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形剑气!”

    人群,杨纪神色一沉。这么多人,只有杨纪认出了剑无咎施展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剑无咎虽然只是随意一指,但是那一指使出的却是剑道中造诣必须达到一定的高度才能施展出来的“无形剑气”。

    这个级别的剑道强者,体内血气凝聚,血气就是“剑气”,“剑气”就是血气,根本不必借假剑器,就能够发出凌厉无匹的剑气!

    这一点,连杨纪都没有达到!

    达到这个级别的武者,即便不使用任何的招式,在正常的情况下,血气也会拥有刀剑的特性,比之同级的武者要凌厉的太多,攻击也要强悍的太多。

    ——和杨纪不同,剑无咎是个纯粹的“剑客”!

    更让杨纪忌惮的是,黄桐无疑是拥有武宗之体的,就连飞剑都不一定伤得了他。但是剑无咎一指不但剌透了他的劲气,还剌透了他的身体。

    这说明剑无咎已经拥有了一个令所有武者忌惮的能力,——“破罡”!

    这并不是任何的招式、暗器,或者是法器。而是剑无咎的天赋本能!

    他可以剌穿任何人的防御,而且不会有任何的代价和额外消耗!

    “制定天地人三榜的人错了,剑无咎的实力绝不止是地榜级别,他的实力完全可以媲拟魏伯阳、司马少祯中的任何一人!”

    杨纪心中如临大敌。

    剑无咎低调,正如他们的宗派“藏剑宫”中的“藏”字一样,即便你看到他也不太容易注意到他。

    但是这一派的实力绝对强大,而且还是和他们的低调成反比,藏剑宫有多低调,他们的实力就有多强大!

    这一刻。除了纯粹的观赏、享受这场武道盛事的考生,其他考生全部一片沉默。

    剑无咎的强悍在某些方面已经超出了众人的理解。

    剑纪还只是意外,欧阳朱明就是震惊了!

    他是和黄桐交过手的。深深知道黄桐有多强,这个藏剑宫的传人可以一指破了他的劲气,而且洞穿他的武宗之体,简直强的令人心寒。

    “藏剑宫的人……果然……太强悍了!”

    欧阳朱明咽了咽口水。他本来还觉得自己没有进入“胜者组”有些遗撼。但是见识到了这些人的实力,欧阳朱明只觉得身上阵阵发寒。

    如果换成是自己上场,恐怕已经被藏剑宫的传人剌穿了吧。

    “和这些怪物相比,我还是有不少的差距啊!”

    欧阳朱明心中阵阵发冷。

    不管是杨纪、张仆、司马少祯、剑无咎,还其他人,这些人哪一个都强的令人发指,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比拟的。

    ……

    擂台上,黄桐虽然负伤,但看起来还不是太严重。这一次受伤。也心中警惕,如临大敌。

    “轰!”

    第一次短暂的交手之后,几乎是数息之间,两人再次交手。这一次,黄桐和剑无咎几乎是同时扑去。

    砰砰砰!

    两人身如魅影,兔起鹘落,一次次交错而过。每一次交错,都是一次剧烈的撞击。每一次撞击都是山崩地裂,石破天惊。

    大地嗡嗡颤鸣。巨大的颤动透过擂台,传达到了每一个人的脚下。

    “势大力沉”已经不足以形容两人的力量。

    他们的身躯虽然弱小,但是身躯里蕴含的力量,却是连洪荒凶兽都要战栗的力量。

    速度、力量、技巧……,两人展现出来都是远超其他人的能力!

    “差不多了!”

    杨纪一直在观注着两人的比赛:

    “如果有什么隐藏的手段,也应该施展出来了。”

    两人的战斗看似激烈。但是杨纪一眼就看出来,这只不过是普通层次的试探而已。两个人都试图逼出对方的底牌。

    但是很显然,藏剑宫的破罡剑气太过凌厉,对黄桐造成巨大的威胁。除非黄桐想要认输,否则的话。就凭这种级别的实力,几乎是很难战胜得了剑无咎的。

    “喝啊!”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所有人还沉浸在两人令人眼花缭乱的战斗中的时候,突然之间异变突起,在和剑无咎再次交错的刹那,黄桐长发激烈,面色狰狞,他的头颅抬起,一只手掌插入虚空深处,仿佛抓着什么一样,然后往下狠狠一掀!

    “轰隆!”

    烈火腾腾,就在无数人的目光下,虚空深处,一头巨大的凶兽仿佛燃烧的陨石一般,狠狠的砸在了擂台上。

    这是一头强大的难以想像的凶兽,足有十多丈高,背脊几乎贴到了结界虹光的穹顶,比之杨纪化身“八臂魔神”还要巨大。

    它的身上肌肉虬结,四条腿撑的擂台四角,仿佛巨大的柱子一般。从它的腿部到头部,全身上下全部都覆满了红色的钢铁一般的鳞甲。

    这巨兽凶神恶煞,浑身火焰包裹,散发出极其恐怖的气息。不止是如此,它身上的火焰温度极高,就连结界虹光都开始燃烧出浓烈的青烟。

    在这头巨兽体内,每个人都能感觉汪洋一般浩瀚的毁灭性能量。仅就力量而言,黄桐召唤出来的这头巨兽已经达到了武道八重的级别,比赵有槐的那头雪猿妖兽还要强大。

    “天外天的凶兽?”

    擂台下,杨纪目中光芒一闪,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欧阳朱明说过的,黄桐在天外天收服的那头大武宗级的凶兽。

    杨纪扭头看了欧阳朱明一眼,这一刹那,杨纪看得清清楚楚,欧阳朱明目光看着台上,嘴巴张得大大的,眼中满是震惊。

    很显然,这种东西他也是第一次见头。

    擂台上,召唤出这头天外天的巨兽,黄桐这位世家嫡系子弟的威胁已经达到了指数级别。

    面对这样的凶兽,即便杨纪也要慎重。

    然而下一刻,令所有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轰隆!”

    虚空深处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藏剑宫传人跃在空中,谁也没有发挥,他是什么时候从虚空中拔出一柄黑漆漆的重剑。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下来,就在无数双目光的注视下,剑无咎长发激荡,他的双手持剑,爆发出山峦般沉重的力道,一招“开天劈地”对着燃烧的巨兽直劈下来。

    轰隆!

    剑无咎身前,虚空有如水浪分开,一道笔直的气浪将擂台一分为二,然后爆发出比太阳还要灼烈千百倍的剑光。

    “嗷!”

    只听凄厉的,濒死的惨叫。时间在这一刻仿佛才恢复,两耳轰鸣阵阵,就在成千上万的目光中,擂台上那头出现还没有多久的火系巨兽哀嚎阵阵,一道细细的血线突然出现在它的背脊上,血线中渗出一排长长的血珠,然后哗啦一声,这巨大的凶兽仿佛被一道薄如纸片的利刃切过,整个一分为二,左右两爿,向着两侧轰隆倒了下来。

    鲜红的血水混着热腾腾的凶兽内腑,仿佛倾泄的江海一般,流淌而出。擂台上腥红一片,宛如一片红色的汪洋。

    一阵冷风吹过,所有人都惊呆。

    这是剑无咎第一次拔剑出手,但是带给众人的却是冷到骨子里的寒意。一头八重大武宗级的凶兽,出场连一刻都不到,便被剑无咎斩成两爿,仆倒在擂台上。

    这一刻,即便是位于金字塔的巅峰,傲视其他考生的巅峰武宗,也感觉遍体生寒,冷汗涔涔而下。

    心中都想着,剑无咎这一剑如果劈向的不是凶兽,而自己。恐怕这个时候倒在台上的就是自己了。

    “我认输!”

    黄桐脸色苍白。

    他绝不是什么胆小、怯懦之辈。但是剑无咎这一剑已经打掉了他的自信。剑无咎手中的重剑根本不是凡品,自己从天外天费尽千心万苦驯服的“吞火巨兽”,连一刻都没坚持到就被他剖成两爿,换成自己绝不会好到哪里去。

    黄桐绝从不缺乏胆气,也绝不轻言放弃。但是也要看对手是什么人了。藏剑宫的剑气凌厉无切,拥有破罡的效力。

    黄氏一族还没有能够抵挡这种破罡之力的功法。而剑无咎手中的重剑,如无疑问,必定是藏剑宫的圣器。

    这些圣器每一柄都传承千年之久,本身就不在自己的“吞火巨兽”之下。

    这一场已经不必要再大了!

    藏剑宫的绝学针对自己,针对的太厉害了!

    黄桐根本没有把握可以抵挡得住藏剑宫那一剑!

    “铛!”

    武科举有人认输,比赛自动结束。只不过和平常不同,这一场比赛结束,大殿里安安静静的,仿佛笼罩在瑟瑟的寒秋一样。

    一双双目光看着擂台上的剑无咎,目光满是敬畏。

    剑无咎或许不如魏伯阳那么高调,但是这一剑却让所有人都见识到了藏剑宫的威力。

    大殿处处,一道道目光看着擂台上的剑无咎,眼中满是忌惮。

    即便是司马少祯也是一脸凛然。

    结界的虹光消散,黄桐早就跳下退走。他自认实力不错,但遇上更强的藏剑宫传人只能不敌败走。

    而擂台上,比赛结束,剑无咎就像一柄惊世的宝剑插回剑鞘,收回了所有的精气和光芒,变回了原来普普通通的样子。

    擂台上,一片汪洋,到处都是巨兽的尸体和鲜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