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第411章 重来日 重逢日(下)(终曲)

    “韩水青,别去看,现在就出去叫上一部出租车,回到圆心家里去。”水青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单据,有些茫然得说声谢谢,心潮起伏。

    她一直很怕这一天的到来,也一直在为这一天以后做准备。买矿脉,考教师资格证,开学校,都带有这样防患于未然的色彩。但当这一天真正来临时,她觉得那么突然而心慌意乱,身上忽冷忽热。

    出门。这个时间不好叫车,但她向来幸运,一挥手,一辆刚下客的车子就停到面前。指尖触到车门,可她的眼里,那三只猴子仿佛具有魔力,不由自主退后一步,对司机说抱歉。

    司机态度不错,耸耸肩把车开走了。

    她用尽力气,站在原地。

    M市是夏末季节,入夜仍暖,烘着她的皮肤,微微往外沁汗。

    到底撑不住,朝三只猴子走了半步,脑海中浮现云天蓝的凤眸,以及晴晴和朗朗的小脸,硬生生叫停了第二部车。

    上车,关门,说了圆心家的地址。

    “你为什么要学武?”云老爷子如洪钟般的声音。

    她当时回答的差不多是,为了强身健体,遇到打抱不平的事,不至于拔腿就跑。

    “停车。”她大喊一声。

    吓了司机踩急刹车。

    “请就在三只猴子酒吧那里停。”原来,她放不下心的原因,是那一宗即将发生在暗巷里的犯罪。

    她改变了自己的轨迹,也改变了身边一些人的轨迹,但这块土地她前十年是避开的。因此,也许,那晚的事依旧会发生。命运将她送到这儿,她都要逃避的话,如果那个叫救命的女人出了意外,那么从此她不能心安理得。

    再说一句大实话,她练武,不是为了打鬼面,也不是为了对付大学遇到的是非,真正是为了打败蛰伏在心中的那道影子。或许,就是怕命运这么来安排吧

    三只猴子酒吧,夜越深,它就越拥挤。音乐,嘈杂,酒杯盘子互相碰撞。讲个话,要凑到另一个耳朵大声嚷。

    水青走进去,扑面而来酒精气,熏得她头脑一沉。即使现在来这种地方,她还会觉得不够自在,不知道当时心情潦倒的自己又哪来勇气跑来酒吧的。

    走到吧台。奇不奇怪?明明到处坐满了人,偏有一张位子空得彻彻底底,干干净净,跟上了咒似的,没人靠近。

    水青的记忆却瞬间清晰。那张椅子,就是她那晚坐过的。椅子正对着调酒师,所以她叫酒很方便。

    让别人不能坐的咒语,对她是吸引过去坐的咒语。水青深吸一口气,大半口是酒气。借酒壮胆?反正她就坐了上去。

    “想喝什么?”俊朗高大的酒保看到这个瓷娃娃般的东方女子,立刻很有好感地招呼。

    “一杯香槟,谢谢。”水青掏出一张百元纸币,放在桌上。

    “你可以点五杯了。”酒保虽然这么说,不过有钱不赚是傻瓜,将钱收进去。

    “没关系,多的算小费。”今天,这底气,难得让人看一次。

    酒保倒不贪心,“多喝几杯,你就可以多坐一会儿。”

    调酒?**?西方式的热烈,不用上心。

    水青但笑不语。五感一旦进入环境,就自动适应了。紧张,却不像先前。

    看看表,还有些时间。

    心里就想,今晚,她能再遇第凡内的玫瑰香吗?如果能的话,她这次一定要好好看仔细。不为别的,就是让疑问号变成句号,以后不用再做思*梦之类的。

    喝第二杯的时候,身边突然出现一个高大身影。

    “小姐,你一个人吗?”低沉沉,磁魅的嗓音,还有飘来的淡淡香水味。

    是他玫瑰香水青浑身一震。

    “你喝太多了,还是叫杯水吧。”男人笑音,却关心着。

    呃?这声音有点像——

    水青侧脸一看,眼睛嘴巴一起张大,“云天蓝?”

    那人手肘支在吧台上,左手背撑左面颊,凤眸斜挑,“韩水青,你在等人?”

    一身手工制的西装领带,混得很出息的亚洲男人,是云天蓝?

    是云天蓝

    “云天蓝,你什么时候开始用第凡内的优雅绅士系列?”结婚数年,她很清楚他的习惯,是从不用香水的人。

    云天蓝听了,闻闻衣袖,想一下就皱眉,“刚才经过名店街,正在做香水促销,大概不小心被喷到了。第凡内优雅绅士?就是温桓用的那种?”记忆好到不行。

    水青处在一种激烈的猜测中而不能自拔,“云天蓝,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不是在中部处理罢工的事吗?”

    “处理完了。本想让你惊喜,谁知有个老朋友听说我在澳洲,一定要跟我见面,就约了这里。”意外之外的意外,看到水青一个人在吧台喝酒。

    “原来就是你。”那一夜,这一夜,景象重合,水青真真切切确定两人就是同一人。

    “什么?”云天蓝对她为何会出现在酒吧里的疑惑瞬间转为她在说什么的疑惑。

    “原来一直是你。”兜兜转转,她和他再相遇。

    “问你在等谁,你却说什么是我。”云天蓝差点以为她喝多了。

    “云天蓝,我在等你啊。”她是在等人,没想到等到的人让她要感慨命运神奇。

    “韩水青,喝多了你。”云天蓝拍一下她的前额,“你如果说心有灵犀,那可太过了。”他是临时起意,她怎么可能知道这个地点?

    “真的,云天蓝。”她的重生,是否可以理解为错过了他,所以老天爷让她重来一次,为了他。

    水青将手放在云天蓝的双肩,凑过去,在他唇上深情一吻。海外风气开放,她可以奔放些,没人异样看。

    云天蓝回吻她,迷醉非常。他在英国长大,一点不介意妻子的奔放,而且相当享受她主动的激情。

    “遭了”遇到他,就该是去暗巷的时间。水青推开他,跳下椅子,就往外跑。

    主动的是她,冷却的也是她。云天蓝虽然不知道什么事,不过如今也只好紧紧跟着她。

    酒吧后面的巷子幽暗无比,水青在巷口侧耳倾听。

    “不要,你不要过来……救命,救命啊”有人在呼救。

    果然,相同的事发生了。

    水青一吐气,抬脚就往巷子深去走。

    然而,云天蓝一把拉住她,“韩水青,我在这儿,你还敢自己冒险?”说多少遍,不准在这种事上胆大,可她从来不听。

    水青要甩开他,小声说,“云天蓝,什么时候还计较这个?救人要紧。”

    本以为一切会重演,但终究这一世不是上一世。

    这一世,她有云天蓝。

    “我走前面,你跟着我,小心身后。”云天蓝大步越过她身旁,看见路灯的死角,有两团黑影,大的一团将小的压在地上,刀光隐约可见。

    “嘿,你在干什么?”他冷声说道。

    “老兄,别多管闲事。他偷了我的钱,我当然要讨债。”狰影蛮狠。

    “我没有偷他的——”喉咙一紧,被对方掐住了,说不出话来。

    “是女人声音。”水青急着顶顶云天蓝。

    “放开她”云天蓝上前两步,“她如果真偷了你的钱,你该去报案。”

    “**,你要再上前一步,我要你见血。”那影子站了起来,亮出刀子。

    “好啊,你让我见识见识?”云天蓝再往前走。

    那狰狞魁梧的影子大吼一声,双手握住刀柄,朝云天蓝刺去。

    胜负不过一招之间。

    下一刻,那影子疼得在地上打滚,并嗷嗷大叫。

    云天蓝让水青报警。

    很快警察就来了,向差点受害的女人问明事情经过,将那男人抓起来,并请云天蓝和水青回警局协助调查。

    从暗巷里走出来,水青见披头散发的女人上身披了条毯子,可裙子皱巴巴的,长丝袜被扯下来,令人看到就有不好的联想。

    她低着头,一个劲给水青和云天蓝道谢。然而,当抬了头,和水青四目相对时,惊叫起来。

    “是—怒却又转为羞愧尴尬。

    水青也十分惊讶。罗丹华,这个徐燃的前女友,因为嫉妒而找人对付她,并曾经在苍穹公然仇恨她。她还挺小心了一段时间,罗丹华却再没来找过麻烦。怎么料到,罗丹华居然在澳洲,还是这种情况下跟她见到面。

    真是无语了。

    做完笔录,水青和云天蓝走出警局。

    “韩水青。”罗丹华叫住她,“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不讨厌你。”气场很虚,外强中干。

    “随你讨不讨厌我,我并不关心。”水青让云天蓝去叫车,“不过,你不觉得无聊吗?讨厌我?为什么?徐燃娶得不是我,我嫁得也不是徐燃。你为了两个已经各自成家,完全和你没有交集的人愤世嫉俗,浪费人生和机会,那是你自己的事。”

    做笔录时,听罗丹华又是失业又是没钱的凄惨。

    “……”罗丹华反驳不了。

    “我要是你,就自私一点,没空去管别人,先把日子过好再说。澳洲最大的好处就是谁都不认识你,也不了解国内大学那些事。你拿着当地大学的学历,再凭你的外语,要找一份像样的工作很容易。然后,找个好男人,谈恋爱,结婚,生孩子。过几年,你就发现,我也好,徐燃也好,是你生命里毫不重要的过客。”水青看到云天蓝上了计程车,赶忙跟上去,“罗丹华,再见。”

    “是找武馆里的人来教训你的女人?”云天蓝问。

    青也不多说,因为对两人来说,早过去的事了。

    快到花家的时候,两人下车步行。

    路边就是沙滩夜海,凉风习习,翻起白色浪花。

    一家花店,不知什么特别原因,居然开着半扇玻璃门。

    “等我。”云天蓝挤进门去。

    水青看里面的店主摆手之后,看看她,又对云天蓝笑,包给他半打玫瑰。

    云天蓝出来,把花递给她。

    她禁不住笑他,“你怎么不付钱?”

    “老板说不用了。”他搂过她的肩,也笑,“运气好不好?”

    “省钱了,当然好。”她靠着他,嗅花香。

    “我觉得自然的玫瑰香比第凡内的玫瑰香好闻多了。”他显摆。

    她听出点味来,“请问,弦外之音是——”

    “你真得很喜欢温桓的香水味?”他的秋后算账来了。

    “呃——”这是什么问题?“云天蓝,你不会以为我对温桓有意思吧?”结婚六年,她没见过温大侦探,倒是他跟温桓时有来往。

    想到温桓,就不得不想到斯伯公爵。他最终同意云天蓝开出的三个条件,保证只要秘密不公开,他绝不食言。云天蓝也答应,在斯伯百年后,会将原件交换。

    因此,蓝水的股份买回来了,水青和云天蓝的生活平静了。

    可当时谁也没看清楚罗玛丽的想法。她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一直在做她爷爷的思想工作。竟然在一年时间里,说服她爷爷主动向社会公开老公爵发战争财的真相并且致歉,从而引起整个英国社会的轰动。

    虽然是主动坦白和道歉,舆论却无法不尖锐。对斯伯家爵位继承的质疑,要求斯伯财产社会化,还有战争受难者和家属的愤怒,带给斯伯家所有人非常大的压力。

    而罗玛丽自己,和简苍梧的婚约被老罗伊单方面取消。因为简苍梧坚决非罗玛丽不娶,而一直僵持。过了这些年,斯伯家的负面新闻渐渐平静,但这两人还没能让顽固的老罗伊点头答应婚事。

    水青想管也管不了,英国距离中国太远。她和云天蓝没有落井下石,把斯伯公爵做得那些事抖出来,完全就是冲着罗玛丽这份正义之心。

    云天蓝这时眉梢一高,“我只是问你喜不喜欢。”

    “说清楚,是香水。”她收收心,坚决不会让他套进去,“而且,我不喜欢第凡内香水,我也不喜欢任何一款男用香水。我之所以能知道这个牌子,是因为我只知道这个牌子而已。你明白不明白?”

    “这个问题,我明白了。”他搂得她很紧,“那么,下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巷子里有事发生?”

    嗯?她清咳一声,“云天蓝,你那么聪明,有问题就自己想答案吧,我困得不行,大脑转不动。”

    “韩水青——”他很好奇。

    她挣开他,突然跑了起来,嘻嘻哈哈着,摘玫瑰花,一朵朵往后投他。

    他追过去,每次差点要捉住时,故意让她逃掉,只为看她开心动人颜。

    风在唱:天色蓝蓝,水色青青。一切重来,就为你来。

    那是最和谐音。

    (全文完)——

    虽然大结局了,但还会写几篇番外,大家有兴趣的,就请留心。

    新书《掌事》已经上传,需要48小时审核,大概下星期开始正式日更。

    简介如下:

    她一醒来,就莫名成了服侍人的丫鬟。

    诗词歌赋背不全,面膜粉底不会做,厨艺也难登大雅之堂。

    好在还有谋生本事两三样,不当丫鬟,她要风光。

    小小野心不算大,一个掌事就能让她安居乐业。

    只是,她的主子挺麻烦,她的营生挺麻烦,她的男人更麻烦。

    她发发牢骚,就都跟她说,是她招惹的。

    她招惹的?她招惹的?

    好得很,既然招惹了,就看她一个小小掌事,如何统统搞定。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