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乐渊所在的帐篷中也升起了篝火。火光之中,一幅线路图出现在了乐渊和于小雪的面前,根据之前的观察,神农鼎位于拓拔族以西的一座山腹内部。

    山洞内地形极为复杂,天然的山穴迷宫成为了拓拔族藏匿神农鼎最好的帮手。没有熟识的人为其引路,必然会迷陷在山洞内部,成为洞中枯骨。

    这座山洞平日里并无人特别把守,整个拓拔族也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们的镇族之宝被安置在这么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地方,这里反倒成为了整个拓拔族最隐秘,也是最安全的藏宝之所。

    正在两人商讨怎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盗鼎的时候,耳尖的乐渊听到了帐篷外的脚步声,随即右手在篝火上一收,顿时线路图消失无踪,整个帐篷内又恢复了平静。

    “是乐大哥和小雪妹妹吗?”

    正当乐渊将线路图隐去后不过三秒的时间,一个清亮的女声从帐篷外传了进来。这声音的主人正是不久前才打过交道的拓拔玉儿,可以说这几日与乐渊两人交谈最深的就要属这个原著的女二号了。

    自从乐渊进入这个世界,接触的人不少,发生的事情同样不少,但是直到现在为止身上仅仅背负着四个任务。一个主线任务,两个可选任务,还有一个隐藏支线任务。

    不过虽然任务的数量不多,但是要求的质量却奇高。花了差不多大半年的时间,直到现在为止乐渊才仅仅完成了一个可选任务,为了能尽快完成所有的任务乐渊可以说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为此,任务惩罚最严重的隐藏支线任务“王之终结者”乐渊绝对不能失败。失败惩罚任务评价下降一级和某一属性下降一级实在是太要命了,前者还只是克扣一点奖励,而后者就是在直接削弱乐渊的实力了。

    属性下降一级,可不是属性下降一点这么简单。按照乐渊目前的属性来看,将其中某一项下降一级所这算出来的损失起码也在10点左右,而且这种单一属性的下降尤为要命,如果不能补回来的话,会造成身体协调性上的极大不适应,导致生存能力急速下降。

    种种因素相互结合,导致乐渊在这个世界杀性极大,而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已经彻底结了怨的司马懿自然也在他的杀戮名单上。所以当司马懿由于抓到妲己而露出破绽的时候,乐渊便毫不留情地一次爪击穿透了他的心脏,将其彻底葬送在这个世界中。

    在乐渊动手的那一刻,诸葛亮的脸上露出了了然之情,同时纵身一跃将自己的身体隐匿到了囚车之后,隔着囚车中的妲己静静地看着乐渊的行动。

    而被乐渊刺中心脏的司马懿却也拜无双武将的力量所赐,虽然命不久矣但总算没有第一时间死亡。他感受着自己生命力的流逝,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他等待了这么久为的就是从妲己的手中找到机会将其捕捉,随后借着妲己的势力达成他的野心。

    但是却在司马懿即将开始他的野心之时,乐渊竟然亲手将这个还没有开始的野心终结了。司马懿手中的武器[穷奇]在这一刻落在的了地上,从扇柄处一缕绿色的烟雾飘散而出。

    “人生如梦,就算我的梦要落幕,也绝对要灿烂如晚霞!噗哇——”司马懿一口鲜血喷在地上,看着对面诸葛亮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遗憾:真遗憾啊,还没有能够彻底击败诸葛亮,看来真的要落幕了。

    司马懿身体此时陡然燃烧了起来,火焰在接触到扇柄冒出的绿烟后就像是浇上了汽油一般,火焰一下子冲天而起,仿佛要将司马懿的尸体在这一刻彻底燃烧。巨大的火焰柱将司马懿周围半径一米的地方统统笼罩,随后形成了一个五十多米的巨型火焰柱。

    这阵火焰柱出现得突然,消失得同样突然,仅仅维持了差不多十秒钟便骤然消失无踪。不过就是这么一阵火焰柱却是司马懿同归于尽的大招,在瞬间将一旁的乐渊也卷了进去。

    当冲天的火焰柱散去,一直旁观着这一切的诸葛亮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就在这时一直在寻找着出路的妲己,也像是彻底放弃了掏出囚车的打算,看着自己正前方道:“还真是怪物啊,没有被司马懿杀死,是不是感到很可惜呢?军师大人?”

    只见火焰柱消失之后,乐渊身上蓝黑色的硬甲被烧得通红,但是当火焰散去后便像是得到了急速冷却一般迅速变回了原样,完全没有受伤的痕迹。

    而乐渊眼中的闪电跳动得格外的剧烈,最后猛地消失。伴随着一口气从乐渊口中吐出,只见乐渊身上的魔人状态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褪去。

    不消30秒的时间,乐渊便重新化为了人形。只不过此时的他脸上的闪电纹路已经退去,和被天雷劈之前的他就外表而言几乎没有变化。

    抬起头的乐渊没有看妲己,而是转过头看着诸葛亮道:“你应该没有被控制吧?愿意结盟吗?”

    诸葛亮点点头,随后举起手中的羽扇指着囚车中的妲己道:“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但是在结盟之前还是先中止这场战斗吧,牺牲已经太多,太多了!”

    诸葛亮如果抓到机会绝不会留下乐渊,毕竟乐渊的实力实在是一个变数,足以威胁任何人,简直就是和远吕智一样破坏平衡的存在。可

    但是现在远吕智这个生死大敌未除,乐渊更是在这一刻没有破绽,导致诸葛亮现在只能选择和乐渊合作,将一切都预留到打倒远吕智之后。

    随着远吕智军主帅妲己的被捕,而诸葛亮所率领的八卦战兵迅速接管了妲己的势力,使得这一场战斗在短时间内便结束了,这场堪称混乱至极的战斗最终以妲己的失败而告终。

    而大战彻底终了之后,各方由于此次混战所聚集起来的各联军也是在短时间内散得七七八八。一群为了对抗妲己而集合起来的联盟,最终也由于妲己军被剿灭而分崩离析,留下的势力除了东道主蜀国反抗军之外便只剩下吴国孙策军。

    蜀国反抗军本部,在主帐之外聚集了绝大多数蜀将和留下来的势力首领,所有人在这一刻都看着眼前囚车中的妲己默然不语,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心情来对待囚车中的妲己。

    自从魔王远吕智降临之后,一直追捕者他们这群溃逃之人的正是妲己,而和众人大叫道最多的同样是妲己,让他们噩梦连连的更是妲己……

    “你这家伙,刘备大人呢?你究竟把刘备大人关押到了哪里?”

    如果不是有囚车的存在,赵云恐怕就要掐着妲己的脖子质问了。

    而妲己面对一群人足以称得上恐怖的目光,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一般,始终撅着嘴巴蔑视地看着求车外的一群人。

    “还有老爹呢,你这家伙究竟把我老爹怎么样了?”

    由于妲己军战败而重归自由的孙策不由质问道,他们吴国的人之所以臣服在远吕智的麾下就是为了能够保住孙坚,现在妲己被擒正是营救的好时机。

    一群人拿妲己没办法,但是诸葛亮就不同了。他深深明白妲己在等待着什么,魔种一天没解开,那么在场的诸人就没有一天安心的日子,而诸葛亮也没有急着拷问妲己,而是带着一群被植入魔种的武将前去解除隐患。

    当绝大多数人散去,依然还站在妲己面前的便只剩下乐渊以及麾下的五人。

    “如何?这种被困在笼子里的感觉,能不能让你有一点的悔过呢?如果现在坦白,或许你以后的日子会好过一点也说不定!”

    乐渊望着坐在囚车中的妲己道。

    “你这是可怜奴家吗?那么不如把奴家放了如何,奴家会向远吕智大人祈求宽恕你的反叛,有没有这个意向呢?”

    就算是力量被囚车中的法阵所束缚,妲己自身所拥有的魅惑能力没有丝毫的减弱,对着乐渊便全力发动了魅惑。

    “哼——”

    乐渊的冷哼让失去力量的妲己身子一颤,随后精神一阵萎靡。

    “你以为我会被你的能力所魅惑?别开玩笑了,你这家伙!”

    乐渊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呈握拳状,同时右手上的龙指环发出了耀眼的蓝色光芒。

    只见囚车内的妲己就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一般,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掐住了脖子,无法呼吸的她像是下一秒就要窒息了一般。

    “给我记住了,你的那点小聪明在我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何况你真的是什么都不怕吗?你为什么会选择加入远吕智麾下,难道不是希望借助他的力量躲避女娲他们这些仙人的追捕?”

    在乐渊提到“女娲”这个名字的时候,正被掐得翻白眼的妲己浑身激烈地颤动着,乐渊稍稍松了一点手,只见她半咳着说道:“咳咳,你别给我提那群家伙,什么所谓的神仙,只不过是一群虚伪的小人罢了,咳咳……”

    有了话题,那么和妲己之间的谈话就简单了许多。虽然本世界的妲己并非传说中那位捏土造人的大神,但是也是仙界少有的女神,而她和妲己之间的恩怨情仇那是几天几夜都说不完,两人之间的恩怨长达千年的时间。

    而且妲己的言语中带着对女娲的不屑,但是对于女王等仙人的实力却没有半点看轻,要不然她也不会选择借助远吕智的力量。

    而随着两人只见的交谈渐渐深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