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玄女慢悠悠地转身,古井不波地看着剑神,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我劝你不要动手,否则,吃亏的是你自己。”

    这语气平淡至极,然而话却深深地刺激了剑神,他恶狠狠地说:“年纪轻轻,就这般目中无人,狂妄自大。”

    九天玄女懒得争辩,只是瞥了唐铮一眼,见他已无大碍,道:“你不是剑神的对手。”

    唐铮并不气馁,剑神乃是成名已久的绝顶高手,自己并非他的对手乃是常理之中的事。不过,方才那番生死之战令他受益良多。

    “剑神是不会罢休的,那就拜托你了。”唐铮说。

    九天玄女嘴角泛起一丝笑容,道:“这不是欺负人吗?”

    这话更刺激了剑神,连带四周的人也百感交集。

    有人倒吸凉气,认为这白衣女子不知死活,如此大言不惭;有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猜测她究竟是不是真的深藏不漏。

    当然,毫无疑问,还有更多的人被她的美丽所折服,这画中仙子一样的容颜与气质令人相形见绌,不禁有低了一头的感觉。

    总而言之,一句话激起千层浪,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这一块儿。

    “既然如此,那就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剑神深吸一口气,无名剑剑光大炽,冲天而起。

    银河落九天!

    气势磅礴,一往直前,凶狠地朝九天玄女头顶斩落。

    九天玄女不为所动,仿佛根本没瞧见一样,云淡风轻。

    剑气纵横,宛如肆虐的风暴,须臾间就到了九天玄女头顶,九天玄女头也不抬,只是手臂轻轻地抬了起来。

    咔!

    一声脆响,九天玄女白皙的手指夹住了无名剑,所有狂暴的剑气刹那间消弭于无形,无名剑又变成了一把普通的木剑。

    剑神面色大变,苍白无比,威力绝伦的银河落九天剑招竟然被她如此轻而易举地破解了。

    一招,仅仅是一招,他就败了,败的很彻底,很绝望。

    九天玄女淡淡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剑神,问道:“现在相信了吗?”

    剑神沉默不语。

    其他不少人直接被吓的一屁股坐地上,这一幕太恐怖了,在他们眼中高高在上,不可战胜的剑神,在这白衣女子手下竟然走不过一招。

    甫一交手,无名剑竟然就落入了白衣女子手中,她究竟是何方神圣?

    众人又情不自禁地看向唐铮,他究竟是从哪里找来的这种恐怖女子,他们是什么关系?莫非她也是金屋藏娇中的一员?

    那唐铮也太有艳福了吧。

    众人百感交集,或羡慕,或嫉妒,或恐惧,不一而足,但毫无疑问,内心都被深深地震撼了。

    剑神并没有彻底认输,使出浑身解数,低吼一声,想把无名剑从那牢不可破的双指中挣脱出来。

    咔嚓!

    然而,无名剑上的那道裂痕骤然扩大,遍布剑身,一声脆响后,无名剑支离破碎,变成了一块块木屑。

    无名剑……毁了!

    剑神惊骇欲绝地看着这一幕,这是他从未想过的事,陪伴他一路走来,经历了无数腥风血雨的无名剑就这样毁了。

    “啊!”剑神咆哮起来,疯狂地攻向九天玄女,九天玄女轻轻地点出一指,指尖触碰到剑神,剑神身体一滞,然后就像是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越过人群,落进了树林之中。

    众人情不自禁地抬起头来,望着从头顶飞过的剑神,心,瞬间跌落到了谷底,双腿发软,有一种拔腿就逃的冲动。

    剑神乃是他们最大的倚仗,可如今被这白衣女子轻轻一指就击败了,那他们根本就是炮灰,人再多,也唯有送死的份儿。

    大家都不是傻子,敢于来群起而攻之,那是认为有利可图。

    既然如今无利可图,而且还有生命危险,当然不会再逗留于此了。

    唐铮心中也禁不住心潮澎湃,冥冥之中,他感觉到九天玄女的修为比当初在秦始皇陵墓中更高了。

    这说明近段时间她的修为也在突飞猛进。

    他当然不清楚,九天玄女被封印在陵墓之中千余年,刚刚苏醒后,功力滞涩,所以,陵墓中那一战根本就没有发挥其真实水平。

    当然,当时的秦始皇也同样有这个问题,所以,唐铮才能从秦始皇手下死里逃生,反败为胜。

    突然,一声娇呼传入唐铮耳朵,打断了他的思绪,他猛地转身就看见险象环生的叶叮当,当即一纵身就冲了过去,战魂剑迅若闪电地朝叶玄机攻去。

    见唐铮攻来,叶玄机不得不仓皇后退,躲避了他的攻击。

    叶玄机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已非唐铮的对手,若是纠缠下去,那不但自己性命不保,恐怕连叶家也要彻底毁在这里。

    他不甘心地看了叶叮当一眼,大吼道:“撤!”

    调头就逃,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甚至连狠话也没有撂下只言片语。

    叶柯也终于如梦初醒,他纠缠叶天雷许久,可叶天雷一直避而不战,只是躲闪,并不反击,他也没有机会杀得了叶天雷。

    此刻见叶玄机逃走,心中绝望无比,知道继续下去,唯有死路一条,于是毅然转身逃走了。

    叶天雷百感交集地看着他,并没有出手阻拦,却也有些怅然若失,从此以后,他与京城叶家就是生死敌人了。

    楚家的人也想逃走,但显然没有叶家这么好运,楚少峰早已趴在地上的血泊之中,被踩了不知多少脚,已经没了生机。

    至于楚明轩,他的落日刀法已经被秦霸天与燕岐山联手破去,秦霸天一拳击中他的胸膛,胸膛瞬间就凹陷下去,当场丧命。

    至此,楚家嫡系彻底陨落,楚家就不复存在了。

    看见这一幕,其他人更是发了疯一样狂奔,想逃离此处。

    唐铮并没有理会这些虾兵蟹将,而是在人群中搜索宋迦南的身影,这次绝对不能放这头大老虎归山。

    果不其然,宋迦南看见剑神败的如此干净利落,竟然也混在人群中想悄无声息地逃走。

    唐铮冷哼一笑,身影一闪就追了上去,大喝道:“宋迦南,你哪里逃?”

    宋迦南胆敢欲裂,不但自己儿子死了,孙子也受了重伤,现在连请来的剑神也落败了,他手中所有的筹码都没有了。

    那他还凭什么与唐铮争锋,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吧。

    听见背后唐铮的呼喊声,宋迦南吓的魂不附体,头也不回,发足狂奔,试图逃过唐铮的追击。

    然而,在缩地成寸术前面,他的速度太慢了,眨眼间,唐铮就追上了他,毫不犹豫地斩出一剑。

    唐铮吞下九转回魂丹,伤势痊愈,战斗力自然也恢复到巅峰状态,这一剑斩去,精疲力尽的宋迦南根本无力抵挡,只是下意识地反手还击。

    砰!

    锋利的剑锋落在他双臂上,深可见骨的伤口立刻迸发出了鲜血,宋迦南惨叫一声,脚下踉跄,一下子扑到在了地面上,摔的鼻青脸肿。

    他还想再爬起来,但战魂剑已经抵在了他的胸口,他不敢再动弹,却依旧恶狠狠地瞪着唐铮,恨不得饮其血,啖其肉。

    威名赫赫的宋家竟然走到了这步境地,宋迦南做梦也未想过,他不但沮丧,更多的是仇恨。

    唐铮不动声色地看着宋迦南,虽然对方狼狈不堪,可他没有一丝怜悯,这是生死大敌,若是对他怜悯,那唐铮就是一个十足的傻子,他才不会那般妇人之仁。

    若非宋家一再相逼,双方又何必走到这一步呢。

    燕破天等人见宋迦南被擒,连忙围了上来,百感交集地看着他。

    宋迦南环视一周,怒吼道:“今天你们仗着有神秘高手相助,一时获胜,他日我一定会找回这个场子。”

    宋迦南悔恨不已,自己怎么就没有把唐铮身边的女人调查清楚呢,无声无息,京城之中多了这样一个逆天的高手,这才是他们失败的根源。

    若是他早知九天玄女的存在,肯定会准备应对之策,不至于这样被动了。

    唐铮轻蔑地看着他,道:“你还想以后找回这个场子?做梦吧,你真认为还有机会可以从手中逃走吗?”

    宋迦南猛地一怔,惊呼道:“你敢杀我?”

    “你敢杀我,我自然敢杀你,你是宋家家主是不错,不过,国家早就忌惮你们这些大家族,若是你死了,宋家树倒猢狲散,你说会不会有人追究我的责任?”唐铮笑眯眯地问道。

    宋迦南心中寒气直冒,几大家族的影响力确实很大,甚至许多时候可以左右政局或者影响政策的制定,早就引起官方不满了。

    可仗着他们枝叶繁茂,根深蒂固,官方也奈何不了他们。但肯定对他们早就恨之入骨,恨不得他们都垮掉了,然后官方就可以接手他们旗下的许多产业。

    几大家族的存在是历史的产物,并非一朝一夕,但一个大家族发展壮大需要几十上百年,但若是毁灭,须臾间便可办到。

    这是历史实践证明了的。

    宋迦南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心中的侥幸已经烟消云散,一脸呆滞了。

    唐铮不愿与他废话,直接说:“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若非你们宋家三番五次地致我于死地,我又怎会灭你宋家,去死吧!”

    噗!

    战魂剑向前一刺,宋迦南浑身一僵,就失去了生机。

    [笔趣阁手机版 m.xbiquge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