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纪心中疑惑,从梅花林里走了出去,往两名受伤的伙夫走了过去。正是清晨,加上这两人修为又不高,只是两个做饭的伙夫而已,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不过杨纪本能的感觉到了这件事情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还能是怎么回事?还不是龙武公主那个疯子……”

    远远的,杨纪听到其中一名厨子愤愤的声音,似乎是某个护卫询问了两人事情的缘由。

    只是说着无意,听者有心。听到那人的话,杨纪心中突然掀起一阵波澜:

    “龙武公主?!”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像一道霹雳划过杨纪的脑海。电光石火间,杨纪脑海中又浮现见到龙武公主车队的时的情况,一眨眼,又想起了在万贯楼里遇到龙武公主的情况。

    自己的那头铁母骑兵,就是是龙武公主花天价买下来的。

    龙武公主绝对知道一些铁母骑兵的下落,否则的话,不可能出这么高的价钱。杨纪本来还想着,如果有机会是不是想办法从她那里打听出那些铁母骑兵的来历。只是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听到她的消息。

    “居然是她!”

    杨纪心中暗暗诧异:

    “龙武公主的人怎么会和九鼎小王爷的人发生冲突?”

    两个人一个是皇室的金枝玉叶,一个王室的小王爷,这两个人的属下应该是同气连枝才是,怎么会起了冲突起来?

    “嗖!”

    来不及多想,杨纪脚下一踮,从梅花树下飞掠过去。他的步伐极快,落地又轻,看起来姿态飘逸。有如鬼魅一般。

    “谁?!”

    廊道上,几名护卫很快察觉到了杨纪的气息。一双双眼睛同时扫射过来,等看到杨纪,特别是杨纪脸上那张木无表情的金色面具,众人都是心中一凛,目光闪躲了一下。闪过一丝畏惧的神色。

    “杨,杨,杨公子……”

    几个人唯唯嗫嗫,看起来很是害怕的样子。

    小王爷一心想要招纳厉害的高手,重金厚礼的礼遇他们。那些应招而来的武者有正有邪,一些脾气怪异,特别不好对付,前几天就有个护卫和那些人发生冲突,被打成重伤。但对方什么事都没有。

    现在,除了小王爷身边的那些顶尖高手,整个官驿里的人对于杨纪这些武道高手都非常的忌惮。

    至于杨纪,脸上戴着一张面具,神神秘秘,喜怒不形于色不说。还在进入官驿的第一天显示了一手超人的能力。

    两只手臂随手就托起了两架沉重的金属马车,这样的巨力不是他们可以轻易招惹的。

    “怎么回事?”

    杨纪淡淡道,站在廊道上。居高临下看着两名血痕斑斑的厨子道。金色的面具戴在他脸上,配合冷漠的气息。很是令人生畏。

    “咕哝!”

    满面鲜血,还搀扶着另一人的厨子咕哝一声,吞咽了一口口水。他心中迷惑,不知道这位大人为什么对这个感兴趣,但还是如实说了出来:

    “今天我们两个像往常一样去买菜,在经过肉铺的时候。突然被人打了一顿。”

    厨子吱吱唔喇,说的很简单。

    “被人打了一顿,被谁打了一顿?”杨纪继续道,金色的面具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很是碜人。

    厨子畏情。犹豫了一下,道:“是龙武公主身边的一个厉害的侍女。”

    “侍女?”

    杨纪眉头皱了一下:“她为什么要打你?”

    “我哪里知道啊!”

    厨子抱屈,叫苦连天,“我们正在那里买肉,谁知道兜头就被她从后面打了一顿。我们就想反击,谁想到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厨子说着,想起当街被一个女人殴打,还打成这样,委屈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哼,你没有说实话。堂堂龙武公主的侍女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打你。而且你怎么知道他是龙武公主的侍女?”

    杨纪冷冷道。

    人的名,树的影,杨纪这一哼,厨子立即全身一个哆嗦,立即害怕起来。杨纪脸上一个面具,冷冰冰的,看起来是很碜人的。

    “没错,没错,绝对不会搞错。她身上有龙武公主的人的标志。我们这些经常在帝京里混的人绝对不会搞错的。”

    厨子举起两条手,急急忙忙的辨解道:

    “至于她为什么会对我们动手,这个……,或许是因为殿下曾经在帝京里得罪过她吧。”

    厨子吱吱唔唔,杨纪却一下子就明白过了,“这两个人有冲突!”

    两个主子有矛盾,底下的奴才们打得惨烈,为主人出气。路上看到对方的人,出手下闷棍,这样的事情是常有的。

    杨纪虽然以前足不出户,困在晋安城里,但是南来北往,听得最多的就是帝京里那里王公子弟的意气之争。

    这厨子虽然说的含糊,但杨纪心中已经猜的**不离十了。

    “想不到,那位皇室公子居然和这位九鼎小王爷有矛盾,……即然这样,那位小王爷为什么紧巴巴的,还要从后面赶过来?”

    杨纪心中此起彼伏。

    他只知道九鼎亲王和太渊亲王不对付,所以才想到利用九鼎亲王的力量来节制太渊亲王。

    但是没有想到,这位风尘仆仆,颇有些手腕的九鼎小王爷看起来和刚刚抵达的龙武公主也不太对付。很可能有过不小的矛盾!

    “帝京之地说大不大,说小不大。而且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些王公子弟,王室贵胄天天聚在一起,很可能得罪了那位龙武公主也是说不定的。”

    杨纪心中暗暗道。

    龙武公主是皇室所出,金枝玉叶,看不惯那些纨绔子弟的所作所为也不是值得大惊小怪的。

    “这个丹药给你,和水之后,你们两个人吞下,一人一半,半天之内就可以恢复。”

    杨纪想到这里,随身取出一颗疗伤丹药,淡淡道。

    这种疗伤的丹药是杨纪从鬼丹师那里要来的,品级不是很高,但很实用。鬼丹师存积了大量的这种丹药,杨纪身上还有许多这种丹药。

    厨子大喜,接过丹药,嗅了嗅,立即判断出这是一枚效用还不错的疗伤丹药。突然得到赏赐,心中对于杨纪的感官大大改善,一边连连道谢: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对了!我想起来了,龙武公主就住在太渊王府,她肯定是知道我们殿下要去哪里,所以特地为难我们……”

    “什么!”

    杨纪都已经准备走了,听到这句话,浑身一震,大为意外:

    “你说什么,九鼎小王爷要去太渊王府?”

    “是啊!太渊王是太渊洲地界上的官事,王公子弟到了他的地界,都是要去拜访他的。这是惯例!虽然我们亲王跟太渊王有点不对付,但一码事归一码,这些规矩还是必须要到的。”

    厨子心情好,对杨纪有好感,所以说起比以前语气就好多了。

    杨纪心中若有所思,轰隆隆,脑海中瞬息间转过无数个念头。

    太渊王……九鼎亲王……九鼎小王爷……龙武公主……

    恍惚中,杨纪好像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如果九鼎小王爷要去太渊王府,或许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杨纪暗暗道,心中此起彼伏。

    太渊王是整个太渊洲地界权利最高的存在,跺一跺,整个东部大地都要震上三震。

    杨玄览之所以能屡次刁难自己,最大的靠山就是这位亲王殿下。

    这次的武科举,杨纪在仕途上最大的抗力也是来自于这位高高在上的太渊王。这一刹那,杨纪念头百转,心中突然产生一个大胆的念头:

    “或许,我应该混进太渊王府去看看!”

    这个念头掠过脑海,杨纪自己都吓了一跳。太渊王是武圣级的存在,杨纪从没有想过要对抗这位皇室亲王。

    至少以他现在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是如果只是混进去看一看,应该不会没什么问题。太渊王那种人物不见得会记挂自己这种小人物。

    而且自己现在伪装了身份,脸上戴着金色面具,又混到了九鼎小王爷身边。只怕打死太渊王府的也绝对想不到会是自己。

    而且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混进太渊王府探探口风,对自己也绝对有好处。

    “九鼎亲王和太渊亲王素来不对付,九鼎小王爷到太渊王府去拜会,虽然只是一个流程,一个照会,但可能免不了要遇到刁难。这位小王爷推了这么多天都没去,恐怕就是这个原因。”

    “如果我能够跟随九鼎小王爷混进太渊王府去,说不定,这就是我寻找的最好的机会!”

    杨纪心中暗暗道。

    要取信一位眼界极高的王公子弟绝地易事,必须得有值得这种人物信任的实力和表现才行。

    九鼎亲王和太渊王不对付,九鼎小王爷又和龙武公主不对付……,杨纪心知肚明,自己要想在短时间内获得九鼎小王爷的信任,这可能就是最好的机会。

    “无论如何,这次一定要混到九鼎小王爷的身边,跟他混进太渊王府去!”

    杨纪暗暗道,眼中划过一道犀利的目光,心中顿时有了注意!

    ……

    铜炉、涎香、侍女、团扇、莲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