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尊地下的女神像现在已经处于垂危的状况。仔细回想,杨纪完全可以感觉到她灵魂中散发出来的饥渴。

    现在想起来,这尊女神像一直处于休眠状态。一定是外面的小神像的神性能量剌激到了她,让她在垂死中挣扎起来。

    但是这种濒死中的挣扎是毫无理性,她可能只是纯粹的一种应激反应。杨纪也不知道这东西对她是不是有用。

    “嘿,别白费劲了。没有用的!”

    大阿修罗细细的声音从脑海中传来,带着一股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味道。

    “闭嘴,我没有问你!”

    杨纪冷着脸,毫不客气道。

    “嘿嘿,你这个凡人知道什么,连我们大阿修罗都不敢揣度神祗的领域,你一个凡人居然想要窥探神祗的领域,想用一个神祗的能量补充给另一个,真是幼稚。”

    大阿修罗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在灵魂破碎,还被封印的情况,它翻不了什么大浪,也做不了什么。

    不过,能打击一下这个折磨自己仇人的后裔,大阿修罗还是觉得很过瘾的。更别说,这小子还掠夺了自己的精血能量。

    “它们的神性格格不入,根本不同。连神性波动都不一样。你就算拿到外面那几个小神像也毫无用处。更别说,你这个神像这么微弱,比外面的小神像都不如。你想拿它们的神性反哺,说不定反而被它们吞掉了。”

    大阿修罗的声音中透露出一股浓烈的幸灾乐祸的味道。这段时间他也想明白了,被封印就是被封印了,这是没法改变的。

    他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看到这小子吃瘪,发生一些糟糕的事情。

    “桀桀。可惜了,以后就少了一个神祗帮你。”

    大阿修罗得意洋洋,然而声音未落,轰!的一声,一道强大的精神力如同巨锤一般狠狠的撞在大阿修罗的灵魂核心了。

    大阿修罗闷哼一声,立即了无声息。

    “再怎么可惜。你也一样出来了。更加翻不了身!——我虽然杀不了你,但要给你点教训还是可以的。你最好还是安份点。”

    杨纪冷冷道。

    大阿修罗默不作声,他没料到杨纪居然敢这样对付他。他现在隐藏的位置就在杨纪的灵魂深处,这是禁区。

    杨纪这样攻击他,他自己也会受到创伤。要知道这可是杨纪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只是大阿修罗没想到,杨纪竟然浑然不顾。

    “算你狠!”

    大阿修罗愤愤道,声音却细了很多。他现在的灵魂强度根本承受不起这种剧烈的攻击。

    见大阿修罗安静下来,杨纪立即沉默下来,一脸思忖的神色。

    大阿修罗虽然冷嘲热讽说的尖刻。但也并非没有道理。神祗的领域不是能凡人能够揣度的,甚至就连神祗都不定完全明白。

    那是一个陌生却极其凶险的领域,远远超出了杨纪现在的能力和境界。

    大阿修罗说的没错,以女神像现在的衰弱程度,在外面的邪祠小神像纠缠在一起,还真不一定是谁吞了谁。

    而且神祗的神力属性也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或者自己真的想的太简单了。神性能量的补充远不是那么简单。

    其中可能伴随着种种凶险。

    但是此时此刻,自己却并没有太多选择。做。女神像中的微弱的神祗灵魂可能彻底消亡,不做也是消亡。

    “没办法。只能试上一试了。”

    杨纪咬了咬牙,心中暗道。

    抬起头,透过琉璃墙,杨纪望向了下面灯火辉煌的三尊小神像。这种蕴含神性的东西历来都是珍贵的东西。

    杨纪完全可以想像到,这必然是今晚的重头戏。

    杨纪不知道那些世家、勋贵、门阀要怎么利用这些邪祠神像,但是对于邪道中人来说。这种东西无疑是极为有用的。

    就凭其中散发出来的神性波动,他们也会出大价钱去买。

    拍卖阁大小通吃,正邪通吃,这种邪祠神像显然主要还是针对邪道中人,以及各种邪道邪力。

    当然。正道中人一样可以购买。但似乎对邪道中人更加有利!

    房间中静悄悄的,杨纪望着展台上投下的一束束水晶灯光,默默出神,眉头慢慢的越皱越紧。

    他的那点财力和那个神秘丹师竞拍一下还是可以。但是和那些隐藏在大大小小琉璃墙面后的势力比,就显得太微不足道了。

    虽然看不到,但杨纪完全能想像到一面面大幅琉璃墙面后,无数双看着三尊邪祠神像的灼热目光。

    “不论如何,成与不成,都得试上一试了。”

    杨纪心中暗道。他的目光闪烁,这一刹那似乎有无穷的念头闪过。

    “姑娘,麻烦叫你们拍卖阁的主管出来吧。我有重要的东西要委托你们拍卖阁拍卖!”

    杨纪目光如电,突然转过头来,望着墙角那名隐在黑暗中身姿婀娜,含羞带怯的红衣司礼少女道。

    “啊?”

    少女怔住了,睁着一眼茫然的眼睛看着杨纪,脑袋里完全没反应过来。

    “唉!”

    杨纪心中叹息一声,也不多说,念头一动,下一刻,轰隆一声,房间震动,一尊高大,阴森中透着无上威严和力量的铁母骑兵陡然出现在了房间中。

    虽然塑像一般一动不动,但每个人只要看一眼,都能感觉到这头铁母骑兵身体中蕴含的庞大力量。

    要知道这些铁母骑兵可是能和杨纪这种武宗一对一正面对抗的。当初八头一起,要不是杨纪想到了利用地行舟,把他们分隔开来,一头一头的对付,恐怕还真的要死些铁母骑兵的铁拳下来。

    “啊!”

    年轻貌美的司礼少女大张着嘴巴惊呼一声,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发现是墙壁退无可退,这才停了下来。

    毕竟是在拍卖阁中当差,还是有点眼界见识。杨纪这尊铁母骑兵只是看一眼,立即知道不是凡品。

    年轻貌美的司礼少女不敢怠慢,低下对来,对着手中一种奇怪的器具低语。显然是联络拍卖阁的主事去了。

    “等一等!”

    杨纪伸出一只手掌。叫住了少女。沉吟片刻,补充语:

    “叫刘希元吧,让他过来!”

    杨纪的铁母长枪是由刘希元做的,这头铁母骑兵和那头铁母长枪是一起的,杨纪相信,他能够明白其中的奥妙。

    “轰隆隆!”

    大门拉开,杨纪的请求发出去后,只是一会儿的时候,沉重的钢铁大门打开。万贯楼的主事刘希元急匆匆的脚步。从后面跨步走了进来。

    “杨兄,你找我……啊!……”

    刘希元笑嘻嘻的跨进来,只是说了半句立即惊住了,看着房中多出来的那头铁母骑兵。

    刘希元虽然年轻,但是见识却不少。过手的宝物不计其数。这头铁母骑兵刘希元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猫腻。

    “这,这是……”

    刘希元看着这尊一动不动的铁母骑兵,说不出话来。他也算是看过不少宝物,但这种东西却还是第一次看到。

    这是一头铁母的铸造物。而且和之前的铁母长枪是一体的,这一点刘希元都不用过脑子就震惊。

    让他震惊的是其他的东西。

    他就一直奇怪。为什么会有人把珍贵的铁母用来造一柄长枪。现在,他终于知道,那柄长枪是给眼前这个东西用的。

    是的,东西……,他也不知道如何去形容它。

    可以确定,这绝对不是好看那么简单。这东西也绝对不是用来做装饰的!

    这一刹那。无数的念头掠过脑袋,刘希元心中有种想法,他隐隐知道这东西是干嘛的,但却有些不敢相信。

    “杨兄,这尊骑兵……你是要交给我们拍卖阁来处理吗?”

    刘希元转头看着杨纪。有些不确定道。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这一刻,他终于发现,眼前脸上载着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复杂。

    自己实在远远低估他了。

    “嗯。”

    杨纪点了点头,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笑了起来。杨纪知道,这个万贯楼的管事应该是看出铁母骑兵的名堂,这样也就省了他很多唇舌的功夫。

    “你有要求?”

    刘希元醒悟过来,立即问道。刘希元知道,眼前这位特地通知司礼小姐来联系他,肯定是有什么要求,否则的话不至于这样大动干戈。

    毕竟,按照拍卖阁的规矩,如果不是特别的事情,贵宾房的大门是不会打开的。

    “刘兄即然看出门道来,我也就不多说了。这件东西起价没有什么要求,十五枚星宿丹也可以。不过,我要放在前面拍卖。至少,要放在那件拍品前面。”

    杨纪把手一指道。他的手指正指着那三件形状大小不一的邪祠小神像。

    刘希元反应也不慢,立即醒悟过来。这位如此特地要求,显然是准备拍卖那些邪祠神像。

    “没有问题!”

    刘希元斩钉截铁,毫不犹豫,说完之后笑了起来。只要杨纪在万贯楼内拍卖了东西又万贯楼内用,那就是万贯楼求之不得的事情。

    而且,杨纪的这件东西,他有种感觉,如果正的像他猜测的那样同,不但可以卖出高价,而且还会引起不少的震动。

    万贯楼内卖的东西越稀奇,越珍贵,就罕见,就越是能提高万贯楼的名声。更别提,万贯楼还能拿到两成的佣金。

    “15枚星宿丹的起拍价倒不必。这件东西我可以做主,直接100星宿丹起拍。”

    这句话刘希元说得斩钉截铁,豪气干云。这倒不是他喜欢做冤大头,或者想讨好杨纪。

    这头铁母铁骑兵份量比那杆长枪大多了,就算是算重量,也绝对不止15枚星宿丹。杨纪的铁母长枪可是卖出了40枚星宿丹的高价。

    这头铁骑兵的重量怎么也不止两杆铁母长枪啊。更不要说,这东西如果真的像他想的那样,那简直还远远在这之上。

    他说100星宿丹还是说少了。

    “刘兄豪爽!”

    杨纪剑眉挑了一下,颇为意外。不过杨纪不傻,这种对自己有好处的事情没必要拒绝。

    而且,他还不敢确定,就这100枚星宿丹能不能买到自己想要的那三头邪祠小神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