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柯木老人手中的珠子,多莱恩心想,这不就是炸弹吗?

    将岩浆的热量储藏起来,必要的时候引爆攻击敌人,这不是炸弹是什么?只不过用的不是火药,而是岩浆的热量和维系珠子的神术罢了。

    “这种火石能够做多少个?”多莱恩问。

    “这片熔岩湖取之不尽,可以一直源源不断做下去。”阿拉贡说大话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

    “我当然知道熔岩湖取之不尽,但是我们有效时间只有两天,现在只剩两个晚上和一个白天了,最多能做多少颗这样的火石?”多莱恩紧盯着阿拉贡的眼睛,以防他说谎。

    “这要看柯木老人。”阿拉贡像踢皮球一样将难题踢到柯木老人脚底下。

    柯木老人面露苦笑,对多莱恩说:“一般情况下,我一天最多能做出一百五十颗左右。但是这种东西平时没什么用,也就打铁的时候用得到,所以从来没有准备过。现在既然是为了部落的延续,那我拼上这条命出来,一天能做三百颗。”

    多莱恩细算了一下,一天三百颗,再加上那两个晚上姑且算两百颗,总共也有五百颗左右。

    “勉强够用。”多莱恩点了点头。

    多莱恩不希望自己表现的像压榨下属的无良领导,于是摆出温和的神情对柯木老人说:“你尽力就好,实在不行我再想别的办法。”

    “放心,我一定不让各位失望!”柯木老人咬牙说道。

    多莱恩热的受不了,这里就只有多莱恩是普通人,阿拉贡和伊娜都有神力庇佑,所以不觉得有多难熬,但多莱恩已经快忍耐不住了。

    急急忙忙从山洞里出来,多莱恩这才长呼口气,用袖子擦了擦满头的汗水。

    “你们这里这样的人多吗?”多莱恩问伊娜。

    阿拉贡还在山洞里,他要看护柯木老人,所以暂时不能离开。也幸亏阿拉贡没出来,多莱恩和伊娜说话才能随心所欲。如果阿拉贡在场,多莱恩在这只老狐狸面前说话每一句都得仔细考虑之后才能说出口。

    “你是说像我这样拥有神力的人?”伊娜反问。

    “没错。”

    “也不多,女人的话就只有我和琳蒂,我们两个人都是神侍,专门服侍祭司大人。刚塔是战士,包括扎昆扎布在内的其他男人基本都听从刚塔的命令,大约有一半的男人觉醒了神力,而且他们都信仰战神莫。”

    “那就是说有一百多人?”

    “确实是这样,不过男人当中大部分人的神力并不强,低阶占了八成。”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伊娜说的低阶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多莱恩耳边了,当初和那个教廷的探子交手时,伊娜也曾说过对方是高阶。

    低阶和高阶难道是指神力强弱的区别?

    “什么是低阶?什么是高阶?”多莱恩心里想什么嘴里就问什么。

    伊娜没有迟疑,立即就回答道:“觉醒了神力就算低阶,低阶之上就是中阶,比中阶还厉害那就是高阶……简单的说就是越往上神力越强,运用神力的技巧越巧妙,能够施展的神术也越多。”

    “你是低阶还是中阶?”

    “我是中阶,那帮男人九成以上都打不过我。”伊娜的神情非常自豪。

    多莱恩笑了笑,没有评论什么。

    后半夜了,四周风声渐起。

    部落周边的山林犹如黑暗的海浪,从远处一**涌来。但这黑暗会被部落中各处燃烧的灯火驱散,所以无法来到近前。多莱恩看着远处浓重的夜色,神情显出一点阴郁。

    伊娜端着一罐子汤走过来,到多莱恩身边坐下。

    多莱恩默不作声的从伊娜手里接过罐子,慢悠悠的喝着这满是怪味的汤。现在多莱恩对这种蟒蛇肉炖的汤已经习惯了,来到部落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多莱恩也慢慢接受了这一切。

    “你在想什么?”伊娜轻声问道。

    “想家。”多莱恩嘴里含含糊糊的说。

    “想你的父母吗?”伊娜看着多莱恩的眼神逐渐变得温柔。

    多莱恩点点头,他放下罐子,长呼口气。

    “给我说说你家乡的事情吧。”伊娜抓着多莱恩的胳膊说道。

    伊娜的样子就像在撒娇,多莱恩对伊娜笑了笑,然后才说道:“那好吧……我的家乡和这里大不一样。我的家乡没有神术,没有魔法,也没有骑士,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所以没有谁是特别的。”

    “这怎么可能呢?如果这样的话,谁来信仰神?侍奉神?”

    “所以我才准备告诉你,我的家乡连神也没有。”多莱恩苦笑着,此刻伊娜看着多莱恩的眼神非常不信任,她认为多莱恩在撒谎。

    “是真的,我没有骗你。我的家乡人们生活都是为了自己,当然也只靠自己。人们发明汽车就是一个箱子有四个轮子,可以自己跑,人们用汽车就可以去很远的地方。还有飞机,不用神术不用魔法,普通人也能驾驶飞机在天上飞”

    “你不愿意说你家乡的事就算了,没必要用这种谎话骗我。”

    伊娜摇摇头,站起身往远处走去。

    “我没骗你啊!这些都是真的”多莱恩对着伊娜远去的背影大喊。

    看着伊娜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多莱恩低下头苦笑。

    太阳高高挂在空中,金色的阳光照耀在宽阔的梅洛河上,使河面泛起耀眼的波光。

    此刻河面上停着二十艘筏子,河岸上还有二十多艘筏子正在做最后处理。过去了整整一天半的时间,所有的筏子即将完工。

    “孩子和老人都安顿好了?”阿拉贡问琳蒂。

    琳蒂点点头,回答道:“全都安顿好了,现在他们随时都可以走。粮食和帐篷我也都准备好了,可以用五艘筏子专门运送。”

    “你办事我还是放心的。”阿拉贡满意的笑笑。

    多莱恩走过来,嘴里叼着一根烟。

    看到多莱恩走向这里,阿拉贡笑着迎上去,然后朝多莱恩伸出手。

    “干嘛?”多莱恩皱着眉头看向阿拉贡。

    “你用我的烟叶卷烟,而且用的是我的纸,难道不应该给我上交一些?”

    多莱恩看着阿拉贡,他头一次感觉这个神棍的笑是那么猥琐。

    “想要就直说,找那么多理由干什么?”多莱恩从怀里摸出一根烟放到阿拉贡手上。

    河边十分吵嚷,因为部落里大部分人都聚集在河边。

    多莱恩看了看部落四周的山林,忽然问道:“对教廷的监视没有忘记吧?我想你不会犯这种糊涂。”

    “这个用不着你提醒。”阿拉贡随口说道。他抬起手指,食指上冒出一点不大的火苗,将他嘴里的烟迅速点燃。“教廷那边果然在布置陷阱,而且他们往我们部落又派遣了两个探子,但是都在半路上被我们的人逮到了。”

    “留活口了吗?也许能”多莱恩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阿拉贡打断。

    “不可能的,你不懂信仰的力量,那些教廷的人被我们抓住之后就自尽了,我们别想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情报。反过来也是一样,如果被抓的是我们,我们也绝对不会背弃信仰,为了活命出卖灵魂。”

    听到阿拉贡的解释,多莱恩头皮发麻。

    宗教果然是一个疯狂的集体,信徒则是最容易被支配的人。一句话为了信仰什么都可以付出,什么都可以抛弃,那这样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敢做的?

    “你认为我们什么时候出发?”阿拉贡的话打断了多莱恩的思绪。

    “当然是越早越好,现在筏子基本准备妥当,剩下需要准备的就是食物。如果这方面你们也准备好了的话,那今晚半夜就出发!”

    多莱恩斩钉截铁的话语让阿拉贡陷入沉思。

    阿拉贡闭着眼睛,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多莱恩以为阿拉贡睡着了,伸手想摇他醒来,但是手刚一碰到阿拉贡的肩膀就感到一阵刺痛。针扎的感觉从指间传来,多莱恩忙不迭将手收回。

    这是怎么回事?

    多莱恩忽然想起伊娜曾经对他说的话阿拉贡的能力是“启示”,难道现在阿拉贡就是在运用他的能力,对未来做出一种预示?

    正在多莱恩胡思乱想的时候,阿拉贡终于睁开眼,他看上去有些疲惫。

    “今晚就今晚吧,最佳时间已经过了,往后几天会越来越危险,不如趁早。”阿拉贡无奈的说道。

    多莱恩注视着阿拉贡,想从他眼里看出点什么但是什么也看不出。

    多莱恩迟疑了片刻,终于问道:“伊娜曾经对我说,你的能力是启示……”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阿拉贡微微一笑。“我的能力确实是启示,但启示不是预示未来。我只能看到有关未来的一点线索,剩下的要我自己推断。而且启示不是随便就能用的,更不用说这次教廷的人针对我专门派了一部分祭司过来削弱我对神的感应。”

    “别说废话,你就说你看到了什么!”多莱恩真想掐死这个老家伙。

    阿拉贡眼里闪过一道精光,他盯着多莱恩,神情非常郑重。

    “我看到你投身于阿蒙的怀抱。”阿拉贡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