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亿美元。

    各大新闻媒体,都在报道之前十几个小时到现在,杨以辰在网络上实施的捐赠行为。

    没有人会觉得这个数字很小,相反,当慈善渐渐被大家所熟悉之后,这样一个数字所能带来的震撼是难以想象的。你要知道,这不是基金不是某个大型机构,仅仅是杨以辰个人。

    非洲某个救助孤儿的慈善机构,杨以辰一次捐赠了一千万美元。

    香江爱护幼苗慈善机构,杨以辰捐赠了一百万美元。

    华夏希望小学,杨以辰捐赠了一千五百万美元。

    美利坚某个刚刚成立关爱体育伤残人士的慈善机构,杨以辰捐赠了五十万美元,让这个机构拥有了启动的资金。

    巴西一家少年足球俱乐部,濒临倒闭,杨以辰捐赠二百万美元。

    做慈善,做到杨以辰这样,也算是蝎子粑粑独一份了,全世界就没见过有人这样去做慈善。大家都恨不得做慈善的同时,得到媒体对自己或是公司的宣传,得到政府给予的相应税费减免,杨以辰呢?

    大家能够从昨天他的状态想到他在捐赠时的状态,靠躺在床上或是沙发上,用电脑在网络上进行捐赠,不过就是鼠标挪动几下的事情,一个亿就砸了出去,昨天还有人说他在炫富,今天风向就全都变了,将他当做青年企业家的表率来进行宣传。

    昨日看他还像是一个暴发户,今朝就觉得他身上有光环,能够照亮别人。

    媒体从来都是希望抓住观众的眼球,现在民众喜欢看大慈善家杨以辰,他们也不会以个人喜好去评定杨以辰,既然民众对这个话题感兴趣,那我们就全面报导他这件事,不止是昨晚的一个亿美金,还有之前这几年来,杨以辰以个人和公司行为所做的慈善事业。

    三个多月的资料收集,全世界的媒体都认清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过去媒体能够左右一个公众人物在民众眼中的形象,现在这种能力在杨以辰的面前彻底失去了效用,华夏那么严重的一次网络轰炸媒体大肆报道,到最后怎么了,杨以辰不还是杨以辰,支持他的那些粉丝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他,骂他诋毁他的那些人,不也还是只能在网络上发一些牢骚,看看兄弟集团的影视作品,该达到多少关注度一点也没少,看看美版《寒战》正式上映后的网络点击量,一个华夏就达到了三亿多次。

    以负面形象报导他,已经变得没有意义,不如多报导一些正面形象,每年兄弟集团组织的媒体答谢会,你也能够大大方方的走进去另一份大礼包。

    外界又是大肆对自己进行光辉形象的宣传,杨以辰也没出去配合,他不认为自己还需要宣传增加影响力,他这么做只是传递出一个信息给世界各地聪明绝顶的媒体人们,你们该怎么报导我就怎么报导,但不要动不动就上纲上线了,我做的,仅仅是我喜欢做的,仅此而已。

    昨天我去消费,赚钱了不花还等什么。

    我捐款,我看到这些地方需要我的捐赠,那我就捐了,别说我为什么选择它们进行捐赠,我乐意,这三个字够不够。

    如果说杨以辰还有一些比较内心深处的邪-恶好胜心,也就体现在了他是网络游戏的玩家,在这里他可以非常任性的说,我就是要成为最强的王中王,别人花三百万能砸出一个全服最牛的号来,那我就能花一千万,砸出一个毫无瑕疵的号来。

    玩嘛,难得有一件事能够让自己产生兴趣,比起上千万买一辆跑车,他在游戏里的花销,真的就算是挺有意义了。

    一百万开宝箱,那直接给整个刚刚合并的服务器都给开爆炸了,有太多别的服务器合过来的玩家,不了解他是何许人也,最开始还有说是托儿的,很快就被原本杨以辰所在服务器的玩家给辩解,这是真正的神豪,你们觉得托儿会无偿的将r道具拿出来送人吗?都别说送人,他弄出来的那些道具,都不会到市场上买卖吧,看看我们老大,每一次他抽奖过后,市场都会涌进大批的道具,我们身上或多或少会换一些装备。

    没见过有钱的,你们就不要一看到谁花多钱了就说是托儿,那是你们少见多怪。

    杨以辰喜欢吃水果,身边的助理就和别墅的保姆一起,将十几种水果,以不同的方式,进行冷藏一会儿之后,放在他靠躺沙发前的茶几上。他喜欢的饮品、香烟、牛肉干,也都会一一准备好,过去看到杨以辰瘫软在家中,他身边的助理还多少有些不理解,这三个多月转下来,他算是看明白了,老板能够瘫软在家中玩一会儿游戏,那对于他身边所有人而言,都会长出一口气,老板终于愿意休息一下了,一直紧绷着忙碌工作,都感觉下一秒他就可能会累倒,能休息一下,真好。

    包括他身边的那些女人,通过乌鸦美仁或是张清新了解到他在家里打游戏,都会松一口气,不去打扰他,难得他一个人清净清净,这时候就连陪伴,都有可能让他感觉到乏累。

    玩了四十八小时,扔了二百多万,游戏账号重新傲然挺立在战斗力榜单第一位,将后面二三位的整体战力值拉开一段距离,刚开始后面也充钱在追,可看到他一百万砸完,又来一百万的架势,渐渐也就放弃了追赶的脚步,人家是真神豪,一个有些能前前后后砸下去三四千万,站在第一位,我们服气。

    最主要的就是杨以辰不常在线,他的第一更像是一种摆设,对很多人都没有太多的压力,不需要担心打boss他来抢,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时间参加帮会战,偶尔来了,你要愿意给面子就让一让,也就是三两天的事,不愿意就打一打,打得过打不过大家也都不伤和气,反倒有一种玩游戏无聊时找到特殊乐趣的感觉。

    两天两夜,杨以辰头不梳脸不洗,就窝在那里,过得挺舒服,将自己现实中的忙碌完全与思维剥离,在网络上去享受可以更放肆的天下无敌,游戏是他用来减压的最有效方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