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不了!”

    杨纪心中极度冷静,就像一个猎人一样。虽然看不到,但他却始终能感觉到那名披头散发的宗座在前方的位置。

    前方豁然开朗,一股亮光隐隐透露出来。

    “就是前面!”

    杨纪全身血气一炸,猛然加快速度。整个人带起条条幻影,穿过空气,疾追而去。

    “嗡!”

    就在杨纪穿过祭坛的刹那,一股奇异的气息突然传入心中,同一时间,杨纪耳中几乎是同时听到了三声充满杀机的厉喝:

    “就是现在!”

    轰隆,仿佛茂密丛林中蛰伏的狮子,就在杨纪的左后方和右后方,突然从无到有,凭空出现两股风暴般凌厉、可怕的气机,并且迅速呈几何倍数增长,朝杨纪猛扑过来。

    这两道气息不知道蛰伏了多久,他们拥有着极强的耐性,直到这个时候才猛然爆发而出。

    不止如此,杨纪的正前方,在杨纪的感知中,一直舍命逃跑的“宗座”,也突然之间不退反进,犹如闪电般掀起一团毁灭风暴,向着杨纪揉身反击而来。

    轰隆隆!

    三股磅礴的气劲犹如山崩海啸般,扑天盖地,从三个方向席卷而来。在这三股力量的合击面前,就连天地都要黯然失色。

    三人这个局不知道谋划了多久,直到这个时候才爆发出来,瞬将让杨纪陷入绝境之中。

    “小心!——”

    大阿修罗声斯力竭,焦急、惊恐无比。

    他本身是九重的武尊,冥界中的强大妖魔。但是面对这些八重大武宗,九重武尊,他的精神感知已经越来越发挥不出作用。

    这两名八重武宗在这里不知道隐藏了多久,但是大阿修罗根本没有丝毫的感觉。

    高手相争。生死一瞬!

    事出突然,留给杨纪的时机只有一瞬,大阿修罗虽然感觉到了,但却什么也帮不了。

    “玄牝之珠!”

    “死亡之手!”

    “八臂魔神!”

    “岩浆之鳄!”

    “上古剑道!”

    ……

    电光石火之间,杨纪什么都来不及做,只来得及以生平所未有的速度一口气释放出“玄牝之珠”、“死亡之手”、“青铜血法器”以及一十八口剑器!

    这一刹那。杨纪的速度简直达到了令人望尘莫及的地步!

    那种速度对于许多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想像的!

    轰隆隆!

    一头数丈高,巨人一般青铜大魔神凭空出现,头顶浮起一条黑色的大鳄鱼,青铜血法器“岩浆之鳄”厚重而无形的力量幅射四周,迅速的加持到其他法宝、法器上去。

    轰!

    玄牝之珠之珠掀起万道洪流阻挡住左边的邪道大武宗,死亡之手顶天立地,以雷霆之威抵挡右边的混血蛮族大武宗,杨纪自己化身八臂魔神。一只硕大无比的青铜大手抵挡住了正面披头散发的“宗座”!……

    “轰隆!”

    四股毁灭性的风暴在虚空中猛烈的撞击在一起,那股力量毁灭灭地,令山河崩塌,江河倒流,那毁灭性力量爆发,轰隆一声,直接冲破了整个洞窟。

    而三人中央,噗的一声。巨大的青铜巨人猛的喷出一口精血,身躯摇摇晃晃。连退了三步,才立稳了脚步。

    而杨纪四周,三名八重大武宗只是身躯晃了晃,就立稳了身躯。

    习武到现在,这还是杨纪第一次在八臂魔神的状态下,被人逼出了精血。受了内伤。这三人的实力,强横霸道,远非一般的大武宗可比。

    面对这个神秘势力的三大首领倾力全力的合击,哪怕是杨纪也一样抵挡不住。

    “小子,你死定了。居然敢闯入这里!”

    杨纪的左边,一名面色赭黄的大武宗傲然而立,看着杨纪冷声道。他的一身雾气涛涛,浑身散发出浓烈的邪道气息。

    “看看周围,今天你插翅难飞!”

    说话的是杨纪右边的混血蛮族大武宗。这人头发一样披散,****着上半身,下身是破布裙,身上一条条剌青,肌肉虬结,骨骼粗大无比,横向生长,一看就是混血的蛮族!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周围透出一股股的亮光。杨纪抬头望向,只见周围的洞窟崩塌,露出巨大的凹陷,三人已经曝露在了院子里。

    周围火光冲天,一道道的人影高举着火把,将四人里三层外三层围得密密麻麻。这些人里面,蛮族行商、邪道、甲士,甚至含有妖气的精怪统统都有。

    仔细看去,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涛天的修为,但是还是可以分辨出大量小周天高手、武将和武宗。

    蚊多咬死象,这么多人,就算杀也得杀半天。再加上三名八重的大武宗,杨纪基本上是插翅难飞。

    “杨公子,杨镇守,我现在就想知道一件事情。你到底是怎么从那间地底和符箓钢地牢里逃出来?”

    最后一个阴阴的声音,是杨纪一直追杀的那名披头散发的“宗座”。他眯着眼睛,目光锋利的好像刀剑一样,说话的时候,也是咬牙切齿,仿佛恨不得把杨纪生吞活剥,生生吃掉一样。

    他添为苍墟城里的三大“座首”之一,拥有极大的权限。但这次,不但在神祗面前任务失败,没有杀了杨纪,反而让杨纪逃出生天,杀了那名黑甲都尉。

    更令他切齿痛恨的是,杨纪居然还毁了他们的祭祀神祗的祭坛。那咔嚓的声音他听得清清楚楚,是杨纪用剑器切开祭坛的声音。

    在神祗那里,他的评价早不知跌成什么程度了。即使是杀了杨纪,恐怕事后也躲避不了教内严厉的惩罚。

    这是巨大的失责啊!

    ——而这一切,统统都是杨纪害的!

    虚空寂静,成千上万道充满杀气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望向杨纪,时间都在这一刻仿佛凝结了。

    “哈哈哈……”

    杨纪看着四周,突然大笑起来:

    “怎么?你们以为自己赢定了吗?”

    “哼!难道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离开这里不成?”

    三人目光冷冷,看着杨纪的目光就像看一个死人一样。在三人看来,杨纪的举人简直就是自知必死,癫狂之下的举动。

    “嘿!你们以为人多就有用吗?车轮战可不是只有你们才会的东西。即然你们想要以这种方式来战斗,那我就如你们的愿。看看最后到底鹿死谁手!”

    杨纪冷笑,心念一动,冥冥中瞬间沟通了九天之上自己控制的蜂群:

    “都给我下来吧!攻击!——”

    “哼,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要胡言……,不好!小心!——”

    三人之中,浑身邪气的大武宗阴阴冷笑,刚要讥讽杨纪,突然之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神色骤变。

    杨纪的蜂群来得比众人想像的还要快得多。云层上、半空中、宅院四周、树冠中……,数以百计的剧毒巨蜂在瞬息间蜂涌而至。

    它们坚硬的,媲美金属的身体,流线型的型体,以及背上数片坚硬,同时极有力量的蜂翅,使得它们的速度快到极点。

    数十丈、百丈的距离完全阻挡不住他们。

    “啊!”

    一个刹那间,惨叫连连,宅院外围的邪教高手最先遭殃。他们的实力最低,所以死的也是最快。短短时间内,至少三四十的武者被蜂群击毙。

    不到武宗境的武者,甚至直接被蜂群穿梭而过,身上一个人拳头大的血洞,死状凄惨。

    “阻止它们!”

    三名八重大武宗首先反应过来,丹田一震,发出钢铁轰鸣,洪炉的声音响彻云际。他们身上血光蒙蒙,俨然就是“血气狼烟”出手的节奏。

    八重大武宗的血气狼烟无弗及远,距离极远,威力极强。对付杨纪的这种剧毒蜂群,八重大武宗的杀伤效率远比其他武者要高得多。

    “哼!想得美!”

    杨纪哪里会让他们得偿,八臂魔神如巨人屹立,八手青铜手臂中武器轰鸣震动,迸发出山崩海啸一般的轰鸣。

    “轰!”

    只是一刹那间,杨纪突然出手,掣动全身兵器,配合左右玄牝之珠和死亡之手两**宝,化为一道八臂青铜风暴,主动向八人欺身进攻。

    杨纪的实力对付三人稍显不足,对付一人,二人却是绰绰有余。虽然实力不够,不过这个时候杨纪是绝对不会让人他们得偿。

    “啊!”

    惨叫连连,三人外围密密麻麻的人群一片大乱。不少人被蜂群逼得暴头鼠窜,一些人试图攻击蜂群,但是血气轰落在这些金属生命般的蜂群向上,根本毫无用处,只是震得它们在空中翻几个跟头,很快就再次袭击过来。

    “你们拦住他,我来对付这些蜂群!”

    披头散发的“宗座”嘶声大叫,身躯一晃,趁着其他两人拖住杨纪的刹那,猛的从战团中脱身而出。

    “轰隆!”

    大地震动,一道比赤红色的光芒浩浩荡荡,笔直如柱,猛的迸发而最出,瞬间洞穿了漆黑的夜空。

    在夜色之中,赤红色的拳气仿佛笔直的狼烟柱一般穿入云霄之中,远远看去,极为醒目。

    “砰砰砰!”

    几头剧毒巨蜂被“血气狼烟”击中,纷纷爆裂成屑,细密如雨。披头散发的“宗座”这一击的效果,远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