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是小半天不到的功夫,乐渊直接找麻烦战胜了军区代表的消息就传遍了里世界东区,毕竟玩家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而且这些天罗柔他们闹的动静也不小,各大势力心理面早就有了块疙瘩想要找个机会敲打敲打罗柔几人。只不过各大势力碍于军方和学院双方的势力,不能亲自动手,这才让乐渊拔得头筹,一下子让军区的颜面扫地。

    而罗柔的性格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吃哑巴亏的主,乐渊前脚刚刚离开,她后脚跟就让黑衣男子联系上了手下的人紧跟着乐渊,就是为了看看究竟是哪个不知好歹的势力派遣了乐渊前来挑场子。

    从乐渊进入会议厅复命,到董卓追问斥责,再到乐渊反斥责逼得董卓哑口无言想要动手,紧接着又是乐渊和吕绮玲两人迅速控制了整个会议厅的战况,并且一举将董卓军的领袖董卓斩杀了。这短短一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情直接让一众武将应接不暇,脑子转得慢的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现在演得是哪一出。

    作为董卓军一号不可小觑的人物,李肃壮了壮胆子上前一步对着剑上还流血的乐渊道:“乐渊将军这是何意?难道你这是想要学那群逆贼一般,反抗远吕智大人吗?”

    李肃的这一句话顿时让原本还处于看好戏状态的黄泉军、风鬼等人死死盯着乐渊不放,只要乐渊的回答稍有问题,他们便会联合屋内的人擒下乐渊。

    “别给我随便扣上这种帽子,你这只会耍嘴皮子的家伙!我只不过是干掉一个浪费粮食的混账而已,或者你们能说说看这个死猪在这段日子可由曾有什么突出战绩?”

    乐渊这话问得李肃等人哑口无言,董卓自从被外放之后就整个成了一头猪了。别说是功绩,如果不是有他们这群手下帮衬着,恐怕整个虎牢关早就大乱了。

    “可曾擒获任何的反抗军?或者说找到他们的消息?”

    这话同样没有办法反驳,自从三国和战国的大军被整个侵吞之后,残余的反抗分子无一例外隐匿到了黑暗之中,将近一个多月没有人打听到他们的消息了。

    “可曾勤勉于政务,壮大发展虎牢关这一方之地?”

    乐渊的这个问题同样没有人能够回答。

    不过看着渐渐有些不对的同僚,李肃皱着眉抱拳说道:“董卓大人是由远吕智大人亲自授命管理虎牢关的,您这样贸然将董卓大人斩杀,这恐怕是对远吕智大人的大不敬啊!”

    “不敬?我的看法倒是恰恰相反啊,放任董卓这种废物担任虎牢关一方太守实在是有堕于远吕智大人的威名,尽早除去才是正理。而且所谓的以下犯上,这在远吕智军有这东西吗?弱肉强食才是远吕智军永恒的真理,不是吗?”

    乐渊说着将眼睛看向了另一边的黄泉军等人,他们这些妖将的态度远比李肃他们来得更为重要。比起和董卓穿一条裤子的李肃等人,黄泉军他们或许更有可能被乐渊收为己用。

    只见黄泉津点点头,对着身边的同伴互望了一眼随后回答道:“远吕智大人的确不需要废物,我们忍董卓已经很久了,你比他更适合坐上太守的位置!”

    就在乐渊被黄全军等人推上太守之位的第一个夜晚,一场非常隆重的欢迎宴在李肃等人的安排下召开了,酒宴之上李肃等人那是拼命给乐渊灌酒,杯酒辗转之下仿佛和乐渊是多年的老朋友一般。

    “绮玲,俯卧回房,咱们挑灯夜战!”

    只见喝得脖子都红的乐渊一手勾着吕绮玲的脖子,脑袋靠在她的肩上大声喊道。这话说得一旁的吕绮玲有种直接将乐渊扔在地上的冲动,不过随后她脸色一变抱住了乐渊那仿佛一碰就倒的身体。

    吕绮玲转过头对着还在喝酒的众人低头道:“乐渊将军不胜酒力,我先扶他回房去休息了,诸位大人请自便。”

    随后便带着乐渊向门外走去,吕绮玲并没有发现在他跨出大厅的那一刹那,李肃等人望向她和乐渊的眼神中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杀意。

    当吕绮玲和乐渊来到无人的后院之时,原本已经昏迷不醒无法动弹的乐渊猛地从吕绮玲的肩上离开,随后拍了拍自己的脸,顿时那因为豪饮而变得通红的脸顿时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多谢了,绮玲。没有你的配合还真的很难从那群家伙眼前脱离。”

    乐渊会被灌醉,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别的不说光是金庸武侠世界就有运功逼酒的能力,更何况这个世界的酒真的算不上有多烈,虽然有些超时代,但是依旧做不到把乐渊一灌就醉的地步。

    “你还真是吓了我一大跳,我还以为你也是那种一碰酒就会语无伦次的类型,没想到你竟然是在演戏。难道说你认为李肃他们难道还会对你不利不成?另一伙人不是已经推你当太守了吗?”

    在吕绮玲的眼中,已经被吓破胆的李肃等人应该就是和绵羊没什么区别,不可能再有胆子反抗才对。

    乐渊对于吕绮玲的天真只能苦笑,如果这个世界的武将真的那么容易收服,或者他自己身具王霸之气能够轻易得到武将追随,乐渊恐怕就要烧高香了。

    乐渊向着身后方向一指道:“李肃那群家伙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服软,我今天宴席上的表现大概正中他下怀,让他误以为我是那种一朝春风得意,便不知道姓什么的莽夫,恐怕今天晚上就会让我来一出魂断梦中的戏码,然后随便将这栽赃为乱党所杀。”

    吕绮玲一边跟着乐渊向房间处走,一边问道:“那么那些什么黄泉军之类的怪家伙呢,李肃他们杀你不会得罪他们吗?看样子他们挺怕黄泉军和那个叫远吕智的家伙的。”

    “我和黄泉军他们的关系可没有那么好,而且李肃他们会这么兵行险招大概也有他们推波助澜的作用存在,毕竟太守的职位怎么看都轮不到我这么一个资历不够的人身上,他们恐怕也存着借刀杀人的想法。”

    乐渊算是领教到什么才叫做凶险,整个虎牢关就没有一个可以让他省心的家伙在,和那群虽然和他都是远吕智军的武将的一群家伙相比,反倒是吕绮玲这个认识没多久却英气十足的少女更加值得信任。

    当乐渊和吕绮玲两人进屋之后,乐渊指着床铺道:“上床吧,有事床上聊。”

    “你,你这个登徒子,找打!”

    听到乐渊这话吕绮玲顿时拔出随身兵器对着乐渊便是一击,虽然是羞愤一击但是就力度和角度而言还是留了手的。

    乐渊右手一探抓住了她的手腕,随后一拍自己脑门道:“算我没说清楚,我们不假装一起睡了,怎么引李肃那伙人上钩呢?你不是想要去找真相吗,我今天就陪你走一趟,先把这里的家伙解决了,我们就离开这里!”

    听了乐渊的解释,吕绮玲啥也不说率先爬上了床,不过她特异抖了抖手中那明晃晃的双翼飞戟,像是在警告乐渊不要动手动脚一般。

    乐渊自然还没有急色随便对少女下手的地步。两人就这躺在床上四目相望,时间在一点点过去,就在吕绮玲有些忍不住睡意,想要开口询问乐渊有没有把握的时候。乐渊突然伸出左手捂住了吕绮玲的嘴巴,同时右手向着自己的身后指了又指。

    吕绮玲静下心来,陡然发现此时屋内外已经多出了六七个人的心跳声。而随着一阵微不可闻的脚步,两人的床边已经站了两个手执短刀忍者模样人物。

    当那两人高举起手中的短刀正想一刀刺向乐渊的时候,只看到眼前一花,乐渊已经失去了踪迹。与此同时两人只觉得眼前刀光一闪,便感觉都啊脖子处一疼,随后整个人的意识便陷入了无穷的黑暗之中。

    吕绮玲放下手中的双翼飞戟,刚刚的那一击可以说是不快不慢恰到好处,正是两个忍者自以为成功而松懈的一刻。当吕绮玲翻身下床准备对付其他忍者的时候,这才发现在她动手之时消失的乐渊已经在同一时刻轻松解决了其他所有的敌人。

    “难道这就是李肃他们安排的暗杀,太儿戏了一点吧?”

    看着一屋子的八具忍者尸体,吕绮玲皱着眉头道,以她对于李肃等人的印象如果真要设陷阱应该会更加严谨才对。不过她刚刚问完话,便发现她果然还是太天真了,在暗杀的同时,大火包裹了他们所在的屋子。

    “别反抗,我带你走!”

    乐渊一把抓住吕绮玲的肩膀,随后整个人突然消失,当他们俩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百米之外的空地中。不是乐渊不愿意直接将两人转移到李肃他们面前,而是在这个新世界时空能量混乱,乐渊的能力被影响得颇为严重,百米内精准传送已经殊为不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