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手上的报纸,威尔逊久久没有说话。

    “我很好奇,那个克莱尔小姐到底是什么身份?”亚摩斯团长扭过头问道。

    “我不知道。”威尔逊摇了摇头。

    亚摩斯团长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眼神也慢慢变得锐利。

    “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我会查清楚的。”威尔逊接着说道,并把报纸叠起来,塞进裤兜里装好。

    从威尔逊的肩膀上收回手,亚摩斯团长喝了一大口白兰帝,郑重其事的说:“威尔逊殿下,你现在是什么处境我想不用我说你自己心里清楚,大王子虽然被女王陛下关了禁闭,但并不代表大王子就此失势,所以你最好不要给自己平白无故增添麻烦。”

    苦笑了一下,威尔逊把单片眼镜戴好,拿起酒瓶猛灌了一口。

    大概是喝的太急,威尔逊一下子呛到了,接连咳嗽了好几下。看着威尔逊这幅狼狈的样子,亚摩斯悠悠叹了口气。

    “不说了,继续喝。”

    大笑一声,亚摩斯团长把酒瓶塞子拧开,又塞给威尔逊一瓶白兰帝。看着手里的酒,威尔逊仰起脖子把白兰帝往肚子里灌。

    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多莱恩中午和晚上吃饭也没有下床,吃的都是女仆长送过来的。

    也许是知道今天多莱恩心情不好,所以女仆长没有对多莱恩用餐过分苛求,除了面包和牛奶之外,女仆长还送过来一份精致的蛋糕,但是多莱恩今天却没有胃口。

    慢慢从床上下来,多莱恩穿上鞋子,站在窗户边上往外面看。

    深沉的夜色慢慢降临了,王宫里一盏盏灯光也亮了起来。金碧辉煌的王宫即使在夜晚仍旧显得富丽堂皇,灯光的照射也使得王宫里面弥漫着华贵的感觉。但是身处王宫之中,多莱恩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多莱恩怔怔的看着外面,忽然发现寝宫的不远处有好多骑士分散开守卫着。那些守卫正是昨晚差点被多莱恩骗到王宫外面的那帮骑士,而且除过这些骑士之外,还有五个十人的巡逻队来回巡守。

    “就算是,为了防,止我逃跑,也不,需要,做到这,个地步吧?”

    苦笑了一下,多莱恩又摇摇头。

    “多莱恩?”巴泽尔的声音忽然响起。

    多莱恩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巴泽尔是在叫他,所以竟然没有答应。

    这几天别人一直都是用“克莱尔”或者“克莱尔小姐”称呼他,多莱恩慢慢都习惯了。

    “多莱恩,你准备怎么办?”巴泽尔又问了一遍。

    这次多莱恩才终于回过神来。

    想了想,多莱恩回答道:“我不知道,离开这里,的话,太对不起,威尔逊了。但是,我想见,伊娜。”

    “你没有亏欠威尔逊什么,倒不如说是威尔逊亏欠了你,别忘了,你救过他两次。”巴泽尔继续说道。

    但是多莱恩却没有回答。

    明明昨晚还一心想逃跑的,但是现在却有些不想离开王宫。这其中的变化让多莱恩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想离开威尔逊这个想法到底是他自己的,还是来源于那个新生的人格?

    多莱恩再次苦笑。

    说什么新生的人格,其实现在还不能确定一定就是另有一个人格产生了。也许等哪天,离开王宫换上男装,就不会有这种难以琢磨的感觉了吧。

    前后矛盾的想法在多莱恩心底里不停的来回翻滚,让他难以弄清楚自己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这时,房门吱呀一声开了。

    一身酒气的威尔逊跌跌撞撞走了进来,浓重的酒味弥漫在房间里十分难闻。

    多莱恩皱了皱眉头,但还没等他说话,威尔逊便已经往这边过来了。

    “克莱尔小姐……”

    多莱恩往后退了一步,后背顿时贴到窗户边上。

    “我是真的喜欢你啊,克莱尔小姐……”威尔逊断断续续的说道,明明与多莱恩相隔还有三米,但他已经把手伸出像是想抓多莱恩似的。

    脚步一晃,威尔逊往地上倒去。

    几乎没有思考,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多莱恩猛地奔过去扶住威尔逊。

    “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多莱恩蹙紧眉头问道。

    下一刻,威尔逊用力抓住多莱恩,两手紧紧抓着多莱恩的肩膀把他推到梳妆台跟前。梳妆台前的凳子被威尔逊踢开,而多莱恩则是被推着坐到梳妆台上。

    威尔逊的脸抵在多莱恩肚子上,眼泪溢出眼眶顺着脸颊往下流。

    “克莱尔小姐,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漠……”

    “你喝,醉了!”多莱恩喊道,挣扎着想从威尔逊的手中挣脱,却没有成功。

    “克莱尔小姐,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没办法了,多莱恩扬手在威尔逊脸上打了两下,手都打痛了,但是威尔逊却没有一点清醒过来的迹象。

    这个家伙到底喝了多少酒才会喝成这个样子啊,多莱恩心想。

    “克莱尔小姐,你就那么厌恶我吗……”

    威尔逊大哭起来,沾满眼泪和口水的脸在多莱恩胸口蹭来蹭去。

    “克莱尔小姐,不要这么薄情……”

    多莱恩踩不到什么东西,没法借力,所以一点力气都使不上。而威尔逊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把多莱恩转过来让多莱恩背对着他。

    多莱恩这下几乎趴到梳妆台上,脸都快贴到镜子上了。

    然而还没完。

    威尔逊抓住多莱恩裙子上身,从肩上往下一扯,白色的贴身长裙顿时变成了一条条。

    咬了咬牙,多莱恩抓起床头的日光石台灯猛地砸到威尔逊脑袋上,砰地一声把他砸趴下。

    闻声赶来的女仆长推开门,站在门口看到房间里面的景象后发出一声尖叫。多莱恩顾不上那么多,因为额头上流着血的威尔逊已经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克莱尔小姐,你真的那么狠心……”

    不等他说完,多莱恩端起花瓶,随手拔出花然后把花瓶里的水全部泼到威尔逊脸上。

    冷水的刺激终于让威尔逊清醒了一点。

    慢慢回过神来,威尔逊看着面前拿着花瓶的多莱恩,终于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威尔逊苦涩的说。

    多莱恩放下花瓶,从梳妆台前跑开,一直躲到窗户前。

    “出去!”多莱恩大喊。

    但是威尔逊并未转身离开。

    十多个骑士匆匆跑了过来,挤在门口却不敢进来,而且现在窗户下面的花圃旁边也都围满了骑士和巡逻队的士兵。寝宫里的女仆有的堵在门口,有的则是跑出寝宫站在窗户下。

    “千万不要跳啊!”一个女仆站在楼下冲多莱恩尖声喊道。

    多莱恩没有理会那些家伙,只盯着与他相隔两米的威尔逊。

    如果威尔逊再敢靠近一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多莱恩心想。

    然而威尔逊真的往前走了一步。

    “给我一次机会,克莱尔小姐。”

    因为酒劲还没有过去,威尔逊说话也有些含糊不清。

    “给我一次机会好吗?克莱儿小姐,我不会辜负你的。”

    说着,威尔逊奔了过来,张开双手想抱住多莱恩。

    多莱恩扭头从窗户上跳了下去,从三楼坠向地面。狂风迎面扑来,呼呼的风声也在耳边响起,多莱恩不由得闭上眼睛。但是他的手忽然被人拉住,下落的身体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往地面坠落。

    威尔逊紧紧抓着多莱恩的手和他一起往地上掉,他本来是想抓住多莱恩将他拉上来,但没想到反而被多莱恩带出了窗户。

    半空中,威尔逊抓着多莱恩的手把他拉到怀里,努力翻转身体让自己处在下面。

    没有说话的时间,威尔逊只是静静的看着多莱恩。

    不到两秒,甚至不到一秒就已经落地。

    多莱恩感到一阵晕眩,胸口发闷的感觉让他十分难受。而威尔逊已经昏迷过去了,虽然是落在花圃中,松软的泥土不至于摔死他,但绝对受了重伤,更不用说还是被多莱恩压在身上摔下来。

    “殿下!”一大帮骑士围了过来。

    “快去请御医!”

    慌乱的喊叫声此起彼伏,寝宫里的女仆则不停发出惊恐的尖叫。

    多莱恩从威尔逊身上爬起来,怔怔的看着面前这个嘴角溢出血迹,昏迷不醒的男人。

    “为什么,不出手?”多莱恩呆呆的问。

    “有他保护你,我为什么还要出手。”巴泽尔淡淡的说。

    愣了许久,多莱恩莫名落泪。

    “这下,我不是,亏欠,他,更多了吗……”

    多莱恩抬起颤抖的左手,圣愈术朦胧的白光慢慢从手上放出。

    威尔逊的身体被圣愈术笼罩在里面,呼吸立即变得顺畅起来,脸色也好看了一些,但他依旧没有醒过来。

    “肋骨断了三根,有一根插进肺里了……肯定是被你压断的。”巴泽尔冷不丁说道。

    “别说,了……”

    骑士队的人围上来,围成一圈在旁边站着,但没有人敢靠近一步。越来越多的守卫从王宫深处过来了,也许是这边的异状惊动了他们。

    今晚的事情肯定闹大了,估计连女王陛下都会被惊动。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多莱恩全力调动阿蒙神力,施展圣愈术给威尔逊治伤。几分钟时间过去,威尔逊的气色终于有了明显的好转,脸颊也不那么苍白了。

    微微睁开眼,威尔逊艰难的扭头看向多莱恩。

    威尔逊嘴唇动了动,像是在说什么。多莱恩没有听清,于是俯下身去,威尔逊微弱的声音慢慢响起在他耳边。

    “你没事……就好……”

    再也忍不住,多莱恩另一手掩在脸上哭出声来。

    ……

    ……

    “公主殿下!”

    瑟斯兰大使馆,小女仆艾普莉拿着一份报纸匆匆跑进了大厅。

    尤妮丝公主正在大厅的桌子上写着什么,听到艾普莉的呼喊声后抬起头,撩了一下头发问道:“怎么这么惊慌,发生什么事了?”

    “殿下,快看!”

    艾普莉把这份报纸放到桌上,尤妮丝公主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拿起报纸细细看了起来,神情变得十分古怪。

    报纸上登载的新闻非常劲爆,最上面几个黑体加粗的大字醒目得不得了。

    【威尔逊王子携某女子留宿寝宫,强迫不成双双坠楼!】

    “这是……什么情况?”尤妮丝公主眼镜差点从脸上掉下来。

    “昨晚发生的事情啊,殿下,现在整个王都的人都知道了。威尔逊带了一个贵族小姐回寝宫,想强迫那个小姐但是人家宁死不从,竟然从三楼跳了下去。”艾普莉八卦的说。

    尤妮丝公主看着艾普莉,差点忍不住告诉她那个小姐就是多莱恩。

    现在大使馆里知道多莱恩女装进了王宫这件事的人并不多,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这可是好消息啊!殿下,威尔逊的名声肯定会受到影响的,这对大王子非常有利!”艾普莉激动的说。

    缓缓点头,尤妮丝公主笑着长呼口气。

    “确实是个好消息,这样一来,威尔逊自己就身陷麻烦了,再想出手对付我们就十分困难。”尤妮丝公主说道,眼睛也慢慢亮了起来。“艾普莉,你准备一下,后天晚上我们在大使馆举办一场宴会。”

    “诶,这个时候举办宴会?”艾普莉不解的看向尤妮丝公主。

    “当然,这个机会必须好好利用。到时候我们把狂风骑士团团长和博利兹魔法师工会的人都请过来,还有埃尔顿枢机主教和玛乔丽侯爵夫人,凡是和大王子关系不错的贵族,都要趁这个机会好好笼络一下!”

    听到尤妮丝公主这么说,艾普莉当即明白这位殿下想干嘛了。

    笼络贵族,拉拢大王子这边的人马,尤妮丝公主这准备和威尔逊分庭抗礼。

    “是,殿下!”艾普莉兴奋的点头。

    等到艾普莉离开,尤妮丝公主再度拿起报纸认真看了起来。

    连续看了两遍,尤妮丝公主微微抬头看着王宫方向,微笑着说:“多莱恩先生,你又帮了我一个大忙。”

    同一时刻,威尔逊的寝宫里客人络绎不绝。

    安东尼伯爵和法鲁尔伯爵,以及佩尔内子爵等等和威尔逊关系好的贵族都进宫了,络绎不绝的来这里探望他。这些贵族都是带着礼品过来,不过进了客厅之后在女仆长的陪同下喝一杯茶,随后就会礼貌的离开,连威尔逊的面也见不上。

    寝宫的守卫也增加了一倍,就算是一只苍蝇都别想飞进来。

    而且正如多莱恩预料的那样,女王陛下确实被惊动了。

    一大早,女王陛下派来的使者内务大臣伯顿来到寝宫探望了威尔逊一番,确定他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之后才离开。这位内务大臣探望威尔逊的时候,视线在多莱恩身上停留了很久,多莱恩知道有关他的事肯定会被内务大臣添油加醋汇报给女王陛下。

    事情好像越来越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