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

    就在众人怒火难填的时候,杨纪上前一步突然说话了:

    “德行殿负有监察天下考生品性,去芜存菁的职责。虽然都学生的话无法自证清白。按德行殿的规矩,都尉的话又不足以取信。不过,空穴不来风,德行殿总不至于认为都尉大人也和在下同流合谋,德行有亏吧?”

    一席话,中年鉴品官突然停下了脚步,眼中变幻不定。

    “杨纪,你想说什么?”

    中年鉴品官沉声道。。

    “学生只是希望诸位能够甚至重新审视这件事,给学生一点时间自证清白。德行殿不放过任何一个伪善的漏网之鱼,但也总不该放任任何一个学生无辜被屈吧?”

    杨纪道。

    中年鉴品官盯着杨纪,目光变幻不定。

    “三天,我最多给你三天的时间。不能再多了!”

    中年鉴品官终于开口,一脸严肃道:

    “如果你真的清白,就必定能够请到足够份量的朝廷官员替你证明清白。如果你做不到,德行殿的榜文就会正式发出去。——我希望你明白,你其实是在要求德行殿怀疑一名经过朝廷长期考验的武举人!”

    “学生明白,多谢大人。”

    杨纪躬身一礼。

    从德行殿里出来,众人看着杨纪的目光还充满着惊异。

    “杨纪,我真的是服了你了。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还能保持冷静,为自己争取时间。”

    卢有象感叹道。

    其他人没有说话。但脸上也是同样的表情。在大殿里,大家基本上都被中年鉴品师的态度激怒了。

    连外人都是如此,杨纪心中肯定比他们更愤怒。但是那种情况下,他居然还能保持冷静,从最严竣的情况下,开劈出一条路,替自己找出最优的选择。

    这绝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得到的!

    “愤怒改变不了问题,我所担心的是怎么样在三天之内让德行殿改变注意。”

    杨纪沉声道。

    “杨纪,这件事情交给我吧。想让德行殿改变注意也并不是很难。一会儿我就返回城主府,让我爹出面替你证明清白。——这些混蛋太可恨了!”

    吕凌声音里还带着很浓的火气。显然对在鉴品师那里吃瘪还耿耿于怀。

    听到吕凌的话。众人都是眼睛一亮。

    在平川县这种小地方想要找到一位份量和武举人并不容易,吕凌父亲平川城主恰恰就是其中之一。

    只要吕凌的父亲出面,杨纪的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吕凌,谢谢你。”

    杨纪诚声道。

    “别说这种话。”

    吕凌摆了摆手。一脸飒爽道:

    “我就是看不惯杨玄览那种卑鄙小人。居然使用这种伎俩。而且。当初要不是你救了我一命,我都不一定还活着。这种事情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杨纪,你就等我好消息吧!”

    和众人分开。吕凌也不废话,直奔城主府,展现出雷厉风行的手段。

    刚刚回到城主府,吕凌就感觉到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

    “吕凌!——”

    像往常一样踱过大堂的时候,突然一声沉浑的声音从左侧的大门中传来。光影一闪,一名身躯微胖,面容威严而和善的中年男子踱着步子从门后走了出来。

    “爹!——”

    吕凌眼睛一亮,有些意外,随即展颜一笑:“爹,你怎么会在这里?不过,来的正好,我正好要去找你。”

    “是想求我替你为这一届的武童生,那个叫做杨纪的年轻人求情吗?”

    平川城主一脸平静道。

    “是啊,咦?你怎么知道。”

    吕凌一脸讶异。这件事情她都还没有开口呢。

    “凌儿,我是一城之主,在这个平川城里,又有什么能瞒过我的眼睛呢?”

    平川城主一脸温和道。

    吕凌嘻嘻一笑:“也是。”

    “对了,爹爹。这回你可一定要帮他。那个叫杨玄览的实在太阴险了,居然利用德行殿的鉴品官对付他。还有,那些鉴品官一个个简直是榆木脑袋,说什么都不通。我说都不行,还非得让你出面不可。”

    吕凌嘻笑道,摇着自己父亲的手臂撒娇道。也只有在父亲面前,她才会显露这样小儿女的一面。

    “哎!”

    平川城主抚着吕凌的头发,叹息一声:

    “凌儿,下回就不要和他在一起了。离那个杨纪远一点!”

    “!!!”

    这出乎意料的话,如同一道惊雷劈在吕凌身上。吕凌身躯剧颤,猛的睁大了眼睛,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听爹的话,和那个杨纪纠缠的太深对你不好。”

    平川城主再次叹息。

    “为什么?!”

    吕凌完全懵了。太惊人了,本来以为父亲会帮自己,没想到,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突然,目光掠过父亲身上的官袍,吕凌心中一震,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刚刚有人来过?——杨玄览!”

    当这句话脱口而出,吕凌如遭雷殛,脸色唰的一下苍白无血。

    如果不是有人正式拜访,父亲平时一般是不会穿上官袍的。再联系上父亲的反常举动,吕凌突然一下就明白了。

    杨玄览居然到城主府来拜访了,而且居然还成功的说服了父亲!

    ——吕凌心中一片惊涛骇浪,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的判断。

    “嗯,杨玄览确实刚刚来过。”

    平川城平静道。

    “为什么?”

    吕凌苍白着脸色:“爹爹,你平常不是不干涉的吗?为什么要帮他。难道你忘了。可是杨纪救了我一命!”

    她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凌儿,不是爹不近人情。”

    平川城主叹息道:

    “如果是其他的事情,爹完全可以答应。——以往的时候,爹什么时候说过一个不字?”

    “但是这次不一样,这个杨玄览来头太大了。如果他仅仅只是一个武举人,爹爹豁出去,得罪了也就得罪了,未必有多大的事。但是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居然勾搭上了太渊王的女儿朝阳郡主。两人不日就要完婚!”

    平川城主一脸无奈道:

    “太渊王是朝廷难得的实权亲王。这种天皇贵胄根本不是我们可以招惹得起的。爹爹就算不考虑自己,也要考虑你啊。而且。以杨玄览的来头。即便我出面替那个小子出面,也未必有用啊!”

    吕凌神色一窒,脸上一下子变得雪白雪白。她虽然不喜欢政治,但在城主府耳濡目染多少也知道一些。

    “太渊王”是整个东部“太一洲”身份最尊贵。地位最崇高的人。跺一跺脚。整个洲府郡县都要抖上三抖。

    他说出来的话。一言九鼎,根本没有人敢触怒他。

    吕凌万万没有想到,都尉府中看到的那个“卑鄙小人”居然会是太渊王的驸马爷!“朝廷的政治斗争危险万分。如果冒然掺和进去,就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的下场。凌儿,听我的话,杨玄览这种人不是我们可以招惹的。——还是那个杨纪的小子远点吧!”

    平川城主说完,唰的一抖衣袖,径直离去。留下吕凌站在那里,脸色苍白无比。

    吕凌脑袋里浑浑噩噩,一片空白,连自己怎么找到杨纪的都不知道。

    “怎么了?”

    地龙酒楼上,杨纪皱着眉头道。

    这里是几人约定商量和见面的地方,但是吕凌的状态明显不在状态。

    “怎么了?”

    杨纪问道。

    “我父亲拒绝了。”

    吕凌道,第二句:“杨玄览是朝阳郡主的夫婿,即将入赘太渊王府!”

    “啊!”

    王弦、卢有象等人齐齐惊呼。

    如果说第一个消息只是让人诧异的话,那么第二个就是震撼性的消息了。“太渊王”,这三个字的份量已经超出了四个少年的想像范畴。

    即便是以四人的出来来说,这也是三个沉重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词。

    四人齐齐望向杨纪,沉默下来。没有人怀疑吕凌,只是杨玄览的来头太惊人了。新晋武举人也就罢了,居然还成了太渊王的女婿。

    这样的人要对付杨纪,杨纪几乎毫无反手之力。几人甚至可以想像到杨纪被剥夺武童生资格的样子。

    “杨纪,现在怎么办?”

    王弦道,这一次他也心里没底了。

    吕凌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本来是一个喜欢嬉闹的人,但现在一句话都没说。答应杨纪的事情没有做到,对吕凌这种性格的人来说,这是非常难受的。

    空气静悄悄的,杨纪坐在桌前一动不动,他的脸上虽然不动声色,但心中却是山崩海啸一般。

    “郡主附马,郡主附马……”

    杨纪心中喃喃自语。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杨玄览敢在都尉府中对自己出手了,也明白了为什么他显得如此的毫无顾忌。

    “原来这才是你的真正底牌。”

    杨纪脑海中此起彼伏,电光石火间转过无数个念头。太

    “太渊王”、“朝阳郡主”、“附马爷”、“武举人”……,这四个词重重的大山覆压过来。但越是这个时候,杨纪反倒越发的冷静。

    过去的八年,无尽的排挤和打压,已经啄磨出了他面对压力的巨大耐性和毅力。

    就在五人的目光中,杨纪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脸思忖的样子。眼前的局势已经无比危急,杨玄览处处先机,已经事先预料到他的举动。

    杨纪心中清楚,没有平川城主的证明,自己几乎不可能取信“德行殿”。一旦德行殿的榜文贴出,自己辛辛苦苦搏取的“功名”被取消就是指日可待的事。

    冥冥中,吕凌的说的那两条消息,再次浮现脑海。在这种危机暗伏的时刻,杨纪反倒完全的冷静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