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看《帝御山河》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和尚的生活非常规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不吐纳元气,只誊写经文,参研佛理,因此根本用不着像武者那样夜以继日。

    杨纪跟着他,最开始学习的是梵文。梵文基本单词只有二十四个,掌握起来并不难,一般熟悉掌握了,佛经基本上能看个囫囵吞枣,多少明白点意思。

    不过就是这二十四个基本单词,互相组合,千变万幻,几乎无有穷尽。杨纪纵然记忆超群,学习起来也是困难不少。不过好在杨纪还拥有强大的精神力,拥有远超和尚的运算、分析、推演、投影能力。

    因此在学习这二十个基本单词方面还不至于太过狼狈。不过学习一门语言向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杨纪虽然学了这二十个基本单词,不过距离完全看懂一篇完整的佛经还差得很远。

    好在杨纪也不着急,就跟着和尚耐心的在小庙中学习梵文,把这当成一种拓展的方式。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学习梵文和儒道修行相符合的。杨纪继承儒家道统,索性把这也当成一种修行。

    学习梵文灵活运用是关键,死记硬背是不行的。好在梵能并不禁止杨纪在寺庙中行动,所以杨纪还没有掌握梵文,无法流畅的看全一篇佛经,但是杨纪却可以从梵能的誊写中,观看虚空中浮现的浮屠万象,学习佛经精义。

    梵能精神力不够。虽然写出来的佛经光华灿灿,但他自己却看不到。倒是便宜了杨纪。

    梵能自己看到是白纸黑字,但杨纪看到的却是满室金光。梵能写下的每一字,都是淌金一般。

    而那些它誊写出来的经文,一个个都是灿若星汉,光明庄重。那些虚空中的佛陀、菩萨、罗汉、金刚。在他写完之后,也没有完全消失。只是大小少了很多而已。

    “不知道这些佛经我能不能拿得起?”

    杨纪站在梵静背后,靠门边的地方,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那天《止心经》的事情给杨纪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止心经》是梵能十年前雏嫩之作。杨纪实在想知道他现在的经文怎么样。

    梵能每日笔耗不缀,一页页的誊写下来。房间里堆积了一叠叠数尺厚的经页。杨纪眼睛扫了一眼,很快落在了脚边不远处的一张最顶上的经文上。

    “法,华,经……”

    虽然有些困难,不过杨纪还是根据自己掌握的梵文。译出了这卷经文上的名字。杨纪沉思片刻,双腿走过去,弯下腰,伸手拈住了最顶上这张金光灿灿的经页。

    很沉!

    这就是杨纪的第一感觉。比那天的还要过份,这一夜杨纪感觉自己好像是在搬动一座沉重的大山,而且还是在搬脚下这座大山。

    一个人是不可能举起自己的,更加不可能举起自己脚下的大山。这次的感觉比上次还要难以撼动。

    杨纪连试了几次都没有搬动,终于放弃。

    “小师父。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些纸张纤薄无比,但你誊上经文之后。却是重愈泰山。居然以我的力量都无法撼动。——我记得你说过你没怎么修炼武技、功法的?”

    杨纪终于忍不住道。

    梵能的经文让杨纪想起了张长老的那张武圣灵符,包括自己破坏骷髅鬼王的幽冥大阵,获得的那些邪圣灵符。

    这些武圣灵符也是写在薄薄的黄裱纸上,小小一张纸因为蕴含了武圣的鲜血和能量而具有强大的能力。并且等级和功用不同,也有不同的表现。

    梵能的经文字字千钧,虽然没有武圣灵符显露的那么磅礴的能量。功效也并不一样,但是道理上却是异曲同工之妙。

    而最特别的是,梵能的境界根本无法媲敌那些摧山崩岳的武圣,他精神力强度并不高,甚至都看不到自己经文诞生的异象。

    “原来是施主。”

    梵能正在誊写。听到杨纪的话,转过身来,脸上微微一笑,似乎对于杨纪打扰自己并不介意。倒是对于杨纪的疑惑有些奇怪:

    “这好像不是很奇怪的吧?”

    说话的语气好像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怎么说?”

    杨纪不解道。

    “因为这其实是武道的手段啊。”梵能瞥了杨纪一眼,有些奇怪道。

    “啊!”

    杨纪大为意外,掏了掏耳朵,不相信道:“这是武道的手段?”

    “呵呵,我从小在大梵寺长大。虽然武道修为不高,但周围都是修炼武功、武技的师兄弟。耳濡目染,时间久了总有一些涉猎,也多少会懂一些。”

    梵能微笑着将毛笔放回笔架,侧身对着杨纪,一双朴质的眼眸中露出回忆的神色:

    “我虽然武道修为不高,但也知道武道高中,做了武举人之后,大部分都做得一手好文章,所谓锦绣文章,文涵万象,就是如此。朝廷的武侯,头顶一束华光浩浩荡荡,冲出百丈之高。这华光就是武者的精、气、神。”

    “这就精气神合一,落到文章上,就是锦绣文章,涵养万象。上古时代的文章,一个文字就能令山河震动,日月失辉。这并不是他们的修为有多高,而是因为他们的精气神混合为一,融入了笔下。所以你看到的,并不只是单纯的文气,而是文圣的精气神!”

    梵能眼中神采熠熠,一脸的睿智的神色:

    “古代佛陀唵嘛呢哄等六字真言刻下去,移星换斗,指陆为江的大妖魔都要被镇压在山下,一动不动。这并不是因为山有多沉,而是因为山上有佛陀镇压六字真言。蕴含在佛陀的精气神在里面。妖魔们承受不起,只能被乖乖镇压在下面,几千年都动弹不得。”

    “我不擅武道,也没有浑厚的内功。不过有些东西不管怎么变,道理总是一样的。当初我从师兄那里听来这些话,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佛道传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修为不够,不过凝聚精、气、神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我把武道中听来的那些东西,用来誊写佛经。所以就是这样子了。我精神力并不强,但是誊写佛经讲究的是专注,只要精气神合一,用心去写每一个字。其实精神力强不强大,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师父一直夸我悟性高,其实这个东西并没有那么难。”

    “现在武道为尊,大部分的人心猿意马。忍不住各种诱惑,精神散乱,念头太杂。所以碰到精气神合一的文章才会觉得重愈万钧。其实如果你能把自身的精气神凝为一处,我誊写的佛经,你其实轻易就可以拿起来。”

    ……

    杨纪看着梵能,心中大为震动。梵能这翻话真挚、诚恳,显然都肺腑之言。这一翻精、气、神的理论,杨纪以前闻未闻。心中震撼极深。

    “精气神合一,精气神合一……”

    杨纪心中喃喃自语。有种另僻蹊径,豁然开朗的感觉。他获得了儒道传承,对于这个其实远比别人还要深刻。

    浩然长河本来就是天下无数文人士人的精气汇聚而成啊!

    小和尚一字万钧,以自己的修为居然都拿不起来。杨纪本来以为这里面会有很多的曲折,没想到答案却又是如此简单。

    “精气神合一,精气神合一。好一个精气神合一啊!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又谈何容易啊。”

    杨纪心中感慨道。红尘滚滚,沧海横流,在天下这个大洪熔中,想要不被外物诱惑。想要做到定精定气定神,谈何容易啊。

    八荒**,莽莽乾坤,能做到的又有多少?做不到的又有多少?

    对于小和尚来说最简单的事情,对于别人来说恐怕恰恰是最难的事情。也只有小和尚这样心思单纯合一,守得住青灯古佛,十年誊写如一日的人才能做到。

    杨纪心中也不禁暗暗佩服。

    “大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则五鼎烹。要么轰轰烈烈的活上一场,要么去死。人生如白驹过隙,才有抓住机会轰轰烈烈,才不枉此生。这种青灯古佛的生活非我所愿,这种道,不是我所求。”

    杨纪心中喃喃道。道不同为相为谋,虽然对梵能佩服,不过这种道并非杨纪所要。

    “小师父,多谢指点。”

    杨纪感谢道。梵能的精气神合一对杨纪来说确实是个极大的启发。

    “其实,这种东西只是小道,施主如果真的感觉,小僧倒也有办法帮助施主收摄心神,把散到各种的念头收摄起来。”

    梵能想了想,沉思片刻后道。

    “啊!”

    杨纪吃了一惊,随即大喜过望:“真的。”

    “精神气合一只是一种技巧,并不能增加你的武功,也不能提升你的力量,只是让你原本分散的精气神合聚,恢复众生本来面目而已。所以施主也不用太过感谢我。”

    梵能说着从誊写佛经的褐色小茶下摸索出一卷东西。这好像是一卷经画,又好像不太像。上面布了灰尘,显然放的时间已经很久了。

    “大梵寺中有教人精气神合一的经画,所有师兄弟只要有心都可以去学。小僧以前也看过,不过那是寺中之物。小僧虽然钻研的佛经,但毕竟是寺中弟子,也无权转授大人。”

    “不过,我久读佛经,总以为寺中的经画有些过于复杂,而未得精气神合一的本意。所以私下另外作了一副画,将自己研读佛经的心得付诸其中。施主可以拿去看看。”

    梵能和声道,说着把手中的那卷画作交到杨纪手中。

    “哦。”

    杨纪从梵能手中接过经画,心中将信将疑。和尚的话实在出乎他的预料,他本来以为这是一卷精气神合一的经画。但现在看来,仅仅只是一副和尚画的画作而已。

    “不知道他画的到底是什么?”

    杨纪暗暗好奇。

    武道一途一般只有达到武举人的境界,才能开始做那种最粗浅的经画。把自己心得付诸其中,传予后人。

    杨氏一族的拳意合一图就是这么来的。

    但和尚明显没有武举人的境界,他按自己的心理做出来的画作怎么样杨纪实在没有把握。不过,见识过和尚的种种不凡,杨纪倒也不敢轻视。(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