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级大明星 第五百五十九章了 都砸进去又如何

    接下来的热闹,基本与杨以辰无关,没有了他这样一个强力对手,四位大哥的追击更为犀利,而跑男团则在黄磊的带领下,大肆发挥以柔克刚战术,最后以找到的人物头像图和手中的解锁字条,跟四位大哥开始抗争,撕的那叫一个激烈,最终,以嘉宾团撕掉最后黄磊的名牌结束,宣告他们的胜利,节目的精彩程度让观众频频叫好,而杨以辰最后时刻的悲催模样,也让大家记忆犹新,发自内心的会心一笑。

    一个游戏,绝对无敌的家伙是没有任何存在意义的,优缺点甚至这缺点是致命的,节目组在上面大做文章,观众认可,才会出现比较好的制作效果,像是大家都习惯了黄磊神算子的状态,他要某一天突然来一个爆发跟大家拼体力,反倒觉得不正常了。

    每一个跑男团的成员,对杨以辰都充满了感激,他们现如今在亚洲内都有着相当大的名气,在国内更是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一切缘自何来,还不是因为被杨以辰提携参加了跑男成为这个节目的一员,谁都未曾想过一个综艺节目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跑男和好声音不同,后者是四位导师超级大咖,学员们则是草根,中间空余地带很大,发挥余地也大,跑男则是将一些艺人推到更高的位置,在他们还没有过硬作品的前提下直接红了,广告代言和商业活动让他们每一个人都赚得瓮满钵满,钱赚了,名气大了。不断的有片约,过去是要找一些剧组。现在是好几个本子递过来等着挑,什么都不同了。而这一切,他们都清楚知道是因何而来,遂满是感激,皆有一颗感恩之心。

    “年终岁尾,公司会弄一个关于这档节目的大电影,到时可能会到美利坚去拍摄,你们跟自己的经纪人都报备一下,别到时候把档期给约出去,公司方面也会给你们正式文件。到时候注意一下就好。”

    像是这样根本不需要商量的话语,杨以辰说的很平静,大家接受的也很平静,就没觉得有什么,就觉得辰仔下命令是天经地义,他要是不下命令反倒大家会不习惯,不会去想这样的安排自己会损失什么。

    他们相信,辰仔用这种命令口吻说话时,真的就是对自己好。肯定不会让自己吃亏,如果说这个档期自己能赚五百万,那么跟着辰仔,这个档期肯定让你得到比五百万要多的价值。

    第一闪念是这个。然后才有个人的分析,跑男大电影,这可是纯粹的商业电影。到好莱坞去拍,利用好莱坞的技术。以目前跑男的人气,到时候大过年的。谁也不差那两个钱,走进电影院的人数岂不是……

    “纯粹的商业电影,到时肯定会有人说我们圈钱,不管了,大过年的,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让大家看到更为气势磅礴的电影拍摄手法弄跑男,也算是值回票价,不算坑。”

    杨以辰的解释,让大家会心一笑,什么叫圈钱,也就辰仔还会有这种每一次都拿绝对好作品的心态,剩下哪一个心里不是觉得这很正常,什么叫商业电影圈钱?观众愿意掏钱买票,出来后不会骂人,那这就是好电影,至少给观众带来一个多小时相对满意的休闲时间,至于那些卫道士所言的什么电影文化电影文艺之类的,不需要反驳什么,呵呵一笑就好。

    ……………………

    在燕京没有停留,有打电话要一起聚聚吃饭的,杨以辰委婉的拒绝,直接乘车前往津市《潜伏》的拍摄地,他知道这些电话是什么意思,无非是想要给做个中间人,现在兄弟集团拿出五个亿强力阻击聚力集团,专注针对聚力集团下面的聚力传媒,能想要做中间人的,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香江的陈九哥父子,已经在美洲大陆上辗转了好几个国家,江湖追杀令虽说是威慑大于行动,他们也不敢太过松懈,每天都会看到自己的资产在减少,疏通每一个环节,试图保住自己,至于香江那边的纷纷扰扰,再混乱他们也无暇顾及,也不会有那份心思所要散尽本就不多的家财去平复自己惹出来的祸端,还给那些女星男星女模男模一个朗朗晴空。

    父子俩成为人人喊打人人唾弃的过街老鼠,所谓何故?不还是因为他们在暗中想要对付杨以辰,想要阴兄弟集团一把,这扬子明显也参与其中,以杨以辰那种性格,有这样的报复实属正常,根本算不得什么。

    那些被曝光出来的人,痛恨杨以辰,又如何?早在做之前,他就想到了,人在那种时候想的都是自己,他们会痛恨会咒骂甚至会咒怨,但他们绝不会去想当初如果自己不做、如果那个男人心疼一下自己不拍、如果他们不去得罪杨以辰,这一切,还会发生吗?

    我只是正常的防御反击,伤到你们谁了,那不好意思,算你们倒霉,谁叫你们跟我的敌人站在一个战壕内,有什么仇怨你想冲着我来也没什么,我都接着,我既然敢对他们实施报复,就不怕你们因为怨恨来找我,别说什么我有别的招式没有必要非得用照片这件事报复,我杨以辰懒得听,我也没有必要维护你们,拍的时候想什么来着,拍了就别怕人家看,就别看被人骂。

    车中,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空,杨以辰收回始终投射在外面的视线,他喜欢坐车,因为坐车的时候可以去看外面的风景,尽管多数都是农用地或是一片荒凉,车速快了都是一闪而过,但他就是喜欢,喜欢那种不是发呆胜似发呆的状态,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舒服。

    拿出手机,拨通了张清新的电话:“公司那边还能调出多少钱?”

    张清新跟他算是心意相通:“怎么,真要不死不休的玩?”

    杨以辰满不在乎的说道:“活个舒心活个顺心,钱没了再赚,什么都没了我也不陪,本来我也是无本经营有了现在的局面,院线建设可以全部停滞,公司所有资金除却正常运营全部抽调,我个人账户内只保留五百万日常应用全部拿出来,如果有必要,你可以让我的资产代理律师所将大城市升值最快的几处房产拿出来卖掉,聚集资金,对方要是死磕,也做好将三大公司股份拿出来一点卖掉的准备,反正早晚都要卖掉一部分,大不了就是现在价格卖得低一些。告诉公司上下不必担心运营,我杨以辰拿出来的剧本,就算公司一分钱资金没有,也会有人凑过来投资拍摄。”

    张清新自认为很了解杨以辰了,这一次也多少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他也换位思考过,很多年前他就认为自己在某些方面很疯狂,今日这一比较才发现,原来辰仔这家伙更疯狂,为了树立威望震慑宵小,还真的是要不顾一切大杀四方,完全不计后果,看他的意思,拼到最后他宁可让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资产都消失也无所谓,想法一出就被张清新摇头扔掉,一个连年亏损面临退市的聚力集团算个屁,不动用三大网络公司的股票,都能揍得它找不到北。

    更何况,我张清新玩的战场,低于一比二的战损比,真心就没脸去见辰仔,要不是他这么急,玩的这么狠,别说一比二了,零损失也不是不可能。

    “我已经让安保部门,开启一级戒备模式,对方的实力到不至于,就当是练兵了。”

    杨以辰笑了:“老张,什么都没了,乌鸦可说了,咱们一起浪迹天涯去。”

    张清新也笑了,隔着话筒说:“你叫乌鸦那龟孙滚一边去,谁跟他浪迹天涯,爷们到哪里不是香车美女,像他呢啊,裤腰带敢松一松,我保证凤凰阉了他。”

    开车的乌鸦从杨以辰按动免提的手机内听到张清新的话,微微一笑,带着一点邪-恶:“知道为什么是美仁过来帮助老板吗?我跟凤凰要求的,我说担心张清新那龟孙欺负我,所以她把美仁介绍过来了,难道最近张总的口味换了?”

    “你大-爷,乌鸦,给老子滚,弄死你丫!”张清新直接挂断了电话,他虽说什么都敢玩,但在这方面却是没有特殊癖好,一想到美仁,不自觉打了个冷颤。

    “哈哈哈……”

    车中,杨以辰和乌鸦俱是哈哈大笑,难得看到张清新吃瘪,那感觉比吃了顺气丸还要舒坦,他们之间已经有了绑在一起的认知和默契,大家在一起工作,一起在人生旅途上形成团队模式前行,感觉很舒服,那就继续下去,而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也是调剂生活的必需品。

    谁也没提让凤凰安排人过来进行更高级别的防护,因为他们的心中,真的就没把一个扬子放在眼里,甚至他们家族的聚力集团。

    什么叫浪迹天涯,那是几个人的自信,没有了钱没有了一切,他们背着背包上路,依旧可以活得潇潇洒洒,依旧可以享受这个世界所能享受的一切,与钱无关,那种东西真要没了身份,想要赚容易得多,哪怕不突破自己的道德底限也很轻松,到边境或是哪里,随便抢一批粉儿,倒手就能赚到让他们潇洒很长时间的金钱,捎带手还有可能为这一带除害。

    钱的作用,是针对没本事的人,有本事的人,从来不信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说法。

    ps:感谢肥仔兵的打赏!感谢大家投出的月票!

    ps2:月初了,有保底月票的朋友别留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