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小鬼!懦夫!你只有这点本事吗?”

    骷髅鬼王怒吼不已,一边大骂,一边狂轰烂炸,地面烟尘滚滚,被它炸得千疮百孔,满目疮痍。

    不管骷髅鬼王如何的咆哮,如何的怒骂,杨纪却始终保持着冷静。

    他和骷髅鬼王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不远也不近,眼睛一直注意着骷髅鬼王头顶的邪灵舍利。

    “邪灵舍利”是邪灵的精华,也是骷髅鬼王最大的凭借。它敢顶着小圣言术狂轰烂炸,一次又一次的攻击自己,靠的就是这颗邪灵舍利。

    不管是什么样的攻击,又或者是什么样的伤势,骷髅鬼王只需要从其中抽取源源不断的磅礴的邪力能量,就能够迅速的恢复如初。

    杨纪之前的战术失败,大半还是因为这颗邪灵舍利。

    想要毁灭骷髅鬼王,就要先毁灭邪灵舍利,或者是耗空其中的能量。

    “轰!”

    一道又一道的乳白光柱从天而降,每一道精准的击中了骷髅鬼王,烧得它嗷嗷大叫,浑身白烟,痛苦不已。

    那颗滚圆的邪灵舍利,渐渐的光芒越来越黯淡。

    “差不多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纪瞥了一眼骷髅鬼王头顶的邪灵舍利,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念头。

    “嗡!”

    说时迟,那时快,杨纪突然脚下狠狠一蹬,仿佛一发炮弹般直冲而去。

    “霸下之怒!”

    隆隆的声音犹如雷鸣,杨纪的身躯一晃,几乎是瞬间出现在了骷髅鬼王的身前,双掌一推,灼烈的白光浩浩荡荡、扑天盖地,仿佛天际划过的慧星一般喷薄而出。

    “什么!”

    这一刹那。骷髅鬼王惊得眼睛都跳了出来。它万万没想到,杨纪居然有这种胆子敢跳出来和正面挑战他。

    不过,在惊愕之后,就是一股燎原般的大火在心中熊熊燃烧:

    “好,来得好,即然你自己找死。我就成全你!——鬼火焚原!”

    轰!

    天地一震,一股至阴至寒的黑色鬼火仿佛涡流一般,从骷髅鬼王体内喷薄而出。这股能量阴邪、歹毒,充斥着毁灭性的能量。

    呼!那黑色的火舌一烫,虚空中滋滋作响,立即腾起熊熊的黑烟,仿佛整个虚空都烧着了。

    “给我死吧!”

    骷髅鬼王目光阴毒,隐身在滚滚的黑烟涡流之中,猛然一掌拍出。那汹涌的鬼火、黑烟、邪力立即化成一只巨大的森森鬼掌。向着杨纪罩了下来。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骷髅鬼王和杨纪,与黑一白,一邪一正,一上一下,两人汹涌的掌力如同两头远古巨兽在天空中猛烈的撞击在一起。

    轰隆,天摇地动,方圆百丈之内气流沸腾。宛如山崩海啸一般,所有凸出地表的东西全部被一击扫平。

    “什么?”

    骷髅鬼王突然瞳孔一缩。不可置信的看着下方。和他想像的不同,这一击方圆百丈之内能毁灭的都毁灭了,连拳头大一点的石头都找不到了。

    但骷髅鬼王最想毁灭的杨纪,却是长发猎猎,有如中流砥柱一般矗立大地,不管多少的江海洪流。多少邪力风暴都自屹立不倒。

    透过重重的黑白烟幕和劲气江流,骷髅鬼王甚至能看到那一双熠熠的目光正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那里面流露出来的坚定意志,就连骷髅鬼王都感到有些害怕。

    “这怎么可能!他只不过武将巅峰,怎么可能有这种力量抵抗得了我?”

    骷髅鬼王失声惊呼。心中犹如山崩海啸。

    它本身就是武道七重武宗巅峰的修为,再加上邪灵舍利中的磅礴能量,真正的力量直逼八重大武宗。

    这种强大的力量正是它屡次被小圣言术击中,却依然孜孜不倦,疯狂追杀杨纪的信心所在。

    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武将对抗得了大武宗的存在!

    “绝对不可能!”

    骷髅鬼王咬牙切齿,心中狠狠的加了一句。

    自从意识诞生起,骷髅鬼王接触到过的所有人,包括接触到那个强大的神秘势力,骷髅鬼王认识到的就是在武道中,境界的天堑鸿沟是绝对不可能打破的。

    但是眼前的一切却打破了它的认知。

    眼前这个铁冠派的小子不但凭借仅仅武道六重巅峰的力量就抗过了它的攻击,而且还反过来正在侵蚀它的力量。

    那种令人憎厌的剌眼白光,那种所谓的上古时代的儒家力量好像特别克制它的力量,它显露出来的力量居然比它得到邪灵舍利还要强大!

    “这不可能!”

    骷髅鬼王心中发狂的嚎叫起来。邪力是接近神灵的力量,是超越一切邪气、血气的更高级别的存在。

    它无法相信这世间居然有种闻所未闻的儒家力量,连它的邪力都能克制!

    然而这场战斗还远没有结束,就在骷髅鬼王心中震骇欲绝的时候,电光石火间,一个冷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死亡之手!——”

    骷髅鬼王心中一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天空一暗,一只坚硬、粗壮的神秘大手从天空落了下来。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骷髅鬼王连躲避都来不及,就像一只蛤蟆般被杨纪的死亡之手从天空砸下,狠狠的压在地上。

    轰隆隆地动天摇,滚滚的烟尘惊天而起。

    “仙虹贯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骷髅鬼王被镇压的刹那,杨纪人剑合一,一招仙虹贯日向着骷髅鬼王追杀而去。

    “九剑合一!”

    天空轰鸣,杨纪手腕一挥,九柄黄龙剑锐啸着呈扇形飞出,在空中一折,如猛龙坠下。

    杨纪心算极强,以正面挑战吸住骷髅鬼王。再借机催动死亡之手,仙虹贯日、九剑合一!

    这几招强大的绝学前仆后继,一气呵成。

    不过当杨纪人剑合一,赶到骷髅鬼王坠落的地方,情况却有些不太一样。

    ——地面上一个房屋大小的掌印深深的凹陷下去,掌印的中心。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形。

    不过最重要的骷髅鬼王却不见了踪影。

    “该死,忘了它能飞天遁地。——让它逃走了!”

    杨纪脸色微变,狠狠的骂了一句。

    骷髅鬼王这种对手有邪灵舍利保命,又是在自己的领地,同时即能飞天又能遁地,恰恰是所有对手最难缠,也最头疼的对手。

    抬起头,杨纪放眼望去,果然数百丈之外。一道黑影从地下破空而出,它身上气息强大,一身浓烟滚滚,两只大袖就像飞鸟的翅膀扇动着向着万坟岭的方向而去。

    “杨纪,你不会成功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铁冠派付出代价!……”

    骷髅鬼王怨恨的声音有如惊雷一般从远处传来,不过逃的却是更快了。

    “哼,我都没有说过放你走。你还谈何以后?”

    杨纪冷笑。

    “嗖!”

    杨纪衣袖一甩,召出地行舟。化为二丈多丈踏在脚下,然后人舟合一,向着骷髅鬼王逃逸的方向追去。

    万坟岭说小不小,说大不大。杨纪心知肚明,骷髅鬼王逃得再远也绝对不会跑出这个万坟岭。

    万坟岭是它的老巢,有天时地利人和。

    只要进入万坟岭。自然也就能找到它。

    “呼!”

    两侧风声呼啸,景物似流水,倒退而去。杨纪沿着骷髅鬼王逃跑的方向一路疾追而去。

    大约近百里之后,轰的一声,杨纪如同一条笔直的利箭射入了灰雾之中。

    万坟岭中灰蒙茫茫。空气中混杂着黄泉腥臭的味道。

    “这里的阴气比之前更浓郁了!”

    杨纪看着眼前茫茫的一片,微微皱了皱眉头。阴气越重,雾气越浓,现在这种情况,就算骷髅鬼王离他不远,也不一定看得到了。

    更别说,骷髅鬼王还拥有飞天的能力。

    滚滚的阴气、满地的尸体,横流的黄泉……,眼前的环境是骷髅鬼王最佳的战场,它可以随时从周围汲取阴气恢复实力,同时也可以从地下挖取死尸,修补身体。

    对于杨纪来说,这种环境极其不利。

    “这个老鬼倒也不笨,知道外面打不过我,跑回了这里。不过可惜,不管你跑到哪里,不管这里对你多有利,你都必须要死!”

    杨纪眼中闪过一道坚定的神色。

    他和骷髅鬼王接触的不多,但仅仅是几次,就已经让杨纪对于骷髅鬼王有了个清醒的认识。

    它的城府极深,可以连天阴教主都设计。同时它又极有耐心,可以数百年的隐忍、低调,但同时它极富野心,极端的冷酷,并且还有与之相对应的手腕。

    一个可以召唤来成千上万的冥界生物,摧毁整个琅琊郡的存在,绝对不会对其他人有什么怜悯。

    杨纪心知肚明,它之前的话绝不仅仅是威胁而已。

    如果让它休养生息,恢复了实力,恐怕日后真的会毁灭整个铁冠派的弟子。不管是为了铁冠派,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整个琅琊郡的普通人。

    杨纪都绝对不能容忍它活下来!

    周围灰雾氲氤,根本不见骷髅鬼王的踪影。

    “老马识途!这里是它的老巢,环境对它有利,骷髅鬼王必定是又回去了它的地宫里面。”

    杨纪心念一转,立即有了注意。

    “嗖!”

    地行舟包裹着淡淡的黄光,风驰电掣,直接地底深处那座地宫而去。大约数盏茶功夫后,大地深处,一座古老斑驳的青铜大殿出现在杨纪的视野中。

    “找到了!”

    杨纪目中精芒一闪,直奔骷髅鬼王的地宫而去……

    ……

    花开两枝,各表一头。当杨纪一路追踪而至的时候,骷髅鬼王腾云驾雾,进入万坟岭上空后,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返回了自己地下深处的青铜地宫。

    “杨纪,杨纪,杨纪……,我记住你了!今天对我做的,以后我一定会加倍还给你!”

    骷髅鬼王趟过黄泉,穿过地下甬道,满心愤懑的进入大厅,大袖一挥,坐回了自己的高大崔嵬,犹如巨兽一般鬼王宝座。

    它有脑海里闪来闪去的都是那个杨纪画面。终日打雁终被雁啄,这一次计划,骷髅鬼王万万没想到对自己造成威胁最大的居然是那个看着最不起眼的年轻纪纪的铁冠派弟子。

    杀了自己的两头鬼将部下,夺了自己的宝剑、经画,就连自己都差点毁在了他的手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