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贡的体力没有恢复,现在他说话的声音十分微弱。

    多莱恩忽然想到什么,他蹲下来将右手放到阿拉贡胸口上,太阳之眼发出的朦胧白光随即从他的手一直延伸到了阿拉贡的身上,逐渐将阿拉贡的胸口覆盖。

    “复苏神光!”阿拉贡猛地睁大眼睛。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打刚才开始这光就从我手上冒出来,不过很暗淡。”多莱恩解释道。

    阿拉贡紧盯着多莱恩,半晌,阿拉贡重新将眼睛闭上。

    “你知道吗?我并不是这个部落里的人。”阿拉贡缓缓说道,“我是瑟斯兰的公民,以前经常以画家的身份游历大陆各地。某一天我听说康德维特山里有神的遗迹,于是跋涉山水来到这大山里。然而不幸的是刚好遇见光明教廷的人正在围剿这个部落……我本以为与我无关,但是被我发现了这一事实之后教廷竟然要杀我灭口!”

    多莱恩静静的听着。

    “你知道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吗?多莱恩,你理解不了。在那时,外面的人都认为康德维特山里这支信仰阿蒙神系的部落是异教徒,他们背弃光明神兰特的信仰,所以才会被神驱逐。但是在教廷即将杀死我这个无辜者的时候,这支凶名灌耳的部落却救了我,然后我和这支部落都被教廷的人包围了,可最后我们成功在教廷的围追堵截之下逃了出来!”

    “是阿蒙给了你神眷?”多莱恩问道。

    “没错,具体的说是智慧之神图特给了我神眷。智慧之神降下神迹,透过我的耳聆听这世上的一切,透过我的嘴传达它饱含智慧的命令。正是因此我才得以带领这支部落从教廷的围剿中找到生路躲过了那次围剿,而后我便永远留在了这支部落里,再没有想过离开。”

    多莱恩沉默着,没有说话。

    “我信仰神,但是我更相信人心。这支部落里每个人的心都是好的,但是外面世界里的人却不一样,他们见得多,知道的多,所以更复杂,他们对同伴甚至都不会相信,所以我才不愿意离开。”阿拉贡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他用力咳嗽,嘴边竟然流出一丝血。这血散发着淡淡的白光,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神力还残留在阿拉贡的身体之中。

    “刚塔可以为部落牺牲自己,那一百个战士只需要刚塔一声呼唤就能舍去生命为自己的族人换来一丝生存的机会,这对他们来说是理所当然。这个部落是最纯粹的,我留下来是因为相信他们,对神的信仰只是次要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多莱恩没有回答。

    多莱恩知道阿拉贡并不是想借他的经历逼迫自己留下,但他现在真的无法回答。

    “看来你还是不明白。”阿拉贡长叹口气。

    就在此时,远处忽然传来琳蒂的尖叫:“伊娜!你在干什么!”

    多莱恩连忙扭头看去,发现伊娜竟然跳进梅洛河里!

    “琳蒂!你带着剩下的人离开,我去帮刚塔他们!”伊娜在河面上迅速往河岸游去,她身上的亚麻布裹胸和短裙在夜晚的河水中并不显眼,但是现在多莱恩却看的清清楚楚!

    “这个白痴!”多莱恩大吼,眼睛一下子红了。

    转身从胸口掏出一张亚麻布扔在阿拉贡身上,多莱恩再来不及说一句话就扑通一声跳进了河里,往伊娜的方向游去。

    阿拉贡脸上露出疑惑之色,似乎没有意料到会发生这种变故,但仿佛有人在对他解释似的随即就释然了。

    看了多莱恩离去的方向一眼,阿拉贡忽然大笑起来:“你也是个白痴啊”

    多莱恩会游泳,可是此刻河面上波浪不断,河水不停往他嘴里灌。多莱恩只能把嘴闭上,只有换气的时候才张开短短一秒时间。

    伊娜游得太快了,多莱恩到了岸上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伊娜的身影。

    不远处刚塔带走的那一百个男人正在和光明教廷的信仰骑士交手。那些信仰骑士剑上都缠绕着白光,浓郁的神力即使相隔很远多莱恩依旧能够感觉的到。

    不过信仰骑士与阿依诺部族的战士交手时,他们剑上的白光总是会被击散。

    两个不同的势力,两种不同的信仰,两支不同的神系,这场只有数百人的战争隐隐约约之间竟然使多莱恩产生诸神交战的错觉!

    但是多莱恩顾不上考虑这些,他扯开嗓子喊道:“伊娜”

    话音未落好几个信仰骑士就往多莱恩身边围过来,但立马也有几个部落战士挡在了多莱恩面前保护他,而其中一人多莱恩竟然认识!

    “你有病啊!你这么喊不是故意让人杀你吗!”扎昆头也不回的对多莱恩大吼,而那几个信仰骑士已经冲到跟前。他们剑上燃烧着熊熊烈焰,来势非常凶猛。

    扎昆怒吼一声,全身肌肉突然鼓胀起来,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顶着皮肤凸出来,看上去非常可怕。而且不光扎昆是这样,就连扎昆身边的几个部落战士也都是如此!现在这群部落战士简直不能算是人类了,而是比蒙巨兽一般令人产生不可抵挡的感觉!

    “我知道,可是我要找伊娜!”多莱恩倔强的说道。

    一个信仰骑士用长剑斩向多莱恩,却在中途被扎昆挡了下来然而扎昆并不是用自己的剑抵挡,而是直接用左手抓住燃烧着烈焰的长剑,然后将自己手中的剑刺入那个信仰骑士的胸口!信仰骑士的胸口有护甲,但那块护甲此刻就像纸糊的一样被轻而易举刺破,宽阔的剑锋直接将此人刺穿!鲜红的血顺着扎昆握紧长剑的手流下来,在地上流了一滩!

    “快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伊娜不会死的,只要你能活下来就能见到伊娜!”扎昆再次对多莱恩喊道。

    多莱恩这时终于清醒了一点。看看周围到处燃烧着的火焰和正在厮杀的信仰骑士与部落战士,多莱恩慌忙往山林深处跑去。

    耳边的风刮起一阵呼哨,一棵燃烧着火焰的树干倒在多莱恩面前。多莱恩差一点就被砸中可还是被肆虐的火舌烧伤了。多莱恩脸上起了一片水泡,脖子上更是火辣辣的疼!

    但多莱恩右手上的白光却在此时变得异常耀眼,并且从右手手背蔓延上来将多莱恩的伤处笼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