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武殿内,人群一片嗡然。尽管石中野什么也不说,但他突然之间转动鲜血大鼎炉已经让许多人看出端倪了。

    而且,那座赤红大鼎炉上空冲起的阵热浪也明显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杨纪并没有被他烧死?”

    “肯定没有。就是不知道出什么状况了,石中野明显是。”

    “可惜啊,根本不知道那个鼎炉里面发生了什么?”

    ……

    在场的众人一个个议论纷纷。不同于面对面的肉捕,杨纪被石中野困在大鼎炉里面,里面什么样谁也看不到,只能干着急。

    赵滑、潘辰、蔺青嫣、陈竺、田俊文从杨纪被罩进去就一直紧崩着脸,直到这一刻心里才稍微放松了一点。

    “杨师弟还活着。”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石中野的鼎炉之火显然没有发挥作用。”

    “好样的。我就知道小师弟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输的。”

    “现在高兴还为时尚早。石中野还没有输,这一场鹿死谁手还不可说!”

    “是啊,我们现在能为他做的,也就是替他加油啊。这种鼎炉之火精铁都可以化了,一个弄不好就会尸骨全无,现在的情况险之又险,就看小师弟和石中野谁会获胜了。”

    ……

    不同于其他看热闹的人,赵滑等人看的又深夜。杨纪确实还没有被石中野炼化,那座鼎炉的效果显然不如预期的那么顺利,有效果。

    但是石中野还在摧动他的鲜血大鼎炉,现在就下定论,盲目乐观实在还早。

    铛!铛!铛!

    石中野身随气走。越走越疾,到最后几乎化为一道残影。而整座鲜血大鼎炉也在他的催动下,滴溜溜的旋转,发出嗤嗤如齿轮转动般的声音。

    在这种情况下,鲜血大鼎炉内的火焰再次旺盛起来。轰隆一声,咆哮的热浪再次冲天而起。那热浪甚至呈现出火焰般的淡红色泽,滋滋滋的一波一波冲刷着坚固的殿顶。

    大殿里,原本嗡然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众人看着腾腾的蒸气、扭曲的视野,以及那火焰般的热浪,纷纷骇然。

    只凭这一手,石中野的实力就要远远超过其他选手。

    “来得好!”

    杨纪感觉到鼎炉内火焰的变化不惊反喜。一道道火焰洪流如同无数的虬蛇一样席卷而来,不断的被炎魔吸纳。

    杨纪现在可以感觉到“炎魔”储存了大量的能量,而且这些能量等到自己收回“炎魔”的时候,也能够成功的被自己所用。

    炎魔内储存的能量越来越多。石中野摧动的火焰也越来越凶猛。石中野摧动着鲜血大鼎炉滴溜溜的旋转,并且不断的改变摧动鼎炉的位置,想藉此干扰、改变杨纪的行动。

    只可惜,对于杨纪来说,这一切都是徒劳。

    只是一刹那间,鲜血大鼎炉内的火焰洪流就被吸扯一空,再次衰弱起来。

    “等一等!”

    突然之间,一个念头划过脑海。杨纪脑海中突然有了一些想法。

    石中野这种人物,心性阴狠。城府极深,他先是声东击西,用血滴营造自己攻击的假象,真身则从右攻击。接着,又借着和杨纪战斗的时候,拖住杨纪。使他无法施展“仙人换影”,再一举把自己罩入这个大鼎炉。

    这种种算计,早就说明了石中野的智慧和心性。如果炎魔太厉害,展现出来的实力太强,让石中野感觉到根本无法对自己产生作用。说不定就提前放弃,把自己放出去了。

    这样反而起不消耗石中野血气和实力的效果。

    “虚则实之,实则虚则。石中野这种人反应敏锐而且多疑。一定不能吸收太多的火焰能量,必须收敛一部分,给他一点希望,营造全力和他对抗的假象。”

    杨纪心中此起彼伏,只是一眨眼的时间,立即转变了策略。

    “嗡!”

    光芒一闪,“炎魔神像”的吸纳能力突然衰弱了一倍不止,“鲜血大鼎炉内原本衰弱的火焰洪流又再次变得旺盛起来。

    但只是一会儿,周围的火焰再交黯淡,然后片刻之后,再次旺盛,如此交替,不断反复,几乎之后,石中野立即产生了感应。

    “看来我高估他了。被鼎火几次炼化,他应该也快要达到了实力的极限。”

    石中野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

    “鲜血大鼎炉”是上古之物,构铸的材料,就连神兵利器都伤不了。石中野本能的不相信在这个阶段,有人可以破得了他的“鲜血大鼎炉”。

    “嗡!”

    石中野再次静下心来,一只手掌砰的一声按在赤红的鼎炉壁上,再次将血气催发到了顶点。

    擂台上由极动而极静,再次平静下来。

    时间慢慢过去,石中野一动不动。他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弱,额头上汗都出来。催动鼎炉炼制法器,任何时候都是一种非常消耗血气的行动。

    更何况,石中野还是隔着鼎炉,和鼎炉中的一名武道高手对抗。

    擂台下,众人面面相觑,没有人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现在到底是胜是败,是好是坏统统不知道。

    一场战斗发展到现在,可以说已经超出了许多理解的范围了。

    擂台旁的精铁看台上,杨玄览手里端着花鸟瓷杯一动不动,那一双剑眉不知不觉渐渐的皱了起来。

    石中野体内的血气越来越少,他自己没有感觉出什么问题,但杨玄览已经感觉不对了。

    旁观者清,入局者迷。

    如果石中野的鲜血大鼎炉真的有用,不可能这么久都解决不了杨纪。

    “废物,白费了一座上古的鲜血大鼎炉!”

    杨玄览眉宇间闪过一丝阴云,突然手中的花鸟瓷杯一放,落在精致的百鸟精铁茶几上。发出砰的一记声响。

    这记落杯的响声听着普普通通,但却如一枚利箭一般,声波穿过层层虚空,直指擂台上的石中野。

    “嗡!”

    石中野浑身一颤,突然之间清醒过来。

    “不好,着了他的道了!”

    只是一刹那间。石中野立即明白了过来。鼎炉中的杨纪给他的感觉,总是处于势均力敌,似乎只差一点点就可以炼化他。

    但“炼化”这么久,石中野哪里还不明白自己上当了。

    “混蛋!”

    石中野怒骂一声,脸上阵青阵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杨纪摆了一道,哪里能搁下这个脸面:

    “我饶不了你!”

    “嗡!”

    石中野眼中寒光大冒,念头一动,就要收回“鲜血大鼎炉”,对付杨纪。

    “哈哈哈……”

    鼎炉之中。一阵大笑声响起。听到石中野的怒骂,杨纪哪里能不知道被他识破。

    “石中野,你的鼎火用完了。现在轮到我了!”

    杨纪大笑一声,五指一缩,七寸高下的炎魔神像立即散为一轮小太阳般的火光没入体内。

    “轰!”

    杨纪的血气本身消耗的差不多了,但是这一刻得到炎魔神像的反补,浑身气势大涨,一身血气水涨船高。不但恢复了本身的程度,而且力量还增加不少。有了不少的长进。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杨纪丹田一震,来自炎魔的新生的力量立即山崩地裂般呼啸而,猛的一掌在鲜血大鼎炉上。

    石中野的血气被杨纪用计大大消耗,此时哪里还能抵挡得了杨纪的冲击。

    “铛!——”

    一声洪钟般的声音,巨大、沉重的赤红色大鼎被杨纪的血气洪流一冲。猛然掀开。

    杨纪眼前豁然开朗,众人目睽睽下,杨纪浑身艳艳再次出现了擂台上。

    石中野神色一变,下意识的就想要拉开和杨纪之间的距离。

    “轰!”

    没有丝毫的犹豫,光芒一闪。几乎是从鲜血大鼎炉内脱身的刹那,杨纪身形一跃,猛的一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重重轰在石中野的胸膛上:

    “给我下去吧!——”

    这一下其快无比,石中野想要躲都躲不了。

    “轰!”

    石中野大叫一声,内腑受创,猛的喷出一口鲜血,整个如断线风筝般的飞了出去,轰的一声撞在擂台边缘的柱子上。

    决赛中的擂台都是经过特制,每一根柱子都是粗大很多,而且是最上品的精铁打造,极其的坚固。

    但是被石中野这么一撞,直接就被撞弯的扭曲起来,弯的就像一根麻花一样。而其中蕴含的力量,更是让整个擂台连同大地在内都颤抖起来。

    “大哥!——”

    石青失声惊呼,整个人跨前几步,一脸的失态。

    杨纪被鲜血大鼎炉罩住的时候,他都以为杨纪死定了。没想到,只是一刹那的时间,居然被逆转了。

    “怎么回是这样?怎么可能!……”

    石青心中感觉到了巨大的震撼。

    石中野是他最大的凭借。他之所以费尽唇舌,搬弄是非,甚至不惜在石中野面前低声哈气,夹着尾巴做人,就是看中石中野强大的实力可以替他出手。

    但是眼前这一切算是怎么回事?!

    石青脑海中一片眩晕。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可以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前处于逆境的杨纪,居然成功逃出鲜血大鼎炉。只是一刹那,很快,整个大殿中响起山崩地裂的欢呼。

    “杨纪!——”

    “杨纪!——”

    连鼎炉大火都炼不死,杨纪的出现勾动了所有人心中躁动的武者血液。武科举必然真正的强者才能名至实归,毫无疑问,杨纪属于这样的强者。

    在众人心中,这一刻,杨纪已经拥有了问鼎武科举魁首的实力。

    “太好了!”

    赵滑、陈竺等人握紧了双手,纷纷露出了喜悦的神色。之前悬起的一颗心,现在终于放了下来。

    不过,擂台上战斗还没有完全结束。

    杨纪获得了炎魔神像内的力量,此时全身气血膨湃,四肢百骸充满了力量。但是比赛的规矩,石中野还没的掉出擂台,自然还不算获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