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阿依诺部族所有男人放箭这短短三分钟时间,河岸上犹如人间地狱。

    靠河边的地方到处都是被箭矢射死的信仰骑士,林中也有不少教廷的人的尸体。甚至有的尸体上插着一堆箭矢,看上去就好像刺猬一样。两边的箭雨比较起来还是教廷那边更强更密集,但是杀伤效果却是阿依诺部族更好,因为阿依诺部族本来就有准备,而教廷的人也许没有想到阿依诺部族逃命期间竟然还能组织起一场有效的反攻,这才使他们慌了阵脚。

    而等教廷那边反应过来的时候,阿依诺部族这边差不多已经把这两天准备好的箭矢用完了。

    “教廷死了多少人?”多莱恩问道。

    过了片刻阿拉贡才回答道:“信仰骑士死了四十五人,祭司死了五个。”

    “战果不错。”多莱恩点了点头。

    教廷此次前来围剿总共有二百二十人,现在死了五十人,那就还有一百七十人。这已经占了教廷围剿人数四分之一,多莱恩没那么贪心,他更没有狂妄到认为火石和箭雨两轮攻击就能反过来将教廷的人全灭。

    “弯道要过去了。”阿拉贡长呼口气,身上的白光逐渐往周围散开。

    这些光慢慢消失在空气中,看上去就好像被风吹散的烟雾。但多莱恩能够感觉得到这些光并不是烟雾,而是阿蒙神系的神力!此刻渡过弯道,阿拉贡不再需要像刚才一样一直保持与神对话的状态。而这些白光刚一消散,阿拉贡就往后扑通一声倒在筏子上。

    “祭司大人!”刚塔赶忙将阿拉贡扶起,然后将水袋掏出来给他喝了一些水,阿拉贡的气色这才好了许多。

    看来启示这个强大的神术果然不是随便就能用的,阿拉贡才用了这短短十来分钟的时间就像是要死了一样,要是时间再长一点说不定就真没命了。

    “接下来就靠你们了。”阿拉贡口里喘着气,对多莱恩和刚塔说道。

    多莱恩点点头,连带着肩膀上的那支箭矢一起晃动。

    正在这时,一道白光忽然从远处的河岸上飞射过来,击中了船队最末尾的那艘筏子!只看见河面上白光一闪,一声猛烈的爆炸随即响起!爆炸的冲击波导致紧挨那艘筏子的另一艘撞在了河面的神术卷轴上,然后又是一声爆炸!

    多莱恩眯起眼睛看着爆炸的地方。那两艘筏子已经被炸成了碎片,筏子上阿依诺部族的人自然也都死了。

    “快让后面的筏子渡过弯道”阿拉贡说道。

    “琳蒂和伊娜已经在那边控制局面了。”多莱恩回答道。

    听到多莱恩的话,阿拉贡这才慢慢点了点头。但就在这时,又是一道白光飞射而来!

    这次瞄准的是伊娜所在的那艘筏子,而那道白光就在即将击中筏子的时候,伊娜忽然腾空而起迎向那道白光。伊娜拔出腰间的短匕斩向白光,她的手和短匕上都笼罩着一层黑色的光芒那是冥神欧西里斯的神力!

    “太莽撞了!”多莱恩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可是他现在却没有半点帮助伊娜的办法。

    好在伊娜没有让多莱恩失望!

    伊娜右手急速斩出,手上的短匕发出尖锐的呜呜声。而白光在被短匕击中的瞬间便被打偏方向,反过来朝着河岸飞去!白光落在河岸上后当即爆炸,周围的信仰骑士也许是没有想到己方祭司的神术居然会被对手反弹,所以都没有来得及躲避,他们在白光爆炸的瞬间就被炸成了粉末不是断肢残骸,是真的粉末!

    那白光触碰到人或者动物这种有血有肉的物体之后似乎会在短短时间内将血肉彻底分解,多莱恩在筏子上看的心惊肉跳。

    伊娜落进河里砸起一片水花,但她很快就爬回了筏子上。

    “那是神术?是什么神术?”多莱恩问。

    “是教廷特有的解离术。”刚塔厚重的嗓音使人感到无比压抑。

    “你们有人能施展远距离的攻击神术吗?”多莱恩又问。

    “没有,我们都是近距离的神术。”

    多莱恩不说话了。

    阿拉贡闭着眼睛但他并未睡着,然而阿拉贡却不开口。阿拉贡和多莱恩都明白对付这种解离术应该用什么办法,但这对阿依诺部族的男人来说太过残忍。

    “有时候只有放弃一些东西才能获得更多。”

    多莱恩大惊,这道声音直接响彻在他的脑海里,然而他却不知道是谁用什么方法跟他说话!

    刚塔还在思索对付白光的办法,不过凭他满是肌肉的脑子想一百年也想不出该怎么办。多莱恩深吸口气慢慢平定情绪,刚才有人对他说话但绝对不是阿拉贡。

    这是有人暗中指点他?

    没等多莱恩思考出结果,第三道白光又来了。这次白光瞄准的是琳蒂所在的筏子,而琳蒂则在瞬间做出反应琳蒂双手举到头顶高声念诵,对丰饶之神阿匹斯的赞美在那艘筏子周围回响。丰饶之神阿匹斯仿佛听到了琳蒂的呼唤,她所在的筏子忽然生长出一大簇荆棘!

    绿色的荆棘有上百条,每一条都和婴儿手臂差不多粗。这些荆棘将筏子紧密围拢,白光飞过来后击中外层的荆棘上随即爆炸,但只是将筏子往另一侧推动了几米,并没有将筏子击碎!

    “不能再犹豫了。”多莱恩终于开口,他看向刚塔说道:“我们没有远距离的攻击神术,所以想要对付教廷的解离术就只能让那些祭司没有机会施展这种神术。”

    多莱恩神色犹豫,刚塔看着多莱恩咬牙说道:“你就直接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吧。”

    “那好你带上一百人,从河上游过去跟教廷的人近战。这样一来信仰骑士要保护那些祭司,而那些祭司周围教廷的人太多也就没法轻易施展远距离神术。而且这样做还能拖住教廷的人,我们的筏子就有充足的时间逃得更远。”

    多莱恩说完就闭上嘴巴。

    多莱恩只提出办法,是否按照他的办法去做还要看刚塔如何决定。

    多莱恩原本认为刚塔就算答应用这种几乎可以说牺牲一百个男人的办法来解决危机,但至少也会犹豫一下,然而刚塔却立即就答应了。

    “只要部落还在,我们就算死了也是值得的。”刚塔说完,冲着后面的筏子狂吼了一声便跳进梅洛河里!

    多莱恩呆在原地,他有些后悔。

    “你迟疑了。”阿拉贡的声音从身旁传来。

    多莱恩闭上眼睛深吸口气,说话的声音不停颤抖:“我怎么能不迟疑我一句话就要一百多人去死,而且死的还是我们的人,我怎么能不迟疑!”

    沉默。

    梅洛河上一道道水痕延伸向河岸,那是刚塔带着部落的男人往河边游去留下的痕迹。此刻河岸上教廷的人还有一百七十人,刚塔他们就算成功缠住那些人完成任务也没法追上已经离开这里的筏子,他们活下来的可能性连百分之一都没有!

    许久,阿拉贡语气沉重的说:“相信刚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