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佳佳想着以后可以朝夕跟程南威相处在一起,可以正大光明的跟程南威谈恋爱,心里暗自高兴,其实她真的不在乎程南威有多少钱,如果程南威因为这件事情损失了很多钱,哪怕变成了穷光蛋,她也不会在意的,她只是担心程南威会受不了,只是担心大家会指责她是红颜祸水。

    她现在只想跟程南威好好相处,就像程南威说的一样,即使他们一无所有了,他们还年轻,还可以重头再来的。

    但是丛佳佳这次跟程南威闹吵的太厉害,就这样偃旗息鼓的同程南威和好如初,她又觉得有些灰溜溜的,于是皱皱眉头,推开程南威,说:“这件事情我们不忙着做决定,容我再想想吧!”

    程南威抬手轻敲了一下丛佳佳的头,很是心疼的说:“你就不要再想了,看你这两天把自己折腾成这样,证明你的决定都是错误的。”

    丛佳佳一阵汗颜,程南威这话里的意思,好像自己是因为他生病的,其实她就是因为程南威生病的,但她不能承认啊,她对着程南威瞪眼睛,“我自己的身体,我愿意折腾,至于你说的事情,我要再想想。”

    程南威在这两天的煎熬里,已经把事情想好了,尤其丛佳佳这一病,更坚定了他做这个决定的决心,他很坚决的对丛佳佳说:“就这么决定了,我会把一切都处理好的,你就负责在医院好好的养病,不要多操心这些事情了!”

    丛佳佳还是觉得不妥当,“程”

    程南威抬手遮住了丛佳佳的嘴,盖住她要说出来的话,“把所有的事情交给我,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在这里好好的养病,等我的消息,好吗!”

    丛佳佳眨巴着眼睛,惶惶然的坐在床上,不知道是该阻止程南威,自己继续忍辱负重下去,还是要程南威去为他们的幸福努力。

    程南威想转移一下丛佳佳的注意力,问她,“你吃早饭了?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来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丛佳佳猛的想起了宋辰飞,她还有个假男朋友呢,如果宋辰飞为她买早餐回来,让宋辰飞看到她和程南威在一起,那可就糟糕了!

    丛佳佳连忙推了推程南威,焦急的说:“你快点站起来,快点走吧,别在这里了!”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程南威疑惑不解的看着丛佳佳,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么紧张不安。

    丛佳佳为难的搅动着手指头,低低的说:“宋辰飞他在这里照顾我呢,他去买早餐了,大概马上就要回来了,我我不能让他看见你的!”

    程南威听丛佳佳这样说,脸立刻就黑了下来,他想质问丛佳佳,你生病了为什么告诉宋辰飞,而不告诉我呢?但想想丛佳佳病的如此的重,他都不能守在丛佳佳的身边,而是宋辰飞在照顾着丛佳佳,他又自责了。

    算了,宋辰飞能照顾病中的丛佳佳,他应该感谢宋辰飞才对的!

    丛佳佳抿着嘴,不安的看着黑脸的程南威,一对梨涡浅浅的挂在脸颊上。

    程南威看着疼惜,伸手轻轻的捏捏丛佳佳的脸,“我告诉你啊,你可以让他暂时照顾你,但时间不能长啊,你要找机会把事情跟他说清楚了,还有啊,你们不许走的太近,不许你喜欢上他啊!”

    丛佳佳见程南威没有跟自己生气,欢喜的笑了,抬手打开程南威的手,娇嗔的说:“你胡思乱想些什么呢,我这边的事情我自己也可以解决的,你照顾好自己就行。”

    这个时候,丛佳佳真觉出了自己的小气,程南威的大度,自己看见程南威和楚暖在一起,会跟程南威又吵又闹的,而程南威看见自己和宋辰飞在一起,却可以理解她,包容她。

    丛佳佳暗暗决定,以后跟程南威在一起的时候,她一定要努力对程南威好一些,再好一些,来回报程南威给自己宽厚的爱。

    程南威看着丛佳佳嘴唇干裂,深陷的眼窝,憔悴的脸色,在心底暗叹一声,揉揉丛佳佳的头发,“小丫头,我让你受了太多的委屈,吃了太多的苦,这次我一定不会让你等太久的,以后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丛佳佳想着宋辰飞可能快回来了,又推了推程南威,“好了,我知道了,你快点走吧,我们可以电话联系的。”

    程南威见丛佳佳急着催自己走,好像很嫌弃自己的样子,真的很郁闷,他对着丛佳佳咬了咬牙,又嘱咐丛佳佳要注意身体,随时跟自己保持联系,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丛佳佳的病房。

    丛佳佳目送着程南威的背影离开,觉得空气中都弥漫着快乐的味道,窗外变黄的树叶没有萧瑟之感,而是浪漫呢,小鸟在枝头轻舞翻飞,叫的声音清脆明快,丛佳佳觉得眼前的世界都跟着美好起来,整颗心被满满的幸福感包围着。

    她美滋滋的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听见门口有脚步声传来,她听声音是宋辰飞回来,果然,病房门一开,宋辰飞回来了,两手拎着好几个袋子,里面装着丰盛的早餐。

    “佳佳,看我给你买了什么好吃的!”宋辰飞献宝一样向丛佳佳举举手里的袋子。

    丛佳佳对在宋辰飞一拍手,高兴的说:“你真是太好了,我正饿了!”

    宋辰飞眼前突然一亮,因为丛佳佳的这个笑容太过明媚,灿烂,即便丛佳佳形容憔悴,但这个笑容还是像会发光一样,将整个房间都照亮了。

    他已经很久没看见丛佳佳这样笑过了,宋辰飞心里有些疑惑,丛佳佳的心情怎么突然变好了,但他没敢问,只是拎着买回来的早餐,笑着走到丛佳佳的床边。

    丛佳佳早晨的时候自己下床洗漱过了,现在又在宋辰飞的帮助下洗干净了手,翻看着宋辰飞给自己买回来的早餐,她在袋子里面不但发现了吃的,还发现心细的宋辰飞给自己带了一套化妆品的小套装。

    宋辰飞担心丛佳佳生病后没有胃口,买的早餐很丰富的,中式的,西式的都有,油条,三明治,提拉米苏,牛奶,豆浆,煎饼果子丛佳佳吃的开心,一边吃一边笑着对宋辰飞说:“你这是中西合璧,胡乱配对啊!”

    丛佳佳的心情好,宋辰飞的心情随着就好,他欢喜的说:“只要你喜欢吃就好,胡乱配对也无所谓的!”

    “恩,只要好吃就行啊!”丛佳佳随和的点点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问宋辰飞,“你给白艳艳打电话了吗?”

    “打过了,我刚刚在早餐店等餐的时候打给她的,但是白艳艳好像不太相信我说的话,一个劲的抠根刨底,我都快经不住她的审问了!”宋辰飞咧咧嘴说,“白艳艳生过孩子后,变的更厉害了!”

    丛佳佳想白艳艳了解自己,如果自己再不给白艳艳打电话,白艳艳一定会猜到自己出事了,白艳艳一定会着急的,白艳艳刚刚生过孩子,还指望母乳喂养呢,她不能让白艳艳替自己着急上火,她语气发软的宋辰飞说:“我这里已经没什么事情了,等下吃过饭,你去我家里一趟,帮我把手机取来吧!”

    “当然可以了,这种事你只要吩咐我一声就可以了。”宋辰飞感觉到丛佳佳跟自己说话的语气像请求,他笑着让丛佳佳命令他。

    丛佳佳暗自在心里咧嘴,她和宋辰飞的关系马上就要揭开面纱了,到时候恐怕宋辰飞都会骂她的,她哪里还敢命令宋辰飞啊。

    他们两个人吃过饭,宋辰飞见丛佳佳的状态确实不错,精神好了很多,他放心的去丛佳佳的家里取手机了。

    这时候,丛佳佳的两个吊针打完,她可以下床随便走走,心情舒畅的到洗漱间又洗了脸,拿过宋辰飞给自己买回来的化妆品,水,乳,精华,隔离依次擦到脸上。

    丛佳佳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虽然看着很瘦的,但化妆品将她的脸色提亮了很多,让她看起来很精神,小脸只有巴掌大了,衬得一双明亮的黑眼睛更大了,有些干裂的嘴唇在唇彩的滋润下,看起来也水水的了。

    在化妆品的作用下,丛佳佳的一张小脸又娇艳如花了,她心里很美,同时很感激宋辰飞,宋辰飞可真是个好人,知道女人最喜欢的是什么!化妆品真是好东西啊,可以让人旧貌换新颜!

    丛佳佳正坐在床上对着化妆袋盒里的镜子自我欣赏着,听见走廊处传来一阵清脆而急促的高跟鞋声,这能是谁呢?这里的医生和护士都是不穿高跟鞋的,白艳艳也不可能来看自己,丛佳佳皱起眉头,疑惑的想着。

    随着一阵似曾相识的香风飘进来,高跟鞋踏入丛佳佳的病房,丛佳佳抬头一看,来人竟然是楚暖。

    楚暖一张俏脸冷若冰霜,漂亮的杏眼微眯,恨恨的盯着病床上的丛佳佳,里面好像要喷出火来,如同丛佳佳是她的刻骨仇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