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胆子不小啊!”

    脑海里传来大阿修罗的声音,刚刚的情形危险之至,“大阿修罗战将之心”不是这么用的。杨纪的方式太冒险了。

    “哈哈哈,胆子不小,怎么可能吸收得了他的血气!”

    杨纪心中哈哈大笑,以为回音。

    他现在心情非常不错,一大股能量正被他困在体内,吸收进入右胸的“大阿修罗战将之心”,储存在心脏之中慢慢的运转。

    张恒这一击的力量非常强大,几乎不比杨纪逊色多少。这么庞大的力量,想要瞬间全部转化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大阿修罗战将之心”转化任意性质能量的神通正在发挥作用,一股股溪流般湍急的能量正在迅速涌入杨纪的体内,散入四肢百骸所有经脉,迅速的补充杨纪体内的血气。

    这股转化后的能量非常的纯粹,完全就是杨纪修炼出来的一模一样。甚至连杨纪都无法辨别出来,那股是自已的,那股不是自已的。

    “真是强大啊!”

    杨纪由衷的赞叹。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了一点大阿修罗战将的力量了,这是武圣级别的能力。

    对于现在的自已来说,简直是无上的能力。

    这种吸收对方能力,化为已用的能力,让杨纪想到了邪道太子的“阿鼻功”,两者如出一辙。

    “这可不一样!那个什么阿鼻功,只是你们人类根据我们冥界的东西创造的武学,怎么能跟大阿修罗天生的能力相提并论呢?”

    大阿修罗知道杨纪的想法,不由失笑。

    “冥界?”

    杨纪一怔。

    “嘿,要不然你以为阿鼻地狱是你们人类世界的东西吗?”

    大阿修罗哂然道。

    杨纪一怔,脑海里电光石火。隐隐想到了什么。但是来不及细想,金光一闪,张恒已经电射而于,磅礴的血气排山倒海。

    “嗡!”

    杨纪一个禹步瞬间闪过,再接一个“仙人换影”,横移十丈之外。“大阿修罗战将之心”的任意转化能力并不是万能的。

    必须得身体接触才行。否则的话,血气破体,化成气浪、气劲,杨纪是没法吸收的。这也是大阿修罗战将之心的一个弱点。

    在大阿修罗战将之心里储存的能量还没有完全转化吸收的前提下,杨纪根本不敢继续吸收。

    “那你错了!这根本不是大阿修罗战将的弱点。不能隔空吸收,是因为你身上的大阿修罗战将之心是不完全状态,被削弱的太厉害。这跟大阿修罗战将的能力大小本身无关。”

    “大阿修罗战将是冥界的武圣,比你们人类的武圣还要厉害的多。如果还需要身体接触才能接收,那么大阿修罗战将还凭什么称霸冥界?”

    大阿修罗寄身在杨纪的脑海深处。除非杨纪有心屏蔽,否则杨纪所有的想法都心知肚明。

    杨纪藏否其他人大阿修罗不管,但是“大阿修罗战将之心”涉及到阿修罗一族的尊严和荣耀,身为阿修罗是不可能不维护。

    “我没时间在意这个!我只想问你,你刚刚说的阿鼻地狱是怎么回事?”

    杨纪毫不客气的问道。他不在意什么阿修罗一族的荣誉,他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邪道太子的功法在东部令人闻风丧胆,就算宗派武者也敬畏不已。杨纪只知道这个功法非常的厉害,但还不知道这和什么‘阿鼻地狱’有关。

    这一点大阿修罗以前还从未提起过。显然是藏私了。

    “嘿!你自已没问,怎么怪得了我。”

    大阿修罗嘿嘿道。

    “你还是直接告诉我怎么回事吧!”

    杨纪说话的时候。再次闪过了张恒的扑击。“禹步”是上古禹帝绝学,收入皇室之中,“仙人换影”精妙无双,被杨纪使用的出神入化,这两者结合,当杨纪一心闪避的时候。整个武殿之中能够击中他的绝对寥寥无几。

    至少,张恒绝对不是在其中。

    大阿修罗看了一眼,发现杨纪并没有什么危险,放下心来,这才娓娓道来。说出一段冥界中的隐秘来:

    “这个东西说来话长,我不告诉你也是有原因。阿鼻地狱属于远古时代的东西,必须要说的是,我们冥界的远古和你们人类的远古可不是一个东西。你们的一个纪元,无数的王朝、文明幻化,在我们冥界眼中,才不过是一古而已。”

    杨纪心中一颤,电光石火间,无数的念头从脑海中掠而过。

    “人类世界无数个文明的幻灭,才相当于冥界的一古。那岂不是说,人类世界的近古、上古、远古,在冥界看来,都是一古。都还是他们的近古时代?”

    这一刹那,杨纪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耳中只听大阿修罗继续说道:

    “阿鼻地狱是在远古伴随着冥界一起诞生的,那里处于冥界的最深处。那里是冥界最凶险的地方。远古的冥界,就算是那些最强大的妖魔,都不敢靠近阿鼻地狱。”

    “因为阿鼻是所有的生命的禁区。所有的妖魔,不管如何的强大,一旦靠近哪里,就会被吸出灵魂,堕入阿鼻,从此承受无尽的痛苦。如同沉入泥沼之中一样,不管什么样的妖族、生物,都不可能脱出阿鼻的吸引。”

    “在那里,你使不出任何的神通。没有任何的法力,连动弹都恐怕做不到。只能永世沉沦,生不生,死不死,连记忆都会慢慢丧失。”

    大阿修罗说的毛骨悚然,杨纪虽然没有到过那里,但也能想像到阿鼻的恐怖之处。连冥界的妖魔都惧怕那里。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小心!——”

    突然眼前红光一闪,耳边传来大阿修罗警告的时候。就在杨纪分神的一刹那,张恒抓住这个机会电射而过。

    “轰!”

    杨纪身形一晃,一个“禹步”以毫厘之差瞬间闪过张恒的攻击,同时不退反进,一个“万人连斩”,直冲进了张恒的血气之中。

    砰,杨纪双掌一搭,再次搭上了张恒的双手。却是杨纪体内的“大阿修罗战将之心”已经完成了所有异种血气的消化和吸收,可以进行新一波的吸噬转化了。

    “轰!”

    张恒的反应绝对是顶尖级的,被杨纪欺近,搭住双手,虽惊不乱。丹田一震,全身新一波的狂猛血气一炸,直轰入杨纪体内。

    由于上一次的轰炸效果不佳,所以这一次张恒做的更彻底,血气更狂暴,更狂猛。一**如同狂风骤雨般倾泻而去。

    砰!

    众目睽睽之下,杨纪随着气浪翻滚,在空中数个翻转,再次被震飞出去。

    “这个家伙到底在做什么?”

    擂台下,司马少祯皱起了眉头。除了魏伯阳、张仆,杨纪是这二人之外最关注的对象之一。

    论战力,杨纪绝对有威胁到他的资格。所以司马少祯不得不小心。

    司马少祯本来以为自已已经看穿了杨纪,但是这一次出来,司马少祯突然感觉杨纪有些不太一样了。

    和张恒这场战斗,他本来以为杨纪会祭起自已的八臂魔神,速战速决,但事实根本不是如此。

    曾经一度,司马少祯以为杨纪的血气消耗过甚,恢复不够。但是看情况又完全不像。

    “这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拥有这种想法的远不止司马少祯一个人,白头山众师兄弟此时就同样看得云里雾里。

    “师兄,你不是给了他丹药?这个杨纪在做什么?”

    一名白头山弟子道。比赛他也看了一会儿了,完全是云里雾里,不明所以。

    本来以为大师兄修为高,境界高,应该能看得懂,没想到白宗道也皱着眉头,摇起头来:

    “这一回,我也看不懂了。”

    白宗道眼中的疑惑,一点都不比身边的师弟们少。

    整个武殿之中,喊声震天,人人都以为杨纪血气消耗过巨,张恒开始占据优势。但是周围观战的张道一、剑无咎、魏伯阳等等之流,无一不是不是看得眉头皱起。

    两人之间的这场比赛处处透着古怪,首先杨纪的意图不明确,其次行为不明确。外行人看着张恒大发神挥,将杨纪逼得处处退让。

    但是张道一、魏伯阳之流看得清清楚楚,张恒虽然看起来威势惊天,完全主导比赛。但是杨纪虽然一次次的被他震飞,但是看起来,完全没有受伤。

    张恒威力磅礴的攻击就像纸糊的一样,完全没有发挥作用。

    张恒的攻击好像被无效化了。

    这甚至比杨纪之前“卫炎同”时,变身的“八臂魔神”还要惊人。

    “这个臭小子,身上名堂太多了。都到这个时候,他身上难道还有手段?”

    “张道一”看着台上,突然感觉有些烦躁。

    没有人喜欢不确定性的东西,越是强大的武者越是希望掌控一切,越是厌烦这种不确定性的变数。

    之前的八臂魔神就已经够让人厌烦了,然而张道一没想到,这个杨纪身上居然还有一些自已看不透的东西。

    特别是,他明明已经表现出来了,就展露在他眼前。但是他却偏偏不知道,也看不出来。

    “这是让人不省心的家伙啊!”

    张道一仰起头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