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乐渊外出碰上了扫兴的神教和灭教的问题之后已经过去了三天,这三天乐渊那是没有踏出过家门半步,在书房内将他托人收集到的所有两教资料全数过了一遍。

    神教和灭教这两个新兴的宗教虽然诞生的时间不多,但已经是横跨欧亚,遍及美非的超大型宗教。这样的宗教相对而言是比较松散的,但是这也仅仅是相对而言。

    比起灭教这个松散到像是集团公司的教会,那个最先诞生的神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教会组织。

    神教的领头人,也就是那所谓的教宗没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他的一切都是迷,相传只有各个主教见过那最为神秘的教宗。

    而神教明面上仅次于教宗的人自然就是神子,也就是冒充了乐渊伪装成初代斗王的人,他拥有整个神教仅次于教宗的权力,而名声使得他比起教宗更加容易得到所有教众的青睐。

    这两人之下才是真正被乐渊能打探到的消息,接下来便是分管亚、欧、非、美四大洲的四大主教,他们分别管理各个分区的教众,并且引导他们安抚地区的和平,总的而言并不算废物,加上他们自身也是晋升者实力不差,令他们能够管理的料下面的一群人。

    四大主教之中以亚洲区的主教为尊,不为别的只因为乐渊这个第一人出现的地方正是“亚洲”,根据从前定下的约定,整个世界的领导权在世界级任务之后便归到了胜出人乐渊所在的华夏管理。

    虽然这个管理名义上的作用更大,但也无法否认目前四区之中以亚洲保存的实力最强,其他三区指挥在末日浩劫之中越来越难混。

    这些都不是问题,这些收集的资料这种最关键的是根据现有的情报来看,那个假冒乐渊的家伙是拥有即为高明的隐藏技巧,不但模仿了乐渊的外貌、声音与部分的战斗方式,甚至于在里世界里面都难以靠晋升者的探查能力探出他的底来。

    “嗒——”

    自乐渊的身后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这声音非常轻,乐渊这个一直专心于眼前资料的人也是直到距离自己不过10米这才反应过来。

    一双玉手已经搭在了乐渊的脖子上,乐渊对此没有丝毫的防备,这样的情况只要这双手力量稍微大一点便足以好不费力地将乐渊的脑袋扭下来。

    乐渊并不怀疑搭在自己脖子上的这双手所具备的力量,他非常明白如果这双手的主人愿意,以现在的状态纵然是他的身体也有着陨落的危险。

    “回来了吗?顺利吗?”

    感受着来自身后的熟悉气味,乐渊开口询问道。

    “那是自然,你这是在担心我吗?我要的关心可不是这个,我要你——”

    不等乐渊进行拒绝,他便感受到自己的脑袋被那双手强制转过来,随后最准便被一掌带着凉意的温润包围。

    艾斯德斯就是艾斯德斯,看样子她的收获可不小,对乐渊发动的主动“攻击”竟然没有受到她体内的雪妍影响,看起来她已经逐渐掌握了身体的主动性。

    一吻之后,艾斯德斯这才将乐渊放开。她这时候才将注意力放到乐渊身前的这叠资料之中,眼睛一瞟她便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

    “哼!又是这种无聊的把戏吗?人类还真是学不乖的生物……”

    “怎么,难道这种事情你也遇到过?”

    看到乐渊似乎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艾斯德斯那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右手一撑整个人已经做到了乐渊面前的桌子上。

    据艾斯德斯所说,根据雪妍的记忆如乐渊现在面对的瘟疫早在上一个时代便已经屡见不鲜。只不过和乐渊如今不同,那时候主动挑起宗教战争的却不是政府,而是在西方诞生了一个以宗教作为助力的晋升者。

    当时那个晋升者的力量提升极快,像是滚雪球一般迅速出现在所有人面前,并且借助政府的力量将自己打造成为了那个时代的神子。

    成也信仰,败也信仰。那个妄图借助信仰成就神位的神子,最后的下场却是带着百万人一起惨死,可谓是上个时代死得最壮烈的一个人,他这一条命累得百万人陪他一起走上奈何桥。

    信仰这东西个人用好了的确是提升实力的不二法则,而政府用好了能够发挥的作用同样不容小觑。艾斯德斯虽然不准备动手,但是依然给了乐渊一个忠告。

    “最好和那群人划清界限,你的名气远比你想象得更加重要!”

    为了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乐渊又再度反复研究了数遍,最终选择了七天之后的一次由那个伪装的“神子”举办的一个活动——斗神复活。

    自从在数年前乐渊取得了初代斗王的名号之后,便在竞技场内从此销声匿迹。那假冒乐渊的冒牌货也不知道是不是打算借着竞技场的事情为自己正名,打算在七天之后重新以“黑光”重新现身。

    “能够将系统名屏蔽吗?但是假的终究还是假的,若是我这个真正的斗王现身,那么你们这位神子又当如何将这场闹剧收场?”

    看着资料中那个以乐渊在现实之中身上的大半数次出现于里世界的神子,乐渊记有这家伙的资料从桌子上拿了起来,随后从书房走到了阳台上。

    夜风划过乐渊的脸颊,又是一阵风戳过,从乐渊的手上冒着点点炽焰飞散出去,那份资料在刚刚的一瞬间灰飞烟灭。

    七天之后,当乐渊出门准备教训那位神子的时候,家里的玲花一击黄蓉脸上没有丝毫的担忧。乐渊一路走来遇到的危险不计其数,区区假冒乐渊的神子根本比不上真正的危险。

    唯有小结衣表现得异常活泼,就在乐渊出门之际她还拉着乐渊的手道:“爸爸,我也要和你一起去,爸爸打坏人的样子一定很有趣!”

    “乖,到时候可是会血淋淋的,小孩子别看!”

    “才不,结衣可也是大人了!”

    黄蓉一把将结衣从地上捧到了怀里,随后用脸蹭着结衣道:“小丫头片子也说是大人了,你呀还是和我一道安心看家吧,一会儿给你做好吃的!”

    有黄蓉守着结衣,乐渊也算是安心下来。这种时候乐渊还真怕结衣真的跟着他去了竞技场,刚刚他说得话也不是瞎说的。

    今天的竞技场必定要沐浴鲜血,不然的话他可不打算原谅那个所谓的神子还有神教。

    当乐渊来到了竞技场的时候,整个竞技场也就是人山人海,今天可以说比起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热闹。初代斗王,这个的含金量可比其他斗王更加有价值。

    根据今日传出的爆料,初代斗王黑光欢迎竞技场内任意华夏区的斗王向他挑战,他将以这种方式宣布他是这个世界无可争议的最强者。

    走到报名窗口处,里面的服务人员似乎也没想到到了这种时候还有人来报名。

    “抱歉,由于报名已经截止,今日的战斗已经全数……”

    “我要报名!别告诉我你也被收买了……”

    乐渊将自己的名号展露在了工作人员的面前,顿时这名工作人员张大了嘴巴替他完成登录。

    竞技场的中心,几乎所有人全都看着正战争竞技场内的“乐渊”,口中纷纷高呼这“黑光”、“斗王”这样的称号。

    却见那个冒牌货高举着那柄和紫薇龙魂剑有着高度相似性的剑,随后骚包地说道:“神与我等同在,这个世界永远不会迎来终结,我将和你们一起为了人类而战!人类万岁!”

    “人类万岁!”“人类万岁!”……

    其他的能力暂且不说,但是这调动气氛倒是学得有模有样,三两句话之间便将全场的气疯调动了起来。

    但是其中前来观战的人也不是没有疑惑的,有不少和乐渊战斗的人望着竞技场内的那个“黑光”总觉得不对劲,和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存在着偏差。

    当竞技场的上空飘荡过第一场战斗的双方时,所有人都愣住了,这一前一后两人的名字竟然一模一样,全都是“黑光”。

    里世界bug了吗?

    几乎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后不由产生了这样的疑问,同样的名字,难道还能够自己挑战自己吗?

    又或者这就是里世界的隐藏戏码,打算创造一个“黑光”的复制体和他在打上一场?

    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中,从竞技场的另一个大门入口之中,那黑暗的甬道传来了一阵阵口动人心的脚步声。

    脚步声并不重,但是那声音传入到每一个人的耳中却像是踩在了他们的心弦上,一步又一步带动着他们心脏的跳动。

    所有听到这脚步声的人都在可恶,渴望着见到那走出来的人的真面目。

    拿到身影终于出现在了光明之中,不一样,完全不一样。乐渊如今的打扮和从前进入竞技场的“黑光”身份装束不同,同样也和出现在现实中的装束不同。

    但是这阵强烈的存在感却提醒着所有人,这就是真正的乐渊。

    “呵呵……你这伪装还真不专业,以为带着一个黑色面具就成为黑光了吗?我这剑就是你一生也别想模仿的,a级饮血剑,你就算是想要模仿也要下点本钱!”

    眼前的模仿者一副嘲笑的模样,虽然他心里也隐隐察觉到不安,但是他却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出现在他面前的是正品,乐渊早已经从竞技场内消失,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嗡——

    乐渊抬起手的瞬间,一道气剑已经划过冒牌者的面具击中在了身后的竞技场墙壁上,下一秒竞技场那牢不可破的墙壁在这一刻出现了惊人的大洞。

    “游戏开始了,冒牌货!”

    乐渊的声音犹如九幽之风传入到了冒牌者的耳中,直到这时候他才明白自己是碰上真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