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的发展,宇宙开始向地球展开了它神秘的面纱,在更多的资源更多的未知之后,更多的危险也随之来临,战争成为了主旋律,你并不知道它算是地球保卫战,还算是地球抢占宇宙资源的一种发起战争手段。

    近百年的征战,更多的高科技武器成为了宇宙中的主旋律,地球的人民已经习惯了战争,直到一直被人类压制的异兽,得到了来自虫族的支持,在人类的眼中,它们是敌人是另类,而在他们的眼中,只有他们才是正常的,而人类,只不过是一种善于动脑用武器来补充自己弱小的一种小虫子。

    大战爆发,地球开始全面征兵,需要更多的兵源投入到宇宙的厮杀之中。几颗移民星球也一样,所不同的是,阶层依旧存在,细化,鉴于距离的拉开,阶层之间的矛盾也随着星球之间的距离而淡化。

    杨和杰西卡是青梅竹马的地球原住民,他们以及比较要好的同学,一同响应了来自地球的号召,在上大学期间,暂时停止自己的学业,加入到军队之中,成为一名军人。

    也不知是庆幸还是不幸,他们所有人中并没有发现一个有特殊特长的人。不能成为很多特殊兵种中的一员,只能是成为所有部队之中最基础数量最庞大同时也是最底层的陆军。

    科技的发展,更多高科技武器成为主战场上的利器,个人的力量被渐渐淡化,庞大数量的陆军渐渐成为了后勤补给和炮灰,好一点的成为开路先锋,负责去进行对未知区域的探路,最牛的当然是星际战舰的驾驶者,就连留在小型登陆飞船上的一名保养兵,在他人眼中也要比一名陆军士兵要高出很多。

    杨和杰西卡本就不是为了我要靠当兵这条路吃饭,他们对于当一名普通的陆军士兵这件事不仅没有郁闷,反倒觉得很高兴。

    既然选择了保卫地球来当兵,我们就要在第一线,不然来干什么,在地球好好学习,以自己学到的技能和知识来报效地球岂不是更好,来了,就没打算说要让自己混,来了,就是要为了人类跟那些可恶的虫子和异兽进行战斗。

    新兵训练营,杨的表现就非常好,这在过去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不断加强的训练并没有触及到他身体的底线,他的身体就像是一根具有弹力的绳子,上下两端被固定着,平日里就那么普普通通的垂着,不显然不露水,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可当你对它用一些力的时候,你会发现它很有弹性,你不断加力,只能将它的弧度越拉越大,而你拼尽全力却不能真正试探出它弹性的极限在哪里。

    杨作为一个古地球还分国家时华夏的传承家族一员,从小到大就学着一些专属于家族的知识,譬如,藏拙,任何时候不要将自己的底牌都露出来;英勇,不是送死,当你没得选择时,与其懦弱的面对死亡,不如英勇的冲上去搏那万分之一生的机会……

    为了适应杰西卡和同学们的水准,也是为了一定量的藏拙意识,杨在地球新兵训练营并没有太出众的表现,优秀而已,其实不管优秀与否,也没什么人关注,谁会关注充当炮灰的陆军,登陆作战,成百上千的陆军士兵撒出去,他们只能是成为吸引异兽和虫子的诱饵,空中一艘战斗飞船如果没有遇到空中飞着的那些怪物,它一门主战炮的威力,要比你一百个陆军士兵集火一个异兽的威力还要大,更不要说星际战斗舰,星际主战舰……

    在新兵训练营,没有所谓的慧眼识珠,也没有所谓的选拔,这里只是将你们这样一群家伙,训练成为懂得用枪的一群菜鸟。

    甭管多么轻视陆军,却也没人敢于无视他们的存在,作为一名军人,待遇是很高很高的,比起地球上一个大公司的高级主管收入要高得多,用炮灰,也要给炮灰满意的报酬,更何况炮灰是必不可少的,任何时候的登陆作战和登陆探索,人的精准度,在某种程度上讲是要高过机器的,机器的眼睛要比人的眼睛更容易被蒙蔽,机器的灵活程度和长久的未知环境生存继续探索能力,都要比人类差得多得多。

    星际中转站,所有女新兵都要学会一件事,要习惯跟男人在一起生活,住在一个宿舍内,用一个厕所,用一个公共浴室,在拥挤的战舰休息室内,隔壁铺位之间的距离只有半米,空间是星际战舰最缺的,士兵的居住就只能是尽可能的压缩在足够小的空间内,如果作为女兵你要矫情自己身上那点东西,你的长官会告诉你,如何克服这样的困难。

    要么你自己别当回事,要么长官会彻底撕掉你所在意的那点东西。

    杨和杰西卡的同学中有一个女兵,难以适应,直接被长官以脱光为惩罚,就站在通道内,任由每一个走过的人去观看,实际上也没什么人太过关注,在军队中有着严格的规定,虽说为了战斗男女一样使用,但决不允许发生任何负距离的关系,你们高精神恋爱没人管,敢越雷池一步,根据军队条例,两人一同枪毙。

    男兵,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

    女兵,需要放弃自己从前所在意的一些东西,就当我们的身体构造都是一样的。

    他们降落在了阿德尔前哨堡垒,作为一支后勤补给部队,他们还要肩负着检修的工作,帮助堡垒基地的战士一同对所有机械进行检修。登陆之时有训练,登陆之后有过几次训练,剩下的时间,面对着要比地球温度高一些的星球表面,他们到更像是开垦者,跑到这里为这里增添人气,做着的也不是一个战士该做的事情。

    无聊,繁琐的工作,数不胜数的工作,被限制的自由,一切的一切让一些抱怨的声音开始出现,时间长了,也不管是不是真的英勇,都发出这样的声音:“我们是来消灭那些丑陋的家伙和可恶的虫子的,我们可不是开垦团,我们可不是来别的星球当修理工的……”

    杨带着他身边的人没有抱怨,他们看过人类与异兽和虫族战斗的视频并且深以为然,既然来到了人家的地盘,在工作之余,他们主动找一些堡垒基地内的老兵去进行学习一些战斗技巧,听他们传授一些战斗经验,每天还保持着一些训练,确保自己在面对那些家伙的时候,有一定的战斗能力。

    庇护科研人员,保护他们等待救援,战斗打响,那些抱怨无聊的人再也不抱怨了,哭得是鼻涕一把泪一把,他们害怕死亡,真正面对那些凶残的异兽和虫子时,他们曾经觉得自己很牛的状态都消失了,平日里活跃的新兵们一下子成为了累赘,那些堡垒的老兵们,平日里是笑看着新兵在那里活跃的抱怨和玩了乐,他们也从那个时候过来的,像是杨那样愿意听的虚心接受的就给你们讲讲,不愿意听的那就等你们自己经历真正的战斗也就懂了。

    至于死人?

    见得多了,你也就麻木了,星际旅行不再是难题之后,星际移民成为了很正常的一种移民行为之后,人类的数量又进入到了一个剧增的时代,战争的消耗,并不会动摇人类的根本,或许当初地球政府推行的人口不限制政策,为的就是战场上拥有更多的战士。

    杨的同学有重伤的,有死掉的,他很英勇,杰西卡也很英勇,他们小范围内形成了一个有力量的小团体,眼看着堡垒基地马上就要被攻陷,开始撤退,途中与保护科研人员的队伍汇合,杨小队的表现赢得了老兵们的尊重,边打边退,战斗中不断的减员,惨烈和鲜血一直伴随着所有人,暴雨中的战斗固然惨烈,却也给堡垒四散奔逃的大小不一队伍,阻碍了异兽和虫族的视觉、听觉和味觉,对于它们的追踪造成了非常大的困扰。

    杨的表现越来越好,渐渐在队伍的消耗中,老兵中没有了合适的指挥官,他临时成为了指挥官,带着队伍向外逃窜,摆脱身后的追兵。

    雨后的泥泞让穿梭在恶劣条件下的他们,被后面的几个蝎子兽给追上,杨一咬牙,作为队伍的指挥官,这个时候不是说留下指挥官能带着大家走更远,而是要有指挥官站出来,带领已经没有多少胆子的战士,去抵抗,去给队伍断后,去抵挡,去给队伍赢得撤离的时间。

    “我们不要!”

    看着几个还算英勇的战士这个时候放弃了一名军人的使命,杨什么都没说,和身边两名老兵一起,毅然决然的冲向了后面的蝎子兽,在过程中,他的身边多了杰西卡,多了平日里最好的朋友同学卡恩。

    “我们一起来!”

    这个时候的他们三人,笑了,一切尽在不言中,能够并肩作战,能够一起笑着面对死亡,我们无愧身上这身军装,我们也无愧地球上的家人。

    拥有一名真正烈士的家庭,每个月都可以领到不菲的补助,这补助会延续三十年。

    惨烈的战斗,卡恩死了,杨拼着重伤用手雷炸死了一只蝎子兽,杰西卡要学他一样去拼,就在这时,嗖的划破空气声音响起,密集但却绝不散的枪声响起,伴随着一根长梭镖扎透了一只蝎子兽,同样的标配路军枪,却发挥出了远比在杨等人手中更强的威力……

    地球先锋小队,华丽出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