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头疼啊!”

    杨纪五指插着头发,摇了摇头,一副说不清的样子。有时候局做得太完美,即便当面说破,受骗者都肯定信念,不肯相信。

    这种感觉真是说不出来。

    “拿去吧!”

    杨纪抽回手指,顺手一弹,把之前模仿练字的几张剩余字条弹了出去。

    “砰!”

    狂风乍起,如刀刃般从山顶树林中飞犁而过。就在杨纪弹出纸条的刹那,左太冲突然发动了攻击。

    籁,一团滚动的暗影在贴近地面的翻腾变化,几乎连肉眼都看不清楚。杨纪手中的纸条刚刚弹出,那团滚动的暗影就已经划过重重空间,出现在了杨纪面前。

    只听嗤的一声,刹那间无数锋利的暗刃,从阴影中疯狂涌动,向着杨纪全身要害剌去。

    “暗影剌杀!”

    左太冲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个机会,发动自己的剌客秘技暗影剌杀。

    ——把自己和王恺引来的那封贺司空的信是假的!这个消息虽然惊人,并且令人难以置信,但是在杨纪说出来的那一刻,左太冲却相信了。

    有些东西并不需要真正见到,只要知道就行了。所以王恺争辨的时候,左太冲并不说话,反而利用这个机会发动了致命一击。

    只是,左太冲似乎也低估了对手的强大。

    “哈哈哈!……”

    一阵大笑声中,暗影一闪,一只崩天裂地般的手掌风驰电掣,猛然掣了出来,和左太冲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轰!”

    狂风四溢,烟尘滚滚。一圈毁灭性的气劲,裹夹着混乱的力量,以杨纪和左太冲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幅射而去。

    只听咔嚓嚓的巨响,一颗颗成人合抱的大树轰然倒下,树屑四溅,断口光滑。仿佛被刀剑削过。而四周的杂草、灌木、碎石,甚至连地皮都被一股脑卷起,随着爆炸的气劲,一**掀飞出去。

    爆炸中心,杨纪的右臂坚若钢铁,表面包裹着一层淡淡的坚韧的血光和左太冲锋利的黑色剌客刀刃重重的撞击在一起。

    左太冲手中黑色的暗刃锋利无匹,无坚不摧,但却根本碰触不到杨纪的身体,而是被杨纪体表的那层淡淡的坚若金铁般的透明的血光阻挡在外。

    锋利的黑色暗刃和这层血光撞击在一起。发出的却不是噗噗的声音,而是锵锵若金铁的声音。

    “武宗之体!”

    左太冲看着眼前的杨纪,瞳孔收缩,心潮起伏,脸上勃然变色。

    杨纪还是那个杨纪,和他在冥界见到的那个小子一模一样,但是整个人却陌生的令他完全认不出来。

    在冥界的时候,杨纪也就是拼借着智计和他斗。但是现在。却能凭借自身实力,不闪不避。硬生生的抗下他的“暗影剌杀”。

    前后不过数月的时间,这小子却如脱胎换骨一般,实力变得强横的令人心惊。

    “哈哈哈,左太冲,你不会以为还是在冥界吧?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当,我即然敢出现在你们面前。自然有收拾你们的把握。左太冲,你不会以为我这件都做不到吧。”

    杨纪长声大笑,滚滚烟尘中,乌黑如墨的长发在脑后籁籁的摆动,神情说不出的轻松、自在。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冥界中,自己和王芷荇被他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差点死在他手里。

    如今风水轮流转,终于轮到自己了。

    为了这一刻,自己可是酝酿了很久。

    “轰!”

    大地震动,杨纪脚下一沉,全身血气鼓荡,一团红光瞬间破空而出。

    “霸下之怒!”

    轰隆隆,天摇地动,杨纪全身血气一发,满空都是钢铁轧轧的声音,一只巨大的霸下昂首怒吼,犹如天外陨石一般,蕴含着庞大的毁灭性气劲,猛烈的击中了对面的左太冲。

    左太冲的反应已经很快了,八尺的身躯化为一团模糊滚动的暗影,左右变幻不定,但依然被血光擦中,砰的一声,半空身躯一个跄踉,迅速稳住,几个翻转,迅速倒射而回,落在王恺身边时,身躯跄踉了一下。

    “唰!”

    这几下兔起鹘落,奇快无比,但是左太冲和王恺却纷纷变了脸色。

    “这不可能!”

    王恺脸色惨白,手中的纸条连看都没看,便从指缝里漏了出去,飘落在地上。已经不用再去验证真假了,相比起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眼前的威胁才是更重要的。

    “左兄!”

    王恺看着身旁脸色微白的左太冲,心中仿如地震一般,受到了巨大手震撼。

    ——他怎么也没想到,左太冲居然会输给杨纪。

    纸条的事情已经不用去验证真假了,眼看到这个结果,王恺已经对于这个结果信了八成以上。

    “才几个月的时间,他怎么可能变得怎么强大?”

    王恺看着杨纪,突然有些心悸。这个之前藏在王芷荇身边还无足轻重的小子突然之间变得强大令人难以置信。

    “还愣着干什么?!”

    左太冲目光喷火,眼角瞥到王恺怔怔的表情,气不打一处来:

    “这小子筹谋许久,光明正大的向我们合盘推出,你难道还以为他会让我们活着离开吗?不想死的话,就紧跟跟我一起出手。”

    轰!

    暗影一闪,左太冲在原地留下一连窜的虚影,再次施展暗影剌杀,犹如一团滚动的黑暗阴影一般,向杨纪剌去。

    他的身躯在暗影中变幻不定,根本无法让人无法捕捉到真实的存在。

    “轰!”

    同一时间,左太冲的右侧,王恺同样飞射而出,嗖,一道弧光闪过,王恺瞬息间出现在杨纪身后。黑烟滚滚,身剑合一,向着杨纪疾射而出。

    “嗤!”

    与此同时,杨纪身前,暗影一闪,七个一模一样的左太冲抓着七柄锋利的暗刃。闪烁着疯狂刃光,从七个方向向着杨纪电射而出。

    这七个左太冲不止气息一模一样,就连出手的气势和味道都是一模一样,叫人分不出真假。

    “雕虫小技!”

    杨纪嗤然一笑,这种伎俩他已经用过无数遍了。左太冲这是在班门弄斧。杨纪右手一振,连理都没理身后的王恺,直接一掌向着身前左数第四个左太冲抓了过去。

    “哼!”

    左太冲冷哼一声,七个分身居然连嘴角的冷笑都是一模一样。杨纪这招和之前一模一样,对于左太冲来说是毫无用处的。

    他甚至连招式变都没变。七个分身一起向着杨纪齐射而出。

    然而下一刻,异变突起。只听轰隆一声,天空一暗,一只青色的大手遮天蔽日,排山倒海,猛然向着左太冲抓落过来。

    和杨纪攻击的方向不同,这只青色大手并不是抓向第四个左太冲,而是向着旁边间隔一位的第六个左太冲抓了过去。

    “死亡之手!——”

    杨纪的声音冷漠、孤傲。轰隆隆有若雷鸣,直到这个时候才传入左太冲耳中。

    “不好!”

    左太冲脸色剧变。他就算反应再迟钝也明白过来,杨纪这是施展的声东击西的策略。他明明看穿了自己的暗影七重身,但却偏偏不识破,而是向着第四个幻影出手,引诱自己上勾。

    “砰!”

    左太冲身躯后仰,双腿笔直。就在杨纪祭出死亡之手的刹那,左手在身下一拍,身躯贴地,拐了个弯,向着斜刹方向倒射而回。同时右手暗影之刃向着杨纪剌去,试图抵挡杨纪的死亡之手。

    不过左太冲还是低估了杨纪的实力——

    “轰隆!”

    只听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电光石火间,左太冲不知道剌出了多少剑,然后所有的攻击在杨纪的死亡之手面前统统毫无用处。

    只听轰隆一声,杨纪的死亡之手五指重重压下,如同一座山峰般,震碎了左太冲的护体血气,轰隆一声,将左太冲死死的镇压在掌下。

    铿!

    同一时间,电光一闪,王恺身剑合一,直射杨纪后脑。然而倾尽全力的一击,击中杨纪,却仿佛撞中了一座铁山。

    杨纪纹丝不动不说,反而有一股极大的力量有如潮汐般沿着剑身,向着王恺反震而回。

    “不好,武宗之体!”

    王恺心中一寒,这才想起左太冲的评价,立即萌生退意。虽然知道杨纪很厉害,但是万万没想到居然如此厉害,以自己的实力,又有左太冲牵制的情况下,居然也奈他不得。

    “你到现在才知道吗?”

    杨纪扭头看着王恺,目中满是讥讽的神色。不到这个级别,就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对于武宗来说,七重以下,尽如蝼蚁,哪怕武将巅峰也是如此。

    杨纪之所以不在意王恺,绝不是疏忽大意。而是王恺根本威胁不到自己。

    血气金身加上武宗之体的防御,连同级的武宗都不一定破得了,更别说是王恺了。

    王恺心中寒气大冒,连左太冲都被镇压了,他哪里还敢逗留。砰!血气在虚空一炸,王恺想也不想,身随剑走,闪电般逃遁而去。

    “轰!”

    看到王恺想到逃跑,杨纪连动都没动,只是挥了挥手,轰隆!一股惊天动地的血气轧轧轰鸣着,犹如一道钢铁高墙一般席卷而出。

    王恺还只逃到一半,便被城墙般的血气扫中,啊的惨叫一声,犹如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而那些残余的左太冲分身,被这股气劲一扫,也纷纷爆炸,现出原型。

    ——原来都只是一些衣角、大袖、腰带、鞋履,左太冲用这些散发着自己气息的东西为媒介,施展出了暗影七重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