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苏人雄惭愧,直到双儿醒过来之前,还在怀疑杨公子。甚至生出了杀心。杨公子言而有信,言出必践,为我地火山庄炼丹。枉我屠苏人雄自谓英雄,却有如此心思,实在是惭愧不已,希望杨公子不要见怪!”

    “大长老、二长老,还有我们所有地火山庄的弟子听着。以后但凡是杨公子的要求,我们地火山庄的弟子就算是赴汤蹈火,也一定要做到。听到了吗?!”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整个地火山庄说的,声音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这句话说出去,别说是地火山庄,只怕是整个太渊洲府都要知道了。人的影,树的皮,以屠苏人雄的地位,这句话说出去就是覆水难收,以后想反悔,恐怕整个太渊洲的世家、豪门、门阀,甚至军方的势力都会瞧不起他。

    一个出尔反尔,毫无信诺的人是会受到所有人排挤的。不管他的身份地位是什么。

    杨纪也是一脸的意外,没想到屠苏人雄会说出这种话来。这已经超出了两人的交易内容范围了。

    但是目光扫过周围,周围地火山庄的人却是毫不意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杨纪沉默片刻,随即笑了起来。

    屠苏人雄在整个地火山庄布下天罗地网,准备绞杀自己的事情根本瞒不过自己。或许一开始杨纪并不知道。

    但是这一路上过来,各种气氛,各种诡异,各种古怪……,杨纪就算一开始不知道,现在也知道了。

    杨纪并不糊涂。只是没有说破而已。

    屠苏人雄做下这种承诺,一则故然是因为自己救了他的儿子,地火山庄传承有望,另一则,必然也是为了这个举动。

    直到屠苏人雄的儿子苏醒之前,他都在怀疑自己。并且布置天罗地网对付自己。这种人物心高气傲,自认英雄,轻易不肯低头。

    但是发现自己做了这种事情后,杨纪立的功劳越大,对地火山庄帮助越大,他心中就越是惭愧,才会做出这种承诺。

    “屠苏庄主客气了,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杨纪笑笑道。

    “大丈夫一言九鼎,说出去的话自然就会做到。杨公子放心。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青铜血法器的事情,我已经叫人去安排了。庄内所有的资源,全力供应公子的青铜血法器。”

    屠苏人雄郑重其是道。

    双儿苏醒,屠苏人雄现在心中去了一大块心病。杨纪的青铜血法器也就抬上了日程。

    “那就麻烦庄主。武科举不日举行,这件法器对我非常重要,关系到我日后的前程。”

    杨纪毫不客气道,并没有虚伪的推辞。

    他之所以这般卖力的炼丹,绝不是爱心泛滥。交易就是交易。如今屠苏人雄的独子苏醒,杨纪最关心的就是青铜血法器的炼制日程。

    就如杨纪自己所说的。这件东西关系到他的命运和前程。如果能在武科举中拥有一枚关键性的青铜血法器,别的不说,杨纪绝对有信心打败任何的对手!

    “公子放心,以公子的资质,这次武科举必然高中。日后大鹏展翅,平步青云不在话下。屠苏人雄这就去安排人手。准备具体事宜。”

    见杨纪说的郑重,屠苏人雄也毫不推辞道。

    人逢喜事精神爽,屠苏人雄现在斗志昂扬。

    “公子,屠苏庄主熬了数月,现在少庄主刚刚苏醒。我们就先退出云,给他们一点时间独处吧。”

    鬼丹师上前一步,不失时机道。

    “嗯。”

    杨纪点了点头,大事完成,如今只觉得一身轻松。扭头屠苏人雄,抱拳道,“屠苏庄主,那我就先告辞了。”

    “公子劳苦功高,是应该好好休息一下。走,屠苏送公子出去!”

    屠苏人雄大袖一挥,亲自把杨纪送出大殿,器重程度可见一斑。

    ……

    从大殿出来,台阶前,杨纪和鬼丹师停下了脚步。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鬼丹师道。这句话他其实在里面就想说了。

    “以后……”

    杨纪抬头看着天空,天空繁星点点:

    “武科举快要临近,先准备武科举再说吧。”

    地火山庄的事情解决,青铜血法器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唯一的差别只在于赶不赶得上武科举而已。

    不过不管赶不上赶得上,这件事情都是杨纪当前最要紧,也重要的事情。

    “仕途出自功名,这本来也是应该的事。”

    鬼丹师点着头,赞同道。

    “呵呵,你别担心。”

    杨纪知道鬼丹师在担心什么,“你的事情我已有安排。我现在在玉斧客栈待着。你先找个地方落下,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太渊洲并非我的久待之地。”

    两人早有约定。鬼丹师以炼丹投靠杨纪,而杨纪则每三年送他一张上古时代的强大丹方,提升他的丹道修为。

    如今地火山庄的事情结束,杨纪自然需要安排鬼丹师的着落。

    “这样最好不过。即然你有安排,那我就不多问了。”

    鬼丹师道。

    “嗖!”

    杨纪手指一扬,几张纸页飞了出去。鬼丹师措手不及,手指一伸,下意识的夹住。

    “这是清净伏魔丹的丹方还有图览,就算是先期给你的奖励。只要你有资源,找到上面的材料,就可以随时炼制清净伏魔丹。”

    杨纪并没有把剩下的铁树妖心给鬼丹师。一码事归一码事,杨纪虽然对鬼丹师很有好感。但是交易就是交易,规矩不可破。

    而且鬼丹师身为正统丹师有他正统丹师的尊严,杨纪这样把炼丹的余料给他,对于鬼丹师来说不但不是帮忙,反而是一种羞辱。

    丹道修炼凭的是各自的时运和能力,鬼丹师如果能凑齐丹方上的材料,那也是他的造化。如果凑不齐,也是他自身的命数,归不得别人。

    果然,鬼丹师一脸惊喜,丝毫没有觉得杨纪只给他丹方不给他身上的材料有什么不妥。

    “太好了,谢谢,谢谢……”

    鬼丹师一把接受,喜不自禁,一点都没有推辞的意思。

    丹师最重要的就是丹方,不只包括材料清单,还有炼制法诀、退火时机等等一系列的东西,这些东西远不是在旁边看几眼就能学会的。

    鬼丹师虽然在杨纪炼丹的过程中一直保持淡定,但是做为丹师,又有谁能抵挡得了一张强大丹方的诱惑。

    哪怕是炼制不出来,也一样是件极为值得骄傲的事。

    而且自己现在算是投靠杨纪,算是自己人了,陪了这么多天,没有功劳也有功苦,杨纪拿给自己,就相当于左手拿到右手,鬼丹师可是一点不会觉得有一点难为情。

    “嘿嘿,公子,那我可就不好意思了。”

    鬼丹师嘿嘿笑道。

    “少给我废话。”

    杨纪没有好气的白了一眼,“走了,明天还有明天的事,先去睡一觉了。”

    时间已晚,清净伏魔丹炼成,当时还不觉得,只是兴奋,但现在冷静下来,只觉一身疲惫。

    杨纪本意是要回玉斧客栈休息的。不过做为地火山庄贵宾,立下这么大功劳,屠苏人雄哪里会让杨纪这么晚还跑回去。

    他早早就安排准备好贵宾房。

    玉斧客栈距离这里还有很远,杨纪想想也就不再拒绝屠苏人雄的美意了。

    在地火山庄的人带领下,杨纪很快进入到了地火山庄一间豪华的客房之中,精致的檀木缕花鸟凤花床,华丽的家俱桌椅,房间里甚至还有七八名身姿婀娜,衣衫半露,若隐若现的貌美如仙子一般的女子,一切都恍若皇宫一般。

    屠苏人雄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只要杨纪愿意,这里的一切他都可以予取予求。不过,杨纪实在太困,根本没这种心思,倒床上就睡。

    月落日升,杨纪这一睡就是一天。而在杨纪沉醒的时候,整个洲府早已发生了一场巨大的地震。

    杨纪根本不知道,他昨晚的行动在洲府中引起了多大的震动。

    “哗啦啦!”

    羽翅振动,无数的信鸽从地火山庄的方向飞向了四面八方,飞入到了各个世家、勋贵、豪门、门阀、军方势力的手中。

    甚至连那些太渊洲府外的势力,以及异类都因为到太渊洲来参加武科举的关系,知道了这个消息。

    居然有人炼制出了可以治疗走入火魔的丹药,天知道这个消息引起的震撼有多么的庞大。

    武道之途,步步凶险,没有向进之心的人成不了大气侯。而有向进之心的人,躁急躁进,过于求成而走火入魔的事情比比皆是。

    各大家族子弟无数,几乎每家都有几位因为这种原因走火入魔的弟子。若是资质平庸的也就罢了,往往都是那些天赋越高,资质越好的子弟更加容易走火入魔,这才是令人头疼的。

    家族中培养子弟不一,每一个都倾注了极大的资源,寄予了很大的期望。这一下说废就废,简直让人受不了。

    而且各个大家族涉及到的利益庞大,因为这个原因,明里暗里的争斗多的是。因为对方下狠手,受伤、岔血气而走火入魔的,也有的是。

    这些都是家族的骨干,出现这样的折损,更是痛彻骨髓,令人难以接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