弊,但本身应该是罪行不大的。杨纪本来想在战斗结束后,把金刚傀儡交给他,没想到却是这样的回答。

    “杨玄览!”

    脑海掠过一道电光,杨纪虽然有些不甘,但却不得不面对这个不能改变的事实。

    ——杨玄览利用周群陷害自己,如今周群事发,杨玄览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再接触他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