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对抗青铜血法器的只有青铜血法器。

    武举人级别能使用青铜血法器绝对级别不高,只要自己获得青铜血法器,哪怕是最低级别的,也可以完全抵消掉对方的优势,和那些拥有世家、勋贵背景的大家族年轻天才们在武科举中一决高下!

    杨纪有信心,只要有青铜血法器,自己在武科举中必然是胜券在握!

    “呵呵,炼制前期,暂时还不需要器灵。这段时间,杨公子可以访一访,看看有没有什么适合的凶兽魂魄。另外,我也会召唤一下庄中的长老,商量一下怎么样帮助杨公子。”

    屠苏人雄道。

    “那是自然。我一定会想办法去弄到。”

    杨纪道。

    青铜血法器的威力大小和法器中的凶兽魂魄有关。被杀死的凶兽越强大,效果就越好。

    没有合适的凶兽魂魄,就没法正常炼制青铜血法器,这也是青铜血法器炼制的一个最大阻力和难题。

    杨纪心知肚明,自己下一阶段的目标就是寻找这种强大的凶兽魂魄。至少,在武科举之前,自己完全是有这种时间的。

    “呵呵,那就好。江河级别的青铜血法器是最低级别的,移植凶兽魂魄的时机自由一些,不像其他级别的青铜血法器那么苛刻。按照你的要求,我们完全可以将凶兽魂魄的融合时间往后移一些,尽量给你多一些时间。”

    屠苏人雄道。

    “嗯。那就麻烦庄主了。”

    杨纪点点头。

    穿过内院的大门口,屠苏人雄护送着杨纪和鬼丹师,一边走一边聊,最后在地火山庄标志性的大门口停了下来。

    “有道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当。杨公子人中龙凤,少年俊杰。受人追捧也是应该迟早的事。杨公子要有心理准备才好。”

    临别的时候,屠苏人雄脚步停在大门口,看着杨纪,大有深意道。

    “庄主的意思?”

    杨纪怔了怔,有些不明白屠苏人雄的意思。

    “呵呵,杨公子这一睡就是大半天。不过太渊洲府里可是早就闹翻天了。杨公子出去也就知道了。”

    屠苏人雄点到即止,笑而不答。

    杨纪看着问不出什么东西,也就懒得去管,索性和屠苏人雄告别。

    “终于要回去了。”

    杨纪看着头顶的艳阳,舒展了一下身体,只觉心情舒爽无比。跨出地火山庄的大门,地面就像火烧一样,这种感觉非常熟悉,正是地火山庄独特的地质。

    不过当杨纪抬头看向前方。立即吓了一跳。

    “吓!”

    杨纪神色一惊,只见地火山庄外,密密麻麻,全都是一身黑衫,肌肉裸露,肌肤古铜,清一色的地火山庄弟子。

    这些地火山庄的弟子围了一圈又一圈,把杨纪团团的围在中间。不过这些地火山庄的弟子目标并不是杨纪。而是地火山庄外试图靠近的人。

    “那是什么人?”

    杨纪吃惊道。

    地火山庄外,一排排。军队一般,停满了许多马车。这些马车似乎试图靠近地火山庄,但却被山庄的弟子阻挡在外。

    “杨公子,真的是杨公子!”

    “他果然在这里!”

    “杨公子,请给我们治疗走火入魔的丹药吧。”

    “如果不愿意,加入我们家族可以。我们以诚相待!”

    “不要相信他们。只有我们青初豪门才能给你最大的重视。最好的地位。”

    “杨公子,我们家主邀你一聚。”

    “公子,这里,这里……”

    “请给我丹药!——”

    ……

    一簇簇人影出现在地火山庄外的马车中,看到杨纪一个个激动起来。发出嘈杂的声音。这些声音开始还是杂七杂八,但很快就聚集到一起,化成一片涛天的巨浪,有如惊涛拍岸般席卷而来。

    下一刻,人群出现了混乱。似乎生怕杨纪发现不了自己,或者完不成家族任务。那一辆辆马车争先恐后,开始向着杨纪的方向挤过来。

    “退后,退后!”

    “私人禁地,严禁擅闯!”

    “都给我退回去!——”

    ……

    一名名地火山庄的弟子紧张的满头大汗,如临大敌。一些弟子甚至早早的拿出准备好的大矛,对着外面涌过来的人群。

    地火山庄是不怎么用这种大矛的。但这一刻几乎人手一柄,显然这些大矛是这段时间新炼制出来的。

    地火山庄面对这种情况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杨纪额头上,大汗一下子就出来了。

    “是清净伏魔丹!公子,这回你真的是出名了!”

    鬼丹师看着人面挤过来的人群,扭头看着杨纪,眼中闪着幽幽的光芒。

    杨纪沉默不语,看到这一切,他哪里还有不明白的。“清净伏魔丹”这几个字仿佛拥有魔咒一样,激起这么大的反应,这是杨纪无论如何也意响不到的。

    “嘿嘿,公子,这就是我们丹师的力量!”

    鬼丹师望着外面黑压压的马车,嘿嘿笑道。做为丹师,他其实早就习惯各方势力的尊重,只不过,杨纪这个刚刚扬名的初阶丹师,看起来比自己这个正统的丹师还要受欢迎的多。

    这就是清净伏魔丹的魅力。

    能够治疗走火入魔,拥有这种神奇的本事,杨纪的能力已经不能用简单的丹道等级来形容了,受到这种程度的欢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嘿嘿,习惯就好,习惯了就好。这可未必是什么坏事。”

    鬼丹师在旁边道,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但却更有一种身为正统丹师的自豪和骄豪。

    这就是丹师的魅力,这就是我们丹师的地位,杨纪看到没有,丹道才是最有前途的道路。

    鬼丹师还心希望杨纪看到这一幕后,坚定信念,在丹道的道路上前进下去,不要埋没了自己的天赋。

    将来杨纪要是成为了丹王或者丹皇,甚至更高的存在,未来肯定免不了提起一个人,那就是自己!

    不过鬼丹师想多了,杨纪明显和鬼丹师心里想的不太一样。

    “这下麻烦了。走吧,先离开这里再说。”

    杨纪皱着眉头道。

    他现在终于明白屠苏人雄临门前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自己睡一觉的时间,发生了许多的事情。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看起来,已经有人把自己帮助地火山庄少庄主治好走火入魔的事已经在太渊洲府中传开来。

    或许这个人就是屠苏人雄都不一定。

    “这个……”

    鬼丹师呆了呆,“你不和他们去打个照面吗?这可是很好的资源,多认识一些世家、门阀,将会对你有很大的好处。”

    “哼,我倒是不介意,就是花上一天的时间和他们聊聊都没有关系。不过,你确定我们真的有那么多清净伏魔丹吗?”

    杨纪回头瞥了一眼鬼丹师道。

    鬼丹师顿时哑口无言。

    杨纪说的没错,很明显这些人想要的是杨纪手中的清净伏魔丹,或者让杨纪加入他们。

    后者是不可能的,杨纪要参加武科举,一个志在仕途的人怎么可能加入某个家族或者势力。

    至于前者……

    五枚清净伏魔丹,不,是四枚,哪里够分的。

    “这个,这个,那就以后再说吧。”

    鬼丹师讪讪道。当时想得太多,现在才发现有点不太实际。

    “公子、大师,请上车吧。”

    一名地火山庄弟子看着两人,恭敬道。

    大门旁早有地火山庄准备的一辆黑色大马车,杨纪和鬼丹师没有拒绝,登上了马车,在马厢中坐下。

    马车里布置奢华,来自萨拉逊帝国的天鹅绒毛毯铺在地上,四周是各种宝石。论装饰真是不错了。

    不过杨纪却高兴不起来,眉头依然皱着。

    这才刚刚过了一晚上,事情的发生酵远远的超出人的预期。必须得承认,能受到这么多势力的关注和欢迎,杨纪其实是比较享受。

    不过与此相伴也有许多问题,且不说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影响的问题,单单是走出这个地火山庄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嘿嘿,原来你是在担心这里,那你真的是想多了。”

    鬼丹师嘿嘿笑道。

    “怎么说?”

    杨纪抬起头来,一脸的讶然。

    “嘿嘿,你还真是小瞧一个丹师的影响了。如果连这个地火山庄都走不出去。那丹师还算什么丹师?你看我的!”

    鬼丹师一脸的骄傲,说着站起身,从车厢的窗户探出头去。

    就在杨纪迷惑和诧异的目光中,下一刻,鬼丹师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整个凶神恶煞,对着外面毫不客气的狂吼起来:

    “王八旦,老夫和杨公子正要出去,你们哪个王八旦敢拦老夫的路,以后就别想在太渊洲里买到老子和杨公子的丹药了!”

    鬼丹师的嗓门奇大无比,轰隆隆的声音,如同雷霆般掠过地火山庄高墙外的上空。

    就像一块巨石投进池里,下一刻,就在杨纪惊愕的目光,外面那些密密麻麻的人影听到鬼丹师的话,脸上纷纷现出恐惶的神色。

    一辆辆马车疯狂的纷纷往后退出,停在后面的车,在前面让开后,发现自己挡在杨纪的马车前方,也是大惊失色,希聿聿的拉着马匹,往旁边驱去。

    一时间,原本秩序井然的大地上一片混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