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到大殿里,看着大殿中乱糟糟的景象,威尔逊眼皮狂跳。不过当他看到多莱恩并没有受伤之后,当即松了口气。

    飞快的跑过来,威尔逊拉住多莱恩问道:“你没受伤吧……这里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女人,打我。”多莱恩用魔杖指向碧翠丝。

    大概是没有想到多莱恩竟然会向威尔逊告状,碧翠丝本来很僵硬的眼神这下子变得十分凶厉,甚至朝多莱恩抬起手。

    但威尔逊随即就大吼道:“碧翠丝!你想大闹王宫吗!”

    随着威尔逊这声厉喝,从外面涌进来一大群身着铠甲的骑士。

    这次不是普通的护卫了,进入大殿的骑士个个都有中阶实力,而且一进大殿他们便把长剑从腰间拔了出来,将碧翠丝,威尔逊和多莱恩团团围住。一把把锋利的骑士长剑指向碧翠丝,只要威尔逊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动手将这个非人类的家伙杀死在这里。

    看着威尔逊,碧翠丝慢慢把抬起的手放了下去。

    “虽然我母后邀请你来参加宴会,但你如果不想来没人会强迫你,可现在你让一个魔导构装体前来这里是什么意思?”威尔逊继续说道,语气十分不满。“你这是在藐视我们王室的威严,碧翠丝。”

    “如果是你请我,我当然会来。”碧翠丝撇过脸说。

    “我请你?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威尔逊控制不住的大吼道。

    多莱恩看看满脸怒气的威尔逊,又看看身上满是小洞的魔导构装体。

    现在空闲下来,多莱恩才有时间好好打量碧翠丝操控的这具魔导构装体的模样。

    绿发少女外表的魔导构装体上布着许多处银色魔法阵,此刻正散发出些微的银光,多莱恩看的出来这些魔法阵是用迷银拉丝刻画在上面的。魔导构装体其他部位倒是和人体很像,但四肢暗藏机关。躯体内部应该是魔力源和魔导回路。大概是因为被多莱恩的两发骷髅爆击中,许多魔导回路断裂了,所以现在这具魔导构装体的动作更加僵硬。

    但多莱恩心里明白,他现在仍旧不是这具魔导构装体的对手。

    “别乱想,这个碧翠丝绝对是超阶。”巴泽尔的声音忽然响起。“刚刚她打断了我对黑颤的控制,但是高阶魔法师怎么可能影响到我的魔力,所以她本人的实力肯定在高阶之上。”

    “黑颤?”

    “就是你身边这两个小家伙。”

    多莱恩抬头看看身边这两条黑色巨蟒,此刻这两条巨蟒还在空中悬着,猩红的眼睛四处打量。

    多莱恩满头大汗,心底喊道:“快点,收回去啊。”

    巴泽尔轻笑几声,黑颤身体一缩,化为两团黑烟钻回多莱恩手上的摄魂戒指里。

    威尔逊仍旧怒视着碧翠丝,碧翠丝则撇过脸不看威尔逊,但如果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碧翠丝时不时的会偷偷看上威尔逊一眼。

    “碧翠丝,当初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和你有什么牵扯。我想,你肯定也不愿意魔法师工会和我们王室,因为你与我之间的问题产生什么嫌隙吧?”威尔逊虽然是用询问的语气说话,但他的眼神却很冰冷。

    “我们就再没有机会了?”碧翠丝问道。

    “没机会了!”威尔逊大吼。

    “是因为这个女人?”碧翠丝指向多莱恩。

    威尔逊抱住多莱恩把他拉到身后保护起来,以防碧翠丝突然施展魔法伤害多莱恩。

    “是因为你自己。”威尔逊沉声道。

    “可笑!”

    碧翠丝发出一阵冷笑,本来没有太多感情的眼神现在竟然变得十分恶毒。

    盯着威尔逊背后的多莱恩,碧翠丝冷笑了几声之后,身体忽然散落在地上。

    魔导构装体失去操控之后完全肢解,四肢拉着细丝从躯体中滑落出来,脑袋也离开脖颈在破碎的地毯上咕噜噜滚动着,一直滚到多莱恩脚边。

    盯着多莱恩,魔导构装体断掉的脑袋张开嘴说:“我会让你离开威尔逊的,相信我,我说到做到。”

    啪的一声,魔导构装体的头被威尔逊踩碎,两颗绿色的珠子从碎裂的眼窝里滚出来,散发着幽幽碧光。

    “放心,没事了。”

    呼了口气,威尔逊转身对多莱恩微笑着说。

    多莱恩似是没站稳,晃了一下往地上倒去。威尔逊赶忙扶住多莱恩,而多莱恩则悄悄收回手,把一颗绿色的珠子塞进腰带下面藏好。

    一年一度的国庆大典还没有结束,奥特龙根大街繁华无比,花车伴随着市民自发组成的队伍在街道里缓缓移动,四处响起的音乐声也宛如纱帐一样将王都泽凯利亚包裹在里面。

    王宫外到处都是热闹景象,但王宫里的宴会提前结束了。

    那些贵族纷纷告辞,瑟斯兰使节团也在告辞威尔逊之后离开了王宫。

    破碎的魔导构装体很快就被威尔逊唤来的凯奇魔导师收拢起来,然后封存带走。大殿中除了纳加魔导师弄出来的那块岩石之外,再就是门口附近被骷髅爆炸出的痕迹比较难以收拾,其他地方都还好。

    此刻,多莱恩乖巧的坐在叶丽萨维塔女王的面前,偶尔扭头看看四周。

    这处宫殿并不是女王陛下的寝宫,应该是当做临时与客人会面的场所进行使用的。不过即使如此,会客厅里的布置依旧十分精美。

    厚厚的地毯,精致的陈设,墙壁上的油画和燃烧着火焰的壁炉,为这个会客厅增添了几分格调。

    “克莱尔小姐,你喜欢这里吗?”女王陛下走过来问道。

    多莱恩点点头,随后就听到女王陛下说:“那以后住在这里怎么样?”

    多莱恩傻眼了。

    看着多莱恩愣神的模样,女王陛下笑出了声。

    “我的话就这么令你惊讶吗?”女王陛下好笑的问。

    “额,我本以为,您会说‘我给出什么,条件你才会离开,我儿子’这样的话呢。”多莱恩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次轮到女王陛下发愣了。

    这位尊贵的女王陛下愣了愣神,然后便发出一阵大笑,笑的前俯后仰,她稍显年迈的笑声过了几分钟才渐渐停了下来。