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六爷这个角色,充斥着浪漫主义情怀的落魄草莽英雄气息,那么闷三儿就真的是大家眼中最正常的一种落魄男人形象。

    《老炮儿》算是千呼万唤始出来,没有任何宣传,却拥有着比任何宣传都要大的知名度,很多人都知道杨以辰和小钢炮合作了一部倒行逆施的电影,先是演员不当演员去做导演,导演不做导演跑去当演员,后是好听点说是复古的拍摄了一部中年潦倒男人的英雄主义电影,没有枪炮声,不像是当年的《英雄本色》,在那个时代叫一个热血沸腾,在现如今这个观众口味都已经到了众口难调地步的时代,你来一个这样的电影,怎么能勾起观众们喜爱的口味。

    太多太多人,都觉得杨以辰这一次玩大了,但多年来都已经被打脸打得习惯了,致使说话也都变得小心了许多,没有真正结论出来之前,都不敢像是从前那样大放厥词,失败了太多次,哪怕在网络上说什么不用付出什么代价,但有些名气的人一次又一次的被打脸,脸面上也不好看,等等吧,马上就上映了,到底是什么样的结论,等到片子上映,也就都清楚了。

    张清新也没想到,这《老炮儿》竟然跟此时此刻公司内部发生的事情如此严丝合缝,真就好似给他们演的一样,又或是他们提前看到了片子,非要配合一下似的。

    六爷告诉你们,什么是规矩。

    无论过了多少年,无论社会形态如何变迁,一个社会,一个制度,必然需要一种大家约定俗成的规矩,不同于法理,又没有超脱法理的范畴。

    兄弟集团的事情,说白了也是规矩,跟纯粹的商业行为还有区别,沈靖等团体代表的是一种态度,是一个大家击掌约定的合作关系,以他们曾经的投资额度和当时兄弟集团的发展前景,根本就经不起推敲,除非杨以辰是傻子,否则这比买入股份的交易就势必还有别的猫腻。

    用一块钱买了一百块钱的东西,后者又不是假货,必然是前者补偿了一些东西给后者,而沈靖等人的身份,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们背后的家庭,事实上也是如此,他们充当的是‘安保’的角色,需要给公司的发展做一些保驾护航的工作。

    现在的情况是,他们没做多少的工作,却得到了很多的酬劳,不仅没有感恩,反而开始渐渐不满足于获得的东西,奢求更多,付诸于行动去索取更多,破坏了原本合作之间的规矩,杨以辰出来惩戒也在情理之中,《老炮儿》的上映,就相当于杨以辰一直没开口,选择了用这样一种方式告诉你们,这就是我的态度。

    《盗墓笔记》专题影视城那边独立成立工作运作,从兄弟集团内摘了出来,欧洲财团进入,沈靖等人没有得到机会,杨以辰私人投资,刨除兄弟集团这边股东里的高管和市场上流通的股票,似乎,就只是将沈靖等人给隔在了外面,而这,也是一个最好的信号,枉顾规则的代价绝不止那么一点点,在我的后花园里,我给你们乘凉休息的地方那是因为我拿你们当一家人,别贪心不足,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将你们从这里赶出去,就算你们黏上了赶不走了,我大可以将这后花园全部毁了,重新建造一个对我而言难度并不大。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到是用了这样一种体现方式,着实让人觉得有些可笑可悲。

    悲剧的戏,悲剧的人生,沈靖也只能是摇头苦笑,自作孽不可活,这种事就算是往日的情份破裂,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人总要在自己人生中先为自己进行选择,然后才能谈得到别的。

    《老炮儿》上映,一定程度掩盖了这件事从小范围传播到大范围的媒介,大家都去关注电影了,零星有人想要模棱两可的曝光一下这件事也找不到关注的群体,首先自己就没兴趣了,也没有一个实打实的证据,如果是往常还好,大家闲来无事,有人说一说八卦,还有人过来捧捧场,现在都去关注新电影了,谁还关注一些八卦。

    小钢炮这样的长相,担任一部电影的主演,杨以辰、韩更、炎亚纶这样的帅哥给他当配角,画风怎么看怎么不对,如果反过来用丑角来衬托主角还好说,怎么还配角颜值完全碾压主角了,那这个主角到底考什么生存,超绝的智商、独特的魅力?小钢炮接受采访的时候不是说了吗,他这一次饰演的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

    各种谜团,各种不解,直到影片上映,才算是为所有人解开谜团,也让即将登陆十一档期的所有电影,遭受迎头痛击,几乎这些电影的创作团队或是制片或是导演或是某方面的负责人员,都会出这么至少一个,到影院去观看,毕竟兄弟集团之前的威名太盛,总觉得他们出一个片子不能小视,之前的两部片子还没有下档,票房依旧在累积,每天依旧有不少人买票进入去看《疯狂的奥运》和《大地震》,尤其是前者,每一次的播放,放映厅内都会是笑声一片,伴随着越来越好的口碑,上映周期也在拉长,有票房且票房成绩不错,自然影院是乐意让它继续赚钱。

    《老炮儿》以并不太多的排片量在一个非常不好的档期上映,前期公司没有宣传,也没有太多的安排,院线方面也就跟大多数人一样,选择了保守的排片安排,主要也是给十一黄金档期留位置,《老炮儿》也就不理所当然的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跟普通新片上来一样,影院内该宣传宣传,但放映的场次并不是很多,首先要看上座率。

    结果这一开始卖票,几乎全国一二线城市的电影院,全部都是临时召开会议,临时更改排片,同时彼此通气,电话里就一句话:“杨以辰和兄弟集团这块招牌,就值得我们拿出大片的排片安排来对待,无论拿出来的是什么片子。”

    这人气。

    别的不说,国内一线城市,从开始售票,就一直处于场场爆满的状态,虽说没有以往大家特别期待的杨以辰新片那样预售票要卖到第二天,但基本上你下午三四点钟去,能买到的也就只有晚上十点以后的,甚至很多电影院都直接开了午夜场通宵场,临时加班呗,开几个厅,继续售《老炮儿》的票,你还别说,还真有不少情侣购买的是午夜场之后的电影票,在一场还没有放完之前,有这样的效果,都得是宣传非常疯狂的好莱坞大片,大家才提前有期待,这部片子,就算是预告片都只有一个,还是刷脸,快速掠过这部片子里的明星阵容,还没有一个对剧情的任何透露。

    如此,大家都这么捧场,兄弟集团和杨以辰这块招牌的硬度,再一次向世人展现。

    开篇第一个情节,第一个画面,就赢得了所有人的好感,不管你是老人你是年轻人,你是老古板还是自诩新潮流,对这部片子片头的情节,都会竖起大拇指,哪怕你觉得这虚假不可能,也会觉得六爷的出场,一个字,牛。

    黄博来客串的小偷,在胡同里将钱夹里的钱拿走,钱夹直接扔到一旁,六爷看到了,钱也拿了,给人家将身份证邮回去。

    就这情节,小钢炮一本正经的模样,就让人觉得这情节不假,是真实存在的,那这样一个六爷就非常的可爱,这也就是他们那批人那个年代的规矩,这规矩怎么听怎么看,都是那么的有趣,那么的让人觉得舒服,是啊,如果换做是自己钱包被偷了或是遗失了,首先想到的肯定不是找回里面的钱,而是希望钱丢了没事,最好钱包还被扔在原地,这样自己可以不必麻烦的去补身份证银行卡。

    第一印象,六爷,好。

    紧接着,片头一过,六爷的矫情就来了,人家问路,他还纠结人家的称呼问题,让年轻人看了觉得挺矫情的,但稍微上了一点年纪的人听了,唉,觉得有那么点意思,六爷纠结的有错吗?现在的年轻人可是越来越没有礼貌了,你问路,给一句尊称,是对别人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人家才好告诉你,不然你觉得人家矫情,可人家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矛盾和冲突的地方来了,价值观不同的地方也出来了,二十年的差距两代人最大的分别也出来了。用在那个年代最出彩的男人,和这个年代最狂放的年轻人,做一个对决,也等于是让这两个时代的价值观来一次碰撞。

    过去的东西,用在现在,行得通吗?

    现在的浮躁,在过去人的眼中,能认可吗?

    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也不顺眼,没有人非得要求两个时代能够融合,但有一样东西,就像是六爷说的,他就tڄ不能理解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怎么一点规矩都没有。

    规矩,在任何时代,都应该存在,这是大家在自我意识上约束自己行为的一种标准,比律法要轻,但运用的范围更为广泛。

    ps:感谢封、jjhk、肥仔兵、刘清、阔步长歌的打赏!感谢西门夏冰、kinglovena、灵感的逍遥、一猪当千、无心朽木、辉胖、男人三十六、王者、jaox、曦儿小妹、戒烟还是戒你、琅岐山路投出的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