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级大明星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比的就是任性

    曾经,有一首歌,有一个姑娘她有一些任性她还有一些嚣张。

    如今,有一个男人,他真的任性,真的是嚣张。

    整个华夏兄弟集团的高层都火冒三丈了,包括相关上级领导部门的很多领导都已经拍桌子了。

    为什么?他们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为什么《雪中悍刀行》的首映礼要放在香江,为什么不是燕京,这种事情会有多么大的影响,现在都不需要去估量,现实的例子就摆在那里,首映礼当天夜里香江是怎么热闹,大家都看在眼里,在行业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明眼人都看的真切。

    杨以辰因何如此任性的选择了香江,为什么会拿出一副与上面对着干的态度?问责杨以辰的同时,也在问责相应垂直的管理部门和华夏兄弟集团,现在网络上除了讨论影片的,全都是在猜测杨以辰与兄弟集团关系的。

    网络上的人,扩散思维,他们不需要实打实的证据说话,只需要有一定的小道消息,哪怕是捕风捉影也行,只要找到一个让自己开口的点就可以。

    很显然,华夏一直以来被广泛观众认知的那种东西,又冒出来了。

    有人觉得兄弟集团是一块大蛋糕了,分食不了就以国家的名义来将其贪没,人家杨以辰将兄弟集团发扬光大,现在成了给别人搭梯子,为什么我们自己的队伍,我们那些引领着国家和人民前行的队伍,容忍不了优秀人才的出现呢,好不容易艺坛有了一个带领大家前行的旗帜,怎么就非要给人家弄走呢,非得要将一些根本不懂电影不懂音乐不懂如何运作的人放到领导位置上,为什么就一定要成为国有企业,为什么就一定要掌控在官方手里?

    这都是什么时代了,还抱着这样让人觉得很可笑的过时想法。过时也就过时,你只要不影响到别人,大家也都无所谓,可现在一个杨以辰被‘撵走’了,知道将会带来如何的连锁反应吗?之前被掩盖的那些东西,是不是该掀掀盖子了,该让全国的人民看一看了,要不然,今后可就不止眼下这些了,难道,非要看到杨以辰真正走进好莱坞,走入别人的怀抱,大家才高兴吗?

    民间人才无数,网络上也不光是喷子,大家的分析能力或许受限于能力和眼界,但当多数人都有一个方向去发言时,受限的眼界就不再是障碍,每一个论点都能散发出数以万计的评论,不会有任何的缝隙留给你去反驳,因为只要这个方向没错,那他们的评论就已经达到了极致的覆盖。

    杨以辰成为了光脚的,现在一个大嘴巴子硬生生的扇了回来,在他离开兄弟集团的时候,就憋着这口气,当时是为了在意的亲人朋友和粉丝,自己忍下了那口气,没有在那个时间让事情变得无法收拾的糟糕,时过境迁,几个月过去了,看看现在公司被搞成了什么模样?我杨以辰成了你们眼中的提款机,时不时就想要跑到我这里来打打秋风,一个兄弟集团被你们吞了,怎么,还不满意,先是奔着影城,后是奔着我留下的资源,最后甚至想要限制我?

    给脸不要,那就不给了,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这么明显,错与对不论了,我自己很爽,这一点很重要,整个燕京成为了大家台面下的笑话,如果《雪中悍刀行》没有今日的成功,那怎样都没毛病,甚至放在香江还有一定程度规避风险的意思,可现在影片成功了,单日票房两个亿,且这样的态势,看样子可能要持续几天,就算到了周一上班时间到了会影响到票房,但这额定量的影响,会在今后的日子里,一点点找回来。

    华夏的成功乃至亚洲的成功,还不足以让燕京很多人上蹿下跳,关键是亚洲之外区域的成功,包括非洲,票房都非常理想,呈现一种向上上升的状态,虽说达不到华夏这边的疯狂,但任谁都看得出来,这将是一部跟超级好莱坞大片一个级别的票房大片,而它也要比好莱坞商业大片在故事和人物塑造上,强出不止一条街。

    《雪中悍刀行》上映伊始,就有人定论,只要观众认可,只要有好口碑,那这部片子在得到高票房之余,一定会超越好莱坞传统的那些商业大片,因为这部片子里的剧情故事和人物塑造,是要比特效更牛的强点,不需要懂东方文化,你也能够看懂故事,也能够被一个个鲜活的人物所吸引,就拿徐脂虎和洪洗象,两人戏份不多,但也绝不是空泛的故意拿出一段剧情来给大家渲染剧情,在所有的剧情里,或许是一句话,或许是一件小事,就勾勒给大家一个画面,当年洪洗象和徐脂虎见面,两人之间这些年来尽管不见面却发生的那些牵绊,完全符合电影需要尽量将剧情压缩到一个点爆炸的状态,没有耗费多少戏份,两个人的爱情就有了一个完整的体系,到洪洗象骑鹤南下,到徐脂虎飞升,用了几分钟的戏份,给两人的爱情做了一个总结,‘谋-杀’了观众大量的眼泪,恰如其分的还做了第一部的小收官,让大收官不至于看起来那么的冰冷,让主线不那么的单薄。

    故事能够吸引观众,角色的精彩纷呈也能吸引观众、让观众在看大明星杨以辰之余、总归能在多种多样的角色中再找到一两个自己喜欢的,特效完美顶级,场面恢弘真实。

    在欧美,首先刮起了《雪中悍刀行》这部影片的旋风,口碑在网络上传开,在口口相传之中吸引了更多的观众,大批的观众开始走进电影院,大城市内开始频繁出现了排队购票的景象。

    这样的一幕,被传到燕京,上面能不炸吗?继上一次之后,再一次有首长过问了这件事,眼看着就要换-届了,正是首长们交替的当口,燕京每一日都是暗流涌动,杨以辰一个香江首映礼,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宣泄口,将台面下的暗流涌动,给弄到了台面之上。

    开始有人借着兄弟集团说事,有人还是站在杨以辰对立面,他也习惯了,可当有人站在杨以辰一面,开始诟病某些人一己私心时,兄弟集团易主这件事,正好可以拿来说事,苏子阳、褚精武、马京生,他们不算什么,但拿他们说事,却是最合适的。

    一时之间,在年终岁尾的一个月,兄弟集团再一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而这,杨以辰并不惧怕,推就推呗,热闹还不好,我一个光脚的,我怕什么,上百亿我都敢扔出去给你们,无论是对谁,我都仁至义尽了,我不欠任何人的。

    十一月份,唐老爷子再一次退休,这一次可是真正的年纪到了,也正好是在这样的时候,燕京暗流涌动,老爷子刚正不阿,也不适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上面也就正式批准了老爷子退休,保留荣誉顾问的头衔。

    《雪中悍刀行》上映之前,师轻舞回过一次家,跟自己的父母聊了聊,随后跑到东南亚的海岛去度假,无论师家的哪一个,都没有资格非议师轻舞不为家族着想这件事,早在师老爷子活着的时候,家里所有人就都知道,第三代里面为了家族奉献最多的就是师轻舞,她将知道最好的豆蔻年华都奉献给了国家,奉献给了军队,间接也奉献给了整个家族。

    杨以辰和师轻舞都不欠谁的,至于所谓的拖累谁,曾经在杨以辰这里拿走的,足够无彼此之间来一个两不相欠。今时今日,杨以辰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任何的心理障碍,我想做就做,我不欠任何人的,谁也没有资格非议我该不该做。

    所以,杨以辰是挺直了腰杆,回到了燕京。

    一下飞机,就有华夏兄弟集团的高层接机,其中也包括沈靖和柴琰,影城那边杨以辰寸土必争,一点权力不曾放手,硬碰硬几次这边也没有办法就暂时从长计议,所有心思都在接收公司和院线这边,麻烦事一大堆,眼看着年终了,还被首长点名解释,还成为了行业内的笑柄,整个公司就是一团乱麻,剪不清理还乱。

    几个月之前,这里是一块大家眼中的‘风水宝地’,谁都想着能够到这里工作,这里是最好的跳板,来到这就是以休息的状态待个一两年,捞足政绩,然后高升。

    几个月之后,很多人都在想办法离开这,因为一旦年终总结的报告递到上面,任你如何掩饰、任你如何将报告做的华丽,哪怕你臭不要脸完全没有底线的硬说公司半年盈利几个亿,那都不足以掩饰整个华夏兄弟集团的失败。

    在他们的面前,竖立着一个高耸入云的形象,那就是杨以辰。

    过去七八年的时间,每一年,兄弟集团都会有一个大的台阶,不止是赚到大笔的钱,还会拥有非常华丽的数据呈现给大家,我们打破了多少个记录,我们开创了多少新的东西,我们让艺坛某个产业大幅度的向前跨越了多少?

    而现在的华夏兄弟集团,别说是这些了,一个最基本的赚多少钱,都已经让他们愁白了头。

    杨以辰的归来,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同时,也有一些人准备唱红脸,好好让这个年轻人知道知道什么是集体精神,什么是奉献精神,而不是一意孤行的胡作非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