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卷后记

    浙江省新昌县,天姥山。

    正值深秋季节,两辆武装越野车却顺着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驶入了深山。

    一转眼,时间就已经进入了六十年代,中日战争结束已经将近十多年了,国家领导人的换届也终于完成了,**已经正式退居二线,除了在军内保留了一个军委副主席的荣誉职衔外,已经辞去了党政军的一切职务。

    当中国的战后重建进入第三个五年计划时,邓公正式接掌权柄。

    政治局扩大会议刚刚落幕,邓公就搭乘专机直飞衢州军用机场,然后乘车长驱数百里直奔新昌县境内的天姥山而来。

    天姥山中的盘山公路虽然蜿蜒曲折,路况却很好。

    望着车窗外飞倒退的景物,邓公感慨地对他的秘书说道:“这天姥山还真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哪,比北京的西山可是秀美多了,忠恕可真是会享受生活啊,坐拥数美不说,还挑了这么个风水宝地颐养天年,真是让人羡煞、妒煞。”

    坐在前排副驾驶席的秘书却不敢随便接腕,邓公跟岳老总是多年的老战友,而且还比岳老总年长几岁,自然可以托大直呼其字,还可以调侃几句,可他这个小小的秘书却是绝对不敢造次的,试问,谁不知道岳老总是华夏族不世出的战神啊?

    若非要找个比较的话,岳维汉如今在炎黄子孙心目中的地位,大概跟铁木真在蒙古人心目中的地位是差不多的。

    两辆武装越野车在深山老林里绕了半天,最后停在了一片广场上。

    很难想象,在深山老林里居然拥有这样一片足有上百亩大小的广场,当然,这里跟**广场比起来,那就只是沧海一栗了。

    在广场西端,孤伶伶地耸立着一栋大别墅。

    说是别墅,其实已经像是一座大型城堡了。

    别墅的四周以围墙隔开,围墙的四周以及大门外都设有岗哨,有荷枪实弹的战士负责把守,别野的主人似乎是知道今天有客人要来,所以早早的就吩咐过门卫了,不等两辆武装越野车停下叫门,紧闭的电动门就在警灯的闪烁中向着两侧缩了进去。

    两辆武装越野车一前一后,鱼贯着开进了围墙内,进了围墙后才现里面别有洞天。

    外面瞧着别墅的院子不大,其实不然,穿过两排浓荫蔽日的法国梧桐,迎面就是一个颇具规模的跑马场,跑马场是顺着山势而建的,地势高低起伏,倒是别有风情,两名盛装女骑士正在马场上纵骑飞奔,隔着老远便能听到银铃般的笑声。

    邓公的秘书只是远远地瞧着,便感到心底没来由地一阵燥热。

    没别的,因为那两个女骑士实在太性感了,那紧绷绷的制服还有马裤,将两具魔鬼般妖治的娇躯勾勒得淋漓尽致,尤其是左边那个金女子,更是充满了异域风情的魅惑,不需要多想,秘书就知道这必定是岳老总多位情人中的两位了。

    岳老总至今未娶,却有为数不少的情人,这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人们在谈起岳老总的感情生活时,也很少有人冠之以“玩弄女性”“生活腐朽”之类的批评,而只是津津乐道于岳老总无可抵挡的魅力,甚至连一向最痛恨男人讨小老婆">的彭老总也公开表示,岳老总不在他的批判之列。

    关于岳老总的情人数量,坊间一直未有定论。

    不过,有五个是可以确定的,譬如从第四野战军通讯处退役的女将军柳忻,譬如美国摩根财团的法定继承人海伦小姐">,譬如山东女土匪出身的玉狐小姐">,譬如女军医李梦小姐">,又譬如日藉女军医千叶花子小姐">,这五个却是跟岳老总一直生活在一起的。

    其余的,就不好界定了,她们跟岳老总也许只是春风一度,也许只是逢场作戏,也许真的保持着情人也未可知,不过,这些风闻中的情人都没有跟岳老总生活在一起,其中流传最广的就是路透社金牌记者艾薇尔小姐">。

    反对者说艾薇尔小姐">跟岳老总政见不同,而且,由于英国和中国关系始终不佳,因此两人根本不可能是情人,甚至还有人振振有辞地声称,他曾经看到艾薇尔小姐">和岳老总因为新加坡以及马六甲海峡的控股权而激烈争吵。

    不过,支持者却认为艾薇尔就是岳老总的地下情人,只是碍于两国关系不和,再加上艾薇尔小姐">又是英国国内的政治名人,并且极有可能参加下一任英国相的选举,所以才没敢公开两人的情人关系,并且还信誓旦旦地表示,艾薇尔小姐">之所以至今未嫁,就是因为念念不忘岳老总的魅力。

    除了艾薇尔小姐">外,其余诸如国民**军报金牌女记者芳华,总政文工团最当红的女演员湘妹子刘佳,野战总医院有名的外科医生冰山美人冷清秋,等等等等,总之,只要是年过三十而未嫁,并且艳名在外的,就都和岳老总扯上了关系。

    邓公的秘书坚信,有道是空穴不来风,坊间既然会流传出这样的风闻,与岳老总多半是脱不了干系的,以岳老总的好动性格,外加年纪轻轻的就卸任了党政军一切职务,这十几年中国又基本无仗可打,也就剩下女人这点乐子了。

    秘书进而色色地想,岳老总还真是艳福不浅呀。

    稍顷,两辆武装越野车终于停在了别墅前的停车场里。

    早有全副武装的军官上前打开车门,又向邓公啪地敬了高军礼。

    邓公摆了摆手,示意秘书和随行人员进入偏厅等候,自己却径直进了大厅又上了二楼,刚走完楼梯,迎面就见着了岳维汉,邓公便有些感慨,又有些羡慕,这天姥山的山水就是养人哪,岳维汉这家伙明明已经四十好几了,可看起来却还像是三十出头的样子。

    两人先是来了记热情的拥抱,然后邓公又在岳维汉胸膛上重重地捶了一拳。

    “老伙计,看你样子,精气神很足么?”岳维汉肃手请邓公入座,笑吟吟地道,“怎么样?刚刚执掌权柄了?”

    岳维汉虽然早就淡出了权力核心,可对于政局变动还是相当敏感的。

    邓公点了点头,忽然目光灼灼地望着岳维汉,问道:“怎么样,忠恕?是不是出山再干一届?你毕竟还只有四十出头,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啊,耗在这深山老林子里,可惜了,对于整个国家、整个民族来说,也是莫大的损失呀。”

    “老邓你呀,你这是在害我。”岳维汉连连摇手道,“我还想多活几年呢,趁着现在还年轻,尽量游遍祖国的山山水水,才是正经,还有再多的精力,跟我的那些美人儿在这里过那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岂不是好?又何苦跟着你去日理万机?”

    “你呀,真是拿你没办法。”邓公见岳维汉甚为坚决,也就放弃了劝他重新出山掌权的想法,再说岳维汉的威望是高,可这么大个国家,缺了谁都会照样运转,有跟没有岳维汉坐镇中枢,其实都是差不多的。

    见邓公又要说什么,岳维汉赶紧抢着说道:“你别跟我说国事”

    “行行行,不谈国事。”邓公摇头道,“只谈风月,只谈风月,这总行了少字”

    正说间,柳忻、千叶花子、李梦仨女也纷纷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与邓公相见,大家都是老熟人了,从远征缅甸开始,就已经相处得很熟了,岳维汉便向柳忻道:“柳忻,你去把海伦和玉狐叫回来,我们全家陪老邓吃个饭。”

    邓公望着这些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心里有些羡慕,又有些遗憾。

    要说,岳维汉的确是艳福不浅,可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那就是他居然没有生育能力,这么个龙精虎猛的精壮汉子,身边又常年陪伴着五个活生生、水灵灵的美人儿,其中也不乏臀圆髋大能生宜养成的体相,可就是生不出个一男半女来,委实让人遗憾。

    曾经有国内和国际上的知名专家对岳维汉进行会诊,结果却没现任何不妥。

    只有岳维汉知道,这恐怕就是穿越综合症了,据说穿越时空的人,不管是灵魂穿越还是肉身穿越,都会或多或少留下些后遗症,有些人是莫明其妙体力大增,有些人莫明其妙突然变得聪明过人,也有些人会很倒霉地无缘无故地丧失生育能力。

    岳维汉唯一能够安慰自己的就是,好歹没有丧生性能力,严格说起来,这性能力甚至还大大提高了,否则也不可能家里养着五个娇滴滴美人儿,却还有精力在外打野食,外间的传言还真不是空穴来风,至少艾薇尔就是岳维汉的地下情人。

    邓公便问道:“忠恕,听老池说,虎子现在已经是连长了?”

    虎子就是岳维汉在太行山里收养的孤儿,现在已经是二十好几的大小伙子了,岳维汉也一直把他当成亲生儿子来培养,刚满十八岁就进了岳维汉的老部队服役,还特别叮嘱池成峰要严格“照顾”虎子,所谓照顾,就是格外的严格对待。

    池成峰还真没让老长失望,硬是将虎子锻炼成了一条铁打的汉子

    VIp卷后记.

    VIp卷后,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