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廷的人现在已经在岸上乱作一团,他们原本整齐的部署经过火石与箭雨两拨袭击而混乱,再加上刚塔带着一百个战士冲到河岸上与他们进行近身战,这些教廷的人此刻虽然还是占据上风,但却无法继续攻击梅洛河上的船队了。

    而此刻,所有的筏子都已经过了弯道。

    经过弯道之后,筏子与筏子之间重新由那两条木板固定住,整艘船队被河水推动着顺流而下。即使筏子上没有人撑篙,筏子的方向也不会有一点偏差,而速度则越来越快。

    琳蒂顺着木板穿过一条条筏子,终于来到阿拉贡的身边。

    此刻阿拉贡正看着多莱恩给他的那块亚麻布。亚麻布上用烧火棍写的字显得有些模糊,多莱恩一直将这块布小心翼翼的放在胸口没有被河水打湿,所以现在亚麻布上面的字迹还是看的清清楚楚。

    “这是什么?”琳蒂本来有别的要问,但看到阿拉贡手中的亚麻布下意识的就先问起了这个。

    “是多莱恩的计划,在我们出发之前多莱恩就已经预先猜测了教廷的人可能对我们采取的攻势,他也想出了解决的办法。”阿拉贡将亚麻布递给琳蒂。

    琳蒂接过亚麻布只看了一眼,脸上便露出惊容。

    “箭雨被多莱恩预料到了,所以之前多莱恩才会让我们在每条筏子上都准备两块用来防御的木板?”琳蒂惊讶的说。

    “不止这些。”阿拉贡神情凝重。

    琳蒂继续往下看去,眼中的惊异之色更甚。

    亚麻布上接下来写的是多莱恩对之后的猜想。

    刚塔带人打乱了教廷的部署,那么船队就可以继续往康德威特山深处逃但是教廷的人也许会在前方布设陷阱。

    这样的话问题就来了。

    教廷布设的陷阱会是什么?

    考虑到这是在梅洛河上,陷阱最有可能就是类似栅栏一类的障碍物,将整个河面全都挡住。这样一来他们筏子就算速度再快,也绝对会被那些栅栏挡住。

    “你后面那几艘没有坐人的筏子上全是火石,火石上面再铺满干草。如果多莱恩猜测的没有错,等遇见了那些栅栏就可以用这几艘筏子直接撞上去。筏子上这么多火石爆炸的威力肯定能够将那些栅栏炸开。”阿拉贡深吸口气,然后手撑着筏子慢慢坐起来。

    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息,阿拉贡慢慢缓过来了。

    “多莱恩没有启示的能力,但是今晚发生的一切都预料不差,只有神术卷轴超出了多莱恩的预料范围。考虑到多莱恩以前没有与教廷交手过,所以这可以理解。”说到这儿,阿拉贡嘴角浮起意味深长的笑容。“多莱恩这个家伙确实不简单呐!”

    “可是,我们现在”琳蒂的神色有些慌张。

    “放心,我们其实已经没必要继续逃下去了。不过再往前一段路会更安全。等到达下一个弯道处我们就靠岸将筏子停下来,然后支援多莱恩他们。”

    “刚才其实就可以支援”

    “谁也不知道教廷有什么后招,万一教廷有底牌我们就完蛋了,所以必须让刚塔先带一部分人过去试探,将教廷所有的牌都逼出来。而且你没有想过,我们部落总共就两百来个男人,刚塔已经带走了一百个,如果再让剩下这一百个男人也踏上战场的话,那即便赢了这场战争我们部落也将走向末路。”阿拉贡长呼口气,眼神变得黯然。“等会儿我们就算支援也不能轻易靠近,必须保证现有的每一个人都活下来。”

    火还在烧,而且愈烧愈烈!

    四周的大火仿佛能够烧尽一切,从河岸往东边的山林中蔓延。整个康德威特山上空飘荡着一层漆黑的浓烟,就好像有一片阴云从天空中压下来了一样。

    燃烧着大火的树干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纷纷倒地,砸起的泥土和掀起的气浪都是热的。灼热翻滚的空气像极了沸腾的开水,形成一股乱流在不停肆虐。

    多莱恩跪在地上,一阵钻心的痛楚正从他的脸上、脖子上传来!

    被火烧伤形成的水泡密密麻麻,半张脸和三分之一的脖颈都被这带着血色的水泡布满。不过不等多莱恩有所动作,一道白光从右手手背上亮起!太阳之眼涌出大量浓郁的复苏神光,沿着手臂攀升上来一直抵达了多莱恩的脖颈和脸,然后将多莱恩烧伤部位覆盖住。

    而且之前中箭的肩膀此刻也被一抹复苏神光笼罩起来。

    酸、麻、痒等等刺激感从伤处传来,令多莱恩难以忍受。

    多莱恩抓住自己肩膀上的箭矢猛地拔出来,一捧血花随着箭矢的拔出从伤口中飞出,远远落在地上的火焰里面。

    复苏神光更甚,肩上箭矢拔出后留下的伤口正在迅速合拢,多莱恩脸上和脖颈上的水泡和烧伤也都在迅速消弭!

    “这就是复苏神光的力量吗?”多莱恩惊讶于复苏神光如此强大的治愈效果,正在这时,一声痛苦的呢喃从远处传来。多莱恩扭头看去,发现扎布正趴在一棵树后!

    扎布结实的胳膊上全是剑伤,而他后背上插着一把长剑,不过长剑后半段不见了,只剩下前半部分还在。

    多莱恩连忙奔过去来到扎布的身边,拼命呼喊他:“扎布!听得见我说话吗扎布!快醒醒!”

    “多莱恩……”

    扎布终于恢复了一点意识。

    “怎么回事?你被人暗算了?”多莱恩一边跟扎布说话免得他昏睡过去,一边将右手放到扎布的身上。复苏神光再次亮起,将扎布的身体笼罩在里面。多莱恩左手捏住插在扎布背上的剑锋,趁扎布不注意将其猛地拔出!

    扎布发出渗人的惨嚎,剧烈的痛楚使他表情狰狞,他两颗眼珠都快凸到眼眶外面来了!

    好在扎布还是撑住了,他大口大口喘气,身上的伤口则在复苏神光的治愈之下迅速合拢。而且不仅仅是治伤,多莱恩能够明显感觉到扎布的精神和体力都在快速恢复。

    如果说这些都是太阳之眼的力量,那么这太阳之眼未免也太强大了!

    “教廷的信仰骑士比我们多,我被两个骑士前后夹击了。”扎布对多莱恩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