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在最初的震惊之后,杨纪很快冷静下来,看着王泰,一脸沉着道。兴奋已经没有了,杨纪知道,接下来王泰说的事情很可能对自己非常重要。

    “我们想的都太过于乐观了。”

    王泰苦笑,都到这一步了。在杨纪面前,他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你的天赋确实卓绝,秀才级别的武科举这才多久,你就能拿到举人级别的武解元。这种情况下放眼整个天下都很少了。只是,你的对手更加强大啊!”

    “一位大世家名声著称的嫡系天才,一位军方体系内的后起之秀,一名勋贵之中的奋发图强的青年俊杰,还有一名军方看好的,声名赫赫,地位远在前三者之上的青年一辈领军人物……”

    “杨纪,你觉得我们能他们三方相比吗?”

    ……

    王泰看着杨纪苦笑道。

    杨纪沉默了。他自认天赋不错,短短时间内,从武童生到武解元,这一切足以说明问题。

    特别是考虑到这一届洲内洲外许多势力参加的特殊情况,就算是和天下其他洲郡的武解元相比,他也毫不逊色。但是……

    这仅仅是和同辈中人相比,和这些已经赚得了名声,证明了自己的人物相比,自己显然是不如的。

    因为两者根本就不在同一起跑线上。

    “如果一切如大人所说,以这些人天赋,恐怕早就是将军了。甚至更高的爵位。为什么到现在为止,还需要和我争夺一个苍墟城的镇守的名额?”

    杨纪问道。

    “杨纪,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现在还是一个纯粹的考生,还没有涉及到政治。等你真正接触到那些政治、家族的博奕就知道。很多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并不是到了那个地步,就一定能得到那种东西。”

    “最简单的道理,‘待价而沽’,这个你应该知道吧?”

    王泰深深的看着杨纪道。

    杨纪心中一动,立即明白过来,点了点头。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世家、勋贵、大族中,这种等待时机而鸣的情况太多了。说起来,也是史料不及,我向朝廷推荐你。你的那篇文章在京城中慢慢传播开来,很是有名。我的本意是让朝廷重视,却让这些等待时机,待价而沽的世家、大家看到了机会。”

    “这件事情如果做好了,不止有一个实权将军的名位,而且还是一件天大的劳力。所以这些世家、大族纷纷派出了族中的优秀子弟。才会造成现在这种情况。”

    王泰看着杨纪,歉然道。这件事情和他离开平川城时,与杨纪约定的情况其实已经相差甚远了。

    在这个方向,他对杨纪是有亏欠的。

    这次他千里迢迢,亲自从帝京城里赶到这里,也是这个原因。

    杨纪沉默不语,他现在开始有点明白王泰在帝京城里的处境了。

    “……那后来呢?”杨纪道。

    “第一名候选者在我跟你约定之后不久,就出发前往了苍墟城。但在那里待了十五天都不到。就在夜里被偷袭打成重伤。不得不离开那里。”

    王泰道。

    “被人偷袭打成重伤?”

    杨纪目光一闪,抬头看着王泰。有些吃惊道。

    “嗯。就在夜里,当时城里一片混乱,不知道谁下的手。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这个镇守也算是当得糊涂,再加上他的情况也无法继续胜负。所以很快就被朝廷撤职了,换上第二个候补……”

    王泰缓缓说道。

    “这个苍墟城的情况看起来比你想的严重啊!”

    脑海里,同样在偷听王泰叙说的大阿修罗突然道。

    “嗯。”

    杨纪点了点头。王泰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能在世家大族中出名,并且能在和他的争夺中胜出,杨纪绝不会怀疑对方的实力。

    事实上,修为达到巅峰武宗,甚至更高的级别。又怎么可能会是个一无所知的傻瓜呢?

    对方的镇守苍墟城的时候被人偷袭重伤,要么对方人数很多,要么对方实力很高,而且远远超过他,达到吊打他的级别,又或者有什么其他的难言之隐。

    武者不是普通人,哪怕再黑暗的地方也多多少少有点“虚室生白”能力。对方被打成重伤,却连偷袭的对象是谁都不知道,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

    这只是说明一件事情,苍墟城很乱,很乱很乱,而且很危险,比自己想像中还要混乱、危险的多。而王泰随后的话也证实了这点。

    “之后的情况越来越严峻,第二个镇守待了十天不到,就被蛮族重伤。第三个只有六天。朝廷新任命的三个苍墟城镇守别说正常的任期,连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达到,就纷纷重伤而回。这种情况是前所未有的。”

    “这个消息传回帝京城,轰动全场!所有人都认为这种情况是荒谬的,而且是羞辱性的。”

    “所以,到了第四次。朝廷就派出了四个竞者争中实力最强,天赋最高,最有能力,同时也是前往那里意愿最不强的竞人前去。”

    “四个人里面,相对来说,他本来是最不上心的。但是发生了这件事情,反而激发了他的好胜心。对于前面三个竞争者,他是不屑一顾的。认为都是他们缺乏能力才导致了这种情况。因此他自信满满。”

    “而朝廷对他也是寄予了厚望,希望他能够成功的解决这件事情。通过苍墟城,带动整个西部边陲的发展。但是最后,他的结果却是最惨的。”

    “……就在一个月前,他死在了苍墟城里。而且死状其状。”

    说到这里,王泰深深的看了一眼杨纪,目中有些担忧:

    “苍墟城重新任命镇守还不到四个月,就重新陷入了混乱。而且比以前更加的混乱,危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本来想要跟你说明,并且考虑让你推辞这件事情。但是这一次,还没等我推辞,朝廷就强行通过了你任命!”

    “苍墟城死了一个天赋极高的天才,重伤了三个,听说其中还有两个丹田被毁,永恒的毁了根基。这些人每一个都是武宗级以上的修为,都是深受朝廷重视的人才。一次折损这么多,朝廷追究起来,把这件事情归究到了我们身上。再加上那些折损了族中子弟的世家、大族、勋贵的从中作梗,使得军部那里主流声音都认为‘始作俑者’是因为你那篇文章。”

    “所以朝廷才会不经过我,强行通过了你的任命。现在的情况,除非你亲自平定了苍墟城,证明这些人的失败,纯粹是因为他们自己的问题。否则的话,你朝廷就会在这件事情上对你严加追究。像其他人一样死在苍墟城里,就是军部里的那些人替你安排的结局!”

    “而就算你侥幸逃过一劫,日后恐怕也很难受到朝廷的重用。”

    王泰说到这里,忧心忡忡。不用赘言,情况已经非常的严重。因为杨纪的一篇文章,三个前途无量的天才根基被毁,一名更有实力,前途更大的天才领袖死在了苍墟城,而苍墟城的情况不但没有好缓,反而更加恶劣。现在就连维持以前人蛮之间的平衡都做不到了。追究起来,这些全部算到了杨纪头上。

    ——虽然,这件事情其实和杨纪关系不大,是这些人强行和杨纪竞争苍墟城镇守的位置。但是涉及到政治,没有人会在意这些!

    “所以现在,除非是我成功平定了苍墟城,否则的话,就算我什么都没错。朝廷也会把这件事情算到我头上?”

    杨纪沉声道。

    苍墟城的任命和他之前想像的完全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杨纪不得不承认,这是他之前所没有料到的。

    现在的苍墟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而他,还不得不跳进里面。

    “嗯。”

    知道杨纪心中不舒服,但王泰也只能苦笑着点了点头:

    “当初寄信给你,我本来是准备两个月后过来跟你详细解释这件事情的。并且尽量活动一下,化解一下那些折损了子弟的世家、大族的敌意。尽量让他们不要把这件事情归罪到你的身上。另外,我也想尽量试一试,看能不能有点余地。”

    杨纪默然,只是安静的听着王泰的叙说。

    “……但是事情还是出现了新的变化。按照原本的计划,两个月后就是你赴命上任的时间。所以在此之前,朝廷安排了大量的校尉、都尉接替、管理各个岗位,做为你真正赴任之前的过渡。同时也是为了稳定民心。”

    “但是就在不久之前,我得到消息。所有朝廷派过去驻守苍墟城的这些新任校尉、都尉全部被杀戮殆尽。苍墟城现在一片大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没有秩序和危险。朝廷急需要一名强力人物去稳定人心,否则的话,日后苍城墟城就不是混乱那么简单,而是要彻底的变成一座空城。”

    “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意味着朝廷近百年没有变过的西北战线出现巨大的变化。那些袭扰苍墟城的蛮族,在苍墟城变成一座空城之后,就会像流水一样涌向其他城。所以现在,杨纪你明白为什么我会提前一个多月,急急忙忙跑来太渊城来见你了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