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级大明星 第七百二十五章 树大招风,必过一关

    中速稍快的速度,杨以辰跑了两个小时,他自己都在心里感叹现如今自己的身体状况,平日里还感觉不明显,真到了压榨自己的时候,他才发现还有这么多的潜力可挖,明明都觉得乏累不行了,可一咬咬牙,还是挺过来了。

    他自己都没有想过,这样的一天下来,自己还能站着从跑步机上下来,身上的衣服裤子都已经湿透,一捏都能捏出水来,跑步机的履带上全都是干涸的汗渍,整个机器滚烫滚烫,运转两个小时不算什么,上面有人以常人眼中接近快速跑的速度,在那里狂奔了两个小时,机器幸亏是大品牌的高档货,否则还真容易撑不住。

    杨以辰自己房间内的浴室,就带有桑拿功能,将衣服脱下来,这一套衣服足足重了有二斤,再一次的蒸了一个小时,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已经彻底被压缩的没有了力量,出来后,杨以辰有一种仿如隔世的感觉。

    抻了抻胳膊,扭了扭身子,乏累很重,但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上肌肉的紧缩,照着镜子看过去的时候,是会有一种先入为主的错觉,但不管是不是错觉,这一天下来他的体重掉了两公斤,他没当回事,这第一天清理的是你身体内残留的一些杂质,真到了后期,那才是最难得,一百克的重量下降,都很有可能需要你付出当前这样的训练量。

    “给。”

    容姐只能是递给他一杯以葡萄糖为主的调剂饮品,这就算是他的夜宵了,想要瘦成一道闪电。瘦出一种独特的病态,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尽管味道不太对。但杨以辰依旧喝的非常爽,总算是有了一点味道。嘴里和身体的需求得到了一定的满足,这可真是一日天堂,一日地狱,说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也不为过,喝完这特殊的夜宵葡萄糖,杨以辰常常出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这第一天,总算是过去了。有了这个开头就会有更好的明天。

    时间就像是流水,这之后的十多天,杨以辰就将自己彻底扔在了减重的道路上,完全不回头的疯狂,拍了两期的跑男,大家都看出来他有些瘦了,细问才知道缘由,只是单纯的口述都让大家唏嘘感慨不已,再看杨以辰满是敬佩。

    他们不知道角色是什么。不知道电影具体内容是什么,只是单纯的知道以杨以辰的身材比例,瘦三十斤是什么概念就可以了,那完全是要将他身上所有肌肉都榨干。完全是皮包骨的状态才有可能做得到,不管他是否做得到,就冲这股拼劲。在场人就深有感触,要想作为一名真正的演员。未来的路还是任重道远。

    兄弟集团的正常工作规划有条不紊的进行,《风声》已经正式建组。《何以笙箫默》的电影版也在筹备,电视剧方面,《闯关东2》、《天道》、《卧薪尝胆》也都陆续进入到拍摄阶段,后两者也正是杨以辰在拍摄《潜伏》的时候分别送给王志纹和陈到明的礼物,一人一部担任男一号的电视剧。《集结号》经过了戛纳的火热宣传之后,以戛纳影帝为宣传口号的影片,在亚洲范围内受到了巨大的关注,已经初定在六月末上映,不需要去等候什么好的档期,这部影片就不缺少让大家走进电影院的因素,戛纳影帝、小钢炮转型之作第一部战争片、好莱坞式的战争特效、绝对催人泪下的剧情……这些等等,都注定了这部影片未来将会拥有的市场会多么恐怖,甚至有人开始预测,之前还说是老谋子用新片阻击小钢炮,现在该问一问,老谋子敢不敢跟这部影片排到同期。

    上市的筹备工作基本已经完成,只待选定好的日子到来,兄弟集团将会正式在深交所上市,成为第一家上市的民营传媒企业。

    也正因为兄弟集团要上市了,杨以辰这个名字开始被更多高层知道,他那点底子,对于高层而言就是随手翻看资料里面的内容,都不用查,自然有人将所有详细的资料摆在他的案头。

    才情无限的杨以辰,现在又多了一个神预测,你无法说清楚他为何能在世界杯和欧洲杯上大获全胜,之后又没有任何再出手的行为,你说是巧合,可那重注的压法,明显就如同未卜先知,有很多猜测,同时他现在所掌控的资金所拥有的名人效应,已经不能再无视他的存在。

    唐老爷子临时回到燕京,打电话给杨以辰让他回家吃晚饭,有人想要见他。

    小姥爷从未有过的严肃口气,杨以辰早有准备,或者说他正在等着这一日,这也是他一直以来,自己手里的资金,除了股票和固定资产外,很大一部分都是在瑞士银行的因由,张清新早就告诉过他,木秀于林,树大招风,你是热爱这个国家,你也愿意为了这个国家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可如果现在有人要求你贡献出的不是一份力量,而是你拿不出来的份额,你该怎么办。

    早做打算,预留后路,不过随着唐老爷子在高层那里越来越受到重用,都六十多岁的人了,都开始安享晚年了,又被请出山,有他在,一定程度上杨以辰的底线更深,上面对他的要求也会适当的减少,毕竟,有唐老爷子这层关系,杨以辰就算是‘自家的孩子’,成绩越好上面就越高兴。

    没有唐老爷子的四合院,杨以辰不常回来,不是不喜欢这里,是不喜欢这周遭的氛围,那是一种高门大户的感觉,明处暗处都有战士站岗,平日里出出进进碰到的都是一些挂有特权手眼通天车牌号的车子,每个人看你的眼神都充满着审视,这,杨以辰不喜欢。

    “孩子,你这是……”

    本来老爷子背着手站在中厅门口,看到杨以辰这十多天的特训成效,吓了一大跳,还以为他生了病,三步并做两步走过来,抓着杨以辰的手臂,满是关切。

    在他的身后,站着三个人,看到老爷子关切的模样,心中也都有自己的计较,如果顾忌唐老爷子,就必须顾忌他所顾忌的人,要有不同的态度去对待。

    “小姥爷,没事,我这就是为了拍一部电影,为了一个角色必须要进行的减重,做演员的,都这样,角色让你胖你就得胖,角色让你瘦你就得瘦。”杨以辰扫了一眼三位客人,有一位许久不见的熟人,两外两个不认识,但每一个,都给他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不是坏印象,这不舒服是源于他们的眼神,那是一种洞彻一切的眼神,一个老者世事沧桑看遍的通透,一个看起来不到五十岁但鬓角白发和鱼尾纹又让你觉得他要六十岁的男人,眼神就像是两把利剑,直接刺穿你的所有防备,直接探知你的心底深处。

    “没事就好,你那行我不太懂,国内的太过浮夸,国外的又懒得去看,不过做演员有这份专业,怎么都是好的,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不要为了角色不要命。”唐老爷子察觉到自己关心则乱的失态,想要收敛一下,又觉得何必这样,索性就大大方方,将自己对这个孩子的亲近全部表现出来。

    那熟人,站在老者身后侧,与杨以辰四目相对之后,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开口,显然是因为前面老者在,他不好僭越,不好开口,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骆刚,师轻舞姑姑家的表哥,曾经杨以辰上一次减重时所在军营的团长,三十几岁的少壮派,未来前途无量。

    在他前面的老者,与他有五六分想象,看年纪也大约猜得出是谁。

    “这位是骆老。”

    “骆老好。”

    果不其然,小姥爷一介绍,杨以辰的脑海中就闪过关于这个人的信息,骆天德,师家的大女婿,年过六十,一直以来都是师家最重要的幕僚,一直就在比较边缘的部门,但其本人在师家的地位却是举足轻重,即便是老爷子,很多事情都要问一问他的意见,骆刚的父亲,师轻舞的大姑父。

    “这是钟野,你叫大伯。”

    “大伯。”

    杨以辰完全与之前面对骆老骆天德时的状态来了一个反差,之前是晚辈不失礼数,现在却是真正的尊敬加亲近,因为这是小姥爷第一个给介绍的‘自家人’,平日里也会碰到一些叔伯,都是加上姓氏的x伯伯,y叔叔之类的,大伯这个称呼,已经代表了太多太多,最直接的就是老爷子告诉他,这个钟野你多亲近亲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结果这钟野一开口,就让杨以辰感受到了你想揍他和想要亲近他两个极端的情绪。

    “你瘦了一圈,现在换装打扮成女人,跟你母亲会有八分想象。只是你父亲的基因破坏了这一切,他很幸运,没有活到现在,没有活到让我认识他,不然,我会好好让他知道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幸运,能够拥有小雨这样的妻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