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级大明星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影帝不是靠运气炼成的

    心理活动,是余罪初入看守所后,和整个人状态截然不同的两种对立状态。

    在表面上,他需要让自己适应一个小贼的身份,余小二其人该是什么样子,他心中有谱只是不想那么做,他想要被淘汰,也知道此时此刻必然有人在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那索性我就闹大,闹到你们不得不出现。

    余罪这个角色,他的灵活多变,他的贱,他的那种机灵聪明和成熟世故,他在面对问题时的状态,他的心理活动,都有别于正常人,自身就充斥着矛盾,是在矛盾中逐渐的蜕变。

    慈不掌兵,善不从警。

    他不慈,也不善,甚至某种意义上讲他都不是一个好人,但他却成长为了一个真正履行了职责的警察。

    真正履行了职责,多么普通多么正常的一个形容词,本该就是警察身上必须拥有的一种品质,却在当前这个社会,无法做得到,有些事主观原因,有些是客观原因,有些人可恨,有些人无奈。

    余罪不管多可恨,不管多不像是一个警察,却做到了一个警察该履行的最重要职责,无论他在哪个岗位,无论赋予他什么样的任务,他都子啊用自己的方式去做,或许在多数人眼里是错的,但那并不重要,他也不会去在意别人的眼光。

    在看守所内,他察觉到了自己将会被许平秋坑进一个无底洞,虽说也好奇也对未知充满了想要探究的心思,但作为一个骨子里的小市民,他首先想到的是保存自己,我先撤出来,再好奇如果把命玩丢了也不值得,怎么出去最保险,又不至于继续被揍,从被‘抓’开始就一路挨揍,一晚上又在地上睡的,早上起来还要继续被拾掇,既然如此,那就来一个极端的离开方式,我要是杀人了,你们让不让我走?我要是被杀了呢,你们管不管?只要我动起来,就不信你们不出来,除非……

    那个除非,余罪本不想有,但偏偏最后就应了那除非所想,真的就完全无视他了,要么他收手,要么他成为杀人犯。

    梁家辉饰演的老傅,一举手一投足之间,真的就是一个活生生剧本里描述的状态,要软弱有软弱,要气度有气度,如果观众看电视的时候会给他定位为一个儒将,当坏人也是那种即便杀人不眨眼也非要将自己弄得很艺术很文清的类型,至于老傅这个角色到底重要不重要,其实根本不需要去设置爱任何的悬念,好似余罪猜出来很厉害一样,他猜出来固然很厉害,却也没有观众们的特殊上帝视角厉害。

    谁看到傅国生,都知道这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没办法,小说里可以描述一个人,大家需要靠描述和剧情的推动去展现这个人的全景画面,电视剧不需要。

    梁家辉欸,他来饰演的角色,还用说吗?肯定是重要角色,都不用猜,余罪进来就是为了老傅。

    这种独特的上帝视角,是图像画面赋予观众们的作弊器,也是影视剧在悬疑侦破类型很难出经典,怎么都觉得没有小说精彩的原因,小说是文字给你营造出一个氛围,为你勾勒出一个个深陷在整个案件中人的形象,影视剧即便你不启用大咖演员,让观众无法从演员熟悉度方面猜测,但在表演上,也会有一些痕迹留下,这也是导演为了在最后揭开谜底的时候,倒转记忆的时候,会有一些蛛丝马迹的画面感,这要比文字的提醒要更加让人关注,也更好猜测一些。

    杨以辰和梁家辉对手戏,怎么形容呢?

    赵宝钢就用两个字,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过瘾。

    更过瘾的是旁边的斌子、弘彪以及一众的小配角,也非常给力,虽说只是背景幕,但他们的表现可圈可点,没有任何瑕疵,给两位主角的展示提供了足够好的舞台,你们好好演,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即便在这部戏没有得到足够好的机会,只要你表现好,导演会记得你,公司会记得你,辰仔也会记得你,未来,机会也会面对你。

    “辰仔,再狠一点,但这狠是有水份的,你觉得该是什么状态?”

    “家辉,老傅在牢房里,是很懂得留得青山在这个道理的,他这个牢头其实就是个有钱的混混吧,八面玲珑能屈能伸,别指望他斗狠。”

    赵宝钢在片场的脾气那也是尽人皆知,甚至很远外界的人都知道,宝钢导演在现场开骂不是稀奇事,几乎合作过的演员都点头承认,那是导演风格,骂你怎么了,骂你是因为看得上你,真要看不上你不想要提携你,那他就不骂你了,你就直接沦为路人,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发现,导演不骂你,在他这里你就没有饭吃了。

    这一次真的就是一反常态,他又不是精神有问题,不骂不高兴,属实是在这里没有需要他骂人的地方,几个小配角到是有一些问题,但人家在实拍的时候超常发挥,配合的非常好,你能指望拿着不比群演多多少报酬的小演员,给你表现出影帝级别的演出,那可能吗?

    最主要就是杨以辰、梁家辉和斌子弘彪四人的戏份,赵宝钢是一个什么状态呢?拍完是过瘾,拍的过程之中是顺心,他想要的,只要说给演员听,对方就能够给他呈现出他想要的东西,甚至很多时候还加入了自己的理解,给的比要的多,这样的顺心状态,别说发脾气骂人了,赵宝钢整日都乐呵呵的,好饮善饮的他没事就拉着两人去喝酒,还声称醉酒状态更能够开发状态,说不定就会灵光一闪,对拍戏有所裨益。

    为了确保‘牢房’里的温度和通风,寒冬世界的燕京可半点马虎不得,后勤副导演在‘牢房’内专门安置了空调,尽管大部分的作用都流失在了整体环境之中,为了方便拍摄,牢房就是一个半成品,四处‘漏’风。

    牢房内的戏份不少,明知道要被剪掉不少,但又不能不拍,要将很多画面给结合起来,弄成一组画面撑起剧中一个小的剧情,在这个场景内,足足拍摄了七整天,这七天按照赵宝钢的解释,是这个团队效率高,不然七天时间肯定拍不完。

    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眉宇之间一个小表情,都有着独特的意义,尤其是余罪和老傅这两个角色,他们之间那很隐秘的彼此试探,为了不弄得很显眼,给观众试探感觉的地方,都在两人的眼神交流和对话交流之中,一些很细微的地方,就全靠两人的演技撑着。

    赵宝钢拍着拍着也认真了起来,一直以来,他的好友们都已经在电影市场取得了这样那样的成绩,唯独他,始终就在电视剧领域之中,他不想吗?没有一个人能够抵抗大荧幕的诱惑,他拍青春言情剧,向来是驾轻就熟,所以才有资格以导演的身份在片场发脾气骂人,说你蠢说你演不好。

    拍摄《余罪》,他还没有感受到有任何吃力的地方,却先感知到了一种有别于往日拍摄的感觉,从杨以辰和梁家辉的身上,他真真的感知到了拍电影大荧幕的那种感觉和氛围,过去在做电视剧时并不太注意或是根本觉得很无所谓的细节,在他们两人的演绎中,被很细致的全部抠出来,不允许有一点点的瑕疵,也不允许自己有半点的懈怠,可以说到这个时候就不是赵宝钢在指导他们二人,而是他们两个人以一种最好不要让遗憾留在片中的状态,指导着所有人,也包括赵宝钢。

    赵宝钢没有去打扰两个人,他们内心都很清楚,在别的剧组可能觉得他们小题大做,一次普通的对话表演,非得弄成电影模式,费时费力,如果是正常拍摄电视剧方式,七天时间也足够拍完了,可以转战其它的场地进行下一轮的拍摄,偏偏就在兄弟集团就在杨以辰的剧组里,浪费绝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如果你能够得到别人认可的浪费,不但不是过,还是功。

    赵宝钢也将自己扔在了片场,这辰仔的个人魅力是大,不是从身体内散发出来的,是他用自己做事的认真,让所有人感知到一种独特的魅力环绕在身体周遭,要是你不融入其中,会觉得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几个人将自己捆在了剧组,摸爬滚打在一起,拍戏吃饭睡觉也在一起,全身心投入到影片的拍摄之中,就算是休息的时候,你看到杨以辰和梁家辉坐在那里讨论着角色,你们好意思休息吗?好意思懈怠吗?真要到拍摄的时候被导演喊了你一声卡,因为你的错让戏重来一次,你都会有一种负罪感,你都觉得自己一次n机都很对不起辰仔和梁家辉,浪费了他们从头至尾孕育出来的状态。

    赵宝钢很善于调-教新人,这么多年也培养出了很多如今活跃在第一线的大咖,这一次带着任重、朱雨辰和姚笛以及一些新演员过来,就是要让他们好好看一看差距,向人家学习,如此好的机会怎么可能错过,安排人跟随着拍摄的镜头拍了半天的素材,然后将素材发过来,让他们好好看一看差距,好好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影帝不是靠运气炼成的。

    ps:感谢fanelter、伴孤生、肥仔兵、万古蒙尊、梦游、鱼儿想要飞、哥哥在家、诸侯、刘清、一夜夜夜、胖子、紫之祭祀的打赏!感谢蓝凌逍、法六、星辰晨曦、qufofo、狼族镇魂曲、书友7269、意龙游侠、私念殇、书友0236、谢晓投出的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