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级大明星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二环内的一千平米

    这几位老炮儿的言语,到也激发了一些人内心的想象空间。

    无耻这个词汇,在现实面前变得那么脆弱,既然你杨大老板有心思要弄一个闹市区的四合院,你有那个能力和那个人脉,自然也就不差那三瓜俩枣,多给我们一点,就当是扶贫了。

    面对着大杂院内围上来的人,杨以辰没怎么犹豫,点点头:“好啊,所有置换的房子,在承诺的面积基础之上给大家再上浮十平米,就当是我送给大家的新年礼物了。”

    这几十户人家里,有老人,有小孩,老人在这里居住了一辈子或是几十年,他也知道自己这一张口,那就是一两千万,全世界估摸也就这么一位,能够对陌生人如此慷慨的了,如果今天有媒体跟着,这位老板需要一定的媒体宣传,如此慷慨解囊还说得过去,杨以辰这就纯粹是给大家来一个命运的转折,给你们一个最好最佳的改变命运机会。

    自己来了,面对着你们,被你们当面宰一刀,并不能算是如何吃亏,只当是花钱买一个未来安稳,看这些人的模样,即便是交易完成事后,知道这里的主人是自己,也会以自己是公众人物的心态,来这里找便宜,以自己被骗了吃亏了上当了为由,以媒体视角迫使自己妥协。

    杨以辰不在乎这种事,也不在乎那些钱,看了这里的整体结构和布局,还是比较满意,有钱也难买一个心中满意,也就不在乎多花出这些钱。

    “我们这里是最好的学区房,我姑娘家的孩子刚出生,未来这里有最好的幼儿园和小学,真是不想搬走,一切都为了孩子,给孩子一个最好的成长环境才是最重要的,杨先生,对不起了,我还是再考虑考虑。”

    “是啊,这里是整个燕京最好的学区,在这里拥有一个房子,等于给孩子未来教育做了保障,这可是千金难换。”

    “听你们这么一说,我当初也是欠考虑了,我家姑娘今年刚结婚,这要是以后生了孩子,我这当姥爷的,什么都不给,就这户口,就能让孩子感激咱一辈子,我也考虑考虑吧。”

    又是七嘴八舌的声音,似乎觉得这样的一刀要是不狠宰下来对不起自己,如此一家一户多给了四十万左右还不满意,杨以辰旁边的设计师和结构师都不高兴了,就想要替老板开口,你们这根本就是无赖的行为,我们的意向书都已经签了,马上签合同了,你们来这一套,做人,不能这么没有诚信吧?再说了,杨老板多大方,满足了你们的要求,十平米的房子,均价都在四万左右一平米了,这样你们还不满意,你们还想要怎么样?

    杨以辰表现的很平静,看着面前那一双双眼眸内的贪婪,很平静的说道:“这是你们多数人的意见吗?”

    “那肯定的啊,我们这是什么,全华夏最好的学区房了,你们说对不对?”

    “对,这里步行到**就只需要十几分钟,哪里还有比这还好的居住地段了。”

    有心领神会跟着一起起哄的,想要抬高自己的房子价值,多数人都是这样的想法,只有零星几家心理不落忍的,犹豫着没开口,但其实心里也活泛了,机会只有一次,房子只有一个,这一次如果能够多拿到一些,顶得上自己半辈子的奋斗啊。

    杨以辰点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你们要是真不想搬,我也不勉强,贤哥,你安排法务部门的人,现在就将意向书拿过来吧,既然多数人觉得故土难离,我们的买卖又会影响到他们的下一代,暂时就别谈了,也别让大家觉得为难,意向书就按照大家的意思取消吧。”

    说完,冲着众人点点头,并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走,当时还吓唬住了一些人,刚想要开口挽留,几个老炮儿那都是人精,就觉得这是对方故意的逼迫吓唬,谁还在乎他那个啊,你不买我们这,那你就别想享受大的四合院。

    在几个人的眼神示意下,大家都没动,等着杨以辰的手下来说软话重新将话给圆回去,结果等来的是真的有律师拿来了那意向书,这时候开始有些人动摇了,奈何那几位老炮儿很坚持,反正人家是买所有地方,有一两个人拒绝,这生意就做不成,索性他们也就选择相信这几个人,大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能够多要到一些,那就多要一些,毕竟这是属于我们的命运转折,机会一生可能就这一次,用老房子给自己的子孙换来一个少奋斗半辈子的价值。

    “换个地方。买得到就弄,买不到我也不是非得住四合院,大不了,我到郊区去自己盖一个,真有急事到公司,以直升飞机当交通工具。”

    所有熟悉杨以辰的人都知道,他这个人,有一个最大的你也说不上是优点还是缺点的毛病,那就是绝对不会受人威胁,不管你是谁,别威胁我,我不吃你那一套。

    他下达命令,下面的人执行,曾经就在这一代找寻房子,跟房东整体进行谈判的工作人员又一次出动了,那大杂院的人们过了几天才发现,似乎他们的判断是错误的,想要多宰一些,最后竟然被人家放弃了,不打算买了,没看到那些工作人员又在别的地方开始找房子了吗?

    这是真的吗?

    当这样的消息传递开来之后,所有人都吓傻了,他们期待着这是杨以辰耍的花招,但看起来又不想是假的,在一块更大的区域,那些人似乎谈的更加顺利。

    关于有人高价买房的消息,其实早就传遍了这一区域,当他们想要多宰一些被放弃的消息从工作人员口中传出时,足够合理的条件,他们也知道机会只有一次,说不准人家就不买了,那可彻底坐蜡了,这一区域如果要实施拆迁目前来看遥遥无期,谁还想半夜用痰盂,谁不想住新房子有卫生间能在家里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

    大批量的意向书开始签订,之前那大杂院的人坐不住了,待到直接签合同开始搬迁的时候,他们彻底傻了,找到那些工作人员,表示自己愿意接受之前的条件,想通了还是搬家。

    工作人员笑着回答,语气中充斥着报复的那种快-感:“不好意思,我们老板只想要买一套,我们这边的合同都签完,有现在搬走的直接拿那边的钥匙,想要在这里过年的我们不收钱,这一套的整体格局更好一些,面积也更大一些,不过老板说了,弄好一块地方,钱不是问题,重要的是态度,新的大杂院内人都想要迫切的搬走,我们老板愿意做这个好人,至于你们这些故土难离的,他也不想去强人所难,毕竟大家都习惯了住在这里,他也不忍心让你们承受离开故土的痛苦,所以那边已经放弃了,你们可以继续住在自己家里了。”

    什么叫做晴天霹雳?

    什么叫做哑巴吃黄连?

    现在就算是想要耍无赖,都没地方没理由去耍,当初是你们不想卖,充分尊重你们的意愿,也给足了你们这块地方的价值,谈好的基础上又给你们加了几十万的价格,还是不肯卖,又学区房又故土难离的,好吧,我满足你们,那你们就继续留在这里吧,我不为难人,我换个地方。

    不作死就不会死,当几个老炮儿背负着大杂院的骂名找到兄弟集团总部,想要跟杨以辰谈一谈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是张清新,这位永远不嫌事大想要处理一些棘手事情来满足自己内心挑战欲-望,面对着这几位老炮儿,他很美式的摊开双手,以很夸张的表情,阐述着一个让这些人羞-臊-得满脸通红的事实:“oh,no,我的老板是一个好人,是你们自己不愿意离开,他就没有强人所难。”

    “我们是签了意向书的。”

    “对啊,可是你们自己放弃了买卖的意向。”

    “这……我们……”

    “行了,大家都是明白人,就别兜圈子了,我明着跟你们说吧,新买的地方跟你们现在居住的地方能够连起来使用,你们要卖,那就是最开始谈的条件,没有上浮的十平米了,如果不想卖,现在我们购买的也足够用。”

    很顺利的,杨以辰在新年到来之前,拥有了一个一千多平米的区域,可以完全按照他的心思,在这里大兴土木,而砸出去的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很多年前购置的土地,如今在四环内修建商业住宅小区,地价的增长就足以让这上面盖的商品房,留出足够的户数来安置这些迁走的局面,补偿的钱加起来不过几千万,他这边圈地的工作一做完,就已经有人前来恭喜。

    “行了,杨先生,所有相关的手续之类的你不用管了,我们包办了,不过你也知道,这是绝对的市中心,在这里你自己要重修一个大四合院,虽说拆迁的问题你解决了,可有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