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没有同意你退出家族之前,你最好还是尊敬点,叫我一声兄长!”

    杨玄览淡淡道。

    “咔嚓!”

    杨玄览那双强而有力的手掌按在扶手上,缓缓的站了起来。刹那间,随着他的动作,房间仿佛潮水汹涌,一股磅礴的气势不经意间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将整个房间化为一片风暴之地。

    “……好歹也是读过几年书,拿过文童生的人,难道连孝悌之义都不知道吧?”

    杨玄览说着瞥了杨纪一眼,那目光中骤闪即逝的冷厉,令人不寒而栗。

    “哼!”

    杨纪冷笑一声:“如果你真是懂得孝悌之义的人,我们今天见面就不会是这种样子。”

    大半年不见,杨玄览的气息显得更加的强大,也更加的可怕,举手投足间那种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压,让所有面对他的人一种巨大的威压。

    他仅仅是哼一声,就压断了杨纪脚下的一块木断,实力之强可想而知。

    若不是杨纪突破到了“小周天”,体内血气雄浑,已经快达到血气成铅的地步,只怕连杨玄览这种不经意的气机都承受不住。

    “哼,大半年不见。你的实力倒是增加了很多。”

    杨玄览负着双手,淡淡的瞥了杨纪一眼。以他现在的实力,能挡住他的气机镇压,也算是有些能耐了。

    “不过可惜,还是不够看!”

    杨玄览离开座位,神情冷峻,步履从容,一步步的朝杨纪走去:

    “在平川城,我警告过你。可惜你不听。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退出武科举。返回晋安城,收回你那些疯魔的语言,我还可以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只要你从此安份守己,我可以保你一世无忧。”

    杨纪盯着对面,心中全神戒备。

    “哈!”

    一声怒笑,尽管心中对于杨玄览说出来的话早有准备。但是真正看到他以这种轻描淡写,理所当然的态度说出来的时候,杨纪心中仍然忍不住被激怒。

    “哈哈,杨玄览,你还真是的慷慨啊。不但继往不咎,而且还保我一生无忧。”

    杨纪眼神讥讽道:

    “不如这样,我们反过来,你回去晋安城,我继往不咎。也保你荣华富贵,一生无忧,这样如何?”

    “放肆!”

    杨玄览勃然色变。

    “哼,可笑,这就是你所谓的慷慨吗?放到我身上就是慷慨,放到你身上就受不了。”

    杨纪讥讽道。

    杨玄览盯着杨纪,眼中闪过一道道光芒,片刻之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杨玄览很快平静下来。唰!红色的大袖一甩,背到身后。

    “杨纪,不要把我的好心,当成你狂傲的资本。”

    杨玄览昂着头,淡淡道:

    “这并不是什么请求,而是我对你最后的仁慈。我很少给人第二次机会。我对你说的那些。你可以听,也可以不听。选择,都在你自己。”

    “不过……”

    杨玄览说着突然瞥了杨纪一眼,深深道:

    “如果你一意孤意,仍然坚持要参加武科举。那么下一次,你失去的就不只是武科举的资格和前途这么简单了……”

    这句话一落,两个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就变了。

    “这是威胁吗?”

    杨纪瞳孔一缩,冷声道。

    “如果是我,我会把他当成善意的忠告。”

    杨玄览负着双手,淡淡道。

    四周一片寂静,两个人双目相投,一个压迫重重,一个毫不退让,两人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强大的意志。

    片刻后,杨纪摇了摇头。

    “杨玄览,你和母亲果然是一丘之貉,——陈师兄,杨大人来了,大家快来参见杨大人!”

    杨纪说着突然拔高声音,大声道。他一边说,一边脚下错动,拉开和杨玄览之间的距离。

    “哗啦!”

    杨纪声音一落,旁边的大门几乎是同时打开,一大群人立即从门里涌了出来。

    “杨大人,杨大人在哪里呢?”

    “是武科举的杨大人吗?不是说走了吗?”

    “啊!这不是杨大人吗?”

    “参见杨大人!”

    ……

    陈竺领着一大群人闹哄哄的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什么?杨大人来了!”

    陈竺等人大呼小叫的声音,很快引来了其他宗派弟子和武科举考生的注意。吱哑声中,一个个大门打开,许许多多的宗派弟子涌了出来。

    就连房宇外,都有许多的考生被声音吸引,涌了过来。只不过眨眼间,走廊外,杨玄览身前就被挤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影。

    杨纪却是借机往人群后退去,拉开了和杨玄览之间的距离。

    武圣驿站中,人头攒动。这么多人看着,杨玄览身为琅琊郡的将军,按道理应该不会出手。

    但是前车之鉴,后辙之师,这种事情杨玄览在平川城已经做过一次了。

    杨纪不得不防。

    “咔嚓嚓!”

    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杨玄览的右手缩在大红袖袍里,五指收起,骨节发出一阵咔嚓嚓的声音。

    教训永远比说教更让人印象深刻。

    杨玄览本来准备在离开之前,给杨纪一个小小的教训。只可惜,杨纪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提前避开,引来了这么一堆人。

    耳中听着一群考生的恭维,还有种种崇拜、狂热的眼光,杨玄览负手而立,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

    “武科举在即,诸位勉之!”

    杨玄览淡淡道。

    他这一开口,一股强大的上位者气息无弗及远,立即散发出来。众人心中一凛,纷纷弯下腰来。

    杨纪看到这一幕,心中一寒。

    杨玄览的气势已经达到了可以影响众人心志的地步,这么多人几乎不自觉的受到了他的影响。

    杨玄览也没有理会众人。分开人群,踏着锃亮的靴子,一步步从容不迫的向着杨纪走去。

    “武科举是朝廷的盛事,我们有的人,却轻言放弃。本官做为武科举的主考官,是绝对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的。”

    众目睽睽下。在杨纪身旁,杨玄览停下脚步,一副劝勉的神情:

    “杨纪,好好加油,不要放弃。你希望看到你的表现。”

    人人都以为杨玄览是来劝勉杨纪的。然而在杨纪耳中,听到的却是另外一翻森冷的话: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不要后悔!”

    哒哒哒!

    说完这句话,杨玄览也不等杨纪说话,踏着官步,四平八稳。从容不迫,穿过走廊,沿楼梯而下,路过一棵棵古柏,消失在人群之中。

    走廊上,原本蜂涌过来的考生,也跟在杨玄览背后跟了过去。

    “杨纪,你和这届的主考官是旧识?”

    一旁。陈竺看着杨纪,眼中一脸忧虑。

    他和其他黑剑派弟子就在隔壁。本来还以为是杨纪什么旧识,没想到居然是本届的主考官。

    “是。”

    杨纪点了点头,脑海里却在想着杨玄览离去前的那句话。

    “这个人太强大。之前你和他说话的时候,除了我之外,其他人统统定在椅子上动不了。”

    陈竺目光忧虑道。

    “什么?!”

    杨纪一惊。这才注意到,自从自己打开大门以后。隔壁房间里声息皆无,本来还以为是其他什么事。没想到是这样。

    杨纪心中悚然一惊,只觉得刹那间一股寒意掠过全身。

    “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招惹下来的。武举人,而且还是本届的主考官。杨纪,这次参加武科举非常不利啊。”

    陈竺道。

    杨纪沉默不语。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不利我也要参加。这一场武科举,我输不起……”

    如果这次武科举失败,就是三年的延误,那改变的就是一生的命运。

    对于其他的武道天才来说,耽搁了三年,或者还可以勉勉强强接受。但是杨纪已经完全承受不起了。

    八载的读书,八载在武道上的荒废,已经让他的资质和其他普通的武道天才差不多。如果再损失一个三年,那就是从资质过人,打为平庸。

    那将是一生命运和仕途的改变。

    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杨纪需要力量,为了和杨玄览对抗,杨纪更需要这种力量!

    …………

    武圣驿站里,杨玄览刚刚走出杨纪的住处不远,古柏下,一道考生模样的人影立即迎了上去。

    “大人要见的就是他吗?”

    那人影道。

    他在杨玄览身后,一路并行。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急匆匆,正好同向的普通考生。

    “不错。”

    杨玄览背着手,淡淡道。

    “呵,这种货色其实何劳大人动手,脏了自己的手指。要不然,就让我来替大人处理吧。”

    那人影傲然道。

    “不要多想了。你不是他的对手。”

    杨玄览淡淡道,头也没回。

    “什么?!”

    杨玄览的声音一落,那人影立即惊得呆在那里:“怎么可能?我可是……”

    “我说你不是他的对手,那就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杨玄览负着双手,脸无表情,脚下也毫不停留:

    “你们即然选择了投靠我,投靠太渊王府,就要听从我的号令。——这一切我自有主张,你们只管听从吩咐,需要的时候,我自然会吩咐你。”

    “是,大人。”

    那人影闻言心中一凛,连忙躬身一礼。

    杨玄览脸上丝毫不变,跨过武圣驿站的大门,消失门外汹涌的人群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