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大阿修罗虽然失去了它庞大的力量,但他强大的战斗本能、战斗意识和战斗感知还在。

    ——这也是两人之前商量,大阿修罗唯一能帮到自已的地方。

    “嗡!”

    千钧一发之际,杨纪以前平生未有的快速从也袖中掏出了那枚万载红心桃木法器,然后将阵法的核心对准了那道黑暗神力,横亘在了身上。

    生死系于一发,这一刻,这简简单单的动作,似乎耗尽了杨纪平生所有的力气。

    “轰隆!”

    天摇地动,巨大的黑色光束重重虚空,瞬间重重的轰击在了杨纪手中的万载红心桃木法器中心。

    咔嚓,冥冥中,杨纪耳中听到一声咔嚓的脆响。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怕力量顺着万载红心桃木法器的阵法核心,向着四面八方成千上方的法阵序列冲击而去。

    无穷无尽的法阵序列犹如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爆散,而余力不绝,穿过法阵,向着杨纪向上洞穿出过。

    砰砰砰!

    只听砰砰砰接连数声砰响,第一个被摧毁的是杨纪体外的“血气金身”。

    这层杨纪身体最外围的防御接连明灭三次,三次不断的补充能力,不断的被摧毁。心脏中“炎魔化身”内储藏的能量只在一个瞬间就被消耗干净,颜色黯淡,苍白无色,犹如纸片般飘泊在心脏血液之中。

    第二个被摧毁的是杨纪“青帝法袍”。实力达到杨纪这种级别,完全可以达到瞬发。像“青帝法袍”这种东西一个意念就可以召唤出来,套在身上。

    青帝法袍是属于“黑暗时代”的强**袍,拥有不可思议的防御力和恢复能力。杨纪从天水郡大师兄那里夺得了“木龙之眼”,才有了这件强大的法袍。

    但是再强大的法袍也抵挡不住来自天外天神灵的毁灭之力!

    砰,一股青烟冒出!

    杨纪的“青帝法袍”立即打回原型。化为一枚符箓缩回体内。

    第三个被摧毁的就是杨纪的“武宗之体”了。

    吸收了大阿修罗的一滴完整精血,杨纪的武宗之体远比一般的武宗要厉害得多,也要强大的多。但是依然无法抵抗这来自天外天的古老神力。

    “啊!——”

    杨纪大叫一声,整个人鲜血长流,犹如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

    太快了,太快了!

    三重强大的防御。足以让杨纪抵挡住比自已强大得多的对手,但依然抵挡不住“邪神分身”的这一指。

    是的,就是邪神!

    杨纪心知肚明,这绝不可能是张仆能够发出来的一指。他绝对还没有强大到这种地步!这一指,和毁灭自已豢养的那头巨蜂的一指一模一样,但力量却呈指数级增强。

    这是来自神灵的力量!

    “低估他了!”

    杨纪喷出一口鲜血,只觉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置。张仆体内的“邪神分身”远比自已预想的要厉害的多。

    居然连“万载红心桃木法器”都抵挡不住,溢出来的余力直接摧毁了自已的三重防御。来不及多想,在那毁灭性的神力彻底毁灭自已之前。杨纪只做了一件事情。

    “小圣言术!”

    一道乳白色的光芒浩浩荡荡从天而降,在杨纪飞出去的同时,瞬间笼罩了杨纪。这道光芒突如其来,耀眼剌目,就连“张仆”都吃了一惊。

    是的,就是吃惊!

    那种神情,简直就像见鬼一样。

    “轰!”

    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在“张仆”出神的刹那。恢复了生机的杨纪犹如离弦之箭一般破空而出。轰隆一声,直接撞破了一座打祥的店铺屋顶。向着远处疾射而出。

    “你走得了吗?”

    一个生涩、阴冷,黑暗、邪恶,仿佛一千万年没有说过话的声音从“张仆”口中发出。漆黑邪恶的瞳孔倒映着远处的身影,嗖!犹如一道狂风般“张仆”疾追出去。

    “吼!——”

    刚刚追出去十丈不到,“张仆”耳中就听到了一声洪亮、高亢的叫声:

    “抓剌客!”

    声音洪亮,仿佛雷霆。轰隆隆回声响彻八方,唤醒了几乎大半个太渊城!黑暗的太渊城仿佛一头巨兽从睡眠中苏醒过来,成千上万的灯光点点亮起,并且传来鼎沸的人影。

    “希聿聿!”

    “张仆”听力远超常人,在这道洪声响起来的刹那。他几乎是立即听到了远处战马的踢哒声,伴随着甲片的震动声。

    ——朝廷的人马出动了!

    而更多的地方,无数的铁骑仿佛受到召唤,汇聚而来。杨纪那一声吼叫太响亮了,一个巅峰的七重武宗拼出全力发出一声吼叫的时候,那种音量是难以想像的。

    “该死!”

    感觉到太渊洲城里越来越多苏醒的人群,“张仆”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分身”不是本体,受到世界之力的压制,它的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

    如果是完全体态,它根本不会在意。就算杨纪的声音再大十倍,就算是引来大汉皇朝全部的军队它也毫不在乎。

    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计划还没有完成,绝对不能曝露在大汉皇朝的眼皮底下。而且好不容易才降神成功。

    这个寄居体实在是太珍贵了,绝对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无耻的蝼蚁,我要剥离你的灵魂,让你碎尸万段!”

    一股邪恶的意念仿如波纹般向着杨纪的方向散发出去,砰!黑光一闪,一股磅礴的神力向后爆炸开来,“张仆”的速度激增数倍,飞越而去。

    砰砰砰!

    “张仆”所过之处,所有的房屋纷纷倒下,被夷为平地。在他和杨纪之间几乎没有任何存在能够矗立。

    ——杨纪虽然用计唤醒了大半个太渊洲府,但是有一点他算漏了。在这些人赶过来之前,他还有足够的时间解决掉杨纪。

    “唳!”

    一声尖啸,“张仆”所过之处,空气纷纷爆炸,留下一条笔直的空痕。

    当一个神祗,哪怕只是“分身”认真起来的时候,那也是相当可怕的。对于这一点,大阿修罗的感知远比杨纪要敏锐得多。

    “快!快!快!该死,那家伙追过来了!——”

    感觉到后方那涛天的巨浪,大阿修罗脸色都变了。但杨纪这个时候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张仆”在飞,杨纪同样在飞!

    在“张仆”视野看不到的地方,一只铅灰色的小瓶贴着地面,以惊人的速度御空飞行。

    “邪神分身”实在是太强大了,杨纪本来是准备用“人瓶合一”来做为最后抵挡邪神神力的手段。

    但是张仆体内的“邪神分身”却根本没有给他这种机会。好在杨纪“亡羊补牢,其犹未晚”,一束关键的乳白色圣光足以让杨纪在最后关头弥补错误,挽救战局。

    一个七重的武宗,哪怕是巅峰武宗也是绝对不可能跑得过一头“邪神分身”的。杨纪一开始就清楚这个道理,所以他压根就没想过和“张仆”赛跑。

    但是“纳芥瓶”就不一样,只要有足够庞大的能量支持,理论上“纳芥瓶”的速度是无极限的。

    这是杨纪对抗张仆体内的“邪神分身”唯一的依仗和手段。

    所以也就有了现在这种情况——

    “张仆”在后面追,杨纪人瓶合一施展纳芥瓶“御空飞行”能力在前方贴地急速飞速。

    心脏有胸膛里砰砰跳动,这是两个人的声音。被一个邪神追着,那种感觉简直令人窒息,杨纪感觉自已的头皮发麻,连头发也要竖起来了。

    “到了!”

    突然,前方一座巨大的庭院出现,并且在视野中急速接近。砰,杨纪人瓶合一,毫不犹豫的穿墙而过。

    庭院里草木深深,一颗巨大的槐树矗立在院子中央。

    不过杨纪在意的却不是这个,而是槐树旁边的一口深井。

    嗖,没有丝毫的犹豫,铅灰色的小瓶子在虚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赶在“张仆”发现之前,嗖的一声钻入水井之中,一路直沉到水井底部,蛰伏不动。

    整个过程没有惊起一丁点的水花。

    庭院里静悄悄,深达数十米的水井底部黑漆漆的,几只浮游生物在纳芥瓶周围游来游去。

    杨纪和大阿修罗蛰伏在水底,只觉得一切声音都变得洪亮无比,心跳如战鼓,水花如巨浪,风声如兽吼……

    两个人胆战心惊!

    杨纪这个计划太冒险了,这完全是在踩钢丝,拿生命开玩笑。如果不是没有身躯,大阿修罗都要开始流汗了。

    他从来都不知道寄居的这个人类小子居然如此的疯狂,如此的大胆!

    阿修罗不是胆怯的生物,当初被杨纪的父亲杨度诱骗进入地下,被镇魔大阵镇压的时候他没有害怕过。

    夺舍失败,被杨纪镇压的时候他没有害怕过。

    但现在,大阿修罗真的感到害怕了!

    冒险去触怒一位天外天的古老邪神,这是任何明智的大阿修罗都不会去干的死。因为这意味着自杀。

    两个人现在就在自杀!

    “你这个疯子!如果一会儿被发现,我不会有任何的奇怪!”

    意识海深处,大阿修罗狠狠道。

    “放心吧。不会的!”

    杨纪笑道,目光望着上方。顿了顿:

    “就算被发现了,我也不会后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