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差点没对着话筒脱口而出:“多少,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之前三百万就已经傲视全场,一夜的欢愉,能值多少钱,说句不好听的,那还是林芝玲现在足够红,就这价格,都可以称得上镶金边了。

    人前的光鲜亮丽,人后的悲哀谁人知,普通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大明星们,他们私下里绝不会依旧那么风光,你的出名,也就意味着盯着你的目光多了,盯着你的人多了,一些别的心思也就冒了出来。

    陈美熙是听得最真切的,她或许会花三千万去买一辆豪车,但要说在这里豪掷三千万,她家再有钱,也不会让她这么胡闹。

    “三千万。”

    杨以辰又平静的说了一声,说的时候,周遭很安静,只能听到音箱传来的嗡嗡声音,他的话音落下,全场顿时热闹了起来,所有人都将视线从林芝玲的身上锁定到杨以辰的身上。

    作为亚洲当红偶像,杨以辰的到来,其实有不少人小心肝是扑腾扑腾乱跳的,富家子弟要端着,普通模特和小演员需要给自己一分身价,在这样的场合乱哄哄的围过去像是什么样子,首先就会被人看不起,到现在,已经由不得大家刻意的忽视他,这两声三千万,就像是两声炸雷,在这现场响起。

    不到十秒钟,大家的视线又转向了张景佑,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林芝玲之所以来是迫于这几位的压力,而杨以辰的到来明显是像是媒体报导那样。他本身就是林芝玲的后台,他的叔叔是雄哥。在宝岛也不是谁想动就能动的,今天看来是要火星撞地球了。崔立哲也在,这大社团的第二代,估计是要闹一闹了,这热闹,保证好看。

    先出招的张景佑,反倒被杨以辰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给打懵了,他旁边的崔立哲也是控制着自己不去骤起眉头,到是那白雪妍,眼中被征服的那种欲-望更加强烈。她想征服这个男人,也必须征服这个男人。

    主持人呆楞了半天,才想起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再不开口了,不然难堪的还是张景佑,或是快点结束这一切,或是开声提醒他,这个时候不能沉默。

    张景佑抬起手,抹了抹鼻梁,在上面感受到了一点油腻。但整个人的状态却依旧是阴柔无比,眼神犀利,让人不敢与他对视。

    “四千万。”

    他这一开口,就连身边的崔立哲都想给他叫声好。漂亮,大气,既然决定要玩。那就玩的漂亮些,喊出三千五百万。都没意思,都会让人觉得你小家子气。在气势上也难以给对手压倒性的压制,一加就是一千万,这一手景佑玩的真是太漂亮了,瞬间将难题扔回给了对方,四千万,来拍得一个林芝玲,值得吗?

    没有人会觉得值得,现在就是斗气。但斗气归斗气,话可不是白喊,这里好几十位都是见证者,喊出的数字,就是实打实的钱,张景佑也不例外,除非他愿意背负一个赖账的名声,钱到是不用拿了,但以后在宝岛,你也别玩了,不管你有怎样的背景,不管你爹是谁。

    议论声再一次充斥着现场,大家都在议论这两位敢抛出天价斗气的人,这一下可不只是钱的问题了,注定要有一个人丢面子,注定在离开这里之后会觉得不过瘾,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回场子,热闹,还有的看。

    主持人一下子精神头来了,刚想要慷慨激昂的来几句,给张景佑以各种方式吹嘘一下,也抬一抬林芝玲,有人愿意为她砸出这么多钱,说不定人家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嫁入豪门成功守住地位的不多,却也并非凤毛麟角,万一人家就王八看绿豆对眼了呢,到时候再见面,可是要客客气气。

    “一亿!”

    晴天霹雳一声,声音不大,却震彻每一个人的耳朵,一个亿,这,这,这……

    大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虽说宝岛币的面值低一些,但作为亿这个单位喊出来,已经足以在当下的场合,镇压全场,张家有钱且是三代豪族,其祖更是跟在老蒋身边的干将,在宝岛算是为数不多的强悍家族,但让他拿出一个亿跟人置气,且还是这种不涉及到任何的斗气,输赢都只是面子,张景佑也不敢再喊了,不然回家后没有办法交代,倒不是一个亿他拿不出来,是没有任何意义,你再喊一两千万的往上加,根本打不出气势,在这里坑钱也没意义,你再喊杨以辰再喊个大数你多坑他点,那毫无意义,所有人都能看得清成色,到什么时候一方输了就是输了,你改变不了事实的结果,人家多掏点钱你面子也不会找回一分,你觉得让对方多拿点钱会舒心,实则在旁人的眼中,会更低看你几分,觉得你根本就不是个人物。

    一个亿,林芝玲傻眼了,陈美熙也傻眼了,所有人都一样,今天看来这位大明星就是来砸场子的,你们敢出招,我就敢接招,怎么样?好玩吗?

    崔立哲想要接着往上喊,你杨以辰不是有钱吗?那我看你到底有多少钱。刚要开口,被张景佑拦住,输可以,不能输的脸都不要了,况且,他心中已然有了一些计较,要玩,接下来会更刺激更有趣,现在,不过是开胃菜。

    张景佑笑了,抬手示意杨以辰厉害,我们拱手相让,一个亿你砸在了林芝玲的身上,任谁,都会让你抱得美人归了,这再跟你争下去,胜了也不会让人觉得多明智,斗气,有限度能够收得住手,才是真正的强人,丢了面子还能够坦然面对,那才是真正的胸襟广阔。

    “我宣布,杨以辰先生,以一个亿,拍得林芝玲小姐贡献出来的钢笔,让我们恭喜他。”

    滴水不露,这样的说辞意味着什么在场每一个人都清楚,说的冠冕堂皇能够避开所有的麻烦,谁敢说这是什么大会,什么盛宴,我们这是正规的慈善义拍,仅此而已。

    现场很多人给杨以辰鼓掌,甭管他招惹了多么大的麻烦,甭管他狂砸一个亿是不是傻叉的行为,人家刚刚的行为,真的很帅,作为一个女人,会希望有这么浪漫的一刻,会希望有这么一个男人哪怕只有这么一刻为了你,硬撼天下人。

    陈美熙在一旁,眼中满是崇拜,抿了抿嘴,低声说道:“我这里有支票簿……”

    杨以辰笑了笑,他能感受到这位胖妹内心对自己的真诚,笑容也真诚了许多:“我自己搞得定,谢谢你,陈美熙。”

    早有服务人员到旁边等待,那钢笔没有什么意义,现在有意义的是杨以辰开出的支票,一个亿那可是红口白牙,说得出来就要当场兑现,没人会在事后追你到处要钱,也正因为这个规定,让张景佑之前选择了放弃。

    支票开出,陈美熙就想带着杨以辰到处转一转,两人有了成为朋友的基础,现场的人也都松了一口气,一亿大战终于告一段落,张景佑虽说输了,但也不算太丢人,毕竟在场的年轻人都知道,一个亿在这里充一次大头,家里人也不会同意。

    本以为恢复了平静恢复了过往状态,结果主持人并没有离开属于他的舞台,现场的音乐也持续着之前的躁动,这边很感动的林芝玲还没等到她投怀送抱,主持人又一次开口了,而这一次开口说的话,在现场造成的轰动效应,要比之前一个亿喊出来时还要大,不仅林芝玲怒目而视,陈美熙也是张牙舞爪要吃人的架势,杨以辰更是转过身,平静的看着远处的张景佑,第一次有走到对方近前的打算。

    林芝玲双手挂在了杨以辰的手臂上,眼中第一次露出了难有的坚定之色:“我们走吧,这里,太无聊了。”

    陈美熙在一旁也是忿忿不平:“走,有什么事我兜着,这帮家伙玩的太过了,有我在你放心,我就不信他们敢做什么。”

    现场所有的人,都用很复杂的目光看着杨以辰,有同情,有幸灾乐祸,有看热闹,有不可思议,更多的则是一种无可奈何,这个世界就这么的残酷,整日喊着人人平等但等级制度却始终深刻的烙印在每一个人的心中,人家敢这么玩,就是没把你杨以辰当个人看,你拿出一个亿怎么了,在有些人的眼中,不过是一场笑柄,就像是几个暴发户很大气的在赌桌上疯狂的砸着一箱子一箱子的现金,结果冲进来一些警察抓-赌,这些暴富户就是一群可笑的笑柄,摆得平他们是在游戏,摆不平他们就是别人的游戏,你得看带队的警察是谁,要是省厅的大佬带队就是来收拾他们几个,他们在生存等级上低于人家,就注定会让之前的一掷千金成为被人笑话的笑柄。

    主持人看到手里的纸条,也愣了一下,但吃谁的饭拿谁的钱他心里很清楚,尽管觉得这有些太欺负人也太侮辱人,还是以很附有深情的口吻,示意现场灯光将一束光打到了杨以辰的身旁,他则开口问道:“杨先生,不知道今天您准备了什么随身物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