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主考官来回奔波其实是很累的。

    特别是每届换一个地方,而且最多只待十多天,就必须得起程离开。如此匆匆忙忙,其实是个很劳心的事情。更别说还要承担朝廷方面的压力,要是出了事情是必须要承担相当大的责任的。

    所以主考官这个位置,一般做个几届就会退下来。只有王泰一个人坚持下来,一届届的主持,来回巡守,从未变过。

    对于王泰来说,劳心无所谓,他最享受的是在各个地方能发掘那些杰出的年轻人,提携后进。

    这也是王泰接受朝廷这个职务,在各个洲府、郡县来回奔波的原因。

    这次琅琊郡的考生水平让王泰喜出望处,远超之前的预期。特别是白巨鹿和杨纪两个人。

    白巨鹿也就算了,出自五大圣地,做为白头山的传人,也什么样惊人的表现都不让人意外。

    真正最让王泰意外和惊喜的,是这个叫杨纪的考生!

    他原本以为最终的冠军会是白巨鹿,没想到杨纪居败为胜,一举逆转了这位白头山传人。

    以王泰的眼光,这个叫杨纪的考生实力就算放眼整个天下,在同级的武科举中也绝对是人中侥楚之列。

    灵活、机动、敏捷、胆大、心细、悟性超群……,只凭发掘的这一个考生,自己这趟琅琊之行就不虚之行。

    “杨大人的那边试卷批阅的怎么样了?”

    王泰道。

    “回大人,杨大人那边的文章也基本上快结束了。”

    一旁的都尉低着头恭敬道。

    “嗯,很好。”

    王泰把茶杯放回书案,点了点头:“把这两份卷子也给杨大人送过去吧。”

    王泰指了指桌上卷起来的两份试卷道。

    “是,大人。”

    都尉应了一声,就要伸手去拿那两份过审的试卷。

    “等一等。”

    王泰犹豫了一下。站了起来,道:“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武科举已经进入尾声,只等文试的结果出来就要拟定最终的名次,上报朝廷。这些都需要和这位朝阳驸马一起商定。

    拿过桌上的两份试卷,绕过文案。穿过半个大殿,在另一个两侧墙壁有着精美花纹和浮雕的单独的审阅间里,王泰见到了杨玄览。

    玉冠、金带、大红袍,单论看相,就连王泰也不得不承认,这位朝阳驸马确实是人龙之姿。

    “杨大人。”

    “王大人!”

    ……

    看到王泰,杨玄览目光一闪,放下朱笔,从云纹书案后站了起来。

    一翻礼毕之后。王泰开口道:

    “杨大人,怎么样了?”

    “正在拟定文试的名次。”杨玄览淡淡道,神情不卑不亢,落落大方。

    王泰瞥了一眼,这才发现杨玄览身上那张雪白的宣纸上写着一列列名字,确实已经在拟定名次。

    “能让我看一下吗?”

    王泰道。

    “自然可以。”

    杨玄览淡淡道,手指一张,摄过名单。递了过去。

    “这张名单是结合王大人和我批阅的试卷一起拟定的。已经初步拟好名字,王大人就算不过来。我也是要过去。只等王大人审阅之后,商定名字,就可以上报朝廷。这次的武科举也就算结束了。”

    杨玄览淡淡道。

    王泰点了点头,在这一点上两个人倒是一致的。武科举的事情那是半点都马虎不得的。

    接过杨玄览拟定的名单,王泰粗略的看了一眼。武科举上面的名字还是基本没什么变化,自己看中的那几份考生试卷基本都在里面。剩下应该也就是杨玄览看中的了。

    总的来说,这份名单上的名字和大殿比武中胜出的那十二名考生的名字基本上都是一一对应的。

    这点王泰倒是毫不奇怪。

    能够在武道上有杰出成就的人,往往都是出类拔萃的天才,他们在其他方面的成就一般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历朝历届,以及在其他洲府、郡县基本上也都是这样的。虽然也会有一些差池。比如有些人会落选,但这都是正常的。

    “不错。”

    王泰看着上面的文章,点点了头。总的来说,这份名单他还是满意的。虽然这上面有些考生的试卷他还没看过,不过即然能被杨玄览看中,那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能被册封武将,这本身就说明了杨玄览的能力是得到朝廷认可的。审阅几份试卷还是绰绰有余的。

    在武科举这种大事上,王泰相信没有人敢马虎。

    “嗯?”

    看完整份名单,王泰突然心中猛然一震,终于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杨大人,怎么这份名单上没有杨纪的名字?!”

    杨纪是武试中的第一名,击败白巨鹿,大出风头。这样的人物是夺冠的大热门,但王泰遍览名单上的名字,连带自己看中的两份试卷在内,居然没有看到杨纪的名字!

    这是令人震惊的!

    “王大人,这很奇怪吗?”

    杨玄览眼中光芒一闪,淡淡道,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

    “文试和武试各不相干,乃是按照文章品次而来。武功再好,文章不好又有什么用?这一点王大人不会不知道吧?”

    王泰默然,杨玄览说的他知文试确实和武试没有必然的联系。落第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但是堂堂武试的第一名居然文试居然连前十二名都没有进入,这实在是让人感到震惊的!

    但是杨玄览说的也没错,不管是文试、武试,从朝廷方面一切都要秉公办理。不管武试什么第几,文章做的不行,一样是不能入选的。

    “这个杨纪真的连前十二名都排不进吗?”

    王泰皱着眉头道。

    “王大人这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吗?”

    杨玄览冷声道。

    官场之上,同道相隙乃是大忌。文试阅卷。杨玄览和王泰各自独立,互不干涉。王泰这翻话某种程度上,已经是干涉杨玄览的事了。

    “自然不是。”

    王泰摇了摇头:

    “我只是替他可惜,难得琅琊郡中有如此人才,想不到居然没有进入文试的名单!”

    王泰说着,心中深深叹息一声。文试部分能够进入前十二名。还没有进入前十二名差别是很大的。

    杨纪虽然战胜了白巨鹿,但是文试上这么一大败笔是会很影响他的最终名次和仕途的。

    王泰本来还想着提携后进,向朝廷保奏他。但是出现这种事情,恐怕就得重新考虑了。

    文试不行,代表没有为将之材。冲锋陷阵有余,统帅千军不足。

    这个结果以后会严重影响杨纪的官途,甚至永不被朝廷录用也是正常的。朝廷需要的统帅千军的武将,而不是一个莽替!

    一个主要比拼武道实力的选拔考试中加入文试部分,并且做为最终名次的重要参考指标。朝廷这么做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可惜了这么好的才能!”

    王泰心中叹息不已,暗暗惋惜杨纪的才能。

    他是和杨纪交谈过的,觉的他的武略能力也是可以的。只能说,这次的考生水平实在太高,有许多考生的文章水平甚至连王泰都感到震惊。

    又或者,杨纪运气不佳,发挥失常。

    这些都是没有办法的是,换作是他阅卷也要秉公办理。钉是钉,铆是铆。不可因为对杨纪的赏识就提拔他,把他录进去。

    叹息一声,王泰把手中的两份试卷递了过去。

    “这里还有两份文章,杨大人也看一下吧。加进去,最后再一起评定名次。”

    王泰道。

    “嗯。”

    杨玄览点了点头,接过了试卷。

    在杨玄览阅览那两份试卷的时候。王泰也在翻看杨玄览评定的那些考生试卷了。文试批阅的时候,正副主考官有足够的自主权。

    但是最终上逞朝廷之前,两位主考官都必须对选定的十二份入榜文章熟烂于胸,全部看上一翩。

    这是必须的。

    大殿里,试卷沙沙作响。一排排文武官员正在对初审中被筛选掉的文章进行二次审阅。这样是防止一些误评误断,出现遗漏的文章。

    王泰一张张的翻看过去,暗暗点了点头。白巨鹿、石中野、白无稽……,这些武试中出尽风头的考生做出来的文章确实是不错。

    杨玄览筛选出来近些文章,单论水平确实是很高的,有些武略,甚至对现在的朝廷都极为有用。

    从这一点来说,这些文章入选榜单是名副其实,绝对没有问题的。就连王泰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等一等!”

    所有入选的考生试卷全部看完,王泰突然抬起头来,声音之大连整个大殿里文武官员都被吓了一跳。

    “杨大人,还有一份文章呢?”

    王泰看着杨玄览,突然道。

    “什么文章?”

    杨玄览正在阅览文章,听到这句话,眉角一跳,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王泰却没有理会杨玄览,猛然扭过头来,望着满殿的文武官员,大声道:

    “还有一份文章呢?!”

    这句话来得莫名其妙,没有人知道老将军这是什么意思。但是王泰严肃的神情,却让任何人不敢等闲视之。

    这是一种爆发的前兆,原本有序的大殿气氛突然紧张起来。

    “嗡!”

    人群嗡嗡,一名名文武官员低下头来,查看是不是遗漏了什么文章。或许是有哪个试卷忘了批改。

    片刻之后,自查结束。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看向对方那里。

    但是没有。

    没有什么疑惑的文章!

    随即一双双疑惑的目光望向了大殿上首的王泰。

    “大人,什么文章?我们这里没有遗漏啊?”

    一名武官从桌案后抬起头来,壮着胆子道。

    这一句话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老将军在上面审阅文章,审着审着,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