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外面传进来的声音,玛乔丽侯爵夫人立即扭过头看向房门。

    一个女剑士走过去趴在门缝上看了看,随后便惊慌的跑到多莱恩与玛乔丽侯爵夫人的跟前说道:“不好了,是二王子殿下来了。”

    侯爵夫人看着身下的多莱恩,眼神非常埋怨。

    “多莱恩先生,你被人跟踪了。”

    “不对啊,我都已经把跟踪的人甩掉了。”多莱恩疑惑的回答道。

    这时,威尔逊王子谦和的声音终于在会客厅里徐徐响起。

    “玛乔丽侯爵夫人,听说瑟斯兰使节团的贵宾到你府上来了,能不能带出来让我见见?”

    侯爵夫人飞快的从多莱恩身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到门口,回头对多莱恩说:“如果我今天出了事,那全都是你害的。”

    玛乔丽侯爵夫人说话的语气就好像在对恋人撒娇一样。

    多莱恩从地上爬起来,尴尬的摸摸鼻子。

    “丽芙,你带多莱恩先生从后门出去。”侯爵夫人又说。

    “是,夫人。”站在多莱恩身前的这个女剑士点头答应道。

    最后看了多莱恩一眼,侯爵夫人便推门出去了,而那个女剑士则跟在侯爵夫人的身侧。两人一从隔间里出去,女剑士就迅速把门关上。

    多莱恩看向女剑士丽芙,急切的问:“你准备怎么送我出去?”

    “跟我来。”丽芙抓住多莱恩的手,另一手在墙壁某处拍了一下,一部分墙体旋转着打开,露出一个供人出入的洞口。

    没有言语,丽芙当即拉着多莱恩从这个洞口跑了出去。

    离开会客厅到了外面的花园,多莱恩回头看了一眼,立即看到会客厅的正门那边站着好多骑士。虽然都是低阶骑士,但数量挺多,差不多有三十多人。

    而且除过这些骑士之外,还有上百名普通的士兵正在往这边赶来,看样子是打算把会客厅包围住。

    “这下麻烦了,也许整个府邸都被围住了。”女剑士丽芙皱着眉头说。

    “就没有直接通往府邸外面的密道吗?”多莱恩问。

    “怎么会有那么便利的东西。”丽芙摇头回答道。

    没办法了,多莱恩只好跟着女剑士丽芙往花园深处跑。那些穿着铠甲的士兵已经在花园外围搜索了,不过要搜索到深处还需要一段时间。

    很快就到了花园深处的院墙下面,女剑士丽芙轻轻跃起,手抓在墙上往外看,但是刚一露头就把脑袋缩了回来。

    侯爵府外面围满了护卫队,二十人一个队伍相隔十来米守卫着,上千个士兵将侯爵府围得水泄不通。

    从墙上下来,丽芙叹口气说:“外面全是护卫队,不信你自己看。”

    多莱恩点头表示知道。

    根本不用爬上墙,多莱恩用精神力很容易就能看到蓝色的墙外有一道道密集的红色人影,这些都是前来抓他的人。

    “看来不得不跟那位威尔逊殿下见面了。”多莱恩苦着脸说。

    丽芙咬着嘴唇似是在想办法,她无意间看到不远处那排下人居住的房间,眼睛忽然一亮。

    “我知道怎么办了!”丽芙欣喜的说。

    装潢精美的会客厅里,几个侯爵府的守卫倒在地上。刚刚威尔逊王子进入会客厅的时候他们想要阻拦,随即就被威尔逊王子身边的骑士击伤。

    玛乔丽侯爵夫人挤出微笑走到威尔逊王子身前说道:“殿下,您应该是误会了,瑟斯兰使节团的人并没有来到我这里,我仅仅在王宫与他们见过一面。”

    “想清楚再说,这可是叛国罪!”一身红袍的凯奇魔导师冲玛乔丽侯爵夫人怒吼道。

    威尔逊抬起手制止了凯奇魔导师的失礼行为,然后面带笑容看向侯爵夫人说:“刚刚我收到消息,瑟斯兰使节团的那位多莱恩先生进了侯爵府,所以我就过来看看。之前在王宫里,多莱恩先生给我印象不错,使节团离宫后我还想哪天再与这位先生聊聊,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面了。”

    “殿下,多莱恩先生真的不在我这里。”玛乔丽侯爵夫人嘴里说道,心里则在祈祷女剑士丽芙快点把多莱恩带出去。

    看着面前笑容有些僵硬的侯爵夫人,威尔逊转过头说:“凯奇魔导师,麻烦你出手请多莱恩先生出来吧。”

    “交给我了!”

    性子暴躁的凯奇魔导师扬起手怒喝一声,强悍的精神力顿时从他身上扩散出去,快速把侯爵府笼罩住。

    短短片刻时间凯奇魔导师脑门上就布了一层汗珠,但他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对威尔逊王子大喊:“殿下,我找到了!花园里有一个中阶剑士和一个低阶魔法师!”

    花园那排下人的房间里,多莱恩看着镜中的自己,脸颊慢慢红了。

    黑白两色的女仆装与多莱恩现在很相配,腿上的白色裤袜和黑色的中跟鞋带着些俏皮可爱。手上的储物手镯也发挥出饰品的功用,给多莱恩的姿色加了几分。

    “这下就完美了。”女剑士丽芙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顶假发扣在多莱恩头上,并往多莱恩胸前塞了两团抹布。

    没有怎么化妆,只是戴上假发穿上女仆装,稍微擦了点口红而已,但多莱恩却已经没有一点原来的样子了。

    现在的多莱恩,仿佛就是真正的少女,姣好的面容甚至不在尤妮丝公主之下。

    “这样可以吗?”多莱恩无奈的问。

    “一定可以的,等下你冒充侯爵府的下人和我一起出去,护卫队肯定不会拦你。”

    听到丽芙这么说,多莱恩只能尴尬的点头。

    但还没松口气,房门砰地一声被人踢开。几个骑士冲进来,抓住多莱恩拽了出去。

    丽芙是中阶剑士,这些骑士不敢随便对丽芙动手,但领头的这个骑士随后就说:“殿下和夫人正在会客厅,请你跟我们过去。”

    情况有些尴尬。

    最尴尬的人是凯奇魔导师。

    凯奇魔导师看向被骑士压着跪在地板上的多莱恩,吃惊的喊道:“怎么会是女人!那个多莱恩呢?”

    “你感应错了。”威尔逊王子用责备的眼神看向凯奇。

    “不可能,我的确感应到一个中阶剑士和一个低阶魔法师”

    凯奇魔导师的话没有说完,多莱恩就跪在地上细声细气的说:“没错啊,我就是那个低阶魔法师。”

    凯奇魔导师的神情变得非常难看,玛乔丽侯爵夫人则是看着地板上跪着的多莱恩,不敢随意开口。

    会客厅里气氛紧张极了,没有人敢随便说话。那些骑士此刻都围成一圈围在周围,如果多莱恩敢有一点异动他们就会出手。不过这些骑士都是低阶的实力,多莱恩并不怕,唯一让他感到难以对付的人就只有面前的凯奇魔导师。

    “放心,我会掩盖你的神力,只要你别调动神力就不会露馅。”巴泽尔的声音响起在多莱恩的脑海中。

    “能改变我的声音吗?”多莱恩在心底问道,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喉咙发生了一点变化。

    “轻而易举。”巴泽尔笑道。

    听到巴泽尔这么说,多莱恩更加自信了,抬头不满的看向凯奇魔导师说道:“我确实是低阶魔法师,不过我想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多莱恩这次没有故意把声音变尖,但他的声音的确变得中性,像是稍微带着一点沙哑感觉的女声。

    凯奇魔导师上前一步抓住多莱恩的左手,多莱恩被吓了一跳,今天他可没有戴手套。

    但令多莱恩感到安心的是,手上的摄魂戒指和教廷戒指都看不到了,但他可以感觉到这两枚戒指仍旧是好好的戴在手上,想来应该是巴泽尔用了某种干扰视线的魔法。

    凯奇魔导师抓着多莱恩的手感应了一下,随后便回头对威尔逊王子说道:“殿下,这个人确实是我刚刚感应到的低阶魔法师。”

    “她属于哪个魔法系?”威尔逊王子问道。

    “是自然生命系。”

    听到开启魔法师的回答,威尔逊王子点了点头。

    “那就放开她,看来是我们搞错了。”威尔逊王子含笑说道。

    凯奇魔导师收回手,那两个骑士也放开了多莱恩。多莱恩站起身活动了两下胳膊,随后就走到玛乔丽侯爵夫人的身后站定。而玛乔丽侯爵夫人此刻十分震惊,她已经看出来了,这个从来没见过的女仆就是多莱恩乔装打扮的。

    轻吸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玛乔丽侯爵夫人微笑着对威尔逊王子说道:“殿下,那位多莱恩先生并没有来到我的府邸,今天是一场误会。”

    威尔逊王子没有答话,他看向凯奇魔导师,而凯奇魔导师也再次放出精神力感应起来。凯奇魔导师不愧是超阶,精神力就像刀锋一样在偌大的侯爵府一遍遍刮过,但是过去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无奈的叹口气,凯奇魔导师收回精神力,对威尔逊王子摇摇头。

    “好吧,看来的确是我们搞错了。”威尔逊王子笑了一声,随后便对玛乔丽侯爵夫人说道:“很抱歉,因为错误的消息前来府上打扰,还出手伤了你的下人。”

    “没关系的,殿下您也是为王国的安全着想。”侯爵夫人赶忙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叨扰夫人了。”

    威尔逊王子说完便挥了挥手,会客厅里的骑士和那些护卫队的士兵都纷纷退了出去。

    侯爵夫人则是欠身恭送,那两个女剑士也都低下头行礼,多莱恩自然也不例外。

    但就在多莱恩弯腰低头的时候,那枚半月胸坠忽然从衣服领口掉出来垂在半空。

    本打算转身离开的威尔逊王子当即停下身,双眼紧盯着多莱恩的胸口走到他的身前。

    多莱恩额头冒汗,威尔逊王子明明只是个普通人,但是身上的威势却让人感到难以承受。尤其是现在被他如此近距离的盯着,这股压迫感顿时更加强烈。

    “你叫什么名字?”威尔逊王子问道。

    多莱恩沉默着没有回答,而威尔逊王子则是伸手捏住多莱恩胸前的这枚半月胸坠。

    凯奇魔导师也发现威尔逊王子和多莱恩的神色都有些不对劲,于是迈开脚步往这边走过来。

    “你换衣服的时候就应该把这东西藏起来的。”巴泽尔在多莱恩的脑海中说道。

    “我忘了呀。”多莱恩后悔极了。

    威尔逊王子看着这枚半月胸坠,随后便将目光移到多莱恩的脸上。

    多莱恩没有化妆,但是有假发的衬托加上他原本就十分清秀的面容,所以看不到一点男人的痕迹。

    修长的眉毛,狭长且微微上扬的眼角,以及俊俏的鼻子,这些都是女人该有的容貌,但是却生在多莱恩脸上了。

    威尔逊王子仔细盯着多莱恩的脸颊,又问了一遍:“你叫什么名字?”

    周围一片寂静,旁边的玛乔丽侯爵夫人手指颤抖,大气都不敢出,那两个女剑士此刻也十分紧张。

    “殿下在问你话呢!”凯奇魔导师气冲冲的吼道。

    没有继续沉默下去。

    多莱恩终于抬头,看向威尔逊王子挤出笑容回答道:“我叫克莱尔。”

    “克莱尔……不错的名字。但是,这枚胸坠你是从哪里得到的?”威尔逊王子意有所指的问道。

    “捡到的。”多莱恩干巴巴的回答。

    “在哪里捡到的?”

    “奥特龙根大街上。”

    威尔逊王子稍稍皱了皱眉头。

    难道是那个多莱恩离开王宫后将半月胸坠扔掉了,然后非常巧合的被面前这个少女捡到?

    这样解释似乎说的通,但威尔逊王子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正在这时,多莱恩面色一下子变了。

    多莱恩手上的储物手镯忽然亮起红色的光,强烈的灼痛感觉也从手腕上传来。

    巴泽尔的喊声在多莱恩脑子里响了起来:“是那枚灵魂之眼!来不及取出来了,快把手镯摘掉,那个蕾佳想把你和威尔逊一起干掉!”

    多莱恩飞快的把手镯从手腕上往下摘,但是一时半会儿却摘不下来。

    多莱恩的异常引起了众人的警觉,玛乔丽侯爵夫人被两个女剑士保护着往旁边退开,而凯奇魔导师则是张开火焰魔法盾挡在威尔逊王子的身前。

    多莱恩左手上冒出一股黑烟,强行将储物手镯击碎,放在储物手镯中的一大堆东西全都落了出来,那枚被巴泽尔封禁的灵魂之眼也从中滚落在地。

    灵魂之眼一离开储物手镯,其上布着的红光立即刺眼起来。

    “躲开!”

    巴泽尔喊道,多莱恩连忙往旁边跑,但是刚一转身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响从身后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