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靖真是我党国的栋梁之才啊!”陈辞修发自内心的赞叹了一句,随后下令道:“现在我主力部队已经基本从淞沪战场撤出,虎贲营的殿后阻击任务也基本完成!

    立即给杨靖和吴静山发电,让他们于今夜12点,撤出松江,交替掩护后撤,火速驰援太仓!”

    张文白道:“辞修公,我认为,太仓已经没有坚守的必要了。

    以日军的推进速度来看,等虎贲营抵临时,太仓恐早已经被日军攻占。

    所以,是不是让虎贲营和第67军直接进驻昆山,以阻击日军第16师团的追击,更为稳妥一些?”

    陈辞修站起身,转身迈步来到来到悬挂于墙壁上的军事地图前,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确实,等虎贲营从松江撤离后,时间上未必赶得及驰援太仓。

    于是点头同意了张文白的建议:“嗯,文白兄说的不错。”

    罗尤青却是眉头紧蹙,不无担忧的道:“长官,现在我后卫部队已经基本撤至昆山到苏州这一带。

    从地形上来看,松江很快就要陷入日军第10军,与上海派遣军的合围之中!

    怕就怕日军将虎贲营和第67军死死围困住,根本不给其脱身的机会啊。”

    陈辞修一听,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确实,从目前的战场局势来看,杨靖的虎贲营想要全身而退,已经基本没有可能。

    不过,一想到之前杨靖打了那么多漂亮仗,陈辞修又充满了信心。没有办法,这时候除了相信杨靖,他已经别无选择了。

    陈辞修知道罗尤青对杨靖的看重,于是开口道:“尤青,事已至此,我们只能寄希望于虎贲营能够再创奇迹了。我相信,杨靖一定能够扛起重任,不负重托。顺利率部突出重围,并承担起阻击日军第16师团的重要任务!”

    罗尤青默然无语,轻轻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后又道:“长官,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们不能将希望完全寄托于虎贲营。若是虎贲营未能及时从松江撤离,情况可就无法控制了。

    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派遣一支部队提前进驻昆山,坚守到杨靖所部到来!”

    陈辞修目光环视一圈,问道:“现在有哪支部队距离昆山最近?”

    罗尤青道:“有一个川军师,刚好撤退到昆山一带。”

    “川军?”陈辞修道:“立即给这个川军师发电,命令他们进驻昆山,先行抵挡住日军的进攻,坚守到杨靖所部到来!”

    ……

    画面拉回松江。

    日军的狂轰滥炸已经结束,整个松江城几乎被夷为平地,到处都是建筑废墟,残垣断壁,各种砖石瓦砾,几乎布满了城内大大小小的街巷。

    一些民房建筑还在燃烧着,冒出股股青烟。

    虎贲营城南阵地,更是被摧毁殆尽,鬼子密集的炮火不知将这里犁地般,来回覆盖了多少回。

    巨大的弹坑是一个挨着一个,布满了这片区域。

    至于虎贲营之前挖掘的战壕、散兵坑等,则是被炮弹掀起的泥土砂石给硬生生填平了。

    ……

    松江码头,日军第6师团临时指挥部内,谷寿夫已经得到第10军司令部的紧急电令。

    第10军司令柳川平助先是措词严厉的批评了谷寿夫,斥责他携数万皇军,又有重炮,海军舰载机群等先进武器装备的协助,竟然花了足足两天时间,都未能攻陷松江这个弹丸之地。

    一通训斥后,柳川平助又命令谷寿夫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在明天天亮之前拿下松江,否则严惩不贷。

    挨了训的谷寿夫更加恼羞成怒,在炮火和空中轰炸结束后,除了让骑兵联队和工兵联队在外围封锁拦截,及充当炮兵阵地和司令部的守备军外。

    几乎将麾下两个旅团,剩余的7000余名鬼子步兵,全都派遣了出去。趁着己方火力覆盖的余威,兵分数路,向松江城发动了最为猛烈的进攻。

    “大日本帝国板载!”

    “天皇陛下板载!”

    “杀鸡给给!——”

    数以千计的鬼子,喊着震天的口号,漫山遍野而来。

    一柄柄刺刀,在阳光的映照下,透出瘆人的寒芒,其声势之浩大,宛如泰山压顶一般,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地下防空洞,虎贲营临时指挥部。

    日军炮击和空袭结束后,负责在地面侦察敌情的马统立即返回了这里,向杨靖大声汇报道:“营长,鬼子又开始进攻了”

    杨靖问道:“这次鬼子出动了多少人?”

    马统表情十分凝重的道:“放眼望去,密密麻麻,不计其数,光朝城南推进过来的鬼子,就不下3000人。

    加上其余方向的鬼子,卑职估计,日军第6师团的主力应该倾巢而出了!”

    杨靖蹙眉想了想说道:“命令前沿部队,全部躲入地下防空隧道,放小鬼子进入阵地和城区!没有老子的命令,谁也不能开火和暴露目标!”

    “是!”

    马统打了个敬礼,旋即领命离去。

    杨靖又看向副营长马海峰道:“副营长,你立即给城内打个电话,告诉吴静山军长我们的作战计划。

    让他放弃城外野战阵地,将部队全部撤入城内,依托城内建筑,从正面层层阻击敌人,和鬼子打巷战!

    等到时机成熟,我部会从各地道口杀出,前后夹击,与他们一起歼灭来犯之敌!”

    “是!”马海峰回应一声,立即来到电话机旁,开始打电话。

    值得一提的是,虎贲团深受委员长器重,所以各连都配置了电话机,就是为了方便杨靖的指挥作战。

    这一次,没有了虎贲营的阻击,日军攻击部队不负众望,很轻松便冲入了守军的前沿阵地。

    谷寿夫举着望远镜看在眼里,一直紧绷着的黑脸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哟西!支那军终于抵挡不住了!看来,对付他们,还是得充分发挥皇军的炮火优势!”

    参谋长下野一霍也心情大好,跟着笑道:“想来,皇军之前的炮击和轰炸,必然给支那军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说着,他手指前方,继续道:“师团长阁下,您看,皇军的进攻部队几乎没遇到一点抵抗!

    所以,卑职判断,支那军应该伤亡惨重,被迫退入了松江城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